第55章 掉马计时(二更)

上一章:第54章 掉马计时(一更) 下一章:第56章 掉马计时(三更)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哪有想什么奇怪的东西?”纪翎合上眼睛,“我要睡觉了。”

莫璟羽往后退了点。“过来,别掉下去。”

纪翎往这边滚了一下,把脑袋窝在莫璟羽怀里。还不忘再次解释:“我没想什么奇怪的东西。”

“好,没想什么奇怪的东西。”莫璟羽摸了摸纪翎后脑,勾起几缕柔顺的墨发,绕在指尖。

眼中柔情浸染,“晚安。”

纪翎声音很小:“晚安……%*@#……”

莫璟羽眉眼打了个弯,但笑不语。

这小孩,半梦半醒的时候总会冒出一些听不懂的话,跟个没学会说话的婴儿似的。

怎么就……这么可爱。

半晌,莫璟羽脸上的笑戛然而止。

——纪翎嫌她老成,不能再笑出鱼尾纹了。

这么想着,莫璟羽换上冰块脸,拢了拢怀里的人,合眼入睡。

-

天亮了。

纪翎眼皮颤了几下,缓缓眯开一条缝,打了个呵欠,眼里瞬间润湿一片。

“醒了?”

莫璟羽侧卧着,一条胳膊枕在脸下。

纪翎又打了个呵欠。“你的黑眼圈怎么这么重?”

莫璟羽轻飘飘睨了纪翎一眼,起身,下床。

纪翎撇撇嘴。大早上起来怎么不理人呢?

莫璟羽站在镜子前,打开龙头,用凉水洗了把脸。

以前也不是一个重色之人,可昨晚只因为纪翎睡觉总喜欢往她怀里钻,竟是失眠了小半晚。

今天是出来最后一天,原定是集体去真人版绝地求生。但昨晚大都喝多了,只有一少部分人在人事带队下出了门。

莫璟羽给秦柔发了条信息,问她要不要一起出去转转。

得到的回复是[不了,婉婉不舒服。]

莫璟羽紧紧捏着手机,脸上表情十分之诡异。明明来之前她们的进度还是0。

然而过了几分钟,又发来一条[婉婉说,她要跟纪翎去楼下打小霸王游戏机,寻找童年。]

莫璟羽面无表情回复[不了,纪翎不舒服。]

不多时,纪翎举着手机问莫璟羽:“你为什么说我不舒服?”

莫璟羽望着纪翎的眼神略带幽怨。“看到她们,怕自己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

纪翎:???

莫璟羽无力地叹了口气,问:“那你要不要去?”

纪翎点点头,“反正有你在。”

莫璟羽怔了怔,眉头蹙成一团。“我发现,你就是喜欢说这种引人误会的话。”

顿了片刻,“以后不许这样跟别人说话。”

纪翎缓缓眨了几下眼睛。“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言罢,走过去,懒懒地靠在莫璟羽身上。语气颇有些惋惜,“莫璟羽,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呢。”

“你喜欢的话,下次可以去别处。”莫璟羽抿抿唇,“就我们两个。”

纪翎倏然站起来,扯了扯莫璟羽的袖子。“我们快走吧。”

莫璟羽抬起一只手,伸向纪翎。“你拉我起来。”

纪翎:“我不,你太重了。”

莫璟羽:“那我就不起来。”

纪翎:“你怎么越来越赖皮了!”

莫璟羽不说话,只看着自己的手挑了挑眉。

纪翎没法子,搭上莫璟羽的手,拽了她一把。

莫璟羽借力起身,撞在纪翎身上,两条胳膊顺势圈住她。

然后,不动了。

纪翎挣了几下没挣脱,咬了一口莫璟羽的下巴。

“你干什么。”

莫璟羽摸了摸被咬的地方,有两道浅浅的牙印。

“你别跟我耍赖皮,下次我会咬死你的。”纪翎轻飘飘留下句话,就施施然出了门。

-

宿醉并没有影响何明婉的朝气与活力,她一看到纪翎,就笑容满面。

“嘿嘿嘿,翎宝贝,十几年了,我可还记得咱们没通关的坦克大战。”

纪翎摇摇头,脸上表情有些欠揍。“你可真是个放不下过去的人。”

何明婉抱住秦柔的胳膊撒娇,“柔柔,她欺负人家!”

