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 第175章

上一章:第172章 明惠禅师 下一章:第176章 无首死龙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173章 元神出窍

“明惠大师,往事已矣,只要大师交还亡妻魂魄,前世之事不提也罢。”我见金刚炮远去,转身对明惠禅师说道。

我和慕容追风情义非浅,如果明惠能将王艳佩的魂魄还给我,届时我会向慕容追风求情,不再追究前世的恩怨。

“阿弥陀佛,小道长灵根深种,为何如此着相,执念红粉骷髅。”明惠禅师并不买我的帐。

“亡妻与贫道情意深重,贫道无回天续命之术留其性命,只求与其魂魄朝夕相守,以慰哀思,望大师慈悲成全。”我冲明惠稽首为礼。能和解最好还是不要动手,毕竟我的目的不是来破釜沉舟鱼死网破的。

“令室二魂合一阴气极重,已为天理正道所不容,小道长若与其神会,势必折损道行修为,老衲奉劝小道长迷途知返,早日回头,”明惠说到这里略微迟疑,“小道长天资聪颖,悟性超然,奈何误入歧途,纯阳已漏。倘若能入我佛门研习佛法,他日大道圆满渡人渡己亦非难事。”

明惠的一席话令我怒火顿生,我是通天教主座下截教弟子,他竟然说我入的是歧途,听他那意思只要我改入佛教,以后混的肯定比现在还要好,叛徒我是不会去当的,因为自古至今当叛徒的都没啥好下场。俗话说条条大路通罗马,殊途同归的例子比比皆是,佛门神通能够达到的境界,我截教道法日后也未必不能达到。

“大师慈悲悯人,贫道深铭肺腑,修道中人轮回转世很是平常,二魂合一者犹如过江之鲫,三魂四魂者亦不少见,敢问大师现今已转世几次了?”我面无表情的凝视着明惠禅师,他能有现今的修为绝非一世之功,包括躺在地上的鉴性也应该是这种情况,不然的话以他三十几岁的年纪不可能应难入紫。

“阿弥陀佛,先师前往极乐之后,老衲便一直留守本寺,而今已往生三次。”明惠合十向西。佛教和截教正相反,他们的祖师在西方,而截教则望东而礼。

“那大师为何没把自己送下去呢?”我冷笑说道。心情一坏,言语就刻薄了。

“阿弥陀佛,老衲三位弟子佛法低微,无一可主掌寺门以担大任,老衲这才寄居皮囊暂留凡尘。”明惠禅师平静的答道。他的三个徒弟的确不太争气,最垃圾的是那个三弟子鉴空,那么大岁数了连紫气都没突破。

我刚想继续出言讥讽,金刚炮已然凌空落下,快步跑到我的跟前将干将塞到了我手里,“老于,接家伙!”

“大师,贫道最后问你一句,亡妻的魂魄你还是不还?”我拉住了身旁作势欲扑的金刚炮。

“阿弥陀佛。”明惠禅师口念佛号,看那架势是没什么商量的余地了。

“大师,贫道实话告诉你,就算你今日不发慈悲之心,日后贫道兄弟二人也有办法下到阴曹找回亡妻魂魄,不过大师欠贫道师姐一臂是否应当先行还回。”我手持干将环视左右众僧人,怒自心起,恶由胆生。

“老东西,说话算数不算数?”金刚炮紧握鸣鸿刀,眼睛已经充血。

“阿弥陀佛,因果循环,大道正理。昔日留下的怨孽老衲自当还于施主。”明惠禅师说着伸出了右臂。

金刚炮见明惠禅师竟然主动伸出了手臂,转头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我。

我沉吟片刻,重重的点了点头,明惠禅师佛法精深,先断其一臂,我们再痛下杀手。

“我草!”金刚炮见我点头,也不再迟疑,回手就是一刀,鸣鸿刀摧枯拉朽的将明惠的右臂齐肩卸了下来,奇怪的是伤口处却并不见有鲜血流出。

“老牛,杀了他!”我冲金刚炮暴喝一声,干将随之出鞘砍向了明惠禅师的脑袋。俗话说动手不留情,留情不动手,今日已经成了这个局面,若不斩草除根,日后还要大费周章。

众僧人见明惠被砍掉了手臂,纷纷呼喝着赶来相救,但是已然晚了半拍,干将和鸣鸿刀已经自明惠禅师的脖颈和左胸砍了进去,刹那之间便将明惠的身体砍为了三段,一击见功,我和金刚炮马上凌空而起,躲开了嘶吼着扑过来的僧弥。

身在大殿上空低头下望,只见众僧人抱着痛哭的明惠各种内脏器官已经萎缩干瘪,说是死人也不为过了,这种人怎么还能行动和说话。

“老牛,全部杀了,一个不留!”我冲金刚炮大喊出声。今天的局面已经由不得我们做主了,倘若不将其灭门,日后要是走漏了风声,佛门的报复自不必说,最主要的是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金刚炮闻言错指散法,抓着鸣鸿刀落进了人群之中,挥刀砍向了正悲愤的注视着我们的鉴真。他的策略是正确的,擒贼先擒王!

