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掉马计时

上一章:第59章 掉马计时(六更) 下一章:第61章 掉马计时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感受到莫璟羽周身散发出来的怒气,纪翎向后缩了缩。语气有点怕怕的,“我们不是朋友么?”

莫璟羽压着心里的无名火,沉声道:“每个朋友来你家,都要跟你睡一张床么?”

纪翎没说话。

根本,就不会有其他的朋友来。

莫璟羽松开纪翎的手,重新闭上眼睛。“我要睡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不要平添误会。”

两个人保持着此刻的姿势僵持了一会儿。

“哼!”纪翎率先出声,动作很大地起身,脚踏在地上的声音格外响。

莫璟羽以为纪翎是要出去了,心上像是被什么有毒的尖刺划了一下,又疼又涩。

眼眶竟是不争气地热了热。

出乎意料的是。

纪翎绕到床的另一边,钻进被子,蠕动过来。从后面缠住莫璟羽,手和脚就像八爪鱼的须子,紧紧黏在她的身上。

又冲莫璟羽的耳朵吼了一声:“我偏不!”

耳边,热浪随声音一起袭来。

莫璟羽倏然翻身,扣住纪翎的两个手腕,将她锢在床上。重重的几个呼吸之后,控制不住心底疯狂叫嚣的嫉妒,一直萦绕在脑海中的问题脱口而出:“你刚才在跟谁视频通话?”

纪翎几乎要忘了跟弟弟通过电话的事,反问:“我跟谁视频通话了?”

“你不要试图逃避我的问题。”莫璟羽身子又压下去一些,“那个男人是谁?”

男人?

纪翎努力回忆一番,今天跟孙泽通了视讯电话。但那是下午的事,莫璟羽是怎么知道的?

莫璟羽通过外面透进来的微弱光亮,看到纪翎脸上的犹豫,突然不想听那个答案了。

诸如“朋友”这样的答案她都不想听到,即便只是朋友,也会让她嫉妒得发狂。

莫璟羽卸了手上力气,放开纪翎。背过身去,“我困了。”

纪翎满面茫然,不知道莫璟羽为什么像中了丧尸病毒一样。一点也不像平时的她。

纪翎绞尽脑汁,思索莫璟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对劲的。

几个回合之后,“啊!我想起来了。”

“回去睡觉吧。”莫璟羽试图打断。

纪翎语气有些不确定,“你说我的傻弟弟?”

“嗯?”莫璟羽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为什么想知道我在跟谁通电话?”纪翎脸上茫然更甚。

默了几秒,“我弟弟还小。你年纪太大了,不要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

莫璟羽瞬间觉得通体舒畅,转过身来,抱住纪翎。“睡觉吧,我明天还要上班。”

???

纪翎抗议道:“你说不睡就不睡,说睡觉就睡觉?先给我解释清楚你刚才在发什么疯?”

“有么?”莫璟羽若无其事,“我一天不在家,关心一下留守儿童罢了。”

纪翎纠正道:“这是我家,不是你家!”

“快睡觉了。”莫璟羽轻拍几下纪翎的后背,像极了哄孩子。

“我才不想跟你一起睡。”纪翎扭了几下,从莫璟羽的怀里挣脱出去,穿上鞋就跑回了自己卧室。

她想越觉得不对,自己一定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才往莫璟羽的陷阱里跳。

刚才莫璟羽分明就是在故意耍自己玩儿,那个家伙肯定要趁机嘚瑟起来了!

莫璟羽弯着唇角、眼角、眉角,悠悠然整理好客房的床铺,仿若方才无事发生,十分自觉地回老地方,准备上床睡觉。

纪翎呈“大”字形展在床上。“这是我的床,不许你睡。”

“刚才还非要抱着我睡,怎么才过了这么短的时间,就翻脸不认人了?”莫璟羽弯腰,挠了挠纪翎的痒痒肉,“这一片是我的地盘。”

纪翎痒得紧,手脚都缩回来护住怕痒的地方。

莫璟羽则趁势躺在床上,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纪翎拿头顶住莫璟羽的肩膀,“你给我下去!”