秦柔抓住何明婉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那不跟她玩了?”

“没关系,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何明婉甩了甩头发,“是不是觉得我又迷人了许多?”

秦柔莞尔,“嗯,很迷人。”

莫璟羽两个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不过几十个小时,女人真是太善变了!

纪翎抖了一下,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她回头,莫璟羽正定定望着她。

那种熟悉的,盯着食物的目光。

何明婉也不敢碰纪翎,只能坐到休闲沙发上,拍了拍侧方的位置。“来来来,今天就发挥你的真正实力,把这个游戏打通关!”

纪翎扯了扯莫璟羽的衣角,糯声道:“你得坐在旁边陪着我。”

莫璟羽被纪翎这副小奶猫的模样萌得心神荡漾,恍恍惚惚坐到她边上,围观这个以前大抵会觉得幼稚的游戏。

秦柔在一旁看着,摇了摇头,怪不得纪先生操心,就纪大小姐这样,的确令人不太放心。

纪翎拿着手柄,脸上表情认真极了。

莫璟羽偏着头,眼里只剩纪翎绷紧的侧颜。

虽然平时这小孩看着总是漫不经心的,但其实做什么事,都很认真。虽然嘴巴有时候不饶人,但是其实很有礼貌。

不知道,什么样的家庭,才能教育出这样的孩子呢?

电视机上传来GAME OVER的音乐声。

何明婉的头栽在秦柔身上,嚎道:“为什么我都一把年纪了,还是连大BOSS都见不到!”

“一把年纪?”秦柔温声道,“你都一把年纪,我是什么?”

何明婉在秦柔脸上“啵”了一下。“你在我心里永远18岁。”

纪翎没忍住“嘶”了一声,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谈恋爱都是这样的么?好腻歪啊。”

何明婉勾住秦柔的脖子,露出贼笑。“等你谈恋爱,就知道什么叫做一日不见思之如狂,一分钟不亲嘴巴痒痒。”

“……”

听着还挺押韵呢。

纪翎吐吐舌头。“我又不会谈恋爱,更不会像你们这样,跟连体婴一样。”

又状似很遗憾似的,“秦总监都被你带坏了。”

莫璟羽默不作声,捏住眉心,靠到沙发背上。

在别人看来,就是个大写的“生无可恋”。

何明婉沉沉叹了口气。“像我这样胸大无脑的人,都能无师自通。莫总,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听起来还挺自豪自己胸大无脑的。”纪翎眼里是不加掩饰的嫌弃,“我小时候怎么会跟你做朋友的?”

何明婉抛了个媚眼。“那肯定是觊觎我的美貌啊!”

纪翎忽的“噗嗤”一声笑出来。

何明婉:“你笑什么?”

纪翎:“不小心想到你朝天辫大豁牙的样子了。”

何明婉捂住秦柔的耳朵,气急败坏。“你别听她胡说!我从小美到大的!”

秦柔只露出一个浅笑,没有搭话。

莫璟羽不禁好奇,“那纪翎小时候是什么样的?”

“她啊……”何明婉认真回忆一番,“小时候长得蛮可爱的,奶声奶气的爱撒娇,动不动就哭鼻子。”

莫璟羽摸摸纪翎的头顶,弯了眉眼。“那跟现在没什么不一样的。”

何明婉愣了一下,重新抓起手柄,对纪翎道:“翎宝贝,快再来一次,这回你可得认真点!”

她怕再多了聊几句,会戳到纪翎的痛处。

纪翎绽出一个笑,“好啊。”

没过十分钟,“GAME OVER”的字样又出现了在屏幕上。

何明婉把手柄扔在桌上,头埋在秦柔怀里,嘤嘤嘤地撒起娇来。“人家打不过去!”

