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上一章:第125章 下一章:第127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纪翎沿着海滩走了二十分钟,迎面看到一对痴缠的情侣。

此时,手上手机弹出视频通话请求。

纪翎赶忙接起来,这回,渔夫跟莫璟羽在一个不同的屋子里。

“我跟你说过,不要耍花样。”渔夫拿着一把尖刀在手里挥了挥,抵在莫璟羽脖子上,很快,渗出一串血珠。

纪翎攥紧手机,脚下一软,膝盖跪在地上尖利的石子上。

她颤声道:“我已经听你的话来了,你不要伤害她。”

莫璟羽没有任何挣扎,眼神很温柔,虽然她看不到纪翎,但她知道纪翎可以看到她。

渔夫吸了吸鼻子,说道:“我会通过这个手机再联系你,下一次,希望你不要再让我生气,否则就不是现在这样不痛不痒地划一下了。”

话音一落,便挂断电话。

前方那对刚刚还在痴缠的情侣分开,走过来扶起纪翎。

纪翎眼前一黑,直接晕过去。

那对情侣是便衣警察伪装的。

不知渔夫此刻突然要中止行动,是巧合,还是他的警觉性真的那么高。

又或许这又是渔夫的一次试探,自始至终,他都没打算在这里出现。如此大费周折,只是为了给纪翎心理压迫,好让她下次乖乖配合。

不论是哪种情况,都很棘手。

***

夜幕笼罩。

高邱和律师一起走出警局。

现在的证据,还不足以指证他跟近日发生的几家银行联合操纵汇率的案件有关。

高邱抬头看了看月色。拍拍律师的肩膀,“辛苦你了。”

“都是我应该做的。”

高邱拄着拐杖,坐上来接他回家的暗红色汽车。

***

一幢鱼龙混杂的老式居民楼里。

灯光忽明忽暗,破旧的长廊仿佛深不见底,走廊尽头,有一个深绿色的铁门。

渔夫挂了电话,将莫璟羽推进高冉和小女孩所在的屋子里。

他指了指高冉,撕了莫璟羽嘴上的胶带,警告道:“看着点儿那个受伤的小鱼,别让她死了。别耍花样,否则我立刻杀了这个孩子。”

说完,拎着小女孩出去,和破木头沙发的扶手绑在一起。

这是一幢在垃圾山旁边的居民楼,每一户里面都住着七八个人,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从旁边的垃圾山扛着麻袋带回来东西也并不稀奇。

高冉和莫璟羽并不算重,两人都是那么被运回来的。

渔夫这次并没有选择海边为作案地点,之前不过是虚晃一枪。

他享受这种把警察耍得团团转的乐趣。

这么多年像个隐形人一样活着,就是为了制造出一个能被世人长久记住的案子。

现在,就差一点点。

这家的主人是一个拾荒的老头,和孙女两个人生活在这里,有一个摩托三轮车。比起楼里其他人,温饱至少过得去,偶尔还喜欢去海边钓钓鱼。

不幸的是,老人家两天前因为突发心梗死了,年幼的孙女怎么都叫不醒爷爷,只无措地坐在一边,安安静静盯着爷爷。

渔夫早就盯上了这里,踩点的时候发现老头死了,便趁着夜色把人分了尸埋到旁边的垃圾山里。

这幢楼里的人员不固定,多一个人少一个人,也没人关心。

好在,他有贵人帮忙,否则还真是很难进行得这么顺利。

*

屋里。 莫璟羽摸了摸高冉的额头,很烫。

高冉身上有几处擦伤,尤其是胳膊上的伤口十分狰狞。

她现在有些意识,感觉到有人过来,便将眼睛睁开一点,看到是莫璟羽,嗓子里发出沙哑的声音:“别碰我。”

莫璟羽声音里没什么关怀病患的温度:“作为一个有人性的人,我没办法看着一个人死在我面前而无动于衷。但是你放心,出去之后,你自然会得到该有的制裁。”

说着,打开渔夫刚才扔进来矿泉水,喝了三分之一。

余下的,都倒在高冉胳膊那处伤口上,清洗了里面的脏东西。这里没什么可以包扎伤口的东西,便也只能那么晾着。

高冉不屑地看了莫璟羽一眼,“何必呢,我是不会感激你的。”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直珍藏的方巾,缠在手腕上,用牙配合着系了个结。

高冉闭上眼睛靠在墙边。“我不需要你们这种假惺惺的施舍怜悯。”

“你错了,我一点都不怜悯你。如果不是因为做人的良知,我现在恨不得亲手掐死你。”莫璟羽道,“口口声声说自己和纪翎才该在一起,你根本只是想拉着她一起下地狱,真是让人恶心。”

高冉喃喃道:“不是的,我一点都不想伤害她。我只想让你消失,哪怕她不属于我,也不该属于你。她不会为了你送死的,不会的。”