莫璟羽胳膊一抬,就将她的脑袋拢在怀里,“乖乖睡觉了,多睡觉才能长高高。”

纪翎皱了皱眉头,总觉得这句话特别耳熟。

莫璟羽侧身,圈住纪翎的肩膀,声音宛若一根羽毛,又轻又柔,扫在人心上。

她道:“我很小心眼的,下回这种事你要主动点告诉我。”

纪翎的注意力早就放到了鼻子上,颤动着,吸进去好些香气,也就把方才发生的事抛到了脑后。

至于莫璟羽现在说的话,自然也是听不到的。

莫璟羽见怀里的家伙又不理她,也不恼。

反倒是带着浅笑闭上眼睛。

回想自己一小时前的郁结和暗自神伤,不仅觉得没有来由,甚至有些好笑。

无怪乎世间有那么多痴男怨女。

再精明的人,陷入感情,都半点不由人。

良久的静默过后。

“你跟你弟弟关系一定很好吧?”莫璟羽的声音很低,与其说是在问纪翎,倒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纪翎把脸往莫璟羽颈间埋了埋,说话声像个醉酒的人,“你好香啊……”

莫璟羽的喉咙动了动,一只手扶住纪翎的后脑,身子缓慢地往下挪了挪。

然而,还未下一步动作,已然听到纪翎发出睡着时特有的呼吸声。

莫璟羽的眉毛几乎要皱成“山”字形,还是那种高低起伏的山。在一张常年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显得格外滑稽。

呼……

吸……

呼……

吸……

莫璟羽做了几个深呼吸。

随后,有如老僧入定,合上眼睛。

夜深了。

大概,很快就该天明了。

翌日一早。

纪翎绵长地吸了口气,才揉了揉皱在一起的眼皮,睁开。

入眼的,是莫璟羽微张的唇。像红色的灯笼果。

纪翎无意识间砸吧砸吧嘴,咽了下口水。

她粉嘟嘟的嘴巴动了动,舌尖缓缓探到齿间,很想……尝一下那果子的味道……

盯着看了一会儿,纪翎漆黑的瞳孔渐渐失了焦,脖子微微仰起,试图去够那抹红润。

“别乱动……”莫璟羽的声音满是迷蒙,意识也迷迷糊糊的。她昨晚又是后半夜才睡着,此刻正值困倦的时候,生生把纪翎重新按在怀里。

纪翎回过神来,将粉扑扑的小脸埋进莫璟羽的臂弯里。

一动不动。

像个干坏事被抓到的小奶猫。

安静地躺了几分钟,纪翎便轻手轻脚地从莫璟羽怀里退出来,下床洗漱。

半个小时后。

莫璟羽从梦中醒转,胳膊在床上探了探,感觉旁边空空如也。这才抬了抬沉重的眼皮,舒了口气,浑身透着疲惫。

也不知是不是该高兴,纪翎的出现,给她增添了许多生活气息。不再是一个三点一线,只知道工作的机器。但是,也多了许多令人烦恼的东西。

莫璟羽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眼时间,先去卫生间洗漱过,才出去寻纪翎的影子。

餐厅里飘着食物的香味。

纪翎已经开始吃早餐了。

莫璟羽过去,拉开凳子坐下来。“你现在学会吃独食了?”

纪翎低头喝了口牛奶,眼神飘向别处,继续进食。

莫璟羽深谙这小孩动不动就不理人的毛病,没再搭话。拿起餐刀,切了一块面前餐盘里的热可颂。

纪翎偷偷瞟了莫璟羽一眼,手上动作渐渐迟缓起来,眼神有些许涣散。

莫璟羽注意到纪翎面色有恙,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无精打采的。”

纪翎瞬间挺直脊背,向后退了一下。语气很是别扭:“我好着呢,你快点吃,赶紧出门吧。”

莫璟羽蹙眉,“你这小朋友,还不耐烦上了?”

