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扮猪吃虎

上一章:第98章 扮猪吃虎 下一章:第100章 扮猪吃虎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如今的天气在室外吃饭还是有些冷,刚有人抱怨了两句,没多久,就有一个透明的顶棚在花园上方缓缓闭合。

众人这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室内花园。十分新奇。

纪翎虽然嘴上逞强说没事,但是第一回 跟五六个人用一个锅,指尖都有点颤抖。再加上周围嘈杂的说话声,扰得她脑子嗡嗡直响。

莫璟羽发现她的异样,握住她的手温声道:“不行的话就不要勉强自己,我们回家,嗯?”

纪翎摇摇头,“这是你的送别会,你是主人公,怎么能走呢?”

莫璟羽直直与纪翎对视,认真道:“你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位的。”

纪翎还是倔强地摇摇头,“我没事,我还没跟何明婉一起吃过饭呢,她会伤心的。”

莫璟羽回想起上次纪翎知道她要去出差,也是这样的反应。上次是用弟弟要来当借口,这回是用何明婉当借口,其实都是不想让她陷入两难。

善解人意得让人心疼。

莫璟羽也做出一副信了纪翎的样子,道:“好,那为了不让何明婉伤心,我们不走,我陪着你。”

和上次一样,莫璟羽不想打着为纪翎好的旗号,让纪翎觉得,她会成为自己的拖累。

纪翎扯了扯莫璟羽的袖子,暗示她跟上。自个儿站起身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莫璟羽交待了声:“你们先吃,我去趟洗手间。”便起身跟着纪翎。

桌上几人的神情都有些耐人寻味。

这么好的夜色,双双离开,也不知道要去干什么。

莫璟羽的确以为纪翎要去洗手间,不过走着走着,见她陡然拐了方向。

莫璟羽跟着拐过去,正疑惑纪翎要去干什么,前面的人倏而转身,勾住她的脖子亲上来。

一瞬间,莫璟羽脑中炸开许多簇烟花,心上又酥又麻,险些腿脚不稳向后倒过去。

莫璟羽堪堪稳住平衡,揽住纪翎的腰,认真回应起那个突如其来的吻。

一个绵长的吻过后,两人都没有动。

十分默契地,一起平复着呼吸,还有不安分的、躁动的心。

纪翎舔舔唇,呢哝道:“我觉得好多了,回去吃饭吧。”

这么大一个氧气罐子,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里面的氧气又香又甜。

闻言,莫璟羽没有如纪翎的愿,又袭上来,主动送来更多清新的氧气。

于是,两个人磨磨蹭蹭回来的时候,桌上其他人都已经吃了一半。看到她们坐下,目光愈发怪异。

纪翎面不改色解释道:“莫璟羽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来势汹涌,你们理解一下她。”

莫璟羽:“……”

在场都是女人,知道纪翎说的是因为莫璟羽来大姨妈才在卫生间待那么久,但是,都不是很相信的样子。

纪翎没理会聚焦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拿起筷子在锅里夹了一块肉,送进嘴里,脸上露出“美味”的表情。

莫璟羽见其他人一眨不眨地盯着纪翎,扫了一圈桌上的人,道:“你们吃饱了?”

另外几人多多少少都被莫璟羽这个眼神震慑住,唯有何明婉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盯着莫璟羽的嘴惊讶道:“阿莫,你的嘴怎么那么肿,被蚊子咬了吗?”

秦柔立时接道:“这么冷的天,哪里来的蚊子?”

纪翎面上神色不变,桌子下的手却在莫璟羽的膝盖上抠了好几下。

莫璟羽用一只手撑住脸,以防脸上表情崩了。

她盯着何明婉这个罪魁祸首道:“我觉得接下来一段时间项目都会很忙,学姐恐怕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

何明婉闻言,脑子转了好几下,以惊人的反应速度拍了一下桌子,恼道:“你居然拿我的性福威胁我?”

“……”

在这种事上智商还挺高。

秦柔按住何明婉的手背,提醒道:“咱们是淑女明星。”

何明婉又对莫璟羽平和地说道:“我就当看不到你嘴肿了,你别恼羞成怒。”

莫璟羽:“我突然想起来明天要一份很急的提案,今晚要辛苦学姐了。”

秦柔:“……”简直是无妄之灾,无处说理。

林佩通过何明婉与秦柔这一点点的相处片段,已经脑补出自家爱豆未来在媒体前该怎么秀恩爱了。

她默默坐在何明婉对面,内心汹涌澎湃,面上依旧“端庄自持”。

当面磕糖,爽啊!