莫璟羽懒得再和疯子浪费口舌,走到另一个角落坐下,看着昏暗的灯泡出神。

这里没有窗户,那个灯泡是唯一有点光亮的物体。

小老虎曾经经历的事,一定比现在还要可怖许多。

莫璟羽是怕死的,可她此时此刻,却更希望纪翎因为过去的恐惧放弃她。

就好好地待在自己的安全小窝里,不要再陷入危险的旋涡之中。

***

另一处明亮的房间里。

两只小粉猪静静摆在床头。

纪翎将自己锁在屋子里,蜷缩在床上,眼睛通红。

诺大的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显得尤为孤寂。

卧室里的所有灯都开着,仿佛不这样做,就会有蛰伏在黑暗角落里的毒蛇蜿蜒上床,将她一口咬死。

纪翎心脏上的撕裂感蔓延至四肢,每一个指尖,都在痛。

纪翎宁可自己没有人保护,那个可怕的人轻轻松松将她抓走一了百了,也不想莫璟羽独自面对危险。

没有莫璟羽的生活,她一天都忍耐不了。

纪翎打开以前录在手机里那个,莫璟羽打瞌睡的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她发现,自己手机里连莫璟羽的照片都没有几张。

纪翎无比后悔,还没有好好告诉过莫璟羽,她真的很爱很爱她。

如果早知道抓到犯人的代价是把莫璟羽牵扯进来,她就该假装自己一点都不害怕,哪怕一辈子都只活在这间卧室里,一辈子被噩梦折磨,都没关系。

纪翎抓紧手机,闭上眼睛,原本干涸的眼眶里,又有泪水决堤。

她缩在被子里,止不住颤栗。呢喃道:“我明天就来陪你。”

第二天,在渔夫的指示下,纪翎去了一家年轻人居多的大型商场。

便衣警察混在人群中,密切注意着她的动向。

纪翎在商场一层绕了一圈,突然跑上扶梯,一口气上到七层。

便衣警察感觉到情况不对,分组跟上去。

与此同时,商场的火灾警报响个不停,电梯停运。所有楼层的人都不约而同,一窝蜂往逃生楼梯涌去。

五分钟后,一辆绑了几个垃圾桶的三轮摩托车从大厦后面离开。

*

垃圾山旁,身材瘦削的男人塞给一个年轻人几百块钱。年轻人点了点,数量不差。

年轻人从摩托车上下来,掏了根烟,衔在嘴里点上火,欣然离开。

男人将垃圾桶都搬到地上,把里面一包一包的垃圾倒出来。轮到最后一个桶,拿了个蛇皮袋出来,左右看看,小声道:“钻进来。”

纪翎在这么近的距离听到这个声音,手脚都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但她没有耽搁,眼睛紧闭着,不看旁边的人,用仅有的力气爬进前面的袋子。

但是这次,渔夫没有再上楼,而是将另一个蛇皮袋扔上车。用一包一包的垃圾盖在两个蛇皮袋上,用绳子在三轮摩托车上固定好,驶离这里。

一个小时后。

警方在居民楼里找到莫璟羽和一个小女孩。

两人被捆在一起,嘴上封着胶带。

渔夫并不想要多余的累赘,他只想好好晾完最后两条鱼干。

纪翎身上的那个手机有反侦察系统,追踪器的信号也在她钻进渔夫指定的垃圾桶时就被屏蔽掉。

如今只能靠排查全市探头锁定犯人。

从渔夫一直以来的行动中可以看出,他的反侦察能力很强,整个移动过程,都避开了监控路段。

*

三轮摩托车行进在颠簸崎岖的无名小路上,再加上车上的气味。

纪翎只感觉胃里翻江倒海。

很久之后,才停止这种颠簸。

这里是一片未被开发的荒滩,没什么人会来。

纪翎被从袋子里放出来的那一刹,忍不住干呕了几下,脸色惨白。太阳穴像是要炸开般,剧烈的疼痛占据了她的每一根神经。

记忆瞬间回到十二年前,一幕又一幕,险些将她逼疯。

其他孩子濒死前绝望的哀嚎犹在耳边,纪翎跪在地上,脸上的眼泪形成两道水柱。

渔夫没耐心道:“站起来往前走,我可没心情再把你们扛来扛去!”

