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夜(四)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一夜(三)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Z-Day+1(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阳光照进半岛假日顶层的房间,也照在卧室宽大的双人床,纠缠在一起沉睡的两个人身上。赤裸的八云紫包裹着一层被单,将自己蜷曲在陆远的怀里,脸上有着淡淡的泪痕,也有甜蜜的微笑。她在睡梦里还呲着小虎牙,像个自己找不自在的小猫儿,和她过去强势的形象一点儿都不相符。

陆远的身体张开着,将八云紫整个包在身体里抱紧。他的手还握着瓷白的乳丘,大腿压在八云紫的身上。当睡着之后,陆远的脸部线条也柔和起来,他似乎也变得没有那么强势……

从门缝里看到这一幕,高松惠理心底有些酸涩的关上卧室的房门,嘟着嘴回到了弹子房。她撕扯开新的零食袋子,将零食一把把的塞进嘴里,眼泪却“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如果可以,高松惠理真的希望把陆远抱着的那个女人换成自己……

当高松惠理关上房门离开的时候,陆远就醒了。

他稍微凝了凝神,昨夜的回忆这才尽数涌上来。陆远看到八云紫的睫毛颤动着,却紧闭着不肯睁开,显然刚才关门的声音也吵醒了她。只是她在装睡。陆远松开手里抓着的软玉,轻轻拨弄一下小小的鲜红樱桃,樱桃就敏感的坚硬起来。八云紫的脸部线条,明显的紧绷着,显然她开始生气和咬牙。

没有昨夜的亲身经历,陆远也绝对不会相信,真正的八云紫和那个强势的紫衣御姐,完全是两个人……

看到八云紫娇嫩的肌肤上遍布的吻痕,陆远有些心疼。他起来在浴缸内放好热水。然后抱起八云紫。八云紫虽然还闭着眼睛不看他,但是很自然的将手臂环在他的脖子上。当陆远把她放进热水中时。她轻轻反抗的叫了一声“呀”,随即就放松开身体。舒服的躺进了热水里。

陆远拿着从她身上解下来的床单,正打算去准备早餐,但他忽然呆住了……阳光下,陆远看到雪白的床单上有着星星点点的血迹。

“大叔!”这时候,高松惠理又推开卧室的门,探了一个脑袋进来,“我饿啦,有吃的吗?”陆远注意到她将自己的头发解开,换了一个和八云紫类似的发型。而且上身仅仅穿着一件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宽大T恤衫。大团的软玉将T恤衫高高的顶起来。从敞开的领口看过去,里面的风光一览无余。

陆远立刻把那张床单收了起来,随手取出一盘预先打包的什锦寿司,“吃这个吧……这个时候也找不到什么太好的东西。”实际上他真的太谦虚了,在病毒爆发之后还能吃到温热的寿司,绝对是极大的惊喜。果然,高松惠理原本只是郁闷得想来骚扰他一下,打扰他得好事。可是一见到高级寿司,立刻尖叫着跑进来。伸手就接过盘子来紧紧的抱住。

“咳咳~”陆远没想到,高松惠理下面居然只穿了一条巴掌大的小裤裤。一路跑过来,雪白得腿晃得他眼晕。

因为八云紫的实力太差,陆远昨晚本来就是浅尝辄止。这时候立刻强烈的反应起来。“嘻嘻~”高松惠理看到他身体的反应,得意的笑起来。“大叔,要不要帮帮你啊。我怎么样都可以的哦。”她故意将手指含在嘴里,“人家昨天的工作还没完成呢……”

“好了,有吃的就出去吧。去玩游戏、什么都好,回头我教你怎么开枪……”陆远伸手轻易的就夹着她的腰,把高松惠理拎了起来,一路丢到了房间外面,然后把卧室的门紧紧关上。

“且,H大叔。”高松惠理得意的笑了笑,一蹦一跳的去弹子房了。她是高中生,可她并不蠢……甚至包括昨天的报警都是——自从昨天在管理楼上,看到了陆远的战斗姿态后,她就已经明白。与其自己漫无目的的,在到处都是死体的城市内乱跑。还不如想尽一切办法,留在这位警察大叔的身边安全些!她相信,或许只有这位大叔,才真正有能力保护身边人的安全。

高松惠理想的很多。在这楼的外面,倒是都是死体,到处都是人吃人的末世。即使是这里,半岛假日酒店的顶层套房,一切极尽奢华,也不是世外桃源。自来水和电力,终究有断掉的那一天,食物也会吃完。但高松惠理想的很实际,在这样的末世里,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够走多远,活多久。

所以在还能享受的时候,一定要忘记外面的世界,尽情享受,不能在死前留下任何的遗憾!尤其是在这个人人打丧尸,她却能吃寿司看电影的时候。

剩下的事情就靠警察大叔了!他要是教自己开枪的话,自己一定会人人真真学习的!以CUP发誓!