纪翎没有理会桌上的硝烟弥漫,自顾自涮着喜欢吃的菜,火锅果然还是要人多才好吃。以往她自己也吃过,总觉得没滋没味的。

王芸芸这个起初以电灯泡自居的人,此刻倒是在一旁看得欢欣。一边一对,看戏可比自己谈恋爱有意思多了。

桌上几人吃了一阵,气氛越来越热闹。尤其是林佩灵活的肢体语言,深得何明婉的赞赏,不愧是她的粉丝,随她。

大家平时各有各的事,能有这样的放松时刻,实属不易。

眼看吃得差不多,秦柔凑到何明婉耳边说道:“我们去那边聊聊?”

何明婉以为老秦是要跟她做些什么羞羞的事,立刻起身,自觉地往黑不溜秋的地方走去。

秦柔蹙眉,不解婉婉不往有灯的地方去,专往乌漆嘛黑的地方走干什么?

等到了一个光线极暗的隐蔽角落,何明婉做贼似的轻声说道:“你想对我做什么?我不会反抗的。”

“……”秦柔无奈地点了点何明婉的额头,“我是真的要跟你聊聊。”

何明婉愣了愣,问道:“聊啥?”

秦柔看了眼不远处,有个长凳。“我们去那边坐着说。”

何明婉背后升起一层冷汗,倒不是害怕,而是这种感觉,就像是学生时代被教导主任找去谈话。

何明婉跟着秦柔过去坐下,率先紧张地说道:“我跟张赫的绯闻你可不要信,都是媒体乱写的。”

秦柔莞尔,“这我知道。”

何明婉咽了下口水,“那你要跟我聊什么?怪让人害怕的。”

秦柔神色认真,语气中也透着郑重:“你知道,我比你大好几岁,思考问题的方式也差很多。到了我这个年纪,是很难再不管不顾就投入一段感情的。更不会轻易相信什么地久天长这种话。”

何明婉听到这里,立刻皱紧眉头,急道:“你是不是嫌我幼稚了?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跟你分手的!”

秦柔失笑,“我话还没说完,你怎么还自己给我增加内容呢?”

何明婉委屈极了,“我追你的时候你就总嫌我小,那时候你还不是我的,我可以当你说的是屁话,现在你要是再说这种话,我会生气的。”

秦柔握住何明婉的手,柔声道:“多久的事了,你怎么还记着?”

何明婉扑到秦柔腿上,像个无赖似的。“我不管,你是我好不容易才追回来的,不管你说什么狗屁理由,我都不会分手的!”

秦柔无奈,“我没说要分手。”

何明婉:“你别以为我脑子不太好,就听不出来你话里的意思,你就是不相信我们能白头偕老。”

秦柔叹了口气,如实道:“关于这件事,我确实没那么多信心。”

何明婉:“你看,你还说不是要跟我分手!”

“我从小的生长环境和你很不一样,没有好的家境,只能靠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往上爬。有人说站在顶峰,你才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而我这种从山脚下往上爬的人,一路上见过许许多多的人,表面上笑脸相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背后捅你一刀,我也早就不会敞开心扉,去全心相信一个人。”

秦柔第一次跟何明婉说这些话。

“尤其在感情上,每次刚有点好感,就会发现有很多现实问题横亘在中间。找到一个精神契合,经济相当的人,不是件易事。久而久之也就没了去接受一段感情的心思。”

何明婉捕捉到了重点,从秦柔腿上爬起来,对上她的视线。“你没正经谈过恋爱啊!”

秦柔愣了愣,“什么?”

何明婉继续说道:“这么说的话,我也算是你的初恋了?”

听到这种问题,秦柔难为情地看向别处。

现在的社会环境与几年前很不相同,感情越来越速食化。

在职场上待久了,如果让别的同事知道你没有过恋爱经验或者其他方面的经验,就会有很多人拿这种事开你的玩笑。恶劣,却又无法避免。

何明婉眼睛亮了亮,扑到秦柔怀里。“我真是太高兴了!”

毕竟秦柔的年纪摆在那里,何明婉此前都会刻意避开什么前男友前女友的话题,怕自己听了难受。虽然不管秦柔什么样她都喜欢,但是心里总会不自觉想着要是自己再早几年出生就好了。

秦柔是她第一个亲吻拥抱的人,她便也希望自己于对方而言也是如此。

占有欲,当真是很难控制的。

秦柔没想到说着说着,话题就偏到这里来,一时间倒是不知道怎么接茬。

稍许。

何明婉懊恼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小心翼翼地说道:“对不起啊,早知道……我当初不该那么着急的,我就是怕你被抢走了,才……才着急生米煮成熟饭的。”

秦柔笑了笑,捉住何明婉的手腕,将她拥到怀里,轻声道:“我怎么喜欢上这么一个小傻子。”

何明婉不放心地问道:“那你不会跟我分手的对吧?”