纪翎低着头,不去看面前男人的脸,牙关打着颤:“你说……会……放……放……”

后面的话一直哽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来,纪翎十分恨自己的不争气。

渔夫吸了吸鼻子,“我说过,乖孩子会有奖励的。但能不能在饿死前被发现,就看你那个小女朋友自己的命了。”

纪翎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按渔夫的指示,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高冉烧得神志不清,只能由渔夫扛在肩上往前面的海边洞穴走去。

这个浅滩洞穴一遇到涨潮就会被淹没,不过往后几天都没有大潮,应该足够他完成惦念十几年的事了。

纪翎小心翼翼地踩着礁石,手脚并用,才堪堪安全到达那个潮湿的洞穴。

她很怕海,尤其是夜里的海。

黑压压的,像是吞噬一切的死亡地狱。

纪翎缩在石壁边上,不看不听,不去想自己此时正置身于这样可怕的地方。

如果是平常,她该跟莫璟羽窝在一张躺椅上,一起吃甜甜的布丁。

渔夫把高冉扔在地上,返身回去拿了一个大包,里面有刀具、睡袋和维持生存压缩食物。

他将这些东西都扔进洞里后,直接把摩托车推进海里。

渔夫坐在洞口,看了看波光粼粼的海面,很有仪式感地开始磨刀。

洞内。

高冉虚弱地开口:“你明明经历过那么可怕的事,为什么还要自投罗网?”

纪翎闭着眼睛不理她。

高冉坐起来,抓住纪翎的肩膀。“这些年来你就是我的全部力量,可是你为什么一眼都不看我!”

纪翎推开高冉,冷冷道:“你离我远一点。”仔细听,能听出声音里的颤抖。

高冉被纪翎这样的态度刺激到,声音变得有些病态:“十二年前是我救了你一命,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们才是命中注定,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

纪翎的脑袋更疼,那些孩子死去的场景不断在脑海中闪烁,不叫她安宁。

许久。

纪翎才使劲咬住下唇,疼痛让她有了一丝清醒。

纪翎看着高冉,眼神复杂。她终于想起以前被忽略掉的记忆,声音中压抑着痛苦:“是你,是你害死她的。是你,是你……”

纪翎嘴里不断重复这两个字,眼神愈发空洞,像极了牵线木偶。

高冉抓住纪翎的肩膀,使劲晃动。“我是为了你!为了你!我想了你十几年,你怎么能只看着别人!”

纪翎的眸子逐渐聚焦。“不是这样的,你不是为了我。你是为了自己。你怎么能毫无愧疚地让别人承受你的痛苦?”

高冉只重复着:“我是为了你,为了你……”

纪翎抓住高冉的领子。“这么多年,你不仅不为自己的行为忏悔,还要把无辜的人扯进来,你根本就是一个恶魔!你从小就是一个恶魔!跟你一起活下来,都让我觉得耻辱。”

高冉反而笑了,痴痴地看着纪翎,“都无所谓了,反正我们要一起死。你不会被别人抢走了。”

纪翎松了手,高冉倒在地上。

“我要感谢你,刚才我很害怕的,但是现在不怕了。”纪翎目光里满是坚定,“莫璟羽为了我以身犯险,那才是爱。你问我为什么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还要来自投罗网。那是因为我也爱着她。哪怕是死,我也不能让她一个人。我相信,命运既然让我们相遇,不管我去了哪里,她都可以找到我的。我跟她,才是天造地设的。”

纪翎看向高冉,“而你,只是一个可怜虫。”

高冉倏然歇斯底里起来,掐住纪翎的脖子吼道:“你不要再说了!”

纪翎被扼住喉咙,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

渔夫立刻跑过来踢开高冉,狠厉道:“这是我的鱼!你胆敢让她先死了,我就把你这条鱼碎尸万段!”

高冉咳了几下,齿间渗出一片猩红。

她的确是个可怜虫。从醒来那刻起,她就知道了,养父只把她当一个棋子,一个都不需要自己动手清除的棋子。

自己这一辈子,注定得不到任何温暖了。

渔夫瞪了高冉一眼,继续回去磨刀。刀锋要锋利一点,才能一点不差地将鱼从中间剖开。

纪翎抬头看看外面的天,越来越暗了。

她靠在冰冷的岩壁上,攥住自己的衣服角。

心里默念:“莫璟羽,天黑之前你会来接我回家的,对不对?”

*

虽然渔夫这次的路线没有被探头捕捉到,但通过他以往的行为习惯、路径拼接,警方在日落之前推测出了几个有作案可能性的地点。

几个小队分头行动。

纪妈妈苏阮早已六神无主,外界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现在听到发现可疑地点,才有了点反应。

莫璟羽被救出来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

此刻,终于忍不住,泪水倾泻而出。

纪谨仁为了不让莫璟羽太自责,对她说道:“你帮我陪着伯母,我出去打个电话。”

莫璟羽搂住伯母的肩膀。

无声地等待着好消息传来。

一定会是好消息。

*

纪谨仁走到另一个房间,和纪翰轩交换了一个眼神。

纪翰轩拿起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热门小说你的小尾巴,本站提供你的小尾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你的小尾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25章 下一章:第127章
热门: 黑色十字架 八声甘州 惊悚乐园 八卦侦探 推理者的游戏 萌神信徒 濒死之眼 超神机械师 所罗门的伪证3:法庭 蓝色列车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