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善意的谎言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二章 进入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四章 返回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很明显在我提到夕羽惠父亲的时候,他们三个人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好像都在告诉我,后来在神树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我幻想出来的。夏夏和大凯并没有随着我们登上神树,所以他们二人并不知道我们在神树之上遇到了夕羽惠父亲这件事。看来,后来我们一行人从羌尧出来的时候,夕羽惠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们二人,所以二人在听到夕羽惠父亲情况的时候,才会偶然露出一副吃惊的样子。然而夕羽惠那种脸上的神情变化,看起来更像是内心的真情流露。毕竟也算是小夫妻了,对于夕羽惠的表情变化,我还是了然于胸。

其实从之前大凯回答我关于逃出羌尧过程的时候,我就隐约觉得他说话有点奇怪了。因为大凯平时说话都是一副口无遮拦的样子,说话基本上不经过大脑,可是他刚刚的回答,却显得条理非常清楚,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内容又和之前夏夏说的几乎完全一样,明显就是提前准备好了回答。

“你没事儿吧?怎么会突然问起父亲的问题?”夕羽惠打断了我的思路,轻声地问道我。

我朝夕羽惠摇了摇头,并对夏夏和大凯摆了摆手,告诉他们两个人,给我和夕羽惠一点私人空间,我有些话要和她说。

大凯和夏夏两个人对眼看了看,然后夏夏又看了一眼夕羽惠,夕羽惠也朝他们摆摆手,示意二人先出去。

在他们出去之后,我便清了清口,对夕羽惠说道,“到底怎么回事?现在没有其他人了,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在我昏过去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向我隐瞒呢?小哥和爷爷他们现在的情况如何?那龙形建筑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还没等我的话问完,夕羽惠就忙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她的脸上满脸阴郁,眉头紧锁的样子,只见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对我说道,“我现在很理解当初四爷和爷爷的感受,理解他们为什么不把一切事情对你和盘托出,也理解他们这些年的苦楚。我只能回答你一点,就是有些事情,不让一个人知道,其实是为了他好。而隐瞒这些事情,所要承受的压力,绝对超乎正常人的想象。”

夕羽惠说话的口气,完全是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而且从她的表情上也能看出来,她一脸的疲惫。还不等我再说什么,夕羽惠便又开口意味深长地对我说道,“我真希望当时自己也昏倒。”话毕之后她自己尴尬的笑了笑。

夕羽惠起身,告诉我说,如果我想知道其他的事情,回到潍坊之后,我自然会清楚。因为风干鸡已经把我想知道的事情,统统都写成了信件,而那些信件就放在我们家的地下室里。这也是在风干鸡和夕羽惠分别的时候,告诉她的事情。不过,用夕羽惠的话来说,就是风干鸡希望我们永远都不要去打开那些信件,因为有些东西一旦有了“开头”,那么终身就会为之纠缠不清。同样夕羽惠也说到,我现在需要知道的,就是刚刚夏夏和大凯说的那些回答,我们并没有去过羌尧。

“好好休息,如果你身体允许的话,我们最近两天就返回山东吧。装备之类的东西胡阿姨会处理。你可以转换角色,回家专心做你的准爸爸了。”夕羽惠说完,疲惫的脸上露出了那种标志性的微笑,随后便开门出去了。

在夕羽惠将要出门的时候,我把他叫住,然后压低声音,问了一句,“小哥和爷爷现在情况怎么样?”

夕羽惠让我放心,说是他们两个都很好,只是先行离开了。

“现在说的这是真话吗?”我不放心的问道。

夕羽惠笑了笑,也没有再说什么,便直径走出了门,空荡荡的房间里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静静地躺在床上,大脑向上在放幻灯片一样,把我在羌尧经历的那些事情一一都在我的脑海之中闪过。

诡异的环境,乾天神树,可以正常呼吸的水底,还有那九口奇怪的石棺,最后就是在我昏迷之前,所见到的那两具长相与我和夕羽惠一模一样的九重子,再就是那些前往羌尧人的音容笑貌。

我们并没有像夕羽惠说的那样,第二天马上就离开,而是又在胡娘白山的堂口待了差不多有五天的时间。这五天的时间里,夕羽惠总是匆匆忙忙的样子,很少在堂口之中,总是跟着胡娘出去不知道做什么。而我恢复的过程也超乎寻常的快,在我醒来的第二天,就能下地走路了,随后的几天恢复的越来越好。

我曾经试着问大凯和夏夏一些关于羌尧的事情,可是二人都是缄口不提,说法还是与之前告诉我的一样,就是我们根本没有达到羌尧。我也私下里特意问过大凯,毕竟大凯是四爷这边的人,再加上我和大凯的关系,他应该会跟我说点什么。可是这一次大凯的口风非常严实,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唯一咬定的一点,还是说我们根本没有去过羌尧。

这几天在堂口的时候,我也见到了胡娘,她还是那种神采奕奕的样子,只是胡娘来去匆匆,在堂口的时间很少。只是在我醒来的第二天,主动来看了看我,就是说了几句客套话,别的事情一概不提。我问她有关东哥和那两个伙计的事情,胡娘倒是说他们也都没什么大碍。

在东北的这几天时间里,没有人再提前《叁号密卷》,也没有人再说到有关羌尧的任何事情。仿佛我们四个人来到这里,并不是要从诡秘之地找到传说中的叁号密卷,而只是来长白山旅游而已。

于此同时,我发现我们从山东来带的那两只七指手骨也都不见了。我问夕羽惠手骨的下落,她只是笑着告诉我,手骨现在在它们应该在的地方。

我最担心的还是爷爷和风干鸡的下落。特别是当时在水底的时候,看到爷爷和风干鸡应该也进入到了龙形建筑的之中。按照现实的情况,我特别想知道他们现在的到底在哪?

可是每每问到夕羽惠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只是耸耸肩,示意我,他们现在很安全,只是已经离开了这里。或许过段时间,他们会直接与我们在潍坊碰头。每当我问完这些问题,夕羽惠也是对我千叮万嘱——“我们并没有去过羌尧。”

我们离开白山的那天是星期二的下午,还是我们开来的那辆车,只是车上只剩下了我们四个人。按照计划,本来我们是要坐飞机回山东。可是有些因为有些东西,带不上飞机,所以我们只能继续开车回去。我看到车子后端,放了一个餐桌大小的木箱。木箱是那种仿古的檀木箱子,上面还有一丝丝浅浅的花纹。木箱用黑布盖着,而且木箱的周围都被钢钉死死地钉住了,根本就打不开。

我问夕羽惠木箱里面是什么?

得到的回答是,箱子里面是胡娘要送去山东的“顶凖”。既然我们要回山东,就顺便把东西给她带回去。到了山东之后,自然会有胡娘的伙计来把东西拿走。

说来也巧,我们在白山的这几天,那场大雪一直没有停,虽然雪势有所减少,但还是零零散散地下着。直到我们要离开的那天下午,大雪才算是彻底的停了,天边出现了难得的阳光。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返程的旅途。

热门小说叁号密卷,本站提供叁号密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叁号密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二章 进入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四章 返回
热门: 危险的维纳斯 镜浦杀人事件 情债血案 不连续杀人事件 少年侦探2:少年理发师 女法医手记之证词 蔷薇的颜色 飞剑问道 少年侦探1:魔幻图书馆 枯叶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