秦柔没有避开这个问题,柔声说道:“我叫你出来,就是想聊聊这件事的。我们不仅年纪差得不小,你还是一个明星,如果让大家知道我们的恋情,你的事业会受到影响,而我,什么都帮不了你。所以,要是你也害怕有这么一天,我希望你能早点告诉我,我们可以把这段感情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候,以后还可以做朋友。”

秦柔认识的何明婉是一个有什么说什么的人,所以她也不想藏着掖着。

何明婉有点生气,推开秦柔。“你怎么能这么理性地说这种话呢!”

秦柔问道:“那你不想跟我聊这个话题?”

“不是。”何明婉恼道,“反正你不要再有这种讨厌的想法,当不了明星,大不了我回家当米虫,再不济,我还能当收租的包租婆,横竖饿不死。但是你如果用奇奇怪怪的理由推开我,我会很难过的。”

秦柔又说道:“那如果你家里反对我们在一起怎么办?我没有好的家庭背景,性格也不适合做商业领袖,还比你老,似乎哪方面都配不上你。”

“你不要再说胡话了,我早就在家绝食抗议过了,和谁在一起是我的事,不会有人拿钱来砸你逼你离开我的,你死了这条心吧!”何明婉道,“而且你哪里配不上我了?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反正我就是非你不可,说破天我也不会分手的。”

秦柔露出一个动容的笑,捧住何明婉的脸承诺道:“那好,我会试着,用你填满我的整颗心脏。和你一起努力,白头偕老。”

“你说啥?”

幸福来得太突然,何明婉有点懵。

“是你点燃了不一样的我,让我知道原来恋爱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我也可以慢慢试着为你鼓起勇气。”秦柔道,“婉婉,我爱你。”

何明婉听到最后三个字,更是感觉自己要幸福地晕过去了。

于是乎,在晕过去之前,赶紧凑到秦柔耳边道:“那今晚能不能换我享受?”

“……”

秦柔无力地点点头,行吧。

下一秒。

何明婉一脸傻笑,栽倒在秦柔身上。

*

大花园里。

一起聚餐,每桌都不免会小酌两杯,喝着喝着都嗨起来。大家都开始串着桌子喝。

由于跟莫璟羽解除了老板和员工的关系,有些平时一声不响做事的人也鼓起勇气过来给莫璟羽敬酒。

一个直发戴眼镜的女员工过来举杯道:“莫总,以往跟您开会,我都受益良多,不过以前一直没机会说出口,您马上要走了,我必须得过来跟您喝一个。”

莫璟羽听到对方这样说,自是不会拒绝,也倒了一杯原浆啤酒,和那个女员工碰了碰。笑道:“你的策划能力很好,又愿意接受新东西,以后一定能做出被奉为行业标杆的广告。加油。”

莫璟羽从不会刻意奉承,这几句都是遵从本心的评价。

“谢谢莫总的鼓励!”

直发女员工刚走,又来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员工,刚毕业不久。

他有点羞涩腼腆,不敢直视莫璟羽的眼睛。“莫总,这里是我工作的第一家公司,您是我第一个老板,我……我很幸福。”

莫璟羽笑着回了句:“谢谢。”

纪翎的眉头一下拧起来,总觉得刚才那句话怎么听怎么奇怪,跟表白似的。不过现在不是算账的好时机,她要攒一攒跟这个拈花惹草的家伙算总账。

有了前面的人打头,越来越多的人过来敬莫璟羽酒,或敬佩,或感激,或舍不得……

真正埋头做事的人,虽然平时存在感不那么强,但是总是能从厉害的人身上默默学到很多东西。反而是没什么本事的人,才总是爱凑起来否定别人,以寻求优越感。

莫璟羽有些意外同时也很感动,总算她在这家公司的这段时间有所收获。而最大的收获,就是捉住了一只可爱的小老虎。

纪翎见莫璟羽大概还要应付很多人,便凑过去小声说道:“我去秋千那边坐一会儿,你不要喝太多酒了。”

莫璟羽此刻确实走不开,便回纪翎道:“我尽量快一点,你有事一定要叫我,嗯?”

纪翎:“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说完,站起来,走到人少的地方,坐到藤椅秋千上。

纪翎仰头望着天上的星星,如今的一切就像是虚空中的一场梦,是从前可望而不可及的生活。

这时,王芸芸走过来,坐到纪翎旁边的秋千上。

王芸芸玩笑道:“你跑这么远,不怕我趁机觊觎莫总美色了?”

纪翎看向王芸芸,无所谓道:“让你看看也没什么。”

王芸芸浅笑,“纪小姐,你知不知道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纪翎的视线转回星空,“那我的眼睛说什么了?”

王芸芸:“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很紧张莫总。”

纪翎没有接着这句话说下去,而是问道:“你为什么就可以那么洒脱呢?”

