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上一章:第110章 下一章:第11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莫云杉收拾停当,走到门口,想起什么似的,又回身走到桌边,拎起红酒瓶子走到洗手间,往嘴里灌了两口酒,漱漱口,吐进洗手池。

看看镜子,顺便补了个口红。

莫云杉拍拍自己的脸蛋,“这么祸国殃民的性感尤物,怎么有人拒绝得了呢?”

四十分钟后。

出租车停在一幢楼下。

莫云杉下车。

她正要掏出手机给殷如离打电话,旁边突然有人搭上她的肩膀。

莫云杉还以为这么巧遇到,一回头,发现是个油腻的醉汉,西装已经是皱皱巴巴。

她惊慌失措地后退几步,鞋跟插在砖石缝里。

那个醉汉晃悠着往前走了两步,“美女,这么晚了,哥哥保护你啊!”

莫云杉强迫自己镇定,将脚从高跟鞋里取出来,赤脚踩在砖石地上,正欲转身往保安室跑,那个醉汉便抢先一步,抓住她的胳膊。

这时,一个开着大灯的车快速驶过来,在距那个醉汉只有一厘米的地方停下来。

醉汉骂骂咧咧道:“你长没长眼睛!”

里面的人打开车门下来,一脚踹在那个醉汉的身上,鞋跟正中要害。

醉汉疼得跪倒在地。

殷如离沉着脸将莫云杉丢到后座上,将车倒回去几米,从另一条道开往地下车库。

殷如离一直拎着莫云杉进了门,才拿起门口的听筒,给小区物业打内线电话,声音里满是愠怒:“每年给你们交那么多钱,晚上为什么没人巡逻?看到有醉汉进门,不知道派个人跟着吗?!”

“我不想给你解释一遍发生了什么,你自己去调监控看。我只想告诉你,保安室人不够就再招人,有人偷懒就给我换人。我跟你们老总很熟,所以别想着怎么糊弄我。”

说完,殷如离用很大的力气将听筒放回去,发出很响的撞击声。

莫云杉看见这样的场景,更加不敢让殷如离看出她是清醒的,立刻先下手为强,装醉。

莫云杉站在原地,看着殷如离,笑得端庄得体。不动,不说话。

殷如离蹙眉,“你喝酒了?”

莫云杉摇摇头,“我没喝酒。”

殷如离凑近闻了闻。“这么大酒味,还好意思说自己没喝酒?”

莫云杉扑上来抱住殷如离,坚持道:“我没喝酒,我记得你说过的,大学毕业之前不可以喝酒。”

殷如离愣了一下,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亏她还记得。

但是,这也平息不了殷如离的怒意。

殷如离推开莫云杉,斥责道:“你知不知道女孩子这么晚一个人出门很危险?!你还敢给我喝了酒出门!出事了怎么办?!”

莫云杉就地蹲下来,双手抱头。

“……”

殷如离呼了口气,想想现在说什么,这家伙第二天也一点不会记得,白白浪费口舌。索性抓住莫云杉的胳膊。

“现在去洗个澡,睡觉。我明早再跟你算账。”

“好,我这就睡。”莫云杉往后一靠,躺在地上。

殷如离闭了闭眼睛,松开莫云杉,去厨房倒了杯水。

走回玄关,居高临下。“起来去洗澡,不然我浇水了。”

莫云杉猛然睁眼,双目迷离,嗓音娇嗲:“我起来就是了,你不要破坏人家高贵优雅的形象。”

殷如离将水杯放在一边,伸出只手,拉莫云杉起来。

莫云杉借着惯性,撞在殷如离身上,将她抵在鞋柜边。脸贴得极近。“狐狸精,我好想你,你也想我的,对不对。”

莫云杉的唇落在殷如离的侧颈上,向上寻到耳朵,“我知道,你肯定也想我为你盛开的小花,鲜嫩多汁。”

殷如离抖了一下,揽住莫云杉的腰,偏头对着她的耳窝呵气道:“这么多年不见,你的词汇倒是丰富了不少,光听一听,我就要把持不住了。”

正当莫云杉以为殷如离要更进一步的时候,却是突然被殷如离揪着领子扔到沙发上。

还是狐狸精会找好地方。

莫云杉用舌尖扫了一圈唇,“我准备好了,来吧。”

殷如离看了眼莫云杉的脚,转身去拿了一个医药箱回来。

莫云杉怔愣片刻,“医生和护士?绷带Py?”

