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会变老的人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五章 九重子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七章 死而复生?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如果按照正常的年龄计算的话,夕羽惠的父亲起码也有四五十岁了。可是我眼前的这个人,看起来最多也就是三十岁左右,长相非常的英俊,倘若他换一身行头,估计看上去比我还要年轻。他和夕羽惠站在一起,完全不像是父女二人,更像是姐弟俩。

夕羽惠的父亲一直弯着腰观察着身前的石棺,而夕羽惠则一路带着我,向他父亲所在的地方走去。

我忍不住拉住夕羽惠,小声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人应该就是你爸了!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样子和你小时候照片中的没有一丝变化呢?”我心里在这盘算着,等一下到了夕羽惠父亲的跟前,我应该怎么称呼他?他年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我要是管他叫“爸”,我心里都觉得奇怪。

夕羽惠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只是简单地回答了四个字——“一言难尽”。她脸上的表情愈加复杂,不过夕羽惠还是拉着我,快步走到了她父亲的跟前。

见到我们来到身边,夕羽惠的父亲这才抬头微笑着看了我一眼。我也脸上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报以回应。随后夕羽惠就用日语跟她父亲说着什么,虽然具体意思我听不懂,但是从夕羽惠的语气和表情来看,她像是和父亲在解释着什么事情。而夕羽惠的父亲却一直看着我,将我仔细打量了一番,偶尔默默点点头回应夕羽惠的话,可是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她父亲的眼神很友善,并不像夕羽惠那般犀利,可能是担心我紧张,他的脸上还时不时露出笑容。

这个时候,夕羽惠的话还没说完,他父亲就朝她摆了摆手,示意夕羽惠不要再说了。随即他父亲很友好的向我伸出了手,可能是要与我握手。于是,我也赶紧将手伸出去。

可是他却并没有和我握手,而是右手很迅速地移动到了我右臂膝关节处,左手顺势将我右臂的袖口向上拉去。

他整个动作速度很快,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右臂的袖口已经挽到了膝关节处。不过与此同时,一个奇怪的画面发生了。就在我右臂的小臂上,竟然赫然地出现了一个麒麟的纹身!而且这个麒麟的纹身,仅仅是一部分,应该向上的手臂处还会有这种纹身。纹身的颜色为血红色,在黄色的皮肤上,这个麒麟纹身显得格外的醒目,仿佛是用血画上去的一样。

我看到这个纹身时,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纹身与我们当年在有熊时,所见到的那个纹身看起来一样。可是,当年从有熊出来之后,那个纹身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如今已经过去了快三年的时间,为什么这个纹身又显现出来了呢?

当夕羽惠的父亲看到我小臂的纹身时,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很快,他又将我左臂的袖口向上撸起,与右臂一样,左小臂的位置,同样有一处麒麟纹身!

看到这里,他“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甚至有些刺耳。脸上的表情也有些面目可憎。

我眼睛瞥了一眼身边的夕羽惠,她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甚至连眼神都有些呆滞了。

“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夕羽惠的父亲用很标准的普通话对我说道,他的音调很粗,声音非常的圆润饱满。

我根本来不及问他,需要我帮什么忙?就看到他从腰间瞬时抽出了一根非常细小的龙刺,然后麻利地用龙刺在我左小臂上轻轻地划过。我的小臂上便出现了一道手指长短的血口子,涓涓血流顺着那道浅浅的血口子向外渗了出来。也许是他的速度太快,看到有血从自己的胳膊上渗出来的时候,我竟然还没感觉到疼。

夕羽惠的父亲将我的手臂垂直放下,胳膊上的血一滴一滴地滴在了地面上。

虽然是用龙刺“轻轻地”在我胳膊上挑开了一个口子,可是我胳膊上的那个麒麟纹身,此时也像是被刺开一般,原本那些密实的麒麟身上的鳞片,现在看起来好像是向两侧豁开了。而且这种豁开的场景,并不是因为视觉误差造成,看起来更像是龙刺挑开的不仅仅是我的胳膊,而且还把我身上“麒麟”的鳞片挑开了。

夕羽惠的父亲此刻示意还在石棺附近的三个人,现在远离石棺,朝他们招了招手,示意这三个人到他身边来。

这三个人一边向我们这里走来,一边低头看着脚下。我随即也向脚下看去,就在我所在的这周围,我手臂的血滴一滴一滴地低落,落在地上那些太昊时期的文字之中后,那些奇怪的象形文字,居然在一点一点地发生着“变化”,字形和字体竟然还能随着血液的流动而变化!这一幕像极了我们之前看到的密卷遇水后发生的变化。

仅仅只是几滴血而已,却能引起我们脚下那些看似是刻画在树上的文字变化,这简直太神奇了。这些文字的变化,并不是一个个的变化,而是一片一片大范围的变化,脚下的树冠,完全成了一个画卷一样。原本看起来平淡无奇地树面之上,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挥动着画笔。

除了脚下的地面在发生变化之外,这里的环境已经我们所在的这棵巨树的样子,居然也在一点点地变化着。最突出的一个变化,就是巨树那些粗壮的树枝上长满的地龙,此刻正如落叶一样,一条条地向下掉落,发出了那种“哗啦哗啦”的声响。

我们头顶之上的那片白色的天空,此时像是步入黄昏一样,再渐渐地昏暗。倒是滴入到地面的血迹,不仅引起地面太昊时期的文字变动,而且血迹随着先前地面上出现的“环状”符号,正在以越来越快地速度向那九口石棺移动着。

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在变化之中,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我们几个人还是站在原地。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到有一股向后的力拉着我,我整个身子一个踉跄就被拉了过去。我回头一看,拉我的“力”,原来是风干鸡,他将我从夕羽惠的父亲身边拉走,马上就帮我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伤口。

夕羽惠的父亲看到风干鸡,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他皱着眉一直盯着风干鸡,然而风干鸡却一直不理会他,就像是没有看到这个人。看现在的情形,好像夕羽惠的父亲是认识风干鸡的。

只听夕羽惠的父亲冷冷一笑,对风干鸡说了一句,“别来无恙?别来无恙。”

风干鸡还是不理会他,帮我包扎好小臂的伤口之后,风干鸡冷冷地朝夕羽惠招了招手,示意夕羽惠过来。可是风干鸡的动作刚刚做完,夕羽惠的父亲立刻厉声吼了一声,夕羽惠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猫,缩在原地一动不动。

事情的进展太快了,我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从遇到夕羽惠的父亲之后,夕羽惠的表情就变的很奇怪,而且一直没有说话。她的父亲更加的奇怪,看我和风干鸡的眼神,都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还说要我帮他忙,说完就把我的小臂划破,随着伤口的血滴入地面,这里的一切都发生了天旋地转般的变化。我有些理顺不清这里的事情了。从先前看到的怪老头等人,再到阿富和刀疤脸他们,现在又是夕羽惠失踪已久的父亲……发生的事情都联系不到一起。

风干鸡此时对夕羽惠说道,“他们已经死了……”

热门小说叁号密卷,本站提供叁号密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叁号密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五章 九重子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七章 死而复生?
热门: 笼鸟 奇谈百物语·眩 黄色房间的秘密 恶魔的宠儿 帷幕 夜蝉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 三叉戟 计数器少年:池袋西口公园2 雨夜杀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