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阎彦明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遁甲天书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神刀斩四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虎牢关雄关之外,貂蝉、维娜斯夫人与来犯之敌对峙。

敌人中的首领是一位眉眼上挑、高高在上,有着如火似冰眸光,如玉般晶莹、如霜般冷酷的容颜的冷傲女子。

她正是折花公子麾下四大后宫之首,出自于绝代双骄世界的武道女宗师邀月宫主。

邀月将水袖甩动,冷眸璨璨,朝着貂蝉杀气腾腾喝道:“不识抬举的小贱人,你全凭我家主公心存怜惜,方才留得残命,却怎敢如此斗胆,干扰我们捕杀仇敌!?”

维娜斯夫人冷笑道:“邀月,你这个疯女人,莫非是脑壳坏掉了?有我在此,还敢对我爱徒如此说话,直言威胁?你可是活得不耐烦了?休要忘记了,我与你家的死鬼折花一样,都是造化殿中的斗神,别不知天高地厚。”

邀月宫主满脸鄙夷,冷冷扫了维娜斯夫人一眼道:“就你也敢称为是斗神?不男不女的变性人,真是造化空间穿越者中的耻辱,你给我家主公提鞋也不配。”

维娜斯夫人怒极反笑:“折花家的鞋子,除了他自己,不会有谁愿意提,反正都是些最破、最烂的。”

邀月骄横成性,目空四海,除了折花公子之外,就对杨烨略微心存忌禅,如维娜斯这般的新晋级斗神,她亦是等闲视之,此刻听得对方出言侮辱,顿时怒火被点燃:

“死人妖,看你家姑奶奶,现在就撕烂了你的嘴。”

说话之间,邀月转手抽出魔剑碧血照丹青,剑光猎动,隐约有雷震之声。此女可不比白女巫,乃是纯血的华夏族人,进入三国世界战力不仅没有削弱,反而还有所增强。

刚才天香阁的惊天裂缝,就是邀月宫主驾驭魔剑,使用绝技天外飞仙后的结果。因此,维娜斯夫人虽出言轻蔑,但内心却并无半分小觑。

毕竟,这种达到破碎虚空境界的武道宗师,绝对不是可以闹着玩的,就算实力强如维娜斯夫人这般的斗神,也都得全力以赴的迎战。

可就在这时,一个阴沉的男声突然插将进来:“夫人,杀鸡岂能用牛刀,不劳您亲自动手,如此腌臜猥琐的东西,且交给末将料理!”

维娜斯夫人、貂蝉闻言,同时心灵皆受重锤,感受到异常可怕的精神威压,莫名其妙掀起一股绝望的感觉;而邀月宫主听到这话,将本已蓄势待发的剑气与明玉功,都尽皆回收,口中用怨恨的语调喝出慵懒的台词:

“很好,就交给你。彦明,你办事,我放心。务必将这头死人妖弄死,我不想让她再见明天的日出。”

黑雾散开,面目分明,出来了一个身高八尺、星目剑眉,拥有流线型的爆发性体魄,宛若虎豹般彪悍的青年男子,在他的手中,握着一杆足有丈九长短的特大号马槊。

貂蝉凭着天遁书观气之术,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个青年男子的实力深不可测,似乎还要超过邀月宫主,达到了比破碎虚空更加高明的境界,遂赶忙出言提醒道:

“师傅,您千万小心,这个男人,貌似比邀月还要厉害!”

维娜斯夫人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缓缓颌首会意,又旋即喝骂道:“破鞋家的奴才,若有胆量,就报出你的名号!”

这个虎狼般的青年男子冷哼一声道:“你问我姓名,这是想下了地狱做个明白鬼?好,某家就满足你的愿望,吾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凉州金城阎彦明,今天特来取你的性命。”

维娜斯夫人虽是穿越者,但到底并非华夏族血脉,对于三国历史了解不深,只晓得吕布与蜀汉五虎将等人武功最高,却全然不晓得这位凉州阎彦明的厉害,因此待听其通名后,并未留存更多的戒心。

“凉州阎彦明,这是什么东西,老娘从来没有听说过,反正只要不是吕布、关羽、张飞、左慈、于吉这般的逆天角色,凭着我造化殿斗神的水平,自是谁都无须畏惧。”

“蓝色多瑙河!”

维娜斯夫人一声娇喝,身躯徒震,翩然起舞,其舞姿矫若游龙、翩若惊鸿,步伐优美飘逸,暗藏甲兵烈刃,足可执掌战场上的生杀权力。

顷刻之间,四周景致发生改变,霎时就从如铁雄关,转移到一个鲜花盛放、蓝河蜿蜒的人间乐土、世外桃源,香甜芬芳扑鼻而至,似醇酒直沁心扉。

维娜斯夫人这段舞曲,改编自地球上奥地利的“圆舞曲之王”,威力堪比圣斗士世界中黄金圣斗士撒加的魔皇幻胧拳,比凤凰星座的凤凰幻魔拳更为厉害,直接对敌人施以精神攻击,专门重创灵魂,使之在极乐境界中陨落。

就凭着这招蓝色多瑙河,维娜斯夫人曾称霸美国队长三的剧情世界,一举击败猎鹰、蚁人、冬兵、鹰眼四大高手,并干扰绯红女巫施展异能,协助钢铁侠扭转乾坤,打赢了内战。

哪怕绯红女巫这般厉害的5级变种人,听完蓝色多瑙河,也得乖乖沉睡上数个时辰。因此,维娜斯夫人对于这一招,充满了绝对的自信。

阎行原本杀气腾腾,绰着长槊冲锋,但当他观看到维娜斯动人的舞姿,眼中现出迷醉之相,渐渐闭合,脚步都跟着迟缓,似乎陷入了蓝色多瑙河的迷魂幻境之中。

维娜斯夫人见状暗自得意,但旁边掠阵的貂蝉骤然面色大变,焦急的高声娇喝:“师傅,敌人有诈……”

话音还尚未落尽,阎行迷醉的双眼突然睁开,仿佛金刚怒目,魔神开眼,蓝色多瑙河的乐土,刹那燃烧起红莲烈焰,场面变得恐怖至极:

“妖贼,尔区区雕虫小伎,焉能惑吾!”