“我没有。”纪翎站起来,冲莫璟羽很有礼貌地点了点头,“我吃好了,你慢用。”

莫璟羽:“……”

纪翎躲进书房,看着手腕上的心率监测仪一直亮红灯,很是苦恼。

叹了口气,“我不会快死了吧?”

莫璟羽吃完早餐,简单收拾一下,敲了敲紧闭的门。“我去上班了?”

透过门缝空隙,隐隐约约传出来两个字:“再见。”

莫璟羽:“你不送送我?”

门没有开,不过里面的声音似乎近了些。

纪翎:“你快点走吧。”

莫璟羽转了下门把,里面的人快速逃回椅子上坐好。

莫璟羽也没戳穿纪翎的小动作,走过去,认真道:“今天还没还债。”

纪翎立时摇了摇头,“不用还了。”

“那可不行,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莫璟羽说话间,俯下身,隔着纪翎额前的发帘,轻轻印下一吻。

一双桃花眼弯出好看的弧度,“我去上班了,中午可要记得来找我吃饭,不然我会饿肚子的。”

纪翎绷着脸,推了推莫璟羽,“你快走吧。”

莫璟羽摸了摸纪翎的脑袋顶,转身出去。

人走后,纪翎身子软绵绵地向后倚去,靠到椅背上,脸上呼呼冒着热气。

*

中午。

纪翎戴着口罩走进玻璃旋转门,虽是入秋,但空旷的大厅里还开着冷气,凉意十足。

纪翎正好跟下楼吃饭的林佩打了照面。

林佩还是那副可爱的笑模样,声音爽朗明媚,招呼道:“嘿,大翎子,来吃饭啊!”

“嗯。”纪翎点点头,心里生出些许暖意。

这样的招呼方式,很像胡同里,从小相识的街坊彼此照面时,笑着问一句:“您吃了吗?”

亲切,又有生活气儿。

林佩:“那我先出去吃——”

“林佩?”

林佩话还没说完,就有个着白色纺织九分袖上衫,条纹七分裤配尖头皮鞋的女人走过来,是很常见的白领搭配。

女人身形瘦高,颧骨旁边有颗痣,长相很有特点,也算漂亮,让人一眼就能记住。但眼尾上挑太过,让人一看,就觉得有攻击性。

林佩看到来人,脸上肌肉骤然紧了几分,好像有些抗拒。

不过她还是笑着打了招呼:“黄琪,好久不见。”

纪翎正想离开,便见那个叫黄琪的女人目光落在她身上,问林佩道:“这是你朋友啊?”

林佩脸上虽然挂着笑,但纪翎似乎感觉到对方此刻很不适。

黄琪也没等林佩开口,又继续道:“真好,换个环境,重新开始,大家都是陌生人,也不知道以前的事,交朋友就容易多了。”

林佩看向纪翎,“赶紧上去吧,别耽误你时间了。”

纪翎看了那女人一眼,没多事,正准备离开,便又听到对方用尖酸刻薄的语气说道:“我还记得高中那会儿你第一,我倒数,没想到现在咱们在一个大厦里上班了。没想到昨天刚入职,今天就碰到老同学,也挺有缘分的。”

黄琪还自来熟地问道:“不把你朋友介绍我认识认识?”