鉴真虽然悲愤,但是本身已然有了紫气修为,因而捏起法印,抓过身边的禅杖与金刚炮缠斗在了一起。

“鉴空师傅,对不住了,哼哼。”我手持干将落到了鉴空身旁,这家伙是二科的科员,此刻正摁着通话按钮试图跟总部联系,我自然不会让他走漏风声,上前一脚就将其踹飞,这一脚的力度更大,鉴空的修为比起两位师兄差的太远了,直接倒飞出去撞到了大殿的墙壁上,我冷笑着提剑走了过去,刚想挥剑砍杀却想到他手腕上的装置会向总部显示他的生理状态,犹豫了片刻,抬脚将其踹晕,“等到最后再收拾你!”

“给老子躺下!”金刚炮的怒吼声从身后传来,我回头一看,只见鉴真手里的禅杖已经被鸣鸿刀削成了擀面杖,金刚炮正叫喊着将鸣鸿刀砍向他的脑袋。

我挥剑将砸到眼前的一件事物砍碎,低头一看怎么是把大菜刀,抬头只见一个作饭的头陀正满脸惊恐的看着我,看样子先前的菜刀就是他扔的。

头陀见怒气冲冲的看着他,吓的调头就跑,我捏着法诀就追了过去。

“我草,快来帮我一把!”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一句叫喊,看样子是鉴真在招呼同门,再一想就感觉不对了,鉴真不可能说粗话,这腔调倒是有点像金刚炮。

撇下头陀回身而望,只见先前一面倒的局势已经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金刚炮的鸣鸿刀此刻已经不见了踪影,正赤手空拳的施展除魔诀与捏着降魔法印形同疯虎的鉴真对轰,旁边的僧人见金刚炮失去了武器也纷纷跑过去对其猛抡戒棍。

“你的刀呢?”我刚出声发问,就感觉手里的干将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离了手掌,笔直的飞向了大殿之上的那座地藏王菩萨的法像,“铛”的一声便贴了上去,而金刚炮的鸣鸿刀也早已贴在了上面。

与此同时地藏菩萨法像前隐约的出现了一道五彩佛光,正在快速的凝结成形。

就在自己愣神的工夫,只感觉后脑猛的一震,转身一看先前那个作饭的头陀又跑回来了,此刻手里正抓着一根半截的棍子。

“你他妈的。”我大骂一声,施展移山诀将那个两度偷袭我的头陀扔出了大殿。

金刚炮正在使用灵气与鉴真缠斗,分不出灵气护身,被戒棍打的叫苦连声。我右手前伸试图使用移山诀取回武器,没曾想竟然取之不下,只好跑过去施展移山诀将呼喝着的众僧一一扔出了大殿,转而施展除魔诀与金刚炮合力将鉴真震的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

我和金刚炮对视一眼,正准备跑过去再下杀手,佛像前的一声“阿弥陀佛”使得我们急忙回头,眼前出现的景象令得我和金刚炮异口同声的发出了惊呼,明惠禅师竟然活生生的站在法台前面!

转视大殿西首,发现明惠的尸身仍在,怎么又出来一个。

“阿弥陀佛。”殿外的僧人见到明惠禅师立在法台前纷纷跪倒在地口念佛号。

“宿怨已了,两位小道长为何还要行此恶举,快快放下屠刀,反省思过。”明惠双手合十白眉微抖,看样子是动了怒气了。

“老于,是他的元神。”金刚炮小声的提醒我。我微微点头,此刻的明惠身侧萦绕着些许彩色虚影,正是佛道修至最高层次才能出现的元神出窍。佛门修意不修身,身体对于修行到明惠这个层次的和尚来说已经可有可无了。

“明惠大师,贫道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伤害你门下弟子的性命,刀剑贫道兄弟二人已经放下了,这怎么能算恶举呢?”我胡搅蛮缠的说道。其实不是我们不想杀,而是还没来的及罢了。兵器也不是我们主动放下的,说难听点就是被人缴了械。

“阿弥陀佛,前事已了,两位小道长若再无理纠缠,老衲要施那当头棒喝之举了。”明惠禅师沉声说道。当头棒喝是佛门用语,意思是我要动手了。

“大师慈悲为怀,贫道受教,请将贫道兄弟二人的法器交还,贫道马上离去。”我出口讨要兵器。彩色灵气与紫气根本不在一个档次,轻松的就能将我们的兵器收走,再闹下去可真没好果子吃了。

“阿弥陀佛,出家人除魔卫道,慈悲为怀。拂尘戒杖方为正宗法器,两位所用之兵刃充满肃杀邪气,就由老衲代为保管,待得两位功德圆满羽化驾鹤之时老衲必将遣人送回。”明惠沉声说道。

“老于,他啥意思?”金刚炮被明惠说迷糊了。

“他想留下咱俩的兵器,”我转视金刚炮轻声说道,“一会儿我作法拖住他,你抢了兵器先走。”

金刚炮眨眼同意,故意佯声“你要是把我们的兵器收了,我们以后用啥啊?”

