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上一章:第120章 下一章:第12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莫璟羽跟高冉来到一个附近的咖啡馆。

服务生过来,高冉示意莫璟羽先点。

莫璟羽点了一杯焦糖拿铁。

高冉笑道:“我跟莫总的口味似乎一样。”

莫璟羽也回了一个笑,“世界上口味一样的人很多,不过,总不会喝一个杯子里的东西。”

她感觉得出来,高冉的目光很有掠夺性,恐怕对方上那个节目,并不是偶然。

高冉:“莫总说得对,没人喜欢跟别人喝一个杯子里的东西,但是即便你先点了,我也可以端到自己面前,不是么?”

莫璟羽收起公式化的笑容,警告道:“高总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我可不是会把自己的咖啡让出去的谦让之人。”

高冉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莫总想必也看了我的访谈节目。”

莫璟羽只淡淡说了句:“高小姐的遭遇让人同情。”

高冉:“莫总也该知道自己未婚妻的过往吧。”

莫璟羽:“我想,这不关高总的事。”

高冉轻轻抬了抬眼皮,“我如果说,纪翎本来该是第五个死掉的孩子,是我让旁边的孩子哭出声,引起了渔夫的注意,她才逃过一劫呢?”

莫璟羽的眼中闪过惊诧,错愕,足足有几秒都没缓过神来。

高冉轻笑:“莫总是不是在想,一个半大的孩子怎么会想到,用一个人的命换另一个人的命?又怎么会那么恶毒地,亲手推一个人去死?”

正巧这时服务生端着咖啡过来。

莫璟羽借机缓了缓神。

莫璟羽不动声色地打量了高冉一眼。

半晌,噙起一抹笑,“高总觉得我当年不在现场,就可以随意编瞎话骗我了么?凭这无凭无据的一面之词,就想威胁我,高总是不是太小瞧我了。”

高冉耸耸肩,“或许,莫总让纪小姐回忆一下,当初她的同学是不是哭出了声,自然就清楚了。”

莫璟羽口唇发干,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反问:“遇到那种事,有几个小孩子会不哭的?”

高冉点点头,“莫总怀疑得有点道理。”

“不过……”高冉露出一个浅笑,“那个渔夫,喜欢玩儿不许说话不许动的游戏,莫总知道怎么玩吗?不听话的小鱼就要被吃掉喽。”

莫璟羽放在桌下的手紧紧攥成拳,不管高冉说得是不是真的,让纪翎再回忆一遍当年的细节,不亚于将她的心口剖开,更何况,那个孩子,还是纪翎这么多年耿耿于怀的同学。

高冉根本就是认准了她没办法求证。

高冉不在意莫璟羽有何反应,只自顾自地重新讲述了一遍当年发生的事,与访谈节目里不同,这一次多了许多细节,而且比纪翎说的,要骇人许多。

但高冉却是全程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莫璟羽唇角抿起,“高总在我看来,也挺变态的。”

顿了顿,开口问道:“你想做什么?”

高冉用食指和拇指捏住杯柄,摩挲几下。双眼盯视着莫璟羽,“莫总方才,有没有觉得庆幸,死的不是纪翎?”

莫璟羽与高冉对上视线,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私心里,她的确是庆幸的,可是这样的庆幸,却建立在罪恶感之上,哪怕自己甚至不在现场。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让纪翎知道……

莫璟羽缓缓开口:“你觉得,纪翎知道这件事会感激你么?”

高冉弯起唇角笑出了声:“纪小姐那么善良的人,知道了我用别人的命换了她的命,应该会永远活在罪恶与愧疚中吧。”

莫璟羽凝眸不语。

高冉继续说道:“莫总,应该也不希望你的未婚妻,再受一次打击的,是吧?既然莫总爱你的未婚妻,就不该让她受苦。”

莫璟羽:“高总觉得我该如何?”

