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掉马计时

上一章:第81章 掉马计时 下一章:第83章 掉马倒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莫璟羽正想着要怎么解释,倏然被两只手勾住了脖子。

纪翎在本能的驱使下,将莫璟羽抵在墙边,脸慢慢靠过去,眼里水光滟潋,声音愈发糯软:“莫璟羽,吃什么肉?”

莫璟羽喉咙微动,搂住纪翎的腰,将两人位置互换。

将唇凑到她耳边,“你想不想吃?”

纪翎学着莫璟羽,在她耳边小声道:“那你告诉我,好不好吃。”

莫璟羽没有再多言,吻住纪翎。

-

两人从打电话的屋子,转移到了卧室,又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正当莫璟羽想要更进一步,怀里的人霎时缩成一团。

纪翎感到太阳穴传来一阵剧痛,仿佛抽干了浑身力气。

长期失眠,她的头痛很严重,已经有一段日子没发作了。

莫璟羽从迷醉中清醒过来,紧张道:“怎么了?”

纪翎毫无预警地拿脑袋撞了莫璟羽一下,又是一副无理取闹的小孩模样:“我都没办法呼吸了,你亲我那么久干什么?”

莫璟羽放下心来,无奈失笑,“是你问我肉好不好吃,我总要吃过才知道。”

纪翎揉了揉眼睛,用头拱了拱莫璟羽,“我好困了,睡觉吧。”

莫璟羽沉沉叹了口气。

“好,我们睡觉。”

关了灯。

纪翎一如既往埋在莫璟羽怀里,脸上表情痛苦而隐忍。

她紧紧攥着莫璟羽的衣服,没有乱动。

直到莫璟羽的呼吸变得均匀,才从床上爬起来,去吃了止疼药。

纪翎去洗了把脸,重新钻回被窝。

“莫璟羽,晚安。”她道。

时至夜半。

纪翎又做起了那个可怕的噩梦。

鱼腥味、腐臭味紧紧扼住她的喉咙。

左脚腕传来刺骨的疼痛。

“纪翎?纪翎?醒一醒!”

莫璟羽的声音十分焦急,枕边的人又陷入噩梦之中,怎么都叫不醒。

许久。

纪翎终于睁开眼睛,恍惚。

莫璟羽抚着她的脸柔声道:“噩梦都不是真的,不要害怕,我在呢。”

纪翎闭上眼睛抱住莫璟羽,呼吸急促而又紧张。

——她的噩梦,是真的。

莫璟羽拍着纪翎的背,清泠的嗓音哼起了童谣。

Soft kitty warm kitty

Little ball of fur

Happy kitty sleepy kitty

purr purr purr

……

是纪翎给她唱过的。

*

酒店大床上。

莫云杉揉了揉疼痛欲裂的脑袋,昨晚的记忆消失殆尽。

她嘴里发干,想下床找杯水喝,正巧看到床头柜上有杯水,顺手拿起来喝了。

微甜,应该是加了蜂蜜。

喝完之后,莫云杉眨眨眼睛,感觉到哪里不对。

这水……是哪来的?

莫云杉放下杯子,惊慌地扯了扯自己的头发。

“醒了?”

莫云杉抬起头,姓殷的狐狸精正双手抱臂,倚在门框边。

莫云杉立刻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居然好好的穿在身上。

她虚张声势地质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呢?”殷如离暧昧地勾了个笑,“不是你叫我来的?”

莫云杉咽了下口水,顿了两秒,又笑着扬起下巴。

“不可能,我就是想春宵一度,也不会把电话打到前女友那里去。”

殷如离收起笑,爽快承认:“的确不是你叫我来的。是你的小侄女说有大生意要跟我谈,没想到我巴巴地跑来,没见到什么生意,只见到一个醉汉。”

莫云杉耸耸肩,“难保你来看到我微醺迷离的模样,觊觎我的美貌呢?”

“微醺?”殷如离摇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既然你起来了,我就走了。”她道,“给你叫了早餐,等会有人送过来。”

莫云杉眉头蹙起,“你在这里待了一整晚?”