阎行抖手挥舞一矛槊,铿锵作响,带着尖锐呼啸,幻化作万道寒芒,将维娜斯夫人包裹至其中。

貂蝉见恩师情况危险,便即相助援手,运转遁甲天书“人遁书”中的功夫,俏目闪烁寒光,直接释放出一把飞剑。

红颜知己剑!

正是貂蝉渡过两次天劫,以峨眉山玄铁淬入神魂力量所成的本命剑器。

阎行见飞剑袭来,面不改色,只是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华彩。”说话间他五指膨张,化成一双狼爪,骤然怒起,啸月惊魂,将貂蝉的飞剑一把抓住。

另一边,维娜斯夫人躲闪不及,吃了宗师级枪矛专精逆转时间特效的亏,大腿部位被阎行长槊洞穿,顿时流血不止,下盘不稳;幸亏她也是成了名的斗神,自懂应变,立刻改换上一套全新的战斗舞曲“天鹅湖”,将单脚呈现金鸡独立,稳守防御之势。

天鹅湖,这是维娜斯夫人改编自地球上著名芭蕾舞曲的战斗舞技,拥有最严谨的防御力,能在天残地缺的环境中只手擎天。

阎行连续数轮诡异攻击,都被天鹅湖舞步化解,貂蝉亦乘势赶上,联手师傅,左右夹击。

邀月顿时脸色阴沉,将玉手一挥,黑暗中又闪出两员武将,其中一个却是杨烨在广宗遭遇过的老面孔—华雄,这货也是个会厮杀的。

华雄与另一员武将,都绰起大杆刀,准备下场动手。这时,那阎行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一边从容招架貂蝉与维娜斯,另一边高声呼喝道:

“华将军、张枪王,请两位休要出手,且容末将独立建功。”

话说完,阎行抖擞神威,掌中长槊耍得神出鬼没,貂蝉两人顿时压力剧增。维娜斯夫人作为穿越者,更是满腹狐疑:

“这个阎行到底什么来历,怎会有如此厉害的身手,恐怕就是蜀汉五虎将关张赵马黄到了,也没有这样凶。”

维娜斯夫人男身女心,只读三国演义小说,却不读三国志历史,因此知识浅薄,不晓得阎行的可怕武功。

按照《魏略》中的记载,阎行本是西凉悍将,跟随韩约造反,勇猛无匹,某日与天威将军马超单挑,以长矛相刺,结果长矛折断,阎行绰着断矛砸马超的脖子,险些将马超杀死。

因此,西凉阎行武艺并不逊色于马超,论凶悍更要胜过。折花公子替代董卓后改变历史,提前韩约寻访金城,将其收为部署。

此时,阎行展现出三国世界顶尖猛将的实力,越战越勇,倏忽来往,举轻若重,杀得维娜斯夫人与貂蝉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堪堪临近败北。

貂蝉见敌人如此了得,眼神中现出一丝坚毅,卖个破绽,跳出圈外,探手入怀,预备使用女娲娘娘赐予她的防身法宝。

谁想到貂蝉动手快,阎行的动作却更快,只听他狞笑一声:“小娘子莫想暗器伤人,在吾之处,谁都别想多做多余动作。”

弹指之间,阎行凌空跃起,掌中长槊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居高临下,连续挥动四次。

“喝喝喝喝,鬼神乱舞!”

第一次挥落,貂蝉被迫入下风,无暇再祭起法宝;第二次挥落,貂蝉的红颜知己剑被格飞,虎口反震出血;第三次挥落,貂蝉的仙元护体罡气被破;第四次挥落,居然狡诈如斯,避开女娲护衣樱红翠绿的防御,直劈貂蝉的粉颈—毫不怜香惜玉!

观战的邀月宫主见状,不由大喜,当即鼓掌喝彩;华雄却感觉不妙,暗运千里传音术提醒:

“彦明将军,请槊下留情,此女乃是主公钟爱之人,不可伤害,她将来或许要成为我等的新夫人。”

阎行听到华雄提醒,原本长槊转缓,可听到最后“新夫人”三字,不由将钢牙猛咬,恶从胆边生,遂将神鬼乱舞武将技的最高破坏,给完整爆发出来—誓杀貂蝉而后快!

他想得清楚,自己投效邀月宫主,已然将貂蝉得罪得狠了,一旦让她入了折花公子的后宫、拥有夫人身份,自己必然会遇到许多麻烦。

与其将来被穿小鞋,不如现在扑杀这个女人。阎行来自于凉州四战之地,从小就心狠手辣、毒如豺狼,瞬间便做出决断,要赶尽杀绝。

“要想伤害蝉儿,就踏着我的尸体过去!”千钧一发的关头,维娜斯夫人爆发出斗神的潜力,飕地缩地成寸,挡在貂蝉前面,水云袖倏地挥舞,使出她留名造化殿封神榜的神级战舞。

孔雀汲水——雀之灵!

热门小说神级猎杀者,本站提供神级猎杀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神级猎杀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遁甲天书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神刀斩四将
热门: 恐妻家 本阵杀人案 全职法师 苍白的轨迹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上) 凤逆天下 天才锁匠 恶梦的设计者 青铜神灯的诅咒 空洞星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