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掉马倒数

上一章:第82章 掉马计时 下一章:第84章 破而后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多日未见的思念,化作桃花林中,被风扬起的粉色花瓣。飘满整个房间。

一片,两片,汇聚成一条桃花绸带,将两个人的心紧紧拴在一起。

纪翎眼里闪出细碎的星光,张开双臂,同时闭上了眼睛。像个讨糖吃的小孩。

莫璟羽面上表情呆呆愣愣的,眼神里透着恍惚。快走几步。

……绕过纪翎进了浴室。

纪翎闭着眼,感觉到旁边有道风吹过,又过了几秒,还没等到想象中的布丁。

眼睛眯开条缝,面前空空如也。

纪翎难以置信地向四周看了看,没有半点莫璟羽的影子。

若不是浴室响起了水声,她还以为自己又是在做梦。

纪翎盯着浴室门,幽怨的目光仿若两个冰锥子,要将那门凿个窟窿。

莫璟羽洗完澡出来,卧室里灯都关了,外面一片漆黑。

小老虎已经睡了么?

如果是在平时,莫璟羽定会怕吵醒纪翎,到外面的卫生间吹头发。但是今天故意要把人吵醒似的,不仅开了卧室最亮的灯,还把吹风机调到了最大档。

纪翎将脑袋从被子里探出来,朝莫璟羽飘去一个不屑的眼神,继续“睡觉”。

莫璟羽吹完头发,利索地上床,钻进被窝。

带着秋日的凉意,贴上纪翎暖融融的后背。

“睡着了?”莫璟羽的声音有些缥缈,像是从天边传来的,却又近在咫尺,撩人心弦。

纪翎开口:“睡着了。”

莫璟羽:“睡着了怎么还说话?”

纪翎:“听不出来这是不想理你的意思吗?”

“为什么不想理我?”莫璟羽十分委屈,“这么多天没见,怎么还不想理我?”

纪翎:“就是不想理你。”

她才不会承认,是生气没有吃到布丁。

莫璟羽凑过去,在纪翎颈上蹭蹭,“可是我每天都在想家里的小老虎。”

纪翎颤了一下,声音硬邦邦的:“你肉麻死了。”

莫璟羽颇有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继续道:“我这辈子的肉麻,都给你一个人了。”

纪翎心脏跳得失去了控制,紧紧闭着眼睛不再跟莫璟羽搭话。

莫璟羽将纪翎的身子转过来,捏捏她的脸。“总是不理人,可不是乖小孩。”

纪翎偷偷眯开一只眼睛,看到莫璟羽盈盈润润的面庞,忽的羞红了脸。

莫璟羽细腻柔软的掌心展平,抚在纪翎的脸上。“你想不想我?”

纪翎小声嗫嚅:“不想。”

莫璟羽的声音愈发可怜:“真不想?”

纪翎垂下眼睫,“想。”

莫璟羽绽出个惬意欣然的笑。“那你喜不喜欢我?”

一霎之间,一个温软的唇对上来。

莫璟羽呆呆怔住。

流连片刻,退开。公众号YuriAcgn

莫璟羽翻身,俯视纪翎。“喜不喜欢我?”

纪翎仰头,又亲了那说话的唇一下。

莫璟羽喉头微滚,“和我正式交往。”声调轻轻上扬,“嗯?”

纪翎勾住莫璟羽的脖子,再次主动送上去。

这大概算是默认了吧。

莫璟羽脑子里已是一片混沌,随着本能渐渐沉沦。

“可以么?”