殷如离:“是耽误了一整晚时间。”

莫云杉:“我们……”

殷如离知道她想问什么,答道:“你放心,我在外面沙发上睡的。”

又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发没发生什么,你自己感觉不出来?”

莫云杉哑然,自己的身体的确是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

还是一块旱地。

“行了,我先走了。”殷如离莞尔,“照顾你一晚上,现在可得问小莫总要好处去了。”

莫云杉眼底的失落一闪而过,又很好地伪装起来。

“殷小姐慢走,可别太想我。”

殷如离眉梢轻轻上挑,不置可否。

迈着优雅婀娜的步子离开。

套房门关上。

殷如离身上的肌肉松弛下来,揉了揉又酸又痛的腰。回头看了眼房门,轻轻叹了口气,离开。

屋内。

莫云杉对殷如离的话没什么怀疑,她是真的彻底断片了。

每次一喝多就失忆,所以这么多年来,莫云杉喝酒的次数其实屈指可数。

床上的人自言自语道:“看来借酒消愁不适合我这样浑身散发着荷尔蒙魅力的女人,太危险了。”

莫云杉正坐在床上发着呆,手机上收到一条信息。

[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

她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飞舞了一阵,打下一段话,又一个字一个字全部删除。

末了,也没回复那条信息。

*

蓝星广告公司高层会上。

屏幕上映着PPT,客户总监在汇报月度工作总结。

莫璟羽的脑袋向前晃了一下,复又清醒过来。

罕见地,打了瞌睡。

莫璟羽揉揉眉心,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大屏幕上。

只是没多久,又支不住眼皮。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纪翎连着一周,每晚都做噩梦,连带着莫璟羽也没有睡好。

秦柔注意到学妹精神不好,下会后关心道:“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要不要给自己放个假?”

莫璟羽强打起精神,摇摇头,“我哪有休假的资格。”

秦柔:“那你注意点休息,别把身体先搞垮了。”

莫璟羽:“嗯。”

与此同时。

纪翎正坐在放映室里,屏幕上放着之前与莫璟羽看过的那部电影。

身旁,放着那只在娃娃机里抓到的臭脸猪。

环绕音响里时不时传出滑稽的音效,纪翎的眼神很空洞,不知看进去了还是没看进去。

纪翎在放映室里待了很久,看了看时间,关掉放映设备,出去。

莫璟羽恰巧踏进家门。

纪翎像没看到莫璟羽似的,径自走到沙发边坐下来。

莫璟羽换好鞋,过去敲了敲纪翎的脑袋。“为什么看到我进门都不打招呼?”

纪翎捂住眼睛,“我又没有看到你。”

莫璟羽弯腰在纪翎手背上亲了一下,“现在看到没有?”

“没有。”

又在纪翎鼻尖上亲了一下,“现在呢?”

“没有。”

莫璟羽勾了勾唇,在纪翎嘴上亲一下。

“那现在总该看到了吧?”

纪翎将手放下来,睁开眼睛,嫌弃地看了莫璟羽一眼:“你好幼稚。”

“……”

莫璟羽眼睛眯了眯,正要教育教育这个小朋友,一个没防备,被拽了一把,倒在沙发上,正正压在纪翎身上。

纪翎勾住莫璟羽的脖子,长长的睫毛忽闪几下,“莫璟羽,你是不是想吃布丁?”

莫璟羽怔了怔,眼角弯弯,“嗯,我想吃布丁。”

纪翎十分主动地,将唇送上去。微卷的睫毛轻轻打着颤,像夏日燥夜里的知了翅膀。

-

入夜。

纪翎窝在莫璟羽怀里发呆,莫璟羽拿着平板电脑看新闻,点开一个视频。

平板电脑里响起男主持人字正腔圆的播报声:“据悉,莫氏集团董事局主席莫启贤卖出名下的星河大厦,纪氏集团将其收归旗下。星河大厦位于即将落成的滨河卫星城中心城区,评估机构预估这座大厦的市值为二百亿。……”

