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上一章:第115章 下一章:第11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纪翎进家门的时候,已经有医疗团队待命,给她检查身体。

莫璟羽陪苏阮坐在客厅沙发上,安抚她的情绪。

而纪翎在游乐场发病的时候,纪谨仁正在开会,李特助一接到电话,便找机会跟老板汇报了这件事。

纪谨仁立刻将会议交给其他人主持,离开公司往家赶。

车上,李特助拿出一个平板电脑,递到老板面前。“老板,大小姐身边的保镖发现一个形迹可疑的人,但是没有来得及近身,对方已经混进人潮里消失了。调取了游乐场监控,只找到这么一段影像,看不清正面。”

纪谨仁:“别让太太知道这件事。”

李特助:“好的,老板。”

纪谨仁喝了口水,闭上眼睛向后靠了靠。

当年,在警方到达现场之前,那个凶手就已经警觉地逃跑了。

排查了几个小孩子周围的人物关系,都没有一个符合特征的嫌疑人。凶手完全是随机作案。

十几年前技术手段还没现在这样发达,警方对那个渔夫的了解,仅仅是依靠犯罪现场周围渔民杂乱不一的口供和两个幸存孩子的描述画出的犯罪素描肖像。

小孩子的记忆,本来就容易出错,再加上惊吓过度,和周围渔民的口供有很大出入,矛盾重重。这就更增加了锁定嫌疑人的难度。

一个蒸发了十几年的人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没有人知道。如果真的是那个人再次出现,十几年过去,早已不是身强力壮的年纪,还会妄想着对当年的小孩动手么?

纪谨仁交待李特助道:“再给翎翎身边调几个精英保镖,不需要限制翎翎的自由,只要跟着她,一刻都不能松懈。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离开半步。”

不能因为这样一个人,让女儿在大好年华里,只能缩在家里。那样活着,女儿也不会快乐。

“好的,老板。”

***

纪谨仁进了家门,徐医生也已经给纪翎做完了检查,没什么大碍。

纪翎笑盈盈地走过来,安慰妈妈道:“我没什么事,你不要担心了。”

苏阮:“那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那我回屋里躺一会儿。”

纪翎看了莫璟羽一眼,自己默默回了卧室。

莫璟羽鼓起勇气对苏阮说道:“伯母,我去陪陪她。”

苏阮点点头,“快去吧,快去吧。”

莫璟羽跟在纪翎后面进了屋,从背后抱住她,调笑道:“你刚刚是在朝我暗送秋波么?想不到,小老虎这么心急。”

纪翎:“你可别乱说,我才不会在大白天做那种事。”

莫璟羽:“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说的是心急我来陪你。原来你满脑子都惦记着……那种事。”

纪翎转过来,和莫璟羽面贴面站定。“你讨厌,又欺负我。”

莫璟羽在纪翎额上亲了一下,柔声道:“你要是不想我欺负你,我就不欺负你。”

纪翎挪开视线,别扭道:“你要是想欺负,也可以欺负的。”

莫璟羽:“那你不会再随随便便说不要我这种话了吧?”

纪翎:“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莫璟羽:“我记性很好,你是赖不了账的。”

纪翎把脸埋在莫璟羽颈间,嘟哝道:“你要是很想一辈子待在我身边的话,我就考虑考虑。”

莫璟羽低头,唇轻轻贴在纪翎的耳朵上。“还需要考虑?”

纪翎:“嗯,我还没考虑好呢。” 莫璟羽托着纪翎的腰往前走了一段,将人推倒在床上,两只手支在纪翎身子两边。“现在考虑好了么?”

纪翎摇头,“没有。”

莫璟羽俯身,离纪翎近了些,“那现在呢?”

纪翎:“没有。”

莫璟羽压低身子,贴上纪翎的唇,“现在也没有考虑好么?”