高冉:“只要莫总离纪翎远一点,这件事,我自然会守口如瓶。”

莫璟羽起身,“看来高总不太了解我。”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开。

高冉没有生气,仍是坐在那里,喝完属于自己那杯咖啡。

*

车驶在路上。

莫璟羽有些颤抖。

虽然面对高冉时不为所动,但脑海中闪过对方的那副沉郁模样,还是让她心惊。

纪翎好不容易走出来一些……

莫璟羽心烦意乱,没看到路上有碎玻璃,直直开过去。

不多时,方向盘有些打滑,莫璟羽便把车停到路边。

她下来看了看瘪下去的轮胎,无奈。后面车里的保镖立刻过来,动作迅速地换好了备用轮胎。

莫璟羽这回没有再分心,将车开回纪家大宅。

一进门,纪翎就踩着毛拖鞋“啪嗒啪嗒”跑过来,跳到莫璟羽身上。

莫璟羽险些没站住。好在没有带着纪翎一起摔过去。

莫璟羽嗔道:“你是想跟我一起殉情?”

纪翎脸上带着嫌弃,“我又不重,怎么知道你接不住我呢?”

想到重不重这个问题,纪翎顿时笑开了花。

莫璟羽蹙眉,“你笑什么?”

纪翎吐了吐舌头,“笑你实在是太重了,你喝醉那次我好不容易才把你从客厅的地板拖到卧室的。”

莫璟羽听到“喝醉”两个字,耳根“刷”一下就红了。那次她本来要喝酒壮胆,跟纪翎表白,结果醉得什么都不知道,还让纪翎给跑了。

想想,时间过得也真快,这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

纪翎思忖片刻,担忧道:“你以后可不要再喝那么多酒了,你喝完酒还会乱亲人,太危险了。”

“乱亲人?”莫璟羽捕捉到纪翎话里的重点,狐疑道,“我亲你了?”

纪翎摇摇头,从莫璟羽身上跳下来,转身要走。摆出一副拒绝交流的模样。

莫璟羽觉得反常,从后面将纪翎捞回来,在她耳边低声问道:“我不会真亲你了吧?亲哪里了?”

“没有。”纪翎想挣脱莫璟羽,却是没那么大力气。

莫璟羽喜笑颜开,“那我肯定是亲你了。告诉我,我亲哪里了?眼睛?鼻子?脸蛋?”

她不太相信自己醉酒了有那么大胆子直接往嘴上亲。

纪翎见逃不脱,回过身来,扬了扬下巴,蛮横道:“你连我们的初吻都不记得,怎么好意思做我的未婚妻?!”

莫璟羽张大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好半晌,才不相信地问道:“所以,我那个时候就得手了?”

“没有!”纪翎感觉好像把自己给搭进去了,立刻改口,“我逗你玩儿的。”

莫璟羽不信,眉梢眼角都乐开了花。“原来我那个时候就亲到你了,那你该早点告诉我,我也好早点对你负责。”

“不是的!”纪翎急了,“那是个意外,才不是我那时候就喜欢你!”

莫璟羽点点头,“好吧,那就当是个意外吧。”但脸上的笑,却是丝毫不减。

纪翎羞恼道:“真的是意外!是你在我身上晕过去了,才不小心碰到的。”

莫璟羽又点点头,似乎十分赞同。

然而下一秒便认真说道:“这么说起来,我们的初吻该是在我办公室吃午饭,我不小心跌倒那次才对。”

纪翎努努嘴,“有感情的吻才叫初吻,那次才不算。”

莫璟羽双手捧住纪翎的脸,食指和中指轻轻夹住纪翎软软的耳朵。

“可是,我那个时候,已经对你动了感情。心跳得很快,呼吸也变得困难,就像吃了蜜一样甜。”

纪翎的眼睛缓缓眨了两下,羞赧地低下头。现在她的心里,也跟吃了蜜一样甜。

一旁的佣人抬了几次手,莫璟羽都没有脱去大衣的意思。此刻看到情况不对,立刻调转方向,离开这里。

莫璟羽只在纪翎额上亲了一下。

不是在自己屋里,终究是不好意思太过放肆。

只是莫璟羽刚退开,就听到顶上传来伯母的声音:“我在这儿扶栏看会儿风景,怎么还有佳人私会的?”