秦柔虽没说话,脸上却是一派温柔如水的笑模样。

纪翎下巴向后收了一下,这跟上次见到的可完全不一样。

莫璟羽一只手捂住腮帮子,牙疼。

酸的。

何明婉看向莫璟羽,“莫总,你跟翎宝贝继续?我要跟柔柔去那边卿卿我我了。”

莫璟羽拿起桌上手柄。

游戏倒不是很想打,只是很想让这两个人赶紧走。

纪翎重新开始游戏,随口问道:“你以前打到哪一关了?”

莫璟羽如实回答:“没玩过。”

“真可怜啊。”纪翎的眼神中,竟多了几分慈爱。

屏幕上两个小坦克闪了闪,纪翎嘱咐道:“这个游戏很难的,你小心一点,别被子弹打到了。”

莫璟羽:“那你会保护我么?”

纪翎:“玩游戏不要那么任性,两个人都会死的。”

“……”

……何必问呢。

然而,纪翎都死了三次,莫璟羽还活着……

纪翎放下手柄,站起来走了两步,拔掉卡带。

“这个游戏不好玩。”

莫璟羽也不戳穿,跟着附和:“嗯,这个游戏的确不好玩。”

纪翎回来坐下,两只手捧住莫璟羽的脸,横着眉毛质问道:“你是不是骗我?哪里像第一次玩的样子了?”

莫璟羽:“我是第一次玩。”

纪翎双手用力,把莫璟羽的嘴巴都挤成了“o”字型。

莫璟羽眯眯眼睛,“我是不是对你太好,现在无法无天了?”

纪翎的视线落在莫璟羽的唇上,手像是被什么烫了,猝然收回去。

挪开视线起身。“我要去看看何明婉去哪里偷情了。”

莫璟羽一把拉住纪翎的手,跟着起来。“这么好看的场面,不带上我?”

“哦。”纪翎答得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什么。

纪翎拖着莫璟羽在休闲室绕了一圈,看到那两个人在台球室。

秦柔从背后圈着何明婉,用球杆撞上白球,一个蓝色球应声入袋。

纪翎疑惑地看了眼何明婉,道:“你不是会打吗?”

何明婉嗔道:“就你话多!”

莫璟羽:“人家这是两个人的情趣。”

何明婉:“要不要分组比一局?”

纪翎摇头。“没穿正式服装。”

何明婉翻了个白眼,“这又不是斯诺克,中式黑八最适合穿大短裤打了!”

纪翎:“我怀疑你是基因突变的胚胎。”

何明婉回敬:“我觉得你和我两个姐姐矫情得有异曲同工之妙。”

又紧接着说道:“我看你是怕输给我。”

纪翎过去拿了根球杆,“比就比,输了可不要哭鼻子。”

莫璟羽看了眼秦柔和何明婉。吐出三个字:“我不会。”

纪翎:“那我一个人上场。”

莫璟羽:“……”

何明婉:“不行,说了分队,必须两个人。”

秦柔看出学妹的小心思,帮腔道:“你可以像我这样,帮助璟羽。”

纪翎努努嘴,“行吧。”

何明婉开了球,没有入袋的。

轮到纪翎。

“啪啪啪啪”几声,全色球已然进了一半。

“……”

何明婉扶额,“翎宝贝,你胜负心太重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是不是?”

“亲兄弟明算账。”纪翎用巧粉擦了擦杆头,一边还不忘观察桌上球形。

何明婉和秦柔用充满同情的目光瞅了瞅莫璟羽。

终于,纪翎被一个半色球挡住了去路,换秦柔打。

秦柔象征性进了一个球,失误,换杆莫璟羽。

心道:“可别说学姐没帮你。”

莫璟羽一本正经地将左手支在台球案上,望着纪翎道:“该瞄准哪个球?用多大的力气?”

纪翎眉头拧了拧。全色球就剩两个,胜利在望。

她走过去,贴到莫璟羽背上,左手帮莫璟羽调整好手势,右手握住球杆后端,弯腰。

一阵一阵的呼吸打在莫璟羽脖子上,她哪里还有打球的心思,心跳愈发快起来。

瞄准,发力。

没进。

纪翎叹了口气,面上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何明婉把脸埋在秦柔肩膀上,身子颤个不停。莫璟羽一心求抱,翎宝贝却真情实感比赛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笑了。

莫璟羽咬了咬牙,对纪翎道:“你现在是不是挺嫌弃我的?”

