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夜(一)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九章 在路上和御别桥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一夜(二)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不……我不能,御别桥还没有正式开放。在接到新的命令之前,我不能放任何人过去。”佐藤警佐的脸上泛起了汗珠,他之前接到的命令是,暂时不能放任何人过桥。

实际上,警方从高层传达来的暗示是,最好不要让任何人过河!——但是即使是豆腐渣脑的政客也知道这不可行,如果一点儿希望都不留下,只会激起西区人的暴动。所以他们的办法就是,将御别川上大部分的桥梁封闭,只留下御别桥和床主大桥可以通行。然后通过低效率的排队和繁琐的身体检查,尽量减少从西区涌入的人数……这些安排,作为一个升迁很晚的老警察,佐藤十分清楚。

“你能!趁着现在警戒线还没有全部布置好之前,给这些孩子们一个机会!”陆远径直走过去,稍微强硬些的搬开了一块儿路障。

“好,好吧。”佐藤犹豫的看了看那些望向这边的学生,终于下定决心。他没有去通知别的警察参与,亲自的搬开另一块路障,然后一言不发的挡在一侧。有两个警佐站在边上,即使有一些不合乎规矩的地方,那些低阶的警察也无权过问。

“快,跑步前进!”陆远站在路障的缺口边上,将一个学生推了过去,然后用力的拍打着后面的人催促着。一百四十几个人,连同店员和那些公司职员都混在学生中开始通过。他们大部分人都识趣的沉默不语,少数话多的,也被陆远一巴掌拍在脑袋上,变得老实起来。检疫区还没有完全搭建好,当人群穿过警戒线之后,都挤在了检疫区不知所措。

那个秋元咖啡店的店长算是领头人之一,他站在那儿迟疑了一下之后,回头看向陆远。陆远干脆的用力一摆头,然后拉住佐藤警佐一起,低头开始将路障挪回原位。秋元咖啡店的店长貌似明白了什么,他低声的跟边上的人交代了几句,然后一百多人就直接化整为零的分散开,离开了御别桥……

“不,你不能这样!他们至少需要检疫……”看见人群穿过警戒线之后,居然在检疫区直接分散离开,佐藤警佐顿时被吓到了。

“没关系的,佐藤,没关系!”陆远笑眯眯的安慰着他,“这次病毒爆发,是全国性的,中央区、东区……其实到处都有感染者,整个东京市都不例外。封锁西区就能遏制病毒传播,只是那些政客的天真幻想罢了。”陆远拍着他的肩膀,明明两个人的警衔一样,佐藤的年纪甚至是陆远的两倍,可是两个人看起来,就和上下级的关系似的。“而且我带着他们,在路上经历了五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他们是感染者,早就病发了。”

“好吧……我明白了。”佐藤警佐无奈地说道。“但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在检疫区后面,另外设置一条警戒线,避免进入检疫区的人直接离开。”

“呵呵,你是个好警察,佐藤。”看到几乎全部的师生和那些公司人员都已经离开了御别桥,陆远重新戴好自己的警帽,也准备离开,继续下面的计划。不过,他总觉得似乎忘了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秋元里奈抱着太阳花,跌跌撞撞的重新穿过检疫区,跑了回来。啊,陆远一拍脑门,我居然把太阳花给忘记了……风见幽香知道之后会杀了我的!

“远!你为什么还不过来!对……对不起,你有事情要谈是吗?我……我在桥的入口没有等到你……我害怕……”秋元里奈抱着那盆太阳花,隔着警戒线慌慌张张的解释着。见到陆远站在那儿,正在和一位警官说话,她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不过陆远发现秋元里奈的大眼睛里还带着泪水,面颊上也湿漉漉的,显然刚才大哭过。

“对不起,里奈……”陆远走过来,隔着警戒线,有些歉意的伸出手轻轻的擦去她面颊上的泪痕。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陆远也没想到只是一个下午的聊天,就像是浮萍的短暂碰触,这个姑娘竟然会变得这么在乎他。“我很喜欢你,你知道的……”

“这,这是告白吗?!”秋元里奈猛的抬起头来,还带着泪水的眼睛充满了惊喜。

“哦……是的,是告白。”陆远没有残忍的去扼杀一段美好的记忆。不过他还是有些调笑地说道,“无论是你的腰部还是胸部,都让我看得挪不开视线。”

“陆君太H了!”秋元里奈先是嗔怪了一句,随即又直视着他的眼睛,大胆地说道,“想看的更多吗?陆,我想把我的一切都交给你!”

“对不起,里奈。虽然我很想拥有你的一切,但还有更多人等着我去救援……”陆远隔着障碍物伸出手,秋元里奈不顾一切的扑进了他的怀里。

“呜呜~我知道!我知道你就是这样的!”秋元里奈倒在他的怀里痛哭,“可我确实喜欢着这样的陆君啊!”

“再见吧,里奈,希望我们能够再次重逢。”等她哭了一会儿,将情绪发泄出来之后。陆远扶起她,摸着她的头发,“跟你父亲一起,尽快的离开床主市。东京那边要好很多,趁着现在离开城市的人还不多,马上去东京!相信我,里奈,相信我!”陆远在她耳边小声的嘱咐着。

“嗯!”秋元里奈用力的答应着,她擦了下泪水,重新站好。秋元里奈向后退了几步,她的双手紧紧的抱着花盆,站在警戒线的另一边,双眼深情的望着陆远。陆远的嘴张了几下,到底没有说出“你能把太阳花还给我吗”这样的话来,只能化作无奈的一笑。秋元里奈明显是把太阳花,等同于一种寄托思念的物品。这时候陆远如果敢讨要花盆,那跟说“我们分手吧”没有任何区别。

秋元里奈看着他,忽然间笑了。夜风吹过她的面颊,黑长的发丝沾染着泪水,让里奈的笑容如绽放的烟花般灿烂。“陆远警官!”她用手放在嘴边,用力的大声喊着,“我爱你!等到灾难过去,我会去找东京找你结婚的!不许逃跑!”