纪翎的声音愈发没底气:“没有。”

莫璟羽退开,“那就算了,我换一个不用考虑的未婚妻。”

“不行!”纪翎把莫璟羽扯回去,勾住她的脖子,“你都给我盖过章了,可不能反悔。”

莫璟羽弯弯唇角,“那现在,大约是考虑好了?”

纪翎仰起头在莫璟羽唇上亲了一下。“现在我也给你盖章了,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

“这个章太浅了,很容易擦掉的。要多盖一会。”

莫璟羽吻上去,两个人的手慢慢交握,双手十指紧紧扣在一起。

缱绻,绵长。

青天白日,父母还在外面,两人自然不会做什么更进一步的深度交流,一吻过后,纪翎便窝在莫璟羽怀里安心睡去。

莫璟羽抚着纪翎的头发,轻轻低喃:“我会永远陪着你,不会再让你感觉到孤独了。”

纪翎又往莫璟羽怀里钻了钻,迷迷糊糊道:“我最喜欢,最喜欢你了。”

莫璟羽噙起一抹浅笑,几个小时前还想着把她推开,真是只口是心非的小老虎。

*

吃过晚饭,苏阮突然把莫璟羽叫到沙发上,满脸含笑。神秘兮兮地说道:“莫莫宝贝,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莫璟羽走过去坐下,看到伯母手里拿着一个相册。

苏阮将相册摊开,“你看,这都是我家宝贝小时候的照片,是不是很可爱?我今天正好想起来,就翻出来给你看看,你还没看过我家宝贝小时候的样子吧?”

“没看过。”

莫璟羽新奇地凑过去,目光落在相册上的小粉娃娃身上。

苏阮指着其中一张照片,十分怀念道:“这是宝贝三岁的时候,那个时候她最喜欢黏着我,我走到哪她就跟到哪,甩都甩不开,可把我烦死了。”

这时,纪翎也走过来,不服气地说道:“肯定是妈妈喜欢黏着我,跟在我的屁股后面甩不开,你不要以为莫璟羽没见过,就这样骗她。”

苏阮凑到莫璟羽耳边小声说道:“你也知道我女儿什么样,肯定相信阿姨说的,对吧?”

莫璟羽笑着点点头。

纪翎蹙眉,“你们偷偷说什么呢?”

莫璟羽一本正经回答:“伯母说你从生下来就这么可爱,别的孩子都是皱皱巴巴的,只有你粉粉嫩嫩的。”

纪翎得意地翘翘唇角,“那是当然。”

苏阮挠了挠鼻子,这么傻的女儿,以后大概会被吃得渣都不剩。

苏阮又指着一张照片说道:“这是我和她爸爸第一次带姐姐和弟弟去沙滩,两个人刚堆好一个城堡,就打起来了,城堡也被坐塌了,最后姐弟两个抱在一起哭鼻子,别提多好笑了。”

纪翎不满道:“我小时候哪有那么傻!”

苏阮小声嘀咕:“现在也挺傻的。”

纪翎皱皱眉,“妈妈你说什么?”

苏阮堆出一个笑,“妈妈说你从小就聪明,城堡塌了都是弟弟的错。”

纪翎点点头,“本来就是的。”

莫璟羽努力憋住笑,继续看纪翎小时候的照片。

苏阮看着那些照片,好像回到了纪翎小时候,每一个定格,都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她边看边给莫璟羽讲解。

“这是一岁的时候,刚会说话,第一声叫的是‘妈妈’,可把她爸爸酸死了。”

“这是三岁,人家小朋友都要去幼儿园了,她就不去,说要去商场给我拎包,挣钱买好吃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致富灵感。”

“这是六岁,要上小学了,结果正好换牙,顶着小豁豁牙不好意思跟人说话,老师还偷偷问我翎翎是不是个哑巴。”

“……”

莫璟羽听得十分认真,好像通过这些简单的叙述,就能看到当年那个可爱的小姑娘似的,满脸都是温柔的笑意。

说了半天。

苏阮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指尖在一张照片上使劲点了几下。那是两岁时候的纪翎,坐在地上,头顶一个黄澄澄的柚子皮。