回答无声,以吻封唇。

空气中,燃起一簇簇小火苗,燥热。

布丁的香甜侵袭全身。千丝万缕的诱人香气束成一股,将纪翎紧紧缠绕。

直至香气在脑海中炸裂,弥漫。

纪翎也终是为莫璟羽绽放。

……

果真,是更好吃的东西。

*

黑夜,万物归于沉寂。

陷入睡梦中的人,一个唇畔挂着餍足的笑,一个泪流满面。

一个黑漆漆的屋子里,依稀可以听到浪潮拍打礁石的声音。

纪翎左脚腕上拴着一根透明鱼线,闪着锋利的白光。

莫璟羽在她面前,像条刚捞上来的鱼。

被宰杀,剖净内脏。悬挂起来。

戴着渔夫帽的男人转过身来,慢慢走近,蹲下。嘴角弧度渐渐扩大。

声音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魔。

“一个,都别想跑。”他如是说道。

纪翎脸色煞白,泪和汗混在一起,簌簌流下。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发不出声。

许久。

纪翎终是睁开了眼,无声。

梦里的可怖场景一遍遍在脑海里回放,几乎要将她的意识彻底摧毁。

一个都别想跑。

是那个渔夫帽男人逃跑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纪翎望着黑色旋涡一般的天花板,瞳仁里恐惧混杂着歉疚。无比痛苦,似有无数野兽撕扯。

大约是因着连日来的四处奔波,再加上睡觉前的劳心劳力,莫璟羽睡得很熟,仍陷在温柔美梦之乡。

纪翎蓦地笑了起来,只是,笑得悲凉。

她用手拭掉眼角的黏腻珠子,起身,枯坐。

不知时间的沙漏翻转了几次。

黑暗中,纪翎面向莫璟羽,抬起手,却迟迟不敢触碰。生怕戳破了眼前的镜花水月。

半晌,才用指尖轻轻划过莫璟羽的鼻梁,眼里是从未在她醒时出现过的缱绻。

低声呢喃:“莫璟羽,我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你。”

喜欢到,再也没办法拿你当我的药了。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一点都不想学会什么是喜欢。

——十二年前,我就该死掉了。

如今,她只想自私的,让莫璟羽记住在阳光下天真无忧的纪翎,而不是窝在阴暗角落里,全身是刺,鲜血淋漓,可怜的她。

*

翌日。

莫璟羽嘴边挂着沾了蜜霜的笑,翻了个身,习惯性地去捞旁边的人。

胳膊探了几下,空荡荡的。

莫璟羽懒懒地睁开双眼,脸上满是吃饱喝足的幸福神色。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纤长的手,果然好看的紧。

莫璟羽下床,去卫生间看了眼,没有纪翎的影子。

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难道是羞得躲起来了?

莫璟羽又在家里各处转了转,哪里都不见人。

原本放在床头的小猪也少了一只。

莫璟羽回到卧室,从桌上拿起手机,底下压了一张便笺。

上面写道:“你欠我的债都还清了,可别忘了我的肉味。”

字很好看,笔锋遒劲,却每一笔都扎在莫璟羽心上。

第二回 了。

“用完就扔,好得很。”

莫璟羽将那张纸揉成一团,眸中晦暗不明。

*

不出意料,何明婉一早就接到莫璟羽的电话,询问关于纪翎的事。

而她早被孙助理打过招呼,闭口不言。

装傻充愣一阵,何明婉挂掉电话。

秦柔在她旁边,充当人形靠垫。

何明婉将头枕在秦柔肩上,倏然问道:“你知道12年前,有一起变态杀人狂囚禁并杀害5个小孩子的案子吗?”

秦柔不知何明婉为什么说起这个,答道:“有点印象。”

那起案件当时太轰动了。当时很长一段时间,家长都不敢让自家孩子出门。

“当时被囚禁起来的孩子不是5个,而是7个,杀人狂还没来得及对其余两个孩子动手,就被警察发现,逃跑了。而且,报道里说的杀害,不是直接杀掉。”

何明婉顿了顿,与秦柔对视,目光深邃,“你见过将一个小孩子开膛破肚的情形吗?”

