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耍流氓

上一章:第五十八章 有妖气! 下一章:第五十九章 樱花季(上)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怎么了?风……幽香。”看到风见幽香拿眼睛瞪他,陆远只好改口,似乎直接叫幽香,也很自然。

只是风见幽香的状态很差——从下午开始,她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就有些萎靡,到了晚上更是如此。这和那个一直以来,都元气饱满、斗志昂扬的风见幽香真是太不相同了。

陆远询问她是否生病了,可风见幽香的回答是,“我要喝酒!我要赏月!”

于是就成了现在这幅样子……在不圆不扁的月亮下,陆远将一张桌子摆在庭院内,上面照着中秋节的样子摆上几种点心,神国空运来的水果(八云紫你辛苦了!),还有一壶白酒……是的,这个是风见幽香不知道从哪里抢来的,陆远确信风见幽香的口袋里从来没有钱。

“……赏月……哈欠……”风见幽香话还没说完,就打了一个大哈欠,就像连续十几天没睡觉的人一样。

陆远囧,只好把自己的座位挪到风见幽香的边上,给她和自己各自斟满酒杯。如果风见幽香有什么异常,他也能第一时间救助。风见幽香对他主动坐过来,似乎挺满意,但她还是停止不下打哈欠。

“你……哈欠……要吟诗的。”风见幽香疲倦地已经无法保持正坐,她稍微倾斜了一下身体,靠在了陆远的胳膊上。陆远能感到,在接触的那一瞬间,两个人的身体都僵硬住了,然后风见幽香似乎清醒了不少。两个人除了打架和被打,似乎……这是第一次亲密接触?!

陆远赶快摇头,我最近精神很不稳定,看来解析传奇卷轴果然还是太勉强了……

风见幽香的面颊微红,只是在夜色中被很好的遮掩起来。她有些慌乱的顾左右而言他道,“摇,摇什么头!赏月,赏月都是要吟诗的。”她争辩着,可靠在陆远胳膊上的身体并没有离开,几分钟之后开始慢慢的放松下来。

陆远暗自叹了口气,他感到自己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了……“那,那我就说一首唐诗吧……”陆远看着此情此景,想想来幻想乡的大半年时间,忽然也有些感触。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陆远曾经与彭莹玉和谢逊往来,两个人都是才高八斗的人物,陆远自然也沾染了一些文气。他吟诗用的是唱说之法,一首诗咏了近一刻钟的时间。陆远吟咏的这首李白的《月下独酌》,用词浅白易懂,陆远相信来自平安时期的大妖怪,一定能够听懂自己的意思。诗虽然说的是独酌的孤独与洒脱,但此情此景陆远选择这首诗,他要说的意思却是反过来的——我有美人相伴,这些自然与我无关的意思。

可当他低头看向风见幽香。却险些笑出声来。他只是一时间酸气发作,等醒悟过来就明白,自己说的再浅显,也要听的人能明白才可以……可幽香此时已经眼神迷离,脑袋不断的点着,快睡着了。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即使困成这样,她还抓着陆远的衣服,不依不饶的呢喃着。“……你这只公犬……”

好吧,这句诗从字面上理解,确实挺像泡吧和约炮,但你这么说我!我也是会生气的!

“我!……我送你回去睡觉吧。”陆远语气一转,轻声说着。他把风见幽香的胳膊垮在自己的脖子上,尽量柔和的将她扶了起来。这次风见幽香没有抗拒,或许是因为陆远的分寸拿捏的比较好——如果他敢来个公主抱,后果或许就是他的脖子被女王咔擦一声拗断。

“怎么会困得这么厉害?”上楼的时候,陆远问了一句。

“没,哈欠……没有冬眠……”到楼上之后,陆远刚要把风见幽香扶到客房去休息,她那条挎在陆远脖子上的胳膊,就突然变得像钢铁般坚硬!然后涌出一股大力,带着陆远不由自主的向着自己的主卧室走去……陆远哭了。

“我要睡……哈欠……至少一个月……时间,不……要吵醒我……”

说完,风见幽香就把外套和格子裙随手丢在一边,完全没察觉到自己雪白的长腿,再度暴露在陆远的面前。她闭着眼睛爬上了陆远那张舒适的大床,嗅着气味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不片刻,就沉沉的睡着了。

陆远站在床边,好气又好笑的看着鹊巢鸠占的风见幽香,有些无可奈何。

不过他也不是笨蛋,能猜到为什么风见幽香会不冬眠。她的生活千百年来都始终一致,今年唯一大的变化就是陆远的出现……对于她这样的大妖怪,不冬眠还是有些影响的。

睡着之后,往日凶暴的女王,此时看起来像是一个温和的少女。她嘟着嘴,翠绿色的头发散在雪白的枕头上,手贴着粉嫩的面颊,抓着被子边沿。

陆远忍不住……他确定自己只是被吸引了,一时间忍不住……低头在她的面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很香……满口的花香,这是陆远最深的感受,果然不愧是鲜花大魔王。

那让我再欺负大魔王一下吧!他看着没什么反应的风见幽香,忍不住再次的凑了过去。

“升!龙!拳!”