“大师,贫道有一事不明,还望大师解惑释疑,”我暗凝紫气躬身上前,待得距离近了,方才凌空而起,御气除魔诀携带着凛冽的紫气向明惠禅师袭去,“动手!”

明惠禅师明显的没有想到我会忽然对他下手,微一沉吟方才捏起法印抵御我的攻击,金刚炮的移山诀随之而动,抓起鸣鸿和干将调头就跑,寺外众僧试图阻拦却苦于没有凌空法术,只能望其项背呼喝不止。

见到金刚炮得手,我急忙收回灵气凌空而起,“贫道技不如人就此别过,他日还会再登宝刹。亡妻魂魄若有半点差池,贫道必定广邀帮手将幽冥禅院夷为平地!”

“留下鉴性七魄!”明惠真的怒了,阿弥陀佛也不说了,一道五彩之气凌空抓了过来,我灵气急转向外飞掠,只感觉衣带一紧,兜里的翡翠已然破衣而出。

我哪里还敢多作停留,捏着风行诀逃命似的掠了出来,而明惠禅师也并未追赶而出,事后我才知道,明惠禅师受到我和金刚炮的连番偷袭,仓促之间舍体出窍已然大伤元神,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金刚炮并未走远,很快的我便根据他的气息找到了他藏身的大树。

“老于,现在咋办?”金刚炮满脸惊恐的看着我,“咱俩打不过那老东西。”

“快跑吧,离开这里再说。”我说完拉着金刚炮狼狈的掠下了山。

第174章 赶赴邯郸

刚刚回到车上,宋雨催行的通话就来了。两人来不及喘息,驾车便向西北的军事机场赶。

之所以这次这么听话是因为先前干了坏事心里发虚,而宋雨在通话中并没有提起先前的事情,这说明鉴空和尚并没有向总部告状。再有就是我们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实在不敢在九华山多呆了。

得知翡翠被明惠抢走,金刚炮心疼的直咧嘴,大呼亏本了,不过好在这家伙没什么城府,忘性也快,小蛤蟆憋不住三两尿,激动的打电话给慕容追风报喜,眉飞色舞的将我们二人在幽冥禅院的所作所为说的轰轰烈烈,至于最后的狼狈逃窜则只字不提。

慕容追风对于我们毁坏了明惠禅师的本体也很是高兴,对金刚炮大大的褒奖了一番。对于她的反应我倒并没有感到奇怪,截教门人本来就是睚眦必报。俗话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真正重情义的人不可能轻易的忘记过去的事情,忘不了别人对自己的恩惠,自然也不会忘记别人对自己的伤害。

九华山一行对于金刚炮来说还算有所收获,但是对我而言则并没有起到任何的正面作用,毁坏了明惠禅师的本体,打了人家的徒弟,幽冥禅院的这帮和尚算是彻底得罪了,下次见面必定会是刀兵相见的局面,最重要的是王艳佩的魂魄仍然在阴曹之中得不到解脱,唯一的一点欣慰就是得知了她的魂魄并没有被打散或超度,好孬留给了我足够的施救时间。

汽车逐渐的驶离了九华山的范围,我们二人安心不少。

“老于,你说那老东西的身体咋成那样了呢?”金刚炮掏出香烟,摁下了车上的点烟器。

“一千多年才转世了三次,平均每次四百多年,人的身体根本不足以支撑那么长的时间。”我将座椅放低靠了上去。明惠禅师的本体皮囊早就没有了生机,全靠神奇的佛法神通在支撑着。

“咱截教那些活了好几百岁的人也和他一样吗?”金刚炮受到慕容追风的夸奖,心情大好。

“各自修行的法门不同,佛教是修意不修身,他们修炼的是自己的精神力量。咱们截教修炼的则是身体。”知道了爱人的具体下落也令我的精神有了寄托,因而心情也并不算坏。

“佛教和截教到底哪个厉害一点?”金刚炮对明惠禅师先前显出的神通仍然心有余悸。

“初期是我们厉害,后期则是佛教厉害!”我实事求是的说出了实情,“因为我们修行的法术是以身体为基础的,说白了就是激发人体的潜能,见效很快。而佛教修行的是精神,虽然不容易出现神通,但是一旦功德圆满,成就就很显著了。”