秦柔愣了愣。

何明婉声音虚渺:“纪翎见过。”

这四个字如同四块巨石,砸到秦柔面前,令她无比震惊。

何明婉像是在讲一个恐怖故事,绘声绘色。

“那个变态杀人狂把7个孩子关在一起,每个孩子的左脚上都缠着钓鱼线,栓在一起,就像一串刚打上来的鱼一样。”

“一天一个,掏出内脏。”

“其他活着的孩子,就那样跟这样死去的孩子整整待了5天。”

何明婉眼里泛出水光。“这些都是我大一些之后,才听家里人讲的。哪怕是现在听到这种事,我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更何况亲身经历,还只有9岁的孩子。”

秦柔乍听到这些,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唯有静静倾听。

“你知道吗?”何明婉有些哽咽,“我小时候就觉得,或许我头上有一根独一无二的天线,让我这个对什么都很迟钝的人,能接收到纪翎的痛苦。她从小就是个爱哭鬼,遇到这么可怕的事,她该多想逃啊。可是为了不让身边的人永远活在痛苦之中,她那么那么努力逼自己面对。那个傻瓜大概以为,努力把一切都做到最好,别人就看不出她有多害怕了。”

何明婉在人前从来都是粗神经的,此时,秦柔却感受到她那颗比谁都要细腻的心。

何明婉抽了张纸巾,使劲擤了下鼻涕,打破了方才的煽情氛围。

她像是终于找到了倾诉的契机,抱着秦柔的胳膊,娓娓道来。

“纪翎小时候被抓走,是因为被一个同班同学骗到学校旁边的小巷子里,迷了路。后来,另一个去找她的同学跟她一起被关进海边的小屋子里,那个同学没能活下来。所以纪翎获救后,就出现很严重的应激创伤后遗症,有一年时间都没有开口说话。”

“翎宝贝现在的专属医生原本是我们家的私人医生,是这方面的专家,翎宝贝出事后,才被纪伯父要去。可是这么多年,始终都没有治好。或许,翎宝贝更希望死的是她吧。因为我认识的翎宝贝,虽然有时候嘴巴毒了点,内心却非常非常善良。”

“而且,纪翎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小孩,我从小脑子就不如姐姐们好,所以我那时就立志要跟她做一辈子的好朋友。会好好保护她。”

何明婉换了个姿势,语气也有些委屈。“后来莫璟羽出现了,她对翎宝贝的意义大概是与众不同的。不过我很开心翎宝贝因为莫璟羽的出现,有一丝松动,不再那么逞强,那么倔强。”

秦柔这才搭话道:“那你为什么不告诉璟羽这些事,也许……”

何明婉摇摇头,“现在翎宝贝想回到自己的安全小屋,没人有权力逼她开门。”

“如果纪家有意隐瞒,莫璟羽绝对查不到纪翎的身份,我这个朋友更不可能出卖她了。不过……”何明婉继续道,“你是莫璟羽的学姐,我也管不住你的嘴,对吧?”

“是管不住。”秦柔点点头,在何明婉嘴上亲了一下,“接收成功。”

何明婉脸上还挂着泪,此刻突然破涕为笑,“你有病啊!”

“有啊。”秦柔温软一笑,“没病能跟你在一起?”

“讨厌。”何明婉又擤了下鼻涕,还沉浸在方才的疼惜中,“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还能像现在这样善良纯真,翎宝贝已经很让人佩服了。”

秦柔轻轻点头,“是呢,如果你不说,我也想不到那么可爱的小朋友有那种过往。”

何明婉拧起眉头,“你是不是对翎宝贝有意思?我想起来了,你对翎宝贝露出过图谋不轨的笑呢!”

秦柔失笑,“这都是哪跟哪的事?”

何明婉警告道:“虽然翎宝贝是我好朋友,但是你如果敢对她有非分之想,我也会把你们两个绑在一起浸猪笼的。”

秦柔叹了口气,擦干何明婉脸上的泪,温声道:“该起床了。”

“哎呀呀呀!我今天还要拍杂志!”何明婉像个火箭一样从床上弹起来,冲进洗漱间。

一声咆哮传来:“我的眼睛怎么肿的跟大鸡蛋子一样!”

*

纪宅。

佣人汇报道:“先生,大小姐已经不吃不喝三天了。”

纪谨仁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让徐医生待命。”

“是,先生。”

纪妈妈苏阮掉下两串眼泪,急道:“怎么就突然把自己关起来了呢?”