呦~~~~!一个人影撞破嘉木屋的屋顶,高高的飞上夜空。

……

武器锻造上,自从蜀山剑气渗透进精金合金锭之后,合金终于开始有了一些软化的迹象。最近陆远抡动神锤敲打时,每天都能让金属锭延伸一个指甲盖儿的厚度,这真是可喜的进度。

自从风见幽香陷入沉眠之后,陆远用“法师密室术”将她睡眠的房间和幻想乡隔绝开,并且持续的强化了各种法术,来保证在安全上万无一失。现在的幻想乡,可不是一个和平的地方。如果风见幽香正常的冬眠,那么陆远相信,凭借数千年的经验,她一定能把自己的安全照顾得很好。但是现在既然由于陆远,导致她错过了冬眠的时机,那陆远就要负责不出纰漏。

因此除了在密室锻造的时候,其余大部分的时间,陆远都会端着茶杯,坐在房屋的大厅里研究法术,就近守护着风见幽香的安全。

陆远的手平伸着,在他手掌的正上方,悬浮着一颗炽白的火球!这不是一颗正常的火球术——法师施展的火球术,其实是魔力驱动着一小块煤块飞翔一段距离,当煤块撞击目标的时候才会燃烧,生成火球,然后引爆……陆远手里的火球在濒临爆炸的边缘,这已经是第四阶段的火球术了。

三环的魔法,“火球术”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法术。因为它的应用广泛,又是低阶法师能掌握的,最好的范围杀伤手段,因此倍受法师们的青睐。古往今来,研究“火球术”的法师无计其数,早有人说,“火球术”已经被研究透了。

可在陆远将魔法数据化之后,他至少从“火球术”之上又找出了三个重大的突破——如果他现在回到“博德之门”,凭借这个对于“火球术”的研究成果,他就能立于烛堡学者的大法师之列。

……

首先,就是火球术的施法环境要素。

同样施展“火球术”,一个要求是在狭窄的、视觉昏暗的矿道内,让飞行的煤块穿过横七竖八的支撑木架,最后击中一群地精后再爆炸;另一个则是在无风、温度适中、天气晴好且阳光不刺眼的平坦旷野里,施展“火球术”击中一个预先准备好的固定靶子。

同样需要施展“火球术”,这两者的施法需求、施法消耗,是一样的么?

因为这个假设,陆远通过一次次的实验,终于将火球术的控制部分,与燃烧和爆炸的部分,彻底的分离开,迈出了解析法术的重要一步。

……

其次,同类型的法术有何分别?

一环法术,次级火焰球(Orb Of Fire,Lesser);二环法术,炽焰法球(Flaming Sphere);三环法术,火球术(Fireball)。

陆远特意寻找到的三个相似、但是环数不同的法术进行了解析……

他看着手里随着精神力和魔法的不同,逐渐变化的火球——这一步非常的简单,只要将控制和燃烧分析清楚之后,所有的法术,其实可以看成是一个法术的不同版本。

“同类衍生”,陆远迈出了他走向传奇的第二步。

从学习魔法以来,他一直是在将法术抄录进自己的法术书——但是第一次,他可以从法术书中将魔法删除。有了同类衍生原理之后,次级火焰球、炽焰法球等等都只不过是火球术的不同版本,甚至他还未获得的强力七环法术,延迟爆裂火球(Delayed Blast Fireball),也同样是如此!

毫无疑问,火球术的解析只是其中的一个开端,将来像每个法术的次级和高级版本,“魔法飞弹”和“艾萨克飞弹风暴”,比格拜的大巴掌系列……等等,都可以逐渐归并。

他的魔法数量将越来越少,但是魔法的灵活性将越来越强大。

……

而最后的第三步,就是他现在做的……

陆远手里的火球,从中分出一个火线,然后是第二根……十几根火线相互缠绕着,最后变成了一根火焰做的长箭!它悬浮在空中,锋芒微微抖动着,似乎随时可以爆射出去!

三环的“火球术”,转化成了三环的“火焰箭”。但一个是塑能系,一个是变化系……

“异态转化”,这就是陆远要分析的第三步,只是现在距离成功还很遥远。

这样的转化还太麻烦,而且无论是火球,还是火箭都是攻击的法术,区别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大。将来的目标是火球可以自由的转化成护体的火盾、附着在兵器上的火焰、阻挡敌人的火环、迷惑视线的烟火……

甚至于能不能转化成冰?转化成力场?甚至转化成精神控制的力量?转化向大宇宙意志许愿的力量?转化成操纵天气、控制时间的力量?!

……

至此,陆远的魔法道路已经非常清晰的展示出来。

他要做一个学魔法,而又忘记魔法的人。

如果他能舍弃全部的法术,仅凭精神力操纵天地间的奥术力量,就能千变万化的施展任意世间存在和不存在的法术……

那时候,何必封神?他已经是神。

热门小说守望黎明号,本站提供守望黎明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守望黎明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五十八章 有妖气! 下一章:第五十九章 樱花季(上)
热门: 乱反射 大象的证词 睡在豌豆上 反自杀俱乐部:池袋西口公园5 八墓村 网游之修罗传说 青铜神灯的诅咒 体坛多面手 茶经残卷 史上第一祖师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