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返回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善意的谎言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五章 最后的答案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返程的路平淡无奇,同我们来的时候一样,我们四个人轮流开车。夏夏照旧玩着自己的平板电脑,除了开车的人之外,剩下的三个人偶尔打打斗地主。再就是随便聊几句。不过大家所聊的话题,完全没有有关于密卷或者羌尧的事情。有的时候我提起这些话题,也都没有人接话。时间一久,我甚至对我们这一趟来东北的目的是什么,都有些模糊了。

大家都很惊叹我身体的恢复能力,完全想不到不到一周的时间,身体竟然能完全的康复。

回到山东之后,还没有到潍坊,大概是在某个高速休息站上,胡娘的伙计就来接货了,除了夕羽惠之外,我们三个人都在车上。我看到那个木箱被搬下车之后,夕羽惠一脸严肃地在跟接货的伙计交代着什么,虽然听不到夕羽惠说的什么,可是我看到接货的那几个人脸上的表情,随着夕羽惠的话,而变得越来越惊讶。到最后变成了那种唯唯诺诺的样子,几个人赶紧把那个箱子搬上车,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我们回到潍坊的时间是在旁晚。因为天气依旧很冷,所以街上的人也挺少。大凯把我们送到楼下,说是今晚给大家洗洗尘,晚上照旧去满汉楼搓一顿。大凯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夏夏的积极响应。

看到他们俩如此积极,本来看上去还不太想去的夕羽惠,这时也笑了笑,示意大凯直接开车去满汉楼,再晚了,恐怕就没有位置了。

这一趟来回去东北,用了差不多大半个月,除了在胡娘的堂口吃的还算是舒服,其余的时间基本没怎么吃像样的东西。所以当晚我们到满汉楼之后,算是从长白山出来之后,吃的最酣畅淋漓的一次了。大凯也很敞亮,点了满满一桌子菜。席间杯盘交错,大家有说有笑,特别是夕羽惠,一路上总是板着脸,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此时也已经是笑逐颜开了。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她笑的如此会心了。

他们三个人喝的都不少,大凯也没有开车,而是我们分头打车回家。

一打开家门,我就看到夕羽惠养的那两只暹罗猫站在门口,看到夕羽惠回来,直接就扑到了她的怀里。而且家里的灯也亮着,我朝客厅看了一眼,只见我妈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看到我们回来,我妈脸上没有一丝意外的表情,倒是闻到夕羽惠和夏夏身上的酒气之后,她才稍微有些不悦。小声地嘀咕了一句,“都要当妈妈的人了,怎么还喝这么多。”

夕羽惠也不解释,只是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撒娇地朝我妈笑了笑。随后我和我妈两人就把她们扶到卧室休息了。

之后,我妈简单地问了问我这次“旅游”的情况,我也都一一敷衍过去了。我这才了解,原来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日子里,我妈每隔几天就来打扫卫生,顺便就在这住一晚。没想到今晚我们回来了。

我问她这段时间有没有关于四爷的消息?我妈摇了摇头,回答我说,“这几年你四爷神出鬼没,回来露一面就没人了,跟欠了高利贷躲债一样。我哪里会有什么有关他的消息。”

话罢,我妈就督促我快点去洗洗澡,抓紧时间去休息吧。出去这么多天肯定累坏了。

我点点头,洗完澡就匆匆地睡下了。不知不觉中,那个一直缠绕着我的奇怪梦境,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那一晚我睡得很熟,几乎是一觉睡到了自然醒。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我妈已经离开了。夕羽惠把早饭做好放在了餐桌上,还给我留了一张纸条,说是夏夏陪她去医院复查了,让我在家好好休息,中午去她店里吃饭。

我坐在沙发上,仔细地回想着我们在羌尧的经历。我手臂上已经没有了那种奇怪的纹身。而且有关密卷的一些东西,被带到东北之后,好像都没有带回来。不论是七指手骨还是那半本密卷。家里也被我妈打扫的很干净,一副井井有条的样子。

我突然想到,夕羽惠在东北对我说过的话,那就是风干鸡有东西留给了我,而这些东西可以让我知道这些“事”的真相。可是夕羽惠也叮嘱我,有些事情不让我知道,只是为了在保护我。所以她是不建议我看风干鸡留下的那些东西。不然也不会与大凯他们编出那种善意的谎言。不过她也不会阻止我去看。决定权就在我的手里。

这几年,我一直被有关于密卷的事情所困扰着,关于这些事情之中,我心中有太多的疑问没有得到解答。再加上在羌尧之中,特别是我们进入水底之后,被吸入龙形建筑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发生的这件事情,使得夕羽惠不得不给我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让我不要去深究在我昏迷之后所发生的事情。而且直到现在,风干鸡和爷爷都是了无音讯,也不知道他们二人现在的情况如何,到底有没有从羌尧平安出来……

在往下想,就不由得想到了在羌尧时,那些与我和夕羽惠有关,但是却看起来非常隐晦的关系。

想到这里,我便拿出地下室的钥匙,然后披上衣服,就往地下室走。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层楼梯而已,但是我的心里一直非常的忐忑。即想知道事情的原委,又怕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自己接受不了所谓的“答案”。

在这种忐忑的心情下,我一步步地向走去地下室,然后拿出钥匙把门打开。与我们离开时候想必,现在的地下室非常的“板正”,所有东西都放的井井有条。看来我妈来家里的时候,不仅把家里打扫了,估计地下室也给收拾了。

我顺着地下室找着,想知道风干鸡留下的“东西”在什么地方。如果他要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以风干鸡那种作风,肯定不会留下一部手机或者电脑什么的东西,把“东西”放在电子产品上。更可能的是,风干鸡给我留下了类似于信件一样的东西。

我在地下室翻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风干鸡留下的“东西”。难不成风干鸡放了夕羽惠鸽子,其实他并没有留下任何的“东西”?

我找了一个小马扎坐着,思考着这件事情。以我对风干鸡的了解,他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而且在去羌尧之前,他也告诉我,这趟羌尧之行后,我心中的很多疑问便会得到解答。所以,风干鸡应该会留下什么东西给我才是。

于是,我只好给我妈打电话,问她在收拾地下室的时候,有没有看到类似书信的东西?

经我这么一问,我妈想了一会儿便告诉我,确实有类似书信的东西。那是装在一个牛皮纸袋里,纸袋用细线封着,我妈当时没有打开看,只是晃了晃纸袋,能感觉到纸袋里面有信件一样的东西……

“那纸袋你放到什么地方去了?”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妈告诉我,那个纸袋就在老家具柜子里面。我抬头看了看,我妈所说的老家具柜子,就是我们家以前用的一个半米来高的木柜,这是以前爷爷用的东西,因为老爷子比较念旧,所以一直就没扔,结果也一直没有地方放,所以我和夕羽惠结婚之后,这破烂就被送到我们这里来了。

匆忙挂了电话,然后起身拉开柜子,便看到了风干鸡留下的那个牛皮纸袋子。

热门小说叁号密卷,本站提供叁号密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叁号密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善意的谎言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五章 最后的答案
热门: 民调局异闻录后传 中国橘子之谜 402女生寝室 异位 怒海妖船 坛子里的残指 恶魔的彩球歌 花娇 14号推理当铺 邪恶催眠师2:七个离奇的催眠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