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Z-Day+1(一)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夜(四)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Z-Day+1(二)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圆形的手电光穿过昏暗的走廊,照在对面的墙壁上。假日酒店住在高层的客人原本就不多,在病毒爆发之后更是大批的逃走,让整个楼层都空荡荡的。眼前看到的这个穿着修理工衣服的死体,还是在这层遇到的第一个。它“呜呜~”的吼着,可它之前一头撞在了装饰花盆和维修通道门的中间,被尴尬的卡在那里,只能徒劳的挣扎着。

“要,要射击吗?”高松惠理紧张的向陆远问道。

“自己去想。”蹲在她后面的陆远,冷漠的回答道。高松惠理不安的将战术灯的光圈照在死体身上,瞄准了好几次,可是瞄准器上的红点,始终被门遮挡着。她还想问问题,不过当她看到陆远那冷酷的表情之后,立刻忍住了。高松惠理想了想,从战术背心里掏出一颗9mm的子弹,轻轻的丢了出去。

“嗒!”的一声,子弹撞击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音,在寂静的走廊里清晰无比!“吼!”死体猛的转过身,向着花盆这边怒吼!他用力的向外挤着,试图从那个夹缝中脱离出来!在瞄准镜里,死体不知死活的从门后努力的伸出头来,让红点清晰的固定在它的额头上。高松惠理深呼吸一下,扣动了扳机……

“噗~”带着消音器的枪口,仅仅发出一声如同烟盒掉落地上的响动,随即死体的脑袋上多了一个血洞。它的叫声戛然而止,最后扑腾了两下之后,栽倒在花盆的后面。

“懂得用脑子了,做的不错!有些死体会藏在房间里,打开客房门的时候,可以用这个办法,吸引房间内的死体自己走出来。”陆远夸奖了一句,“现在,去吧那颗子弹捡回来。”高松惠理吐了下舌头,开心的跑了出去。无论如何,这还是陆远第一次表扬她。

如果是高松惠理的同学,这时候一定认不出她来。穿着适合运动的衣服,关节部位都有运动护垫,不怕摔倒。不仅如此,她的外面还套着一件战术背心,上面插着五个30发的长弹夹。

高松惠理拿着一把MP5A3冲锋枪,装配多功能背带、伸缩式枪托、战术灯、RAPTOR消声器、握把和红点瞄准镜。高松惠理带着的总计六个透明的弹夹,和两大盒散装子弹。陆远定的标准是总的携带重量控制在十公斤之内,即使是高松惠理这样的小女生也能承受。陆远要求她固定在单发模式,只要能够一直稳住情绪,保持在三十米内射击。按照每分钟稳定射击两次的速度的话,她单人差不多可以清理150~300个死体。而且9mm手枪弹,是最容易补充到的弹药。

这样经过简单的训练之后,高松惠理至少有了基本的自保能力。

而且武器质量上无需担心。这些武器虽然结构上模仿HK的产品,但实际上都是由“黎明初号机”进行仿造的。更轻的材料,更好的加工工艺和局部优化(比如可以五十年不关的战术手电),让武器无论是精度、重量还是耐磨损上,都要远远好于正品。

“好了,既然你已经差不多了,那就留下来,继续用楼内的死体练习一下,我要去工作了。”陆远站直身体,整理了一下警服说道。

“Yes,sir!”高松惠理向他敬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军礼,随即又扑上去,紧紧的抱住了他。

……

“不要忘记作为藤美学园一员的骄傲……团结才能更好的活下去……驱逐任何不团结的人……”那个议员的儿子,藤美学园的教师紫藤浩一,正在喋喋不休的对着巴士里的学生们洗脑。自从登上客车之后,紫藤仗着老师的身份,试图攫取团队的领导权。在小室孝和宫本丽已经离开,毒岛冴子彻底无视,张吉暗中支持的情况下……这种行为居然成了事实。

现在,车上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成了紫藤浩一的忠实信徒,正在被他一百遍遍的灌输着各种2B的信条。

而这个时候,和大家的关系有所缓和的毒岛冴子,正坐在车体的前方,在和几个人的小团体聚集在一起。昨天夜里调整座位的时候,她要保护驾车的鞠川静香,而平野户田接受了她给的手枪,算是和毒岛冴子最靠近的一个人,当然也拉着高城沙耶一起挪到了车前面。接着是历练者四人组,他们要跟紧主角——于是整个小团体都转移到校车的前排,和紫藤带领的团体分隔开来。

这时候说起各自的家庭背景,高城沙耶眼神闪烁的躲到一边,而张吉则带着几历练者在边上凑趣。尽管孙立民只能作为活字典使用,而孟薛敏更是专属坑爹属性。但是为了任务,不到万不得已,张吉都会尽量带着他们两个。

不过说起各自的家庭背景……毒岛冴子是独生女,她的父亲在国外开道场;平野户田拥有漫画主角一样的长辈们,并且在黑水公司接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高城沙耶的父亲是日本极右翼组织“忧国一心会”的首领,母亲是华尔街的金融专家,她赚的钱都用来支持这个右翼组织的活动……等等,这些家庭背景历练者基本都很清楚。不过因为日本的极右翼组织普遍都是信奉军国主义、种族主义的纳粹分子,面对四个中国人,高城沙耶可没勇气说出来。

“有什么方法让他闭嘴吗?!”毒岛冴子忽然说道。尽管没有说出名字,可大家都知道,她指的是紫藤浩一。虽然由于毒岛冴子的“冷冻气场”,那个无耻的家伙始终没敢过界骚扰她们这边的小群体。但是自从获得了车上的领导权之后,紫藤浩一就始终巴拉巴拉的,像一只苍蝇一样的嗡嗡个不停!现在连毒岛冴子这么冷漠的人都无法忍受了!