“我宝贝从小就爱吃柚子,两岁的小娃娃,也不敢让她多吃,每次就只给一点点。结果有一次她闹着吃柚子,我不给她吃,把奶瓶塞进她嘴里,要她乖乖喝奶。她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块柚子皮,说自己是柚子妈妈生的小柚子,要喝柚子的奶,真是笑死我了!”苏阮边说边笑,在沙发上前仰后合。

纪翎恼道:“我不可能说那么傻的话,妈妈你不要再编故事骗莫璟羽了,她那么傻,会当真的!”

莫璟羽不自觉抬手摸了摸纪翎的脑袋,笑道:“小柚子,那你自己告诉我,喝没喝到柚子妈妈的奶?”

纪翎听到最后这个问题,脸色突然由白转红,几乎要滴出血来。

苏阮:“我家宝贝这么害羞啊,那妈妈不说了,其实挺可爱的。”

纪翎摇摇头,“是我太热,要去洗澡了。”

说完,一阵风一样消失在楼梯上。

苏阮见女儿走了,偷偷说道:“我把奶瓶包在柚子皮里,她还真信了那是柚子的奶,喝得起劲极了。”

莫璟羽看着那张头顶柚子皮的小纪翎,脑海中浮现出纪翎用小短手抱着大柚子嘬奶嘴的画面,当真是可爱极了。

苏阮合上相册,说道:“好了好了,你赶紧去哄哄我家宝贝吧,现在指不定怎么在房间里骂我们呢。”

莫璟羽笑笑,“那阿姨早点休息,晚安。”

苏阮回以一笑:“晚安。”

*

莫璟羽推开纪翎的房门,听到浴室“哗啦啦”的水声,想到小老虎白天的话,耳根泛起一层薄红。

莫璟羽下意识舔了舔干涩的唇,慢慢靠近,一只手握在浴室的门把上。

半分钟后。

莫璟羽收回手,回自己屋里洗了澡。

她的脸皮着实还没厚到去浴室献身的那种程度。

纪翎从浴室出来,左等右等,都不见莫璟羽的影子。

焦躁地在屋子里踱来踱去。

莫璟羽不会是忘了她们白天说好的事吧?才几个小时,又不是金鱼,只有七秒钟的记忆。

纪翎用两只手抓了抓头发,她如果现在去莫璟羽屋里提醒,岂不是显得太着急了?

她可一点都不急着对莫璟羽做那种事。

其实有点急的。

纪翎仰到床上,左右滚了几下,心里将莫璟羽骂了无数遍。

明明是莫璟羽想要吃什么藕条,还不主动点过来吃,白白让她生气。

纪翎正在床上拳打脚踢之际,门口倏然有了动静,是莫璟羽推门进来了。

然而纪翎反应不及,还在跟空气对打。 莫璟羽反手锁上门,靠在门边,一脸玩味。“未婚妻在干什么?”

纪翎立刻收了手脚,躺平,闭眼。“我睡着了,刚刚是在梦游。”

莫璟羽走近,“只在自己的地盘上撒野,这样的梦游倒是令人省心。”

纪翎闭着眼睛问道:“你来干什么?”

莫璟羽在纪翎旁边躺好,没有多余动作。“我来睡觉。”

纪翎:“睡觉不在自己屋子里睡,跑到我这里做什么?”

莫璟羽:“你的床舒服。”

纪翎见莫璟羽不主动说正题,心下生恼,用手和脚同时蹬住莫璟羽,想把她蹬下去。

莫璟羽趁势捉住纪翎的手腕,将她扯进怀里,两个人身上都带着沐浴过后的清香水汽,皮肤亦是盈盈润润。

乍然相触,俱是一顿。

莫璟羽轻声道:“我的小老虎不记得白天说过的话了?”