纪翎眉心微微隆起,直接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黄琪见对方终于搭茬,来了兴致。笑道:“我跟林佩是高中同学,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能在这里碰上,多认识点她身边的人,以后也好互相照应。”

林佩硬扯着笑对纪翎道:“没事,你可以先上去,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

纪翎抬了抬下巴,上下打量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一圈。随后冲林佩笑笑,依她所言,准备抬脚离开。

眼看人要走,黄琪立时露出一副怜悯之色,“我是看林佩现在有朋友了,真心替她高兴。”

纪翎本能觉得这个女人没打什么好主意,话语中也就没留什么情面。“我看你跟林佩也不太熟,就别操那么多心了。”

说完,收回视线,转身走了几步。

这时,黄琪特意放大了音量,满怀担忧道:“虽然林佩的爸爸是诈骗犯,但林佩是个好人,你们公司的人不会因为这个对她有误解吧?毕竟,以前林佩也挺不好过的。”

面上,真诚极了。

纪翎停住脚步。

黄琪捂了捂嘴,“抱歉,是我一时激动,不小心说多了。”

林佩脸上笑意逐渐消失,手也轻微发颤。

黄琪熟若无睹,笑得真切,“我先上去了,改天联系。”

纪翎忍不住嗤笑出声,后退两步,面向黄琪。

“你是不是生活得特别不容易?”

黄琪没想到对方会是这个反应,愣了一下。

纪翎觑了黄琪一眼,“不然,怎么就这么闲,看不惯别人过得好?”

黄琪倒像是受了什么委屈,对林佩嗔道:“你这朋友怎么说话呢?”

纪翎拍了拍林佩的肩膀,“你有这样的高中同学不是你的错,这样的同学没学会怎么当人也不是你的责任,别往心里去。”

林佩怔怔地看着纪翎。

纪翎没特意重复“诈骗犯爸爸”这件事,只道:“刚才我听到,高中林佩考试都得第一,那还挺厉害的。不过这位小姐,你一个倒数的,哪里来的优越感?”

黄琪刚要开口,纪翎又道:“你刚才说那么多话,该歇歇了。”

“一个大厦里那么多公司,还有好多要倒闭的呢,谁照应谁都不一定,没那个必要认识别人的朋友了。何况,也不是谁都有资格跟我做朋友的。”

黄琪露出一个好笑的表情,“你是谁啊,在这儿拽什么拽?”

纪翎没搭理她,而是看向林佩,询问道:“一起上楼?”

林佩点点头。

纪翎没有多看这个半路冒出来的高中同学一眼,径直走向楼梯间。

林佩无声地跟在后面,爬了几层之后,终是开了口:“你……没什么好奇的吗?”

“每个人都有过去,有秘密,我对揭别人伤疤倒是没什么兴趣。”纪翎语气很自然,“不过要是你想说,我可以当个听众。”

林佩露出往日很少见的低落神色。“高中的时候,我爸因为一起金融诈骗案被判刑,我们城市不大,很快就传到学校去了。”

林佩故作轻松道:“你也知道,胖子本来就容易被嘲笑,再加上这件事,我也就没什么朋友了。”

“好在,高中只用上三年。后来,我考了这里的大学,也算是跟过去说再见了。”

短短几句话的工夫,林佩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你看,我现在不也过得挺好的么!”

“嗯,挺好的。”纪翎露出个真诚的笑容,“你是个很有趣的人。”是个遭受过不公,还积极向上的,努力生活的人呢。

林佩也回了一个笑,大大咧咧道:“刚刚就是有点突然,我没反应过来,不然早把那个什么狗屁高中同学骂得妈都不认识了!”

纪翎附和道:“那下次遇到,可不要手软。”

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已经爬到了21层。

进门的时候,林佩很正经地说了句:“纪翎,刚才谢谢你。”

说罢,快走两步,两只手在背后给纪翎比了个心。继而,又变成那个好似没有任何烦忧,灵活舞动的胖子,潇洒地回到工位上。

赶紧点个外卖压压惊。

纪翎唇角弯了弯,对着空气说了声:“不客气。”

她刚往前走两步,就看到莫璟羽跟王芸芸并肩从会议室里走出来,凑得很近不知道在说什么。

-

莫璟羽出来的时候正低着头看手里的材料,没注意到纪翎,直接转向另一边,回办公室的方向。

倒是王芸芸眼尖,看到纪翎站在过道里,抬手,坏笑着掸了掸莫璟羽的肩膀,道:“莫总身上落灰了。”

纪翎看到这一幕,紧走几步,经过莫璟羽旁边的时候,狠狠撞了一下她的肩膀,且没停下脚步,先于办公室的主人推门进去。

莫璟羽一头雾水。

一旁的王芸芸调笑道:“莫总这是还没得手?”