她清亮的声音,让附近的不少警察都看了过来。秋元里奈站在封锁线的这边,他们以为是这位警官的未婚妻在和他告别,纷纷的笑着做出加油的姿势。清新的宣告,让这个压抑的夜晚,第一次有了一些亮色。不少年轻的警员,开始想念自己的女朋友!

“东京警视厅刑事部搜查一课警佐陆远,愿意为你效劳!”陆远整理了一下警服,郑重的敬礼。

不过秋元里奈还没有结束……她转过来对着站在一边的八云紫喊话,“那边的女警官!在我们结婚之前,陆的性需要就交给你解决啦!”

咳咳!不少人被口水呛到,封锁线附近一片咳嗽声。秋元里奈笑着转身,抱着太阳花盆,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大桥。

“哈哈哈~”佐藤警佐感到自己终于扳回了一局,他开心的拍拍陆远的肩膀,转身离开。

“你是混蛋!”即使被视为床伴,依旧无所谓的八云紫,忽然无动于衷的评价了一句。

“我是!”陆远惭愧的答应着。

当秋元里奈跑开时,他看到了那飘在风中的泪水。总让女人哭的男人,一定是个混蛋。

……

“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就在陆远沉浸在各种不爽的情绪中时,一个清脆的控诉声,从身后传来。陆远转过头来,看到一个个头不高,但胸部很大的少女,正拉着一名警察,还怒气冲冲的用手指着陆远!

“就是他,假扮成警察。对我进行了不人道的强制监禁、捆绑、调……咳咳,侮辱!抓住他!”女生含泪控诉着,被他拉着的那个警察只是一个巡查长,比陆远的阶级要低。他看到陆远胸口的警衔之后,只能不好意思的敬了一个礼,“长官,因为这位高松惠理小姐的报警,能把您的证件出示一下吗?”

“吶,拿去吧,不过请快一些。”陆远无所谓的掏出自己的证件,递给了警察。那名警察鞠躬之后,走到一边去打电话查证了。陆远饶有趣味的打量着面前的少女,忽然视线停留在她的胸部上——“啊,你是藤美学园的学生吗?!”

少女气得简直要昏过去!你居然要看胸部才能把我认出来?!我可是被你绑成S型,然后吊在顶棚上两小时啊两小时!中间各种酸爽,嗓子都喊哑了有木有!?

看这个少女身高一米六,胸部却至少是C的程度,陆远确定基本上只有藤美学园才有这种奇葩……哦,才普遍是这种奇葩。

“已经带你们通过警戒线了,为什么不马上离开?!”陆远有些生气。不过他刚刚问完,自己就摇摇头。他都忘记了,安妮曾经告诉过他,学园默示录又称“奇葩默示录”、“脑残默示录”。就是因为这本漫画里除了乳摇和打丧尸之外,还有各种奇葩的少年二货、军国主义右翼分子、左翼分子、丧尸人权斗士、反政府组织、邪教……据说里面的脑残从来没有下限。

“为什么要离开?我家里人都不在东京。在这里,警察叔叔会保护我的!而且,保护我们不正是你们的义务吗?”她理直气壮地说道,然后中间还夹杂着各种对陆远进行人身攻击的话语。

“对不起,陆远警佐!”那个警察过来之后,敬礼,然后将证件还给了陆远。陆远的信息都在数据库内,查证当然毫无问题……“那么关于这位高松惠理小姐的投诉……”

“交给我来解决吧!”陆远强势的打断道。他指了指远处的那辆大客车,“那是她们学校的车,我会去和她的老师谈谈的!”

“那……好吧……打扰了!”他给了名叫高松惠理的高中女生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鞠躬离开。在日本这个非常讲阶级的地方,一个下级想要反抗上级的命令,是需要充分的勇气的!但是面对狮子一样的陆远,没有什么普通人具备这样的勇气。

“不,不要啊!我才不想继续跟着这个坏蛋!”高松惠理不满的抱怨了一句,但其实她不是很在乎。或许是陆远这一路上,把她们照顾得太好了,让她觉得陆远没什么危险性。又或者是日本的那个《青少年保护法》,让日本的青少年可以肆意妄为……

总之,她毫不在乎的跟着陆远,回到了大客车内。

陆远启动客车,顺着车流向前移动着。大桥几乎被堵住,只能单向移动。跟着缓缓的车流,陆远取出了平板电脑。在带有东京市地图的屏幕上操作着,对每个红点代表的仪器进行着调解……

或许是因为秋元里奈的离开,陆远始终被一种莫名其妙的负面情绪干扰着。他忽然停了手里的工作,有些暴戾的将那个叫高松惠理的拉了过来,“既然这是你的期待……现在……跪下!”

热门小说守望黎明号,本站提供守望黎明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守望黎明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九章 在路上和御别桥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一夜(二)
热门: 饥饿游戏3:嘲笑鸟 少年侦探1:魔幻图书馆 代体 机动风暴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穿成反派昏君的鹤宠[穿书] 我在仙界上小学 未来天王 人性的证明 谜踪之国II:楼兰妖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