殷如离没理会,打开医药箱,蹲下来握住莫云杉的脚。

细嫩的脚,因为在砖石地上走了一段,掌心被小石子划了几道血口子。

莫云杉之前都没感觉到,现下被殷如离这么一碰,才隐隐感觉到痛。但随之而来的,还有其他更为奇妙的感觉。

殷如离感觉到莫云杉的僵硬,放柔了动作,眼底是不易察觉的心疼。

她夹了一个碘酒棉球,轻轻触上莫云杉的脚心。

“啊!!!!!”

霎时间,响起一阵惨烈的杀猪声。

殷如离嗔道:“你动静小一点,楼上该以为我在做什么奇怪的事了!”

莫云杉做出西子捧心状,“人家好疼的,你给人家呼一呼~”

“……”

殷如离面上表情虽然很嫌弃,却也照做了。

莫云杉用手捂住脸,表情十分的……不可描述。

殷如离没注意到她的异样,快速消完毒,上了药。

莫云杉没有忘了今天来的主要目的。

她可不光是为了投怀送抱,还要四处查查房,看看有没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虽然辛老师说殷如离没谈过恋爱,但是难保有什么地下私情。没有最好,要是有,她一定把殷如离的头拧下来。

莫云杉以风驰电掣之势,迅速单脚从沙发上站起来,像个身残志坚的瘸子一样,先往客房跳去。

殷如离不知道莫云杉突然发什么疯,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跟上去。

莫云杉摇摇晃晃地扶住客房的门框,神志不清道:“我要进来抓你了,小坏蛋。”

殷如离:“……”

莫云杉打开灯,挨个柜子打开看了看,似乎没什么异常。又在床上滚了一圈,好像也没什么异味。

殷如离无奈地靠在门边,就等着莫云杉耗尽了精力,直接断片。

莫云杉从床上跳起来,又几个箭步,跳到殷如离的书房。还是老样子,十分简洁。

殷如离揉揉太阳穴,头疼地给自己倒了杯水。

莫云杉的下一站,是健身房。

这种充满荷尔蒙的地方,最容易发生点什么。以前她们在一起的时候……真是令人怀念啊!

莫云杉几步跳进去,趴在地上,闻了闻地上铺的泡沫垫子。

殷如离被她这副样子逗乐了,调侃道:“你现在是条母狗?”

“汪汪汪!”莫云杉冲殷如离叫了几声。

殷如离以为这已经是令人拍手叫绝的骚操作了,没想到莫云杉盯着她看了半天,说道:“看不出来么?是条发情的母狗。”

“……”殷如离面无表情地鼓了几下掌。

莫云杉冷哼一声,拿起手边的网球桶,从里面掏出一个网球,砸向殷如离。

谁知,殷如离看到那个网球,突然变了脸色,立刻几步过来跟莫云杉抢她手里的网球桶。

莫云杉感觉情况不对,这肯定是有猫腻。

她咬住殷如离的手腕,装醉道:“你这么大人了,还要跟我抢球球玩,羞不羞!”

殷如离哄道:“乖,球球不好玩,我们去玩更好玩的。”

莫云杉摇摇头,“好玩的!我就喜欢玩这个!”

说着又掏出来一个网球,迅速三百六十度转了一圈,在上面看到一个英文名字。

好像有点眼熟呢。

莫云杉陡然想起,这是一个跟她传过绯闻的男明星。

殷如离从莫云杉抢走那颗球,往远处一抛,嘴里说道:“快,去给妈妈把球捡回来。”

莫云杉:“……”十年不见,姓殷的居然这么没有下限了。

莫云杉从殷如离手中把球桶夺走,往前使劲一甩,掉出来好几个球。

每一个上面都写着个英文名字。

好巧不巧,都是她的绯闻对象。

莫云杉倒在地上,装作不知。“哎呀,我好累啊!”

殷如离见莫云杉醉成这个鬼样子,大概连字母都不认识,松了口气,将网球一个一个捡回来,装回球桶。又把球桶塞进一个隐蔽的角落。

莫云杉忍住嘴角的笑意。还说不在意,就凭这些网球,她都能想象到狐狸精是怎么挥拍子泄愤的。

休息片刻,莫云杉翻了个身爬起来,又往下一个房间跳过去。

殷如离现在恨不得把莫云杉从窗户上扔下去。

应付这个醉鬼,比跑十公里还要累。

莫云杉看到那个关着门的房间,怎么感觉似曾相识呢?上次喝醉的时候是不是也想进去来着?