抬头一看,苏阮正倚在二楼栏杆上,手里居然还拿着个古董模样的望远镜。

莫璟羽面部表情凝固了几秒。

纪翎安慰道:“你别理我妈妈,今天没有人找她打牌,太闲了。”

苏阮取下望远镜,笑着问道:“宝贝你说什么?”

纪翎绽出个笑,“我说我最喜欢妈妈了。”

苏阮抛了个飞吻,“妈妈也最喜欢你了。”

莫璟羽笑着摇摇头,脱了大衣挂在衣架上。

*

睡觉的时间。

纪翎拉着莫璟羽往自己房间走。

身后传来两声轻咳。

回头,苏阮的一双眼睛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们。

纪翎率先开口道:“妈妈晚安。”

莫璟羽愣了愣,没底气地跟着说了声:“伯母晚安。”

随后,便被纪翎推进卧室。

被关在门外的苏阮自言自语道:“两个小崽子,现在明目张胆往一个屋子里进,装都不装一下了。唉,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小白菜呀!”

纪翰轩这时也上了楼,顺着话头问道:“姐姐是小白菜,那我是什么?”

苏阮看了儿子一眼,轻飘飘道:“施肥的牛粪。”

“……”

纪翰轩背过身道:“妈妈,你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失去我的。”

半晌没有回应。

纪翰轩扭头,妈妈已经走到卧房门口了。

纪翰轩用手抹了把脸,十分苍凉。边走边唱:“手里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YoYo——”

纪谨仁:“你在干什么?”

“咳咳咳咳!”纪翰轩被口水呛到,猛咳几声。

纪谨仁拍了拍儿子的脑袋,“早点休息去,明早跟我出去考察。”

威严中,不乏慈爱。

纪翰轩转身敬了个礼,“Yes,Sir!”

纪谨仁用看小学生的眼神看了纪翰轩一眼。回房休息。

纪翰轩边摇头边叹气,“我就是路边的一颗野草,无人理解,无人疼爱。还好……”

他用双臂抱住自己,“我爱我自己。”

卧室里。

莫璟羽一改往日形象,缠着纪翎问道:“我醉酒亲你那次,你有什么感觉?有没有惊喜,有没有紧张,有没有缺氧?”

“没有没有没有。”纪翎捂住耳朵,“我都说了是个意外。” 莫璟羽不依不饶,“说不定你从那时候就喜欢我了呢。”

纪翎背过身,跟莫璟羽保持了一段距离。“你肯定是冒牌的莫璟羽,我不要跟你一起睡觉。”

“哪里是冒牌的了?”莫璟羽挪过来,软唇从后面贴上纪翎的耳朵,“你自己感觉一下,是不是正牌的?”

纪翎一动不动。

莫璟羽的指尖顺着纪翎锁骨轻轻扫过,撩过侧颈,落在下巴上。

一点一点,像唇移去。

纪翎转过来,将脸埋到莫璟羽怀里,吸了一口气。“你好香啊。”

莫璟羽用指腹轻轻捏住纪翎的耳朵,“我哪里好香?”

“哪里都好香。”纪翎凑到莫璟羽耳边小声说道,“你醉酒亲我的那天,也好香,比平时都要香。”

“那你现在闻闻我香不香?”话音一落,莫璟羽便翻了个身,引领她的小老虎,在幽幽香境沉浮,畅游。

……

夜半。

莫璟羽身上倏然出了一层冷汗,她的梦里全都是高冉描述的恐怖场景,还有纪翎自责崩溃的痛苦模样。

“纪翎,纪翎,纪翎……”

纪翎睡意正浓,依稀听到有人一直在喊她的名字。

纪翎没有完全清醒,迷迷糊糊地抓住莫璟羽的手,嗓音微哑:“莫璟羽你怎么了?我在你旁边呢。”