纪翎闭着眼睛不看莫璟羽,“不记得。”

莫璟羽:“你不记得,我可记得清楚。”

纪翎小声嗫嚅:“那你还来这么慢。”好像十分不满。

莫璟羽环住纪翎,“嗯,是我动作太慢了,该罚。你想怎么罚我?”

纪翎没出息地缠上莫璟羽,“我才不想罚你,还有要紧事要做呢。”

莫璟羽唇角扬起,认同地点点头,“对,还有要紧事要做,可不能浪费时间。”

纪翎紧张地咽了下口水,“那,那我,我开始了。”

莫璟羽笑道:“你紧张什么?我会吃人?”

纪翎的手脚有些不知该往哪里放,迁怒道:“你别说话。”

莫璟羽乖乖闭嘴,任由小老虎自行摸索这门手艺。

纪翎两只手在虚空中上下移动几次,都没找到合适的下落点,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以往发生那种事,好像都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如今倒跟考试似的,要先回忆解题步骤,有种无从下手的紧迫。

“莫璟羽,我不会。”纪翎的脸皱了皱,两只水漉漉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莫璟羽。

莫璟羽翻身,“怎么教了你那么久,还没学会,是不是没有认真听讲?”

纪翎羞赧地别开脸,“是你教得不好。”

莫璟羽捧住纪翎的脸,说话的呵气打在对方唇畔:“实践出真知,我再教一次,你可要好好学。”

纪翎心中荡漾,仰头亲上去。

吃布丁的本事倒是一如既往的厉害。

……

此番实践,纪翎的确是用心记了知识点。

然而她似乎不太有这方面的天赋,一到动手环节,就手不是手脚不是脚。

偏偏莫璟羽还得耐着性子,不敢凶她。

最后以胡乱点火,隔靴搔痒收场。

*

次日清晨。

莫璟羽平躺在床上,双眼直勾勾望着天花板,几乎可以用面如死灰来形容。

纪翎吧唧吧唧嘴,睁开双眼,打了个呵欠。

她转头看了莫璟羽一眼,吓得往后退了几米远。

纪翎抚着心口,满脸惊恐:“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干尸偷偷爬上我的床了呢!”

莫璟羽冲纪翎弯了弯嘴角,这个笑容看着比干尸还要吓人几分。

纪翎:“你……怎么了?”

莫璟羽:“看来以后璟羽姐姐要每晚给你补课,增强实践能力。”

纪翎露出失落又丧气的表情,“我是不是表现得不好啊。”

莫璟羽心下一软,揉了揉纪翎的脑袋,反过来安慰道:“没有,你第一次能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很好了,我的意思是如果多加练习的话,以后会更好。”

纪翎更加颓丧:“可是你第一次表现得就很好。”

莫璟羽只好瞎诌道:“是我过去理论知识学得好。”

纪翎蹙眉,“你从哪里学的理论知识?”

“我……”莫璟羽被问住。

顿了好一会儿,“多亏了小姑姑给我的文献资料。”

纪翎:“那你给我看看,兴许我就会了。”

莫璟羽没有半分犹豫地答道:“删了。”

纪翎:“那我再去问小姑姑要一份。”

莫璟羽:“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能教好你?”

纪翎:“你有好东西为什么一个人看?”

莫璟羽被问得哑口无言,柔声哄道:“那不是小朋友该看的东西。”

纪翎:“你觉得我是小朋友?”

莫璟羽:“不是,我是夸你单纯。”

纪翎:“那你给我看看。”

莫璟羽冲纪翎投去一个警告的目光,“不许看就是不许看,如果你偷偷去问小姑姑要乱七八糟的东西,想想我生气的后果。”

就小姑姑那德行,谁知道会让小老虎接触到一些什么奇怪的知识点,污染了她的白纸。

纪翎哼了一声,起身下地。“是你自己阻止我进步的,你可别后悔!”

莫璟羽头疼地揉揉太阳穴,想不通为什么身心受折磨的总是自己。

***

一月份,外面已是寒风刺骨。

高冉坐在窗边,耳朵上戴着两只白色蓝牙耳机。

“事情都办好了?”

