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水涡(下)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水涡(上)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七章 到达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也就是仅仅一两秒的时间,夕羽惠就完全被吸进了水涡之中!看到这里,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身体猛地向前一倾,扑向了水涡所在的方向,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像是吸盘一样紧紧地贴在了我的身上,整个身体完全不停我的使唤,在水涡强大的吸引力之下,我的身体随着水涡的旋转而旋转,马上就被潭水吞没了。期间我听到夏夏和大凯对我的呼喊声,但是因为此时水流在水涡的影响下,发出很大的声音,所以我也听不清大凯和夏夏到底在说着什么。

来到水下之后,我看到水下的气泡比我刚刚看到的还有多得多,下面几乎全被这种气泡侵满了,这里的水涡虽然从上面看只不过是盆大小,可是此刻从下面看去,水涡几乎就是搅动着周围大片大片的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下螺旋状的水流体。

水下的水流要比水面上更加的急,我本来还想找找夕羽惠在哪,可是身体伴随着强烈的旋转,除了大体能瞥见四周的情况,别的根本看不到,更不要说是低头向下看了。

这道螺旋式的水流越来越快,没过多久我就感到有些头晕了,眼睛看到的东西变得非常模糊,不要说是细看了,眼睛能分辨出的仅仅是颜色而已。好像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只记得自己的身体在随着水流旋转,我的意识也渐渐地开始模糊了,很快我便晕了过去。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会随着强劲的水流被卷到什么地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慢地恢复了意识,甚至还能想到刚刚自己掉入水涡的事情,可是眼前仍旧是一片漆黑,想试着活动一下四肢,但是好像是我的身体没有了肢体一般,根本感觉不到对四肢的“控制感”。

我现在还活着吗?还是说已经死去了,此刻的意识仅仅是我的灵魂而已?我在心中不停地问着自己。

“小爷,小爷……”夕羽惠的声音突然之间穿进了我的耳边,同时我能感到身体传来一阵阵刺痛感。

我再次尝试着努力地睁开眼睛,这一次眼睛微微地张开了一条缝隙,我看到夕羽惠的脸就凑在我的一侧,她正用手轻轻地拍着我的脸,一脸焦虑的神情。我的颈椎也不停使唤,头部无法扭动,眼睛向上撇着,能看到一片片大朵大朵的云彩,甚至还有刺眼的阳光!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现在到底还活着吗?在我失去意识之前,我记得我们是在长白山之上,漫山都是飘落的白雪,还有那诡异的幻妖雾,怎么现在看到的会是白云朵朵和阳光灿烂的场景呢?

或许是看到了我的眼睛睁开了,夕羽惠把脸颊贴在我的脸颊旁,大眼睛看着我,好像是在确定我是否睁开了眼睛。

“你现在不要试着乱动,也不要试着讲话,先听我把话说完。”只见夕羽惠长出了一口气,朝旁边点了点头,像是在示意我没事儿,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对我说着。

随后夕羽惠便解释说,在之前的水流搅动之下,我的身体机能出现了短暂的“休眠状态”,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我现在身体和意识处在一种分离的状态,身体不受意识的控制,意识也支配不到身体。说的更加通俗一点,就是意识的醒觉早于了身体的醒觉,这种感觉类似于“鬼压床”。这种情况在身体或者精神,受到外界强烈刺激的时候就会产生,如同刚刚掉入水涡之中,身体随着水流摆动产生一样。

所以她才叫我不要试着说话和乱动,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乱动,这样我强制性的唤醒身体当中的条件意识,会对身体造成硬性损伤。我现在只需要稍等一会儿,等到我的身体也“醒来”之后,自然而然就会恢复正常,再次之前,夕羽惠让我继续保持现在的姿势,一定不要乱动。

从那么大的水中漩涡之中逃生,真的算得上是奇迹了。而且看到夕羽惠没事,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算是落地了,但是不知道夏夏和大凯现在的情况,再就是风干鸡,还有被他拖下来的大福和二狗子现在是否还活着。

我没有继续多想,只是把自己的眼睛对着天空,欣赏这难得的日光美景。虽然从时间上来看,我们从姚王村出发也没有多久,可是用“度日如年”这个词来形容在贴合不过了。仿佛我们已经在长白山之上待了好久好久。

夕羽惠说完刚才的话后,她并没有离开,而是用手轻轻地给我按摩着四肢,说是这样的活动,有助于我的身体快点“恢复”。

大约过了有十来分钟的时间,我能明显地感觉到,我的四肢可以在我的意识带动下活动了,我先是转了转脑袋,看看周围的情况,发现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好像是一个山间盆地,四周都是高耸的大山,与之前我们在长白山不同,这里看不到一丁点的雪花,身下长着零星的杂草,阳光还算是刺眼。与我们之前所在的环境,简直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我心里在纳闷,我到底是晕过去了多久?难不成晕过去了几个月的时间,我们现在还是在长白山之上,只是山上的雪都已经融化了?要么就是我们现在到了其他的地方。比起第二种猜测,第一种猜测反倒是有点靠谱。因为按照现在这里的天气来看,完全不像是冬天,更像是春暖花开的季节,而且长白山周围的山脉都是白雪皑皑,就算是有局部小气候的变化,也不至于这里是阳光灿烂的样子。

“身体状况怎么样?”夕羽惠关切的问道我。

我点点头,示意自己身体还好,只是身体和四肢还是有些刺痛感,特别是四肢,有种酸酸的感觉。随后我便示意夕羽惠把我扶起来,并问她,我到底昏睡了多长时间?我只记得被水潭之中的水涡吸走了,其他人现在怎么样?

我这么说完,夕羽惠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悲伤的心情,她慢慢地将我扶了起来,我扭头向旁边看了看,只见风干鸡正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夕羽惠回答我说,我并没有昏睡很久,只是昏迷了几个小时而已。至于是怎么来到而来这里夕羽惠也不得而知,她醒来的时候,就发现风干鸡已经醒了,而我还在昏迷状态,其余人的下落全都不得而知了。本来风干鸡是带着大福和二狗子一起的,但是因为水下突然发生的巨大漩涡,所以风干鸡和他们二人也被冲散了,来到这里的就只有我们三个人了。夏夏和大凯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水中的漩涡吸进来。

最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们本来一行八个人,经过那个诡异的水潭之后,现在就仅仅剩下我们三个人了,其余五个人全都是生死未卜。夏夏和大凯如果在水面之上,可能还情况好点,掉进水中被冲走的大福和二狗子恐怕凶多吉少了,更不要说一直失踪的东哥了。

我长叹了一口气,心里不由得开始担心其他人,特别是现在最有可能生还的夏夏和大凯,如果现在水面上仅仅有他们两个人,那么他们会不会找到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想到这里,我不禁问夕羽惠,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阳光明媚的地方到底是哪?

“这里是羌尧。”夕羽惠很利落地对我回答说。

热门小说叁号密卷,本站提供叁号密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叁号密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水涡(上)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七章 到达
热门: 燃烧的法庭 网游之天下无敌 斜屋犯罪 母亲的女儿 血手印案件 第十年的情人节 未来天王 人性禁岛 青春的叛逆 睡在豌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