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貂蝉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觉醒者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遁甲天书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天香阁,是雒阳城中最为著名的风月场所,内有兰亭台榭、奇花异石,布置装饰豪奢而风雅。阁中多有红牌歌姬,尽皆娇艳非常,体态妩媚,且兼具才情,琴棋书画、吹弹歌舞,无不尽善。

此地与寻常妓寨不同,天香阁主乃是位厉害角色,深谐男人的心理,领悟出“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的道理,教诲阁内的红牌歌姬们,都要卖艺不卖身,其目的就是要吊足嫖客们的胃口。

天香阁中的头牌红姬,名唤来莺儿,此女色艺双绝,明艳娇媚,名扬雒阳,特别一手琴艺如同瑶池天籁,多曾受儒门大家蔡邕赞赏。

凭着以来莺儿为首的红歌姬作为标牌,天香阁的生意甚是爆火,客似云来,日进斗金,就连达官贵人也都流连忘返,正是好一处纸醉金迷、夜夜笙歌的人间天堂。

此时,杨烨得吴用传信,有心要拜会神秘女郎,遂由颜良陪伴,在夜幕降临之前,到达雒阳东城,寻着了这座著名的天香阁。

由于他的外貌过于俊朗,因此刚进天香阁,就引起了广泛关注,许多莺莺燕燕都媚笑着贴身上来,热情洋溢地道:

“哟,这位公子,您好面善哦?是来寻哪位相好的姑娘?要不要我们来陪你?”

遂有淫糜香风、乳浪臀影,以及白花花的胴体扑面而来,直将杨烨吓得抱头鼠窜,赶忙运转九转元功蜘蛛变,在周身四面地上,悄悄密布上蛛丝,凡有莺燕们想要靠近的,都被紧粘住脚,无法继续动弹。

“大胆狂徒,活得不耐烦了,敢到天香阁闹事?”

结果这样一来,就弄得天香阁内场面混乱,立刻惊动了老鸨儿和护院,原本他们都气势汹汹杀来,想给闹事者一场凶狠的教训,结果刚碰见杨烨,立刻就将万丈怒火,都化作绕指柔情。

当中原因就只有一个,不是因为杨烨俊朗超标,而是伟大的孔方兄的魅力:杨烨取出一整块黄灿灿、沉甸甸的金元宝锭,就直接丢在老鸨儿当面,落地砸得啪啪作响。

“接好了,这块金子,就是爷赔给你们的!”

老鸨道:“哎呀,公子爷,您真是太客气了。”

杨烨沉声道:“我来天香阁,非为别事,只专要拜会一位姑娘,求请妈妈指点迷津,若遂我心愿,必有重报。”

言罢,他将手一摆,颜良会意,遂取来一个包袱,放置到桌上揭开,见里面都是大金元宝,霎时满室都现黄灿灿的金光,老鸨的眼睛都看得直了,要知道天香阁虽然来往豪客甚多,亦有达官贵人、士子名士,但也从来没有一个,如杨烨这般挥金如土的。

老鸨儿当即激动地问:“却不知道公子爷,您是想见哪一位姑娘?”

杨烨笑道:“姑娘我并未见过,只知她歌舞双绝,闺名唤作红昌?”

“红昌……”老鸨儿顿时满脸迷惑,思前想后都想不出这个名字的来历,不好意思的道,“公子爷,貌似我们天香阁,并没有这位姑娘,你莫不是弄错了。就算弄错了也无妨,我们这里就是美貌姑娘多,不妨让老身帮你介绍个更好的。”

杨烨摇头道:“不要,我只要见红昌姑娘,若此处没有,我就走了。”

话音刚落,颜良将包袱收起,霎时金光收熄,老鸨见煮熟的鸭子即将飞了,上门的土豪即将走了,不免如丧考妣,于是百般劝说,悉心推销天香阁姑娘的妙处,以求杨烨回心转意。

两人正在那边叙话,突然二楼内室的香阁有帘子揭开,从内走出一个绝色美女,却见此女浑身雅艳,遍体娇香。两弯眉远山黛青,一双眼明秋水润,皓洁玉颜胜白雪,显出一股飘逸脱尘的仙气。

杨烨身边不乏美女,如凌曌、陈丽卿、凯兰崔尔、刘慧娘、赵敏、闻惜君、竹潇雨柔,尽皆环肥燕瘦,各有风韵;然若比较美貌,都要略逊此女一筹,尤其是她的玲珑身段最完美,凹凸有致,顶级魅惑,配得上“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评价。

简直让人无法置信,人间还会有如此容貌的绝色女子,此女刚一现身,每室都是啧啧赞叹之声,就连阅遍春色的杨烨,都不免有些心颤神乱。

正在这时,美女亲启樱唇道:“妈妈,这位公子,要寻的就是女儿,麻烦你请他上楼说话。”

“貂蝉……他居然要找的人是你?你就是红昌姑娘?”老鸨儿瞬间满脸尴尬,讷讷看着杨烨这个土豪,似有许多苦衷要说。

“她叫貂蝉……”杨烨听到这个名气亦是颇觉意外,当下运转元龟变化推算,可推算结果却是一片虚幻。

“杨公子,小女子红昌,已然候你多时了。”香楼上的绝色丽人,似乎看破杨烨在暗中窥算,盈盈笑道。

杨烨经历过许多大事,怎会轻易被一小女子吓倒,哪怕她的身份是可能就是三国世界中最传奇的女性,当下他一甩衣襟,迈步上楼,边走边行道:

“花魁娘子既有召唤,我又怎能不给面子?”