纪谨仁拍拍夫人的肩膀,安慰道:“或许女儿只是有什么一时想不通的事,咱们先给她点时间。”

苏阮心急如焚,病急乱投医:“不如我们把莫璟羽请来,让她照顾女儿。她想要什么,咱们家没有不能给的。”

莫璟羽。

纪谨仁听到这个名字,心生猜测。女儿这样反常,或许症结恰恰就在那个女孩子身上。

屋里,纪翎只平静地抱膝坐在地毯上,对面是她带走的臭脸小猪。

她戳了戳小猪的鼻子,轻声道:“我很想你,从你出差的第一个小时就开始想你,七天,一百六十八个小时,每一个小时都很想你。从你身边离开的三天,七十二个小时,四千三百二十分钟,二十五万九千二百秒,每一秒,都很想你。你也会想我吗?”

纪翎用手将猪脑袋扣在地上。

摇摇头,“你还是不要想我了。”

*

莫家。

莫璟羽一进主厅,就看到父亲莫璋元跪在地上,面前,莫老爷子拿着一根藤条。

“你这个混账东西,莫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你是不是要把我活活气死才甘心!”

藤条毫不留情地甩在莫璋元的背上。

三个姑姑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

莫璋元的结发之妻,莫璟羽的母亲,此时竟诡异地鼓起掌来。

莫老爷子气得直发颤,满脸的皱纹都拧在一起。

“想我莫家曾经也是顶层豪门大家,到你爷爷经营不善,落了下乘。我莫启贤奋斗一生,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让莫家重回昔日风光,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的废物东西!早知你还有把柄落在洪家手里,我就不该帮你补那个窟窿,让你进牢里好好反省!”

莫璋元抓着莫老爷子的裤腿,“爸,只要这次安然度过难关,我以后一定改过自新。”

莫老爷子想说些什么,生生忍住,踢了莫璋元一脚后,叫莫璟羽一起进书房。

外面莫家三个女儿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发这么大火。

书房里,莫老爷子坐在皮椅上,瞪着不争气的儿子,不再开口。

莫璋元像看到了救命稻草,抓住女儿的手腕道:“小羽,你可得帮帮爸爸,只有你能帮爸爸了。”

莫璟羽挣开莫璋元的手,敛着眼底厌恶,声音没什么温度:“什么事?”

莫璋元也意识到在女儿面前有些狼狈,整了整衣衫,端起父亲的架子。“我已经跟洪家的家长商量过,给你跟阿晖择个良辰吉日订婚。”

莫璟羽嗤笑一声,“我如果不同意呢?”

莫璋元底气十足:“你是我的女儿,我让你嫁给谁,你就得嫁给谁。”

莫璟羽睨了这所谓的父亲一眼,道:“既然如此,我也可以不当你的女儿。”

莫璋元斥道:“你怎么能这么跟爸爸说话?!”

莫璟羽不再维持往日虚假的平和,走了几步,坐到粽色的皮质沙发上,目光轻蔑。

“父亲子女众多,想来也不缺我这一个。”

莫璋元正欲发火,莫老爷子突然开了口:“璟羽,爷爷知道你是个有志向的女娃,年纪轻轻,就把爷爷交给你的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洪应晖这小子在众多小辈里,能力手段都出众,你如果嫁过去,强强联合,有了洪家的资源,更能一展抱负。你说,是不是?”

莫璟羽嘴角浅浅勾出一个弧度,“爷爷既然知道我有志向有抱负,又怎么会觉得,我愿意做联姻的工具?”

莫启贤继续道:“若你答应嫁到洪家,莫氏集团属于你父亲的百分之十五股份都归属于你。”

莫璟羽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觉得疑点重重。莫氏集团,她原来也只有百分之五的股权。

如今让她嫁进洪家,就不能完全算是莫家人,更不可能再给她股份,这做法,实在反常。

莫璟羽从容自若地摇摇头,“爷爷错看孙女了。”

莫璋元急急道:“你必须嫁给洪应晖!只要你快点嫁过去,洪家莫家以后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也就不会有事了。”

莫老爷子来不及阻止儿子多嘴,捏着拳头瞪了他一眼。

莫璟羽捕捉到这句话里的重要信息,沉声道:“挪用资金的事,已经解决,父亲难不成还有什么把柄在洪应晖手里?”