这个房间以前是莫云杉专属的放映室,她大学毕了业,对经商没有一点兴趣,便发展了个模仿影后表演的爱好,后来才有了去好莱坞拿小金人的梦想。

莫云杉有点忐忑,如果这个屋没有变过,是不是能证明姓殷的这些年没忘了她?但是如果里面换了光景呢?又或者,真的有了其他人的痕迹,该怎么办?

十年,要多耐得住寂寞,才不会被其他人诱惑。

殷如离眼看着莫云杉又要乱跑,立刻扑上来挡在前面。“你该睡觉了,再乱跑小心我把你赶出去!”

莫云杉学着十年前的样子,戳了戳殷如离的肩膀。“姓殷的,你长本事了是不是,居然敢凶我!”

殷如离愣了一下,也反过来戳了戳莫云杉的肩膀。“前女友小姐,你想撒野也要挑对地方。”

唉……

姓殷的变了。

莫云杉很忧郁,以前明明会哄她上床解决的。

人都是会变的吧。

自己不是也变了么?

越来越活成了殷如离的模样,从里到外,都像个没有心的狐狸精。

现在想想,殷如离的确对谁都没有心,自己却是她唯一的宝贝。

莫云杉倏然抱住殷如离的脖子。“狐狸精,我好想你,你快点回来好不好?”

殷如离不解莫云杉又是在说什么奇怪的话,正要将人推开,又听对方道:“你都去考察那么久了,还不回来,是不是背着我跟小姑娘约会去了?”

殷如离的记忆被拉回十三年前,那时她还在读大三,刚进家里的公司实习,出差一个月。

回来以后,好一顿天雷地火来着。

喝得这么醉,明早莫云杉大概也不会记得今晚的事。

殷如离这么想着,声音软下来,环住莫云杉的腰。“好了,乖乖去睡觉,我给你冲杯蜂蜜水。”

莫云杉眼眶发热。

却仍是敬业地扮演着醉鬼,一把推开殷如离,单脚跳着往那个关着门的房间冲过去。“杀呀!冲进城将敌军杀得片甲不留!”

“……”殷如离眼见软的不行,只好几步上前,将莫云杉打横抱起。

平时的健身习惯很有用,莫云杉一个170个头的人,被轻松抱起,不多时,就被扔进客房。

莫云杉哪肯睡在这里,也顾不上脚上有伤口,一阵风一样冲去殷如离的卧室。

殷如离脑中闪过一道白光,想到房间里还有东西没收起来,立刻跟莫云杉赛跑起来。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莫云杉一进门,就看到床头有一个正在充电的宝贝,可真是……虎狼之物。

“……”殷如离的脚就像长在了地上,全身迅速石化。

莫云杉脑中蓦然闪过几个她跟殷如离在酒店房间的片段,好像是第一次醉酒的那天,她把殷如离给……

莫云杉拍了拍脑门,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

想起自己醉酒的时候已经开过一次荤,莫云杉顿时多了许多底气。

她摇摇晃晃走过去。“这是什么?”

殷如离上前几步,将莫云杉的脑袋一把塞进被子里,迅速将那乱七八糟的东西扔进垃圾桶,封袋。

莫云杉心里惋惜:“真是浪费。”

不过……

哼哼哼。

莫云杉心道:“还敢骗我说那次什么都没发生过,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殷如离没了耐心,扣住莫云杉的手腕,将人按住。“你到底睡不睡觉!”

莫云杉仰起头吻上去,片刻停留,头落回床上。

殷如离怔了一秒,松开莫云杉的手。正要起身,又被拽回去。

莫云杉此时的声音像个妖精:“自己动手,哪比得上我给你送温暖来得舒服?”

僵持许久。

殷如离眼里闪过挣扎。

明早起来,莫云杉就该忘了。

要不……就让她解决一下?

莫云杉没给殷如离深思的机会,直接勾着人进了浴室。

……

翌日一早。

殷如离睁开眼,轻轻动了一下,浑身都跟散架了似的。

她咬着牙看了眼旁边睡得正香的莫云杉,一脚将人踹下去。

莫云杉本来还在跟周公下棋,猛地被踹下地,上下左右都分不清了。

莫云杉缓了好半晌,才爬起来。晕晕乎乎道:“姓殷的你干什么?”