老鸨见杨烨要上香楼,轻轻阻止道:“公子,您要见貂蝉姑娘,却要想清楚了。她……她的脾气,其实有点不太好……”

原来这位貂蝉姑娘,乃是天香阁中一位甚是怪异的人物。她是一年多前来得天香阁,身份是武妓,歌、舞、剑三绝,容貌更是绝美,论姿色还要胜过来莺儿一筹。

原本她一到天香阁,立刻引起轰动,风头直逼第一红牌来莺儿,但是很快各种嫖客都失望了,貂蝉美虽美,但却是带刺的,而且刺非常扎手。

因为天香阁的所谓“卖艺不卖身”,其实只是逼格,而并非情怀。“不卖”的根本原因,之是钱给得不够,若是碰上真正财雄势大的,该卖还得去卖。

例如官场中领袖的何进、袁隗、刘虞;民间的舆论领袖、专搞月旦评的许靖、许劭;少年英雄曹操、袁绍、袁术;或是封疆大吏王芬、皇甫嵩、丁原,遇到了这般人物来天香阁,就算姑娘们再红、再矜持,都必须老老实实伺寝,就连来莺儿也不例外。

但天香阁的惯例,却被貂蝉打破,这位姑娘真属于彻底的守身如玉,卖艺,交钱来;卖身,你做梦;动粗?就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第一个倒霉的是汝南人许靖许文休,他看中貂蝉姿色,提出亲以“月旦评”美评为代价,求要梳拢取红丸;许靖天下名士,上得其评的机会异常难得,所以天香阁自是千肯万肯。

然真落到貂蝉之处,这姑娘表面答应,待许靖进入香闺,迎接他不是如玉娇躯、风流温存,而是冷酷粉拳,裙里怒腿,险些将这位儒林名士,活生生打成公公。

经此一役,貂蝉在舆论中扬名,成了士林中人人畏惧的胭脂虎,就算有人慕艳名来天香阁,也无人敢翻貂蝉的牌子。亏得天香阁主对貂蝉极为包容,并没有因此将她赶将出去。

不过貂蝉的房里,从此也没什么生意,时间一长,老鸨儿们都不记得阁里还有这么一位姑娘,直到杨烨到来,她们才想起那段可怕记忆,出于好意,赶忙提醒。

可惜杨烨哪里是来买春的,貂蝉如此行事,却反而更像他心目中的那位传奇女子,对其兴趣更浓,好奇心也更加强了。

就这样,杨烨登上香楼,颜良却守卫在楼道之上,瞪着双眼,杀气腾腾,仿佛一尊凶神,吓得老鸨儿、护院以及众天香楼的嫖客,都望而却步,不敢妄起好奇心。

杨烨进入香闺,迎面近观这位绝色美女,委实又更增几分丽色,肌肤吹弹可破,容貌晶莹雕琢,一颦一笑,皆是造物美景,可令人意乱神迷。

造化诀自行发动,杨烨霎时抑制住自己内心的蠢蠢欲动,目色恢复清明与淡然。

“杨公子果然并非寻常人物,不愧是被女娲娘娘看好之人。”

“女娲娘娘……姑娘,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绝色丽人明眸左右顾盼,现出一份慧黠:“我吗?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我就是貂蝉。”

杨烨摇头道:“不对,你不是貂蝉,如今只是中平二年,按照年岁推算,貂蝉,她不该有你这般大的年纪。”

“这是因为有女娲娘娘的圣迹,我提前长大成熟,又获得觉醒,觉悟出自己的真实身份,知悉了造化空间的存在,更明白了什么是圣选者,什么又是拯救者?”

杨烨道:“原来如此,貂蝉姑娘,你真得就是传说中的觉醒者,不知你此番救助吴用先生,并邀我到此,究竟都是为了什么?”

貂蝉幽幽叹息一声,姿态妩媚得令人窒息:“理由是我不想延续必然的剧情历史安排,要跳出轮回,改变命运,其中唯一办法,就是获得你这位被女娲娘娘看好的拯救者的帮助。”

这位绝色丽人说话异常诚恳,又柔情似水,几乎令人无从抗拒,但可惜杨烨却非寻常男子,并未受媚术幻惑,平静如水地道:

“貂蝉小姐,你是传奇战场中的觉醒者,又是具有闭月之貌的绝色佳人,哪怕独立进入造化空间,都会成为令人仰视的存在,四区圣人尽皆抢着厚遇,就如那武圣人于和与钢铁侠托尼·斯塔克。你何须依附我这个实力有限的圣人唾弃者?”

因为能成为剧情人物中的觉醒者,无一不是凤毛麟角的盖世天才,四区圣人虽然总是想着毁灭剧情世界,获得世界之石能量,但对于剧情人物觉醒者却是异常恩遇,凡有发现,直接转化成为圣恩眷顾者,成长速度堪比坐火箭,成就斗神的概率极高。

所以貂蝉向杨烨求助,就等于是一位贵族公主,在向一位搬砖的民工求包养,其画风异常诡异;聪明理智如杨烨,自不会见到美女,就妙想天开,头脑发热,愣头楞脑踩进坑里。

男儿大丈夫,什么侠都能当,就只有两类侠做不得:一为接盘侠,二为背锅侠。

毕竟,杨烨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凌曌、赵敏、马宝玉等战友伙伴,还有乐天岛的新家,他已经是一方势力的领袖,必须担负起指责,绝不可肆意任性胡为。

貂蝉听得杨烨这般说话,眼中现出睿智的光彩,只见她暮地收拢媚术,真诚相示,柔启樱唇,款款说出其成为觉醒者过程中,那些令人震惊、唏嘘的往事。

热门小说神级猎杀者,本站提供神级猎杀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神级猎杀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觉醒者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遁甲天书
热门: 法蒂玛预言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人间(中卷):复活夜 大魔术师 江山美人刀 最漫长的那一夜:第二季 计数器少年:池袋西口公园2 恶狼之夜 玻璃恋人 恶灵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