莫璟羽从噩梦中醒来,感觉到旁边人的体温,立刻将纪翎拥进怀里。

纪翎半梦半醒道:“你不要害怕,梦都是假的,明早就忘了……”

莫璟羽深吸了几口气,浑身都在颤抖。

她只这么似真非真地梦见一回,都感到绝望,这么多年,纪翎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莫璟羽的胳膊越收越紧,喃喃道:“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不会再让别人伤害到你了。”

纪翎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嘴里无意识地嘟哝:“布丁,布丁……”

莫璟羽紧绷的身体因着小老虎这一串呓语,放松下来,唇畔挂上一个浅笑,“好,我们以后天天都吃布丁,吃到七老八十。”

纪翎嘴巴动了动,吹破几个水泡泡。

夜,重新归于沉寂。

***

莫璟羽来到一个私房餐厅,今天在这里约了一个元器件供应商来这里谈生意。

她推门进去,里面确实做了个熟人。

高冉看到莫璟羽进来,冲她笑了笑,“莫总别来无恙。”

莫璟羽回了个笑,“高总真是阴魂不散。”

高冉摇摇头。“莫总不觉得是我们有缘?”

莫璟羽拉开椅子坐下,开门见山:“高总是打算搅黄我这桩生意?”

“莫总猜错了,我来这里,就是和莫总谈生意的。”高冉笑道,“我现在是道光的客户代表。”

莫璟羽瞩视高冉几秒,弯起唇角。“看来高总的确是想跟我阴魂不散了。”

高冉将菜单递给莫璟羽,“莫总看看菜单,我们边吃边谈。”

莫璟羽把菜单放到一边,“我跟高总恐怕也不是能坐在一起吃饭的关系,若是高总诚心想要做成这单生意,我们才有聊下去的必要。”

高冉自顾自叫服务生进来,点了几个菜。

等服务生出去后,对莫璟羽道:“我今天来这里,当然是诚心诚意要和莫总谈生意。”

莫璟羽公式化回应道:“那提前祝我们合作愉快。”

莫璟羽知道高冉是铁了心要出现在她面前,哪怕这单生意不做,对方也会找别的机会。

菜上来后,莫璟羽没有怎么动筷子,高冉自己吃自己的,神色没有丝毫尴尬之处。

席间,高冉的确是没有提生意之外的事。

但这样一来,莫璟羽反倒更加警惕。

这个高总,心思当真是太过深沉了。

生意上的事,莫璟羽都可以从容应对,唯有和纪翎有关的事,她半点差错都不敢出。

***

纪翎坐在窗边,听何明婉在电话里秀恩爱,有些心不在焉。

这几天莫璟羽总爱锁着眉头,夜里还爱做噩梦,问她也不说,想着法子搪塞过去,十分可疑。

何明婉说累了,问道:“翎宝贝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

“听了。”纪翎漫不经心道,“你说秦总监应酬回来,兽性大发,一夜七次,害你嗓子都哑了。”

何明婉娇羞道:“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怪羞人的!”

纪翎回过神来,“我刚刚说什么了?”

何明婉:“……”

何明婉敏锐地捕捉到电话另一边的翎宝贝好像有心事,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说出来让我这个宇宙智商第一的美少女给你答疑解惑。”

纪翎:“你现在是不是太膨胀了?”

何明婉:“你别小瞧我,我现在觉得我的智商开始发育了,这叫什么,大器晚成!”

纪翎懒得跟何明婉贫嘴,懒洋洋道:“没什么正经事我就挂了。”

“等等!”何明婉阻止道,“我今天打电话来不是为了说刚才那些话的。”

“……”纪翎无奈,“那你是为了说什么难以启齿的话,还需要那么久的铺垫?”