“你能说的简单么?”金刚炮点着了香烟。

“简单的说就是佛教的顶尖高手可以不用身体全凭精神力量活着,而我们一旦身体不行了必须投胎转世再换个身体。”精神一松,我就开始发困了。

“那个老东西为啥还要转世呢?”金刚炮追问道。

“那说明他还不是顶尖高手,别问了,我累了。”我说着闭上了眼睛。

“最后一个问题,要是神仙跟菩萨打架,谁能打过谁?”金刚炮听的兴起,不依不饶的缠着我。

听到金刚炮这个愚蠢的问题,我哭笑不得,刚想出言讥讽,却猛的改变了主意,这家伙前世虽然蠢钝,却最干正事,一身观气修为在所有同门中是最高的。我现在已经把明惠给得罪了,看来要想找回王艳佩的魂魄还得把希望放在金刚炮身上,想到此处内心已然有了主意,“一般的神仙打不过菩萨。”

“二般的呢?”金刚炮好奇心起。

“修道分好几个层次,紫气以下什么用也没有,修到紫气颠峰死后可以成为尸解仙人,也就是师傅那种,不过由于没了身体所以也就不能对外界事物产生影响。还有一种就是超越了紫气的地仙,这种仙人是有身体的,已经少之又少了,虽然打不过菩萨,干个修行小乘教法的罗汉倒是绰绰有余了。”我扶正座椅掏出了香烟。

“还有呢?”金刚炮的胃口已经被我吊了起来,讨好的帮我点着了香烟。

“还有就是金身证道白日飞升的天仙,这种仙人在我们截教多少年也出不了一个,实力和菩萨差不多。”我开始信口开河了,其实在截教里唯一能打过四位菩萨的只有祖师通天教主。

“咱俩能成神仙吗?”金刚炮神往的问道。

“不能!”我摇头说道。金刚炮和慕容追风施展了篡改命数的逆天法术,死后连投胎都不能,更别说什么成仙了。而我纯阳已泄,自然也证不了那金仙正道。

“成不了最厉害的,成个师傅那样的也行啊。”金刚炮摇头叹气。

“可惜你的封神玉让你弄丢了,不然倒有些希望。”我拐弯抹角的说出了真实的目的。

“早知道这样,当年我就该吞了它。”金刚炮也后悔了。

“没关系,等有机会了我陪你回去找找。”我奸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金刚炮一直恐惧前世的记忆,要想说服他很是困难,除非他自己想通了。

“老于,不对呀,我咋感觉你在给我下套呢?”金刚炮发现我笑的奸诈,顿时起了疑心,“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进地府找你老婆啊?”

“这件事情很是凶险,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会怪你。”我说出了心里话,阴曹地府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形我并不知道,只有黄溯风略知一二。

“我有啥不愿意的,我就怕吞了那玩意之后我就不是我了。”金刚炮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没关系,你老婆懂那些东西,到时候让她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不提意识只取记忆。”我很快的想到了慕容追风。

“那行,”金刚炮一听放心不少,“我要是吞了那玩意以后能成个啥仙?”

“天仙是没指望了,地仙也不用去惦记,尸仙也悬乎。”我摇头说道。金刚炮剩下的时间很可能不足以支撑他修到紫气颠峰。

“啥仙都成不了?”金刚炮皱起了眉头。

“半仙还是有希望的。”我笑谑的看着金刚炮。

“草,咱俩别在这儿做梦了,那个玉那么丁点,一般是找不回来了。”金刚炮将汽车拐进了机场的专用停车场。

“咱俩找肯定不行,得雇工人。”从一开始我就有了明确的打算。

“谁敢到那种地方干活?”金刚炮不明所以。

“放心吧,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车。

“也对,咱俩现在有的是钱,要钱不要命的人还是有的。”金刚炮将车子停稳了。

“有些工人是用钱买不动的,而且它们也不认识那玩意。”我提着包裹走下了汽车。

“你到底啥意思啊?”金刚炮锁好车门带着自己的东西跟了过来。

“普通人谁敢去那里,到时候还得找那群三阴辟水帮忙。”我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具体打算。

“那群大长虫跟咱有仇啊,能帮咱的忙?”金刚炮被我异想天开的想法惊的目瞪口呆。

“咱们现在要杀它们并不是什么难事,先吓唬吓唬再送点有助它们修行的好东西,估计它们会帮的。”只要条件够优厚,敌人和朋友之间是可以互相转化的。

“你有啥好东西送给人家?”金刚炮上下打量着我。

“没有,现找呗。”我走到调度窗口出示了证件,飞机早就来了,在三号跑道。

热门小说气御千年,本站提供气御千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气御千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72章 明惠禅师 下一章:第176章 无首死龙
热门: 坠落之上 飞凤潜龙 机动风暴 少女契约之书 灭世之门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下) 我不想逆天啊 震旦1·仙之隐 绝命毒尸 神仙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