纪翎诚实地点点头,“有个拖后腿的队友挺让人烦恼的。”

听到这句话,有一秒钟,莫璟羽是真的再也不想理纪翎了。

“我不喜欢输掉比赛。不过……”纪翎顿了顿,“如果是因为你才输掉比赛的话,好像也没有那么难以令人接受。”

何明婉抬起头,看莫璟羽的眼神倏然变了。

她有那个自知之明,在翎宝贝天生的胜负欲面前,她这个十几年的老友,都绝不可能听到这番话。

莫璟羽声音还有些沉,略带点撒娇的意味。“你不能说两句好听的话哄哄我么?”

秦柔的眼神也变了,面前这个,是她认识的莫璟羽?

纪翎无奈,勾了勾莫璟羽的小指。“我又没有凶你,你怎么还委屈上了?比我还像个小朋友。”

何明婉推了推秦柔的肩膀,小声道:“柔柔,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看到家里的小白兔自己往树上撞,还是有点心痛的。”

秦柔被推着往外走,略显遗憾,“我倒是觉得,看老铁树开小粉花,挺有趣的。”

屋子里少了两个人,纪翎好像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亦是忘了比赛这茬,转而给莫璟羽教起了台球。

莫璟羽则是唇角挂笑,享受地窝在纪翎怀里,继续装乖巧的好学生。

-

退房出来的时候,何明婉的行李箱跑到了秦柔手上,她自己则是两手空空,恢复了来时的风骚。

纪翎看了眼大包小包任劳任怨的秦柔,道:“小明,我总觉得你在欺负秦总监。”

何明婉大方承认:“我是在欺负她啊。”

“……”

何明婉两边嘴角扬起,活像个老巫婆。“这都是我用几个月的血和泪换来的。”

说着,又冲纪翎眨了一下右眼,“你要知道,今天脑子进的水,就是明天流的泪。女人是很爱翻旧账的,你自求多福。”

纪翎满脸莫名,“我求什么福?”

何明婉没有再说话,又黏上秦柔,狗腿道:“你热不热?我给你扇扇风。”

莫璟羽敲了纪翎脑门一下,“别看她们了,快点下楼。”

纪翎凶道:“你不要打我!”

莫璟羽:“我根本没用力。”

纪翎:“那我疼了。”

莫璟羽扶住纪翎的脑袋,在方才敲过的地方亲了一下。

纪翎僵了一下。“你干什么?”

莫璟羽放开纪翎,摸摸她额前的呆毛,“赔礼道歉。”

纪翎罕见地没有呛声,拖着行李箱快走几步,将莫璟羽甩在后面。

莫璟羽的耳朵慢慢变红,指尖抚过唇瓣。

唇角渐渐扬起。

-

秋日的夜,微凉。

纪翎窝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无法入睡。

手机震了一声。

纪翎拿起来看一眼。

[莫璟羽:我已经洗好澡躺下了。]

[纪翎:我又不关心你在干什么。]

[莫璟羽:昨天还抱着我睡觉,今天就翻脸无情,让人伤心。]

纪翎腮帮子鼓起来,又瘪下去。指尖飞快地在屏幕上跳动。

[我们下午已经分道扬镳了,以后就当不认识吧。]

没过几秒,那边直接打来视频电话。

纪翎挂断。

对面再打。

纪翎再挂断。

反复几次之后,电话没了动静。

纪翎把手机扔到一边,闭起眼睛睡觉。

嘴里开始小声念叨:“一只绵羊,两只绵羊,三只绵羊,四只绵羊,五个莫璟羽,六个莫璟羽……”

“烦死了!数错了!”纪翎用被子蒙住头,重新开始,“一只绵羊,两只绵羊——”

被电话的声音打断。

纪翎紧紧皱着眉头,按下接听键。

视频通话。

纪翎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我都睡着了,你吵我干什么?”

“可是我睡不着,怎么办呢?”莫璟羽穿着轻薄的白色睡袍,怀里抱了个抱枕,嗓音清冽却勾魂。

纪翎打开小夜灯,眼睛被光刺得皱了皱。靠在床头,把手机举到面前,脸上挂着极不情愿的神情。

“你睡不着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莫璟羽声音轻轻的,“在度假村能抱着小老虎睡,现在没有了,不习惯。”

纪翎茫然:“哪有小老虎?”