“嗯?”王芸芸愣了一下。

“我知道你是故意气我的。”纪翎道,“如果你真的对莫璟羽死缠烂打,她才不会给你好脸色。”

王芸芸脸上的笑容更大,“纪小姐倒是挺自信。”

纪翎摇摇头,“我不是自信,是相信莫璟羽。”

王芸芸面上的惊讶之色维持了好半晌,才道:“我真羡慕她,当然了,也很羡慕你。”

“是我该羡慕你。”纪翎声音很小,像是在自言自语。

喜欢就去追,追不到就放手。何其肆意。

两个人各自沉默着晃着秋千。

过了一会儿。

王芸芸出声问道:“纪小姐想过莫总有一天会离开你吗?”

纪翎眉头微蹙,不明白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王芸芸继续道:“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纪小姐看向莫总的眼神总给我一种,你害怕失去莫总的感觉。但如果真的害怕,不是更该想方设法抓住吗?”

纪翎怔住。

害怕吗?

是害怕的,而且怕得要死。

可是比起失去莫璟羽,她更怕的是给莫璟羽带来危险。

这种感觉,就像是陷入了没有出口的迷宫,不是回到原点,就是痛苦地四处乱撞。

此时此刻,王芸芸颇有些感慨:“我也算是久经情场了,对什么样的女孩子应该怎么追,也算有些心得。之所以那么快就放弃莫总,是因为我觉得纪小姐跟她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就好像一对独一无二的玉石,只要相遇,就会紧紧嵌在一起。”

纪翎:“这些话,是你发自内心的?”

王芸芸:“当然了。”

纪翎:“不是莫璟羽教你的?”

王芸芸的眼皮不受控制地跳了一下,还真是莫璟羽让她来解释清楚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过最后那句话,是用来表白的常用语。

她如实相告:“莫总确实是让我澄清我们之间比清水还清,之前我有几次凑过去,只是让你吃醋来着。”

顿了顿,又道:“不过,我现在觉得她多虑了。”

纪翎转了话头道:“王总公司的饭是不是吃太久了?喝那么多,明天该上不了班了。”

王芸芸知道这是想让她放人了。

“场地这么大,不能把别处浪费了。”

王芸芸说着,便起身去让行政组织大家换到其他娱乐场地。

桌上。

莫璟羽意识还算清醒,就是两个眼睛有点发直。看到纪翎之后,撒娇似的张开双臂。

纪翎看到莫璟羽这副样子,回想起之前莫璟羽在家喝多了酒,把她按在地上的情景。

恐怕莫璟羽都不知道,自己的初吻那时候就被她夺走了。

真是个坏东西。

纪翎过去抱住莫璟羽,“怎么一喝酒就跟小孩子一样,还要我哄你。”话是这么说,嘴角却是翘起来。

因为酒精作用,莫璟羽现在委实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她用头在纪翎身上蹭了蹭,“小老虎,我想要一张床。”嗲声嗲气的,完全没了平日里的清冷感觉。

纪翎警铃大作,立刻用身体将莫璟羽挡得严严实实,生怕被别人瞧了去。

而同桌的何明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喝了几口酒,从火锅里捞了个漏勺当麦克风,眼看着就要唱起来。

秦柔控制住何明婉,头疼道:“纪小姐,我先带婉婉回家。学妹就拜托你了。”

纪翎点点头。

莫璟羽酒劲越来越上头,声音也愈发迷离:“小老虎,我想要一张床。”

纪翎一把捂住莫璟羽的嘴,掏出手机给司机打电话。

*

半个小时后,载着两人的车开进纪宅大门。

其他三个家庭成员又离奇消失,也不知去干什么了。

虽然莫璟羽脚下步子还算稳,但纪翎亲自将莫璟羽送进浴室才放下心。

浴室门关上,纪翎站在外面,不由自主联想起美人入浴的模样,又被昨天没做完的事控制了全部思绪。

她甩甩脑袋,回自己屋里的浴室洗了澡。

只是……不仅没有降火,感觉反而更加强烈。

纪翎的脚就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不知不觉走到莫璟羽卧室门口。她站定,煞有介事地找借口,自言自语:“我就进去看看醉鬼有没有摔倒。”

纪翎转开门把,里面水声刚停。

纪翎的心跳快了几分,眼睛不由地飘向浴室门。

她轻轻关上门,往前没走几步,就看到莫璟羽只裹了条浴巾,从水雾蒸腾的浴室款款出来。

热门小说你的小尾巴,本站提供你的小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的小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98章 扮猪吃虎 下一章:第100章 扮猪吃虎
热门: 异常生物见闻录 夜夜夜惊魂(第1季) 燃钢之魂 藏书室女尸之谜 逆转死局 沉睡谋杀案 超·杀人事件 禁忌魔术 亡国之盾 大魔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