虽说新闻里出现了纪氏集团几个字,怀里的大小姐也碰巧姓纪,但一时半会儿,很难将两者联系到一起。

纪谨仁一直将家里的孩子捂得严严实实,且早就跟各个媒体打过招呼,没有媒体敢去挖纪家姐弟的料。再加上纪家千金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社交活动,更是神秘的不行。除了性别,公众对纪家两个继承人可以说一无所知。

“纪”在A市不算是个小姓,除了首富纪家,姓纪的有钱人家并不在少数。

这时,莫璟羽的手机上来了个电话。

“喂,璟羽,约到锐旗卢总的时间了,需要出差一周,你看我订明天晚上的机票可以吗?”

电话里是秦柔的声音。

莫璟羽一时间有些犹豫,纪翎最近天天做噩梦,她不放心留纪翎一个人。

秦柔听到这边半天没动静,以为信号不好,唤了一声:“璟羽?”

“嗯,我在听。”莫璟羽回道,“可以晚两天么?”

秦柔:“最好不要,联系锐旗的不止我们一家,晚一天就可能有被人捷足先登的风险。”

莫璟羽何尝不知道呢,只是……

她顿了顿,道:“我稍晚点给学姐回复。”

莫璟羽挂断电话,神色十分纠结。

纪翎倏然拍了拍莫璟羽的脸,道:“莫璟羽,你怎么不听我说话呀。”

“嗯?”莫璟羽回过神来。

纪翎道:“你是不是没有听我刚才跟你说了什么?”

莫璟羽心虚道:“我听了。”

纪翎较真地问道:“那我跟你说了什么?”

莫璟羽笑着挠了挠纪翎的下巴,“那你再说一遍。”

纪翎冲莫璟羽做了个鬼脸,随意道:“我的黏人弟弟要来我这里住几天,你到底什么时候回自己家?”

莫璟羽蹙眉,“你是不是听到我讲电话了?”

“什么电话?”纪翎摇摇头,“你不要转移话题。”

莫璟羽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问道:“弟弟为什么来你这里?”

纪翎一本正经回答:“他太不听话,被我爸爸妈妈赶出来了。”

莫璟羽想了想,纪翎的弟弟年纪应该也不大,这个理由倒是挺正常的,但是又觉得太巧了点。

纪翎幽幽道:“你不会不想我弟弟过来吧?”

莫璟羽看到纪翎那样的眼神,担心对方会觉得她小心眼,立时摇头,“我怎么会这样想呢?”

纪翎继续逼问:“那你什么时候回自己家?”

莫璟羽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摸摸纪翎的脑袋道:“我走了,你做噩梦怎么办?”

纪翎冷哼一声:“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莫璟羽瞩视着纪翎的眼睛问道:“你想让我走?”

纪翎点点头。

“那好。”莫璟羽捏捏纪翎的脸蛋,“乖乖等我回来。”

纪翎嘴硬道:“我为什么要等你回来?”

莫璟羽没说话,在纪翎唇角亲了一下。

笑眼盈盈,“我的小老虎不是个小孩子了,是个懂事的大孩子了。”

不知是不是为了让莫璟羽安心,纪翎今晚没有被噩梦惊醒。

*

莫璟羽去出差,纪翎住回了纪家。

这段时间,她对气味的忍受能力已经提升了许多,可以和家人多在一个屋子里待一阵了。

客厅里,电视屏幕上正在播一部恶婆婆家庭肥皂剧,纪妈妈苏阮看得津津有味。

纪翰轩坐到母亲旁边,抓起一个抱枕,语气有点嫌弃:“妈,你的品味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苏阮一脸深沉,“你不懂,妈妈这是在学习。”

“学习怎么反抗婆婆的欺压?”纪翰轩皱了皱眉,“奶奶都去世好多年了。”

“……”

苏阮使劲拍了一下儿子后脑勺,“我怎么有你这么憨的儿子,我当然是学习怎么当婆婆。”