……

这间位于顶层的卧室,占据了大厦朝向东方整整一侧的空间,看起来至少有几百平米的面积。不仅仅有两张大床,还有连在一起的书房、会客厅、看电视的位置,一个小泳游池和无间隔的浴室。

“怎么不留下她?”当陆远走到浴缸边的时候,八云紫抢先问道。她看起来有稍微恢复了一些强势,看着陆远的眼神毫不相让。可是故意打满了浴缸的泡沫,将脖子之下的身体全部遮住,还是暴漏了她心中的羞怯。八云紫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昨夜的表现一塌糊涂,陆远还差得远。

“因为你是大妖怪,留不留下她,只能由你来决定。”浴缸很宽大,陆远坐在浴缸的边上,和八云紫很自然的聊着。

“哼~”八云紫的轻轻的哼了一声,其实心里很是满意,这是陆远对她的尊重。在妖怪的世界,阶级的划分更加明确。只有实力相当的人才能毫无约束的来往,比如八云紫和陆远。如果陆远擅自带一个高松惠理这样的普通人,参与到他们之间的游戏,那就是一种冒犯。除非八云紫主动提出邀请,然后陆远也不反对,这才能成立。

“那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还是处女吗?”陆远将小腿浸泡进浴池内,在那层泡沫下,用脚趾摩擦着她的大腿外侧。

八云紫的脸渐渐的红了起来,她眼神如水的瞪了陆远一眼,“没……那样过,是那个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你和小灵梦的阿妈……”陆远对这对百合姬友实在是太好奇了。两个纯美的百合,居然用昨天的那些姿势,想想就热血沸腾啊!

“我们就是打架而已,没有像你昨晚那样过!你满意了吗?!”气急了吼完之后,八云紫就把自己整个藏进了浴缸里,躲在泡沫的下面不敢见他。八云紫把自己藏在水里,害羞的整个身体都在燃烧。经过了昨夜,她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尤其是和过去自己胡乱用隙间穿越时,偶尔看到的那些情景联系起来,更是刹那间明白了很多很多的事情——甚至是阿妈的心意!

看到八云紫居然害羞到躲起来,和原来那种大大咧咧的强势御姐形象,简直是天壤之别!陆远正觉得好笑,却看到八云紫忽然从浴缸里站了起来,一下子扑到了他的身上。陆远笑眯眯的伸手抱住了她还带着泡沫和水,滑腻腻的身体。

“怎么?又想推……”陆远刚说到一半,就停下了调侃的话——因为他感觉到了胸口的温热,八云紫……居然在哭!“怎么了?”陆远温和的问道。他抱紧八云紫,两具不着寸缕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阿妈,是阿妈……”八云紫抽泣着说了一句,接着就放声大哭起来。

陆远无法知道她和博丽巫女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八云紫心中明白,这些事情,自己也是刹那间才想明白的。只是过去的那些一点点细节,堆积起来的刻骨爱恋,根本无法向陆远倾诉。只是让她恨得牙根痒痒的是——阿妈对她在那个方面的彻底误导!而且居然骗了她这么多年!如果不是这次出轨……甚至可能被骗一辈子!

当年她和阿妈,就像命中注定的两个人一样,从陌生到仇敌,再到积累了无数回忆之后的爱恋,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只是到了最后一步的时候,八云紫却被阿妈误导着,以为那种肉搏就是那个……一想起阿妈那种似乎别有意味的坏笑,她就又是生气,又是酸楚。

是的,正因为陆远也有那种笑容,她才舍不得离开。

八云紫之所以会被误导,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吧——看她骑在箱子上就能满足,就该明白——她其实是个敏感体质的大妖怪。当两个姬友堵上一切尊严!扯掉碍事的巫女服和裙装!抛洒着晶莹的汗水!用“十字锁喉”和“德国式后桥背摔”,进行肌肉与灵魂的角力时!敏感的八云紫那啥了,其实一点儿都不奇怪罢……

值得奇怪的,应该是博丽阿妈——能想到用这种奇葩的方式欺骗了八云紫,应该说果然不愧是博丽灵梦的阿妈吗?

热门小说守望黎明号,本站提供守望黎明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守望黎明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一夜(三)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Z-Day+1(一)
热门: 太古战神 燃烧的法庭 魔法学渣 危险的维纳斯 富士山禁恋 前巷说百物语 弄假成真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新干线谋杀案 亡灵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