莫璋元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咬了咬牙不再说话。

莫璟羽冷笑一声,“这样藏着掖着,想必爷爷和父亲也信不过我,既如此,又何必再废话。”

莫璋元一下子换了态度,对女儿露出一个谄笑,道:“只要你这回救救爸爸,爸爸以后一定好好对你和妈妈,外面那些野种,爸爸都不要了。”

莫璟羽心头满是凉意,面上却是愈发沉着。“如果我真的嫁给洪应晖,那就成了一家人。爷爷觉得,他会向我隐瞒么?”

莫老爷子沉沉叹了口气,朝儿子挥了挥手,“你自己造的孽,你自己解决。”

莫璋元声音发颤:“女儿,洪应晖那个混蛋手里,有爸爸闹出人命的视频,他说只要你嫁过去,就把视频销毁。要是那视频流出去,不光爸爸完了,莫家也要完,你也不能幸免的!你想想,哪个大家族,还能要你呢?”

莫璟羽眼前瞬时黑了一下,勉力维持着面上表情不变。

她声音发沉,可笑道:“闹出人命不找警察,找我有什么用?”

莫璋元“扑通”一声跪到莫璟羽面前,恳求道:“女儿,你帮帮爸爸,爸爸不想死啊!都是洪应晖那个人渣陷害我的!一切都是意外,我也不想的!你想想,莫家完了,你如今的一切也都没有了。不如嫁进洪家,享一世荣华富贵。”

“一世荣华富贵。好一个一世荣华富贵。”莫璟羽面上笑容更大,“你知道洪应晖是怎样一个人渣,也能毫不犹豫将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现在叫你一声父亲我都觉得恶心。”

莫璟羽从沙发上起来。

“很抱歉,我没办法跟你们一样吃人不吐骨头。我劝莫先生早点自首,大义灭亲的戏码,着实不好看。”

说完,抬脚往外走。

莫璋元冲上来抓住莫璟羽的肩膀,双眼通红,面目狰狞。

“你不能这样对爸爸!你不能这样对爸爸!”

莫璟羽冷声道:“怎么?莫先生想连我一起杀了?很遗憾,这条街上到处都是公安局的天眼,我在这里出了什么事,不用你自首,警察第二天就会找上门来。”

莫璋元松手,颓丧地跌坐在地上。

莫璟羽转头对莫老爷子道:“弃车保帅的道理,不需要我来教爷爷。”

开门出去。

莫璟羽唇角泛起一丝苦涩。

这或许就是应了那句——

万般,皆是命。

有了这样的家族污点,她跟纪翎是真的再无可能了。

楼下,三个姑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莫璟羽一个人从书房出来。

二姑姑立刻迎上去问:“小羽,爷爷怎么发那么大火?是不是你爸爸又惹什么事了?”

这边话音刚落,大姑姑又迎上来。

“是不是婚事有了什么变动?我早就说过,洪应晖心比天高,傲气着呢。”

三姑姑看莫璟羽脸色不好,只老老实实站在一旁竖起耳朵听。

莫璟羽勾了个笑。“我好心奉劝各位姑姑早点回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别跟莫家扯上关系才好。”

说罢,也不管三个姑姑是何种反应,径自去母亲房间,收拾了东西,带人离开。

*

隔日,媒体铺天盖地,都是洪家和莫家联姻的报道。

莫璟羽看到新闻,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老爷子还是太贪心了,到头来,还想着弃她这个卒,保莫璋元那个车。

热门小说你的小尾巴,本站提供你的小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的小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82章 掉马计时 下一章:第84章 破而后立
热门: 放纵时刻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金字塔之秘 灯塔血案 幽冥怪谈3:致命之旅 诡案罪1 萌神信徒 伊甸园的诅咒 伯恩的身份(谍影重重) 超级预言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