纪翰轩又看了一眼电视,屏幕里,婆婆坐在沙发上喝茶,儿媳妇趴在地上擦地,任劳任怨。

纪翰轩嘴角抽了抽,道:“那妈妈一定是想从反面教材里吸取经验教训了。”

苏阮摇摇头,满脸正色:“我就要当这样的婆婆。”

纪翰轩:“……”幸好他年纪还小,不着急娶媳妇。

女儿就莫璟羽那么一个能靠近的人,苏阮是无论如何也要弄进家门。

不过……那么一大坛子醋也是不可能不吃的。

这时,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的纪翎出了声:“弟弟,当你媳妇可真惨。”

纪翰轩嘴角上翘,“姐,你确定是当我的媳妇惨?”

纪翎:“妈妈,弟弟在警告你不要对他媳妇下手呢。”

苏阮又狠狠拍了一下儿子的后脑勺,“你这没良心的臭小子,娶了媳妇忘了娘。”

???

纪翰轩张了张嘴,声音大了些:“妈!我是您亲生的嘛!”

碰巧,纪谨仁从楼梯上下来,声音浑厚而又威严:“怎么跟你妈妈说话呢?!”

两个孩子的妈立刻变成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软声软气道:“老公,这个臭小子欺负人家。”

纪翰轩挪到纪翎这边,可怜兮兮地撒娇道:“姐,妈妈欺负人家。”

“……”纪翎摸了摸弟弟头上的毛,心疼道:“真可怜。”

下一秒,也拍了把纪翰轩的脑袋。“可是我也喜欢欺负你。”

纪翰轩脸上的表情渐渐消失,颓废地倒在沙发上。

“我自闭了,我自闭了,这个家没有人权。”

纪翎点点头,问道:“那你什么时候离家出走?”

纪妈妈:“把你的臭袜子都带走。”

纪谨仁:“把车还回来。”

纪翰轩默默起身,往楼梯方向走了几步,猛地向后甩了一下头。

“你们虐我千百遍,我也是绝不会离开这个家的!别以为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咱们家有矿!”

纪谨仁这个对儿子十分严厉的人看见这个场景都忍俊不禁,更何况是老婆和女儿了。

一时间,纪家宅子里有了久违的欢乐气氛。

纪翎脑海倏而闪过莫璟羽以前的冰块脸。

不禁想,她要是也在旁边就好了。

*

纪翎的屋子里,床头摆着跟莫璟羽抓到的两只小猪,上面还残留着莫璟羽的香气。

纪翎推开门进去,往前走了几步,眼前陡然一黑,整个人栽倒在地上。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床上。

纪翎手背上插着枕头,冰凉的药物点滴顺着血管流进来。

每当这种时候,纪爸纪妈都不敢在旁边守着,怕有人在反而刺激到女儿。

纪翎摸了摸额头,有点疼,大概是倒下去的时候撞到了。

隔壁房间里,妈妈苏阮从监视器里看到女儿醒了,对着话筒关心道:“宝贝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纪翎摇摇头,牵起嘴角绽出一个笑。

“没事,就是突然晕了一下。”

“妈妈能进去……”苏阮顿了顿,“算了,你好好休息,爸爸妈妈明天再进去看你。”

“嗯。”

苏阮关了收音器,将脸埋到纪谨仁肩膀上,发出压抑的咽声。

纪谨仁问徐医生:“翎翎总是这样晕倒,会不会出什么别的问题?”

徐医生答道:“大小姐晕倒,主要是心理原因。但不能排除长此以往,会不会对生理层面造成影响。”

纪谨仁眉头紧紧拧在一起,恨不能替女儿承受这些痛苦。

徐医生又说道:“纪先生也不用太过担心,除了不明原因的晕倒,大小姐的其他指标都没什么大问题,我们团队会尽快重新制定治疗方案。”

纪谨仁别无他法,只能拍拍徐医生的肩膀,道:“辛苦徐医生了。”