殷如离从牙缝里挤出七个字:“离开我家,就现在。”

莫云杉立刻进入状态,装傻充楞:“我怎么在你家?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

殷如离扯扯嘴角,“你如果想让我对你做丧尽天良的事,我就让你连救命都喊不出来!”

莫云杉被威胁到似的,迅速捡起自己的衣服穿好,去卫生间简单洗漱过,是一秒没多留地打道回府。

再不走,保不准就要露馅了。

很快,还会有下一次的。

人走后。

殷如离揉了揉胳膊肘和膝盖,疼得五官都皱在一起。

还是那句话。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

纪宅。

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到11点,莫璟羽还在书房伏案工作。

门上倏然传来“咝咝啦啦”的声音。

大约又是小老虎在挠门。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毛病。

莫璟羽唇角升起一抹笑,起身过去开门。

纪翎一见门开了,立刻转身就走,假装只是路过的模样。

莫璟羽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拽进房间。

门关上,纪翎的后背抵在上面。

莫璟羽两只手与纪翎十指紧扣,“是不是想我了?”

纪翎将脸扭到一边,“我没有,你别臭美。”

莫璟羽可怜兮兮道:“我想你,你都不想我,我会不开心的。”

纪翎眉头皱了皱,转回来凶道:“你不要学我!”

莫璟羽收起方才的表情。明知故问:“我哪里学你了?”

纪翎轻哼一声:“讨厌鬼!”

莫璟羽:“想我了就要老老实实承认,在门口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纪翎:“我就是出来喝口水。”

莫璟羽的脸贴近了些,“不是出来吃布丁的?”

纪翎被戳中了真实想法,恼羞成怒:“你别胡说!我要回去睡觉了。”

莫璟羽摇摇头,“前两天明明还很黏我的,怎么现在又口是心非起来,是不是因为这两天我没能陪你睡觉的缘故?”

纪翎用手敲了敲莫璟羽的脑袋。“你不要想一些奇怪的东西!我才没有。”

莫璟羽无辜地眨了眨眼,“人每天都要睡觉,长时间不睡觉就会猝死,睡了觉才会体力充沛,不好好睡觉就会精神不振,你告诉我,睡觉哪里奇怪了?”

纪翎听莫璟羽一口一个“睡觉”打趣着,偏偏还振振有词,又羞又恼。

纪翎脸上由白转红,还要逞强绷着脸,辛苦极了。

莫璟羽怕把小老虎惹急了,没有再逗弄。只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说道:“我还要忙一下,要不你陪我?”

纪翎低下头盯着地板,“我才不想陪你。”

莫璟羽在纪翎唇角亲了一下,“给你报酬,你陪陪我行不行?”

纪翎两只眼睛水漉漉的,满满映着莫璟羽的影子。

稍许。

纪翎一只脚尖轻轻点地,两只手背在身后,微垂着头。糯声道:“我身价很贵的。”

“那我多付点报酬。”

莫璟羽轻柔地将唇对上来。

细细描摹。

纪翎背在身后的手抬起来,抓住莫璟羽的领子。紧紧攥着,像攥住了什么宝贝。

*

夜幕里。

一面玻璃墙上映出一张阴沉的脸。

原本贴满照片的玻璃墙上,此时只剩下一张照片。是那张模糊的合照。

纪翎身边24小时有人跟着,很难拍到她的照片,连这一张合照,也是雇来的人仓促拍到的。

其他的照片通通变成了碎片散落在地上。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高冉找人调查了莫璟羽很久。

只是每次一想到莫璟羽能和纪翎那么亲密,高冉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高冉指尖抚过纪翎模糊的背影,轻声道:“很快,我会很快去见你的,你等等我。”

这时,手机铃响。

高冉看到屏幕上“父亲”两个字,面上闪过几分紧张。

她片刻不敢耽搁,迅速接起电话。

“喂,爸爸。”

——“莫璟羽这次顺利解决了工人闹事的麻烦,那段视频还被媒体大肆宣扬,你怎么看?”

高冉本能地低头,像是对王者的臣服。“这回是我的疏忽,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了。”

热门小说你的小尾巴,本站提供你的小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的小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10章 下一章:第112章
热门: 异端者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大河深处 告白 孩子不可能是上将的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二块血迹 所罗门的伪证2:决意 邪恶催眠师 血手印案件 古井奇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