莫璟羽轻笑,“你动不动就朝我亮爪子,还不像只小老虎么?”

纪翎瞬时有些恼火,警告道:“你不许笑,看得我眼晕!”

“你这个小孩子讲不讲道理?”莫璟羽眉梢往下沉了沉,“说要我多笑一笑的也是你,现在不许我笑的也是你,不是说跟我没关系么?那还管这么多?”

纪翎的五官皱成一团,气鼓鼓道:“你在我面前笑,就跟我有关系。”

莫璟羽点点头,“好,那我以后只对别人笑,行不行?”

“不行!”纪翎蛮横道,“不许对别人笑!”

“为什么?”莫璟羽目光变得极具侵略性,“为什么我不许对别人笑?”

纪翎咬了咬下唇,小声嗫嚅:“不许就是不许。”

莫璟羽摇头。“那我办不到,我现在就喜欢笑。我还要天天笑,对谁都笑。”

纪翎放在下面的手攥住被子角,使劲扯了几下。“你还欠着我的钱呢,我是你的债主。”

“债主啊……”莫璟羽隔着屏幕的眼神透着股迷离,“那我以身相许要不要?”

“我要睡觉了。”纪翎直接挂断视频通话,将手机关了,扔得远远的。

电话那头的莫璟羽看着手机,除了叹气,别无他法。

不过,眼中笑意却是越来越浓。

这只小老虎,面上再厉害,也只是个纸老虎。

-

翌日。

临近饭点,纪翎便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浑身不舒服。

她没有忘记王芸芸这号人物。

纪翎回想起,当初自己是怎么赖在莫璟羽办公室吃午饭的。

好像,很容易的样子。

纪翎脑海中瞬时浮现出王芸芸坐在莫璟羽腿上,你一口我一口,用一双筷子吃饭的画面。

不行不行。

纪翎甩了甩头,将这样可怕的想法打散。

20分钟后。

蓝星广告公司门口。

纪翎拎着个便当袋,再次踏足这里。

纪翎一进公司,就有许多人的目光投到她身上,纷纷猜测她是来做什么的。

那眼冒星星的架势,比何明婉来的时候还要夸张。

纪翎路过原先工位的时候,一眼便看到林佩肆意舞动的身姿,不由地笑了两声。

林佩闻声回头,看到是纪翎,十分自然地打了声招呼。“嘿!大翎子,你要回来上班了?”

纪翎摇摇头,“我来找莫总的。”

林佩眉头一皱,发觉事情并不简单。

当即滑着转椅滚轮过来,低声道:“你是不是来查岗的?”

纪翎怔愣,“什么岗?”

林佩投来一个了然的眼神,“你放心,有什么风吹草动,我第一个告诉你。”

纪翎更加迷惑,不知道林佩在说什么。

林佩握拳,好似是在加油打气。“Fighting!真爱无罪!”

虽然不知道这是啥意思,但纪翎还是礼貌地点点头,继续往莫璟羽办公室走。

办公室里。

莫璟羽看着平板电脑上的数据图,眉心紧紧拧在一起。“他们的数据一看就是机房刷的,客户怎么会中断与我们的合作,找一家这样的公司?”

秦柔:“客户负责人应该是看中了他们跑量的速度。”

莫璟羽嘴边浮起一丝嗤笑,“就是因为有这种客户,灰产才有存活的空间。大家就是不愿意睁开眼睛看看。”

秦柔:“没办法,碰上也只能自认倒霉。”

莫璟羽收了笑容,眸色认真。“学姐了解的,我向来不是个怕事的人,我没办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不是我做事的信念。”

热门小说你的小尾巴,本站提供你的小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的小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4章 掉马计时(一更) 下一章:第56章 掉马计时(三更)
热门: 魅影 民国秘事1:被偷走的秘密被偷走的秘密 死亡区域 与福尔摩斯为邻 青春的证明 挂锁的棺材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黑彼得 孔雀羽谋杀案 最佳女婿 破镜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