徐医生向纪谨仁颔首,走出房间。

角落里,纪翰轩拿着手机,调出莫璟羽的电话号码,几经犹豫,还是没有拨出去。

纪翎闭上眼睛。

几个月没晕倒过,她都快忘了这种感觉。

忘了她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忘了,她是一个时时刻刻都要活在保护罩中的人。

墙上的挂钟响了十下。

外面月光似白练,绕上树梢。

纪翎望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旁边的电话“嗡嗡”震动起来。

纪翎缓缓收回视线,拿起手机,是来自莫璟羽的视频请求。

压掉。

那边不厌其烦地又发起一次。

纪翎又压掉。

几次之后,莫璟羽直接打来电话。

纪翎这才接起来。

那边,莫璟羽尾音上扬:“我刚一出差,你就连我的视频电话都敢拒接了?”

纪翎蛮横道:“我都睡着了,你为什么要吵醒我?”

莫璟羽自知理亏,声音柔了几分:“我才忙完回酒店房间,打得有点晚了,你别生我的气,嗯?”

纪翎轻哼一声:“那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莫璟羽问:“你想不想我?”

纪翎:“不想。”

莫璟羽:“真的不想?”

纪翎:“真的不想。”

莫璟羽:“可是我很想你,想看看你,还想听听你的声音。”

电话里的声音出奇的温柔,好像能滴出水似的。

纪翎糯声道:“你就因为这点小事打电话呀。”

她的唇角不自觉向上翘了几分。

莫璟羽很失望似的,语气低落:“原来你觉得我想你是小事啊。”

纪翎低低笑道:“你怎么比我弟弟还黏人。”

莫璟羽又问:“那你想不想我?”

纪翎还是那句:“不想。”

莫璟羽:“那我挂了。”

电话里没了声音。

“我真挂了?”莫璟羽拖长音调。

纪翎捏着手机,抿了抿唇,急道:“别挂!”

那边莫璟羽瞬间嘴巴咧到耳朵根,完全没了白天跟人谈生意的气势。

她坏心眼地问道:“为什么别挂?你又不想我。”

纪翎声音极小的哼哼道:“我想布丁。”

“你想布丁不想我啊。”莫璟羽有些遗憾,“那你跟布丁打电话去吧,不要跟我打电话了。”

纪翎撇撇嘴巴,“那我挂了。”

莫璟羽不敢再逗纪翎,温声道:“别挂,我想听听你的声音。”

纪翎拿起旁边的臭脸猪仔抱在怀里,脸上满满都是得意的笑容。

“我的声音有什么好听的?”

“很好听,我很喜欢,一辈子都听不够。”

电话里,莫璟羽每个字都直直戳在纪翎心上。

纪翎鬼使神差地问道:“那你会一辈子喜欢我的布丁吗?”

莫璟羽怔了怔,答得十分郑重:“我会一辈子喜欢你的布丁。”

纪翎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问这种奇怪的问题,像有根羽毛在心里挠似的,很讨厌。

“我要睡觉了。”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脸上烧烧的,心脏也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纪翎紧紧抱住怀里的小猪,细声道:“小莫璟羽,晚安。”

床上的人安然入梦。

梦里,莫璟羽出差回来了。

纪翎的唇角绽出甜甜的笑。

*

一周后,莫璟羽一下飞机,就迫不及待回她和小老虎的家——尽管她现在还只是个蹭住的。

莫璟羽进门的时候,听到浴室有水声。倏然面红耳赤起来。

一周不见,她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亲小老虎一口。

纪翎一收到莫璟羽回来的日期,就从纪家回来了,只是忘了问回来的具体时间,又不想让莫璟羽得意,也就没问。

因此,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只裹了浴巾。

浴室门一开,莫璟羽的眼睛就牢牢黏在纪翎的肩上。

纪翎看到莫璟羽,下意识舔舔嘴唇。

两相对视。

热门小说你的小尾巴,本站提供你的小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的小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81章 掉马计时 下一章:第83章 掉马倒数
热门: 完美世界 跑酷巨星 恶意 公子他霁月光风 红色 都市传说拼图 包青天:沧浪濯缨 华丽的丑闻 高层的死角 学生街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