何明婉:“那倒没有,就是想跟你分享一下我的幸福生活。”

纪翎叹了口气,“傻人有傻福,一点都没说错。”

何明婉继续说道:“我看了那个什么杀人魔内幕的访谈节目了,我总觉得跟你一起被救出来那个孩子哪里有点别扭,就是说不上来。”

纪翎听何明婉这么一提,想起来这档子事。指尖无意识抓着发梢绕起了圈。

继而打趣道:“你对别的女人这么好奇,不怕你家老秦吃醋?”

何明婉很是忧郁:“她出差了,我好寂寞。我本来想跟她一起去的,但是有几个通告推不掉。”

“我刚刚说到哪来着,对,那个女人怪怪的。”何明婉回到正题,“凭我近期对表演艺术的研究,我就觉得吧,那个女人特别像是演出来的。”

纪翎蹙眉,“什么是演出来的?”

“就是脆弱啊,害怕啊什么的。”何明婉不确定道,“哎呀,我也不知道了,反正就是一种女人的第六感。”

不等纪翎说话,何明婉又嘱咐道:“我看那个女的节目最后还希望见你呢,我觉得她不像个好人。你可别因为小时候的事,一时心软去给人家送温暖。”

“我本来也没打算联系她。”纪翎看向窗外,“都过去了这么久了,我该向前看了。”

“你这么想我就放心了。”何明婉随口说道,“不然这搞不好,就是什么三角恋的狗血桥段。我都想到台词了。”

何明婉表演欲旺盛地换着两种声线和语调隔空表演起来,不仅有台词,还配了旁白。

“那个女的捂住胸口:我们因为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共同逃出恶魔的掌心,她跟我才是天生一对!”

“你未婚妻伸出拒绝的手:不,她是我的未婚妻,我决不允许你夺走她!”

“那个女的双眼通红,歇斯底里:不是我夺走她,是你夺走了她,她本来就该是我的!”

“你未婚妻神圣庄严地向上天张开双臂:我们已经灵肉合一了,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

“……”

何明婉自由创作了半天,一拍大腿。

“嗨呀!我不去做编剧真是屈才了!翎宝贝,等我写出剧本,就找你来做我的女一号!”

虽然何明婉听着像是来搞笑的,但纪翎倏然得到了提示一般。莫璟羽好像也是从视频出现之后开始不对劲的,难道会是因为她跟何明婉有一样的想法吗?

纪翎两眼放空,想到游乐场的偶遇。

“翎宝贝?”何明婉提醒道,“你在听我说话吗翎宝贝?”

纪翎留下句:“我还有点事先挂了。”便快速挂断电话。

纪翎拨通助理孙泽的电话,让他查莫璟羽最近有没有见过高冉。

没想到,不仅见过,还见过很多次。

纪翎眉心皱起。是巧合吗?

想到莫璟羽连日来的憔悴,纪翎就觉得心揪着疼。

电话那边,孙泽还没有挂断,欲言又止几次,才汇报道:“莫小姐现在正跟高冉在天景阁喝茶。

纪翎抿了抿唇,面上闪过一丝紧张,犹豫片刻,吩咐道:“你来接我。”

孙泽应道:“好的,大小姐。”

二十分钟后。

纪翎到了天景阁楼下,又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小题大做了。

纠结间,便看到莫璟羽和高冉一起从茶楼里走出来。两个人好像在说话,就是距离太远,什么都听不到。

莫璟羽走出门,看了看乌压压的天。“希望这笔单子做完,可以不用再见到高总。”

高冉:“如果可以,我也并不想见到莫总。”

莫璟羽:“不论高总怎么在生意上找我麻烦,我也绝不会让你有机会接触到我的未婚妻,你最好省点力气。”

高冉凑到莫璟羽耳边道:“知道吗?我能拥有今天的一切,都是因为我会不择手段。”

莫璟羽沉了声音:“那我一定会先送你去该去的地方。”

热门小说你的小尾巴,本站提供你的小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的小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20章 下一章:第122章
热门: ABC谋杀案 米乐的囚犯 元气少年 盛世嫡妃 花千骨 解密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三个同姓人 唐砖 所罗门的伪证2:决意 幽冥怪谈3:致命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