——“老板放心,明天一定会上头版头条。”

高冉挂断电话,没有多少欣喜的表情,这世上,似乎没有什么是真正令她欣喜的事。

翌日。

全网都铺天盖地曝出“莫氏集团董事局主席的孙子莫印哲聚众赌博被捕”的新闻,全版面的大图,一眼就能看到莫印哲的正脸。

因为莫印哲之前跟未婚妻搭档上了很多综艺节目,国民度不低,如今出了这样的新闻,不止商界,还引来许多普通老百姓的关注,没过多久,舆论就达到顶峰。

随之而来的,便是未婚妻罗家宣布取消婚约的声明。

双重打击之下,莫氏股价又出现断崖式下跌。

距离上回出事没多久,又发生这种事,莫氏集团直接面临停牌,或将无法再从股票市场筹集资金。

莫老爷子近来身体一直不好,此番经受这样的打击,直接中风进了医院,整个人躺在床上,一动都不能动。

莫老爷子进医院的时候,莫璟羽正在回A市的飞机上。

飞机落地,一接到消息,便立刻赶到医院。

出事这么久,病房里竟是只有莫老爷子一个人。

连个到病床前争遗产的都没有,真是过于悲凉了。

病房里没有人,倒不是因为没人来,而是莫老爷子情绪十分不稳定,子女跟他关系本就不亲厚,外孙女更是如此,一来就被一个口齿不清的老头骂,个个都心有怨气。

看这情况,一时半会儿,死是死不了,但身子已经垮了,原本就没什么感情的女儿们巴不得离得远远的。所以没待几分钟,就各自回去。

莫老爷子脸上戴着氧气面罩,眼珠子动了动,十分艰难地说道:“这……这次的事……是……是不……是不是你搞……搞的鬼?”

莫璟羽来之前,本来还十分担心,毕竟是共同生活了那么多年的爷爷,哪怕对她再不好,也终究是亲人。

谁知,老爷子第一句话竟是这样的质问。

说不寒心,一定是假的。

莫璟羽看着老爷子的眼睛,反过来问道:“我在爷爷心里,就是这么卑劣龌龊之人么?”

“这么多……这么多子女里……只……只有莫印……印哲……能……能……”莫老爷子急喘了几口气,说得十分费力。

莫璟羽接着这句话说下去:“您是想说,这么多私生子里,只有莫印哲有那个本事跟我争,所以我要不择一切手段毁了他么?您觉得您孙女是什么人,会把莫印哲这样的人放在眼里?说句不敬的话,您现在垂垂老矣的模样,让我觉得既可怜又可悲。”

莫璟羽控制了一下情绪,平静地说道:“我不想背上一个在病房气死爷爷的罪名,所以您也别费这么大的力气责问我,既然您倒下了,那我作为莫家唯一的孙女,会接手您的董事局主席职位,帮莫氏集团度过这次危机,您好好休息吧。”

“以后,集团的事,您也不必再插手了。”

说完,莫璟羽头也不回地离开病房。

是她从来不该对利益为上的莫老爷子抱有任何期待。

这时,莫璟羽的手机上收到一条消息——

[小老虎:你什么时候回家呀?两只小臭猪想你了。]

紧接着,对话框里多了一张图片,是她们一起抓的两只小猪玩偶并肩坐在一起,憨憨傻傻的模样。

莫璟羽拨通纪翎的电话。

“小老虎,我也很想你。”

纪翎:“我都说是小臭猪想你了,我才没想你。”

莫璟羽:“好,是小臭猪想我,我现在就回去见小臭猪。”

挂掉手机,莫璟羽脸上浮出温暖的笑。

电话那边的人,才该是她的期待。

热门小说你的小尾巴,本站提供你的小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的小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15章 下一章:第117章
热门: 亡国之盾 网游之天下无敌 告白 盗影 怒海妖船 黎明之剑 14号推理当铺 欲望街头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死神的精确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