张吉的脸上都快拧出苦水来了。

剧情啊剧情,你在哪里……现在是早晨9点左右,校车刚刚开上床主大桥,根本不到触发剧情的时候。他求助的看向孙立民,希望这个宅男能提供一些细节。孙立民推了推眼镜儿,不负众望的小声说出来,“据我推算,你还要拖上两个小时才可以……”

收到了孙立民的推论,张吉只能很无奈的站起来说道,“我去和紫滕老师商量一下吧,最好让大家先休息一下……”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车窗外传来一声清朗的喊话声,“请遵从警察的指示安静前进!”。几个人都觉得这个说话声有些熟悉,只有毒岛冴子,在听见这个声音的一瞬间,就一个闪身到了车窗的边上!她贴在窗户上,紧张的向外看着。随即她就看到,陆远居然就站在车窗外不远的地方,正在紧张的疏散着御别桥入口处的拥堵……

“喂,冴子学姐是不是笑了?”孙立民小声的问平野户田。这两个宅男因为都喜欢游戏,很快的就混在了一起,现在是小团体中关系最好的两个。“嗯,嗯!”平野户田用力的点着头。

阳光透过车窗,照在毒岛冴子的侧脸上,她专注的看着窗外,嘴角翘着露出雪白的牙齿,果然是在笑着……

“保持秩序,按照顺序过桥!”这时候的陆远,看起来和普通的日本警察,完全没什么两样。原本笔挺的警服已经不知所踪,仅仅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衬衫,袖子挽到肘部,蓬松的头发随意梳理着,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如果不是他腰上带着的那把木刀,毒岛冴子根本没办法将他和那个冰山一样的,一面挥剑一面开枪,杀得尸山血海的警察联系起来!甚至会想,是不是有相貌完全相同的双胞胎兄弟,这样扯淡的事。

“他也会这样吗?”毒岛冴子惊奇的自言自语着,哪怕已经盯着看了很久,她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喂,冴子学姐,你笑得很开心啊。”孙立民酸酸地说道。

“啊?!是么?”毒岛冴子慌慌张张的摸了下自己的面颊,果然在笑啊,毒岛冴子有些气闷——他冰山的时候,会影响周围的人一同冰山。他灿烂的时候,就带着周围的人一起灿烂——那家伙是传染病毒吗?她有些生气的鼓起嘴,不知道从谁那里学来的坏习惯……

这时候,路上忽然发生了争执。一辆超载的卡车,突然从边上的岔路上冲进来,硬生生的夹到了主干道上,还顺势拐上了御别桥的桥面。卡车的车厢装载着高达七八米的物品,顿时占用了两个车道,将桥面堵得严严实实。那上面就像搬家一样,不但有冰箱、电视机这样的东西,甚至连沙发和床都绑在上面。那只是一辆家用型的小卡车,超载之后,山一样的物品摇晃着,似乎随时都会倒下来……陆远过去疏导的时候,那个司机和里面的一个成年女人、两个男孩儿,一起对着陆远不停的辱骂着,推搡他、甚至还做出下流的手势。

“冴子学姐?!你要干什么?!”一直注意着毒岛冴子的孙立民惊呼一声。因为毒岛冴子猛的站了起来,她这时候气得满脸通红,提着“上弦月”的手捏得咯咯直响。毒岛冴子大踏步的来到了车门边上,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让我下车,我要去帮忙!”

“哦,似乎不用吧!那家伙不会有事的,而且他是警察啊。”开车的鞠川静香显然也认出来陆远,就是那个救人的警察。不过她对陆远没什么好印象。

“警察也是有尊严的!开门!”毒岛冴子直接打算了她的话。毒岛冴子无法接受,那个被自己当成梦想般憧憬的强者,居然这样的委曲求全。

“可是……”还没等她说完,就被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吓呆了——因为那个微笑的陆远,忽然微笑着后退了一步。然后他微笑着抽出木刀,微笑着一刀砍开车门,微笑着将四个人都拽了出来,微笑着将四个人依次砍倒,微笑着将他们踢进了御别川里……最后,他微笑着给那辆超载货车挂好档,然后微笑着离开,并微笑的等待着那辆货车自己从桥的侧面冲出去,栽进了御别川……

至于是不是砸到了下面那四个人,没人知道,他们被吓坏了!毒岛冴子攥着拳头,激动得浑身微微颤抖,这才是那个恶魔警官!

做完这些之后,陆远居然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灿烂的微笑着,重新站回桥边指挥。“请大家保持秩序,按照顺序过桥!”

一众哑然……真是可怕的警察,真是可怕的微笑。

——我就说秩序不可能会这么好?!

热门小说守望黎明号,本站提供守望黎明号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守望黎明号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夜(四)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Z-Day+1(二)
热门: 悬崖山庄奇案 一张俊美的脸 陆小凤传奇 琉璃美人煞 电子之星:池袋西口公园4 总互怼的俩总监结婚了 苍白的轨迹 九州·缥缈录I·蛮荒 国色天香(顶级高手) 我是凭本事坑死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