莫璟羽没有作答,只将手里的文件夹递给王芸芸,就追着纪翎进了办公室。

“两个人居然还都这么纯情。”王芸芸边叹气边摇头,“真是枉费我一厢情思,独自消愁,为她人做嫁衣。”

莫璟羽进门的时候,看到纪翎一脸严肃地端坐在沙发上,那架势,好似青天大老爷要升堂审案一样。

纪翎看到莫璟羽进来,两边的脸颊渐渐鼓起来,看起来,下一秒就要发脾气。

莫璟羽疑惑道:“怎么了?”

纪翎站起来,使劲拍了拍莫璟羽的肩膀。“你衣服上有灰!”

莫璟羽:“有灰就有灰,你打我干什么?”

纪翎被莫璟羽捉住手,刚要挣扎,又听她说道:“别把手打疼了。”

???

纪翎愣愣地眨了几下眼。

——莫璟羽是疯掉了?

莫璟羽看着纪翎惊到说不出话的模样,颇为满意。

“乖,该吃饭了。”

纪翎一时忘了自己正在生气,乖乖让莫璟羽牵着坐到沙发上。

莫璟羽打开餐盒盖子,蹙蹙眉,“怎么有这么多胡萝卜?”

纪翎:“这么大人了,不要挑食。”

莫璟羽眉头往下压了压,“我是成年人了,有权利选择自己想吃的。”

纪翎的目光,不经意落在莫璟羽说话的唇上,之后便黏在上面,怎么都挪不开。

恍惚着答道:“那就不吃了。”

莫璟羽愕然,这么温柔的话,是从纪翎这个小恶魔嘴里蹦出来的?说起来,最近小老虎好像都不爱亮爪子了。

纪翎忽然软软地倒在莫璟羽身上,声音虚弱:“莫璟羽,我好像生病了。”

“哪里不舒服?”莫璟羽扶住纪翎,顿时紧张起来。

“我好晕啊。”纪翎往莫璟羽怀里蹭了蹭,“我可能香精中毒了。”

香精?

莫璟羽叹口气,小家伙又在说她听不懂的话了。

纪翎闭着眼睛在莫璟羽怀里窝了一会儿,倏然弹起来,“好饿啊,吃饭吧。”仿若刚刚无事发生。

莫璟羽盯着纪翎看了一阵,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却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倒是自己……

莫璟羽摸了摸自个儿的耳朵,滚烫滚烫的。

纪翎拿起筷子,埋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吃了一会儿,不知不觉间,偏头看向莫璟羽,薄唇微动,很秀气地咀嚼着口中食物。

“莫璟羽。”纪翎轻轻唤了一声。

莫璟羽心脏上的血管突突跳了几下。

“嗯?”

“你嘴边沾上东西了。”

纪翎边说,边舔了舔自己的唇。

莫璟羽将手里筷子放下,抽了张纸巾擦拭唇角。

纪翎也放下筷子,总觉得身上哪里有痒痒虫,上蹿下跳的,很不舒服。

“吃饱了么?”莫璟羽问道。

纪翎:“饱了。”

闻言,莫璟羽慢慢挨近纪翎,就近的那只手滑过去,覆住对方手背。

“可是,我没饱。”

热门小说你的小尾巴,本站提供你的小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的小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9章 掉马计时(六更) 下一章:第61章 掉马计时
热门: 恶月之子 天官赐福 永远是孩子 名侦探的咒缚 九星毒奶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 寿衣裁缝 高手寂寞2 明朝败家子 阿拉伯之夜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