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下一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次日中午刚过一会儿,我们三人正在吃早饭,乔根逊夫妇来了。诺拉接完电话,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对多萝西说:“是你母亲在楼下。我请她上来了。”

多萝西说:“见鬼,我真希望没给她打过电话。”

我插嘴道:“咱们干脆住到酒店大堂里去得了。”

诺拉拍拍多萝西的肩膀,说:“他没那个意思。”

门铃响了。我去开门。八年时间并没叫咪咪有什么改变,只是显得更成熟一点了,更卖俏了。她比她女儿个头大,一头金发更耀眼些。她笑着向我伸出手:“圣诞节快乐!过了这么多年又见到你真高兴。这是我丈夫。克里斯坦,这位是查尔斯先生。”

“很高兴又见到你,咪咪,”我说着跟乔根逊握握手。他大概比他妻子小五岁,瘦高个儿,衣着考究,黑发梳得光溜溜的,唇髭涂了蜡。

他哈腰鞠躬。“你好,查尔斯先生。”他的声调带有浓重的条顿人口音,两只手挺瘦,却强劲有力。我们一起走进客厅。

相互介绍完毕之后,咪咪就为前来打搅我们向诺拉表示歉意。“可我的确想再见到您的丈夫,而且我也知道这是我能及时把我这个小丫头带走的唯一办法,就亲自前来了。”她朝多萝西笑笑。“快去换上衣裳,宝贝儿。”

宝贝儿满嘴面包,嘟囔着说即使今天是圣诞节,也用不着去爱丽丝姑妈家浪费一个下午的宝贵时光。“我敢打赌吉尔伯特也不愿意去。”

咪咪说阿斯达真是条可爱的小狗,接着便问我知不知道她的前夫眼下可能在哪儿。

“不知道。”她继续跟小狗玩耍。“他疯了,彻底疯了,居然在这种时刻突然失踪。难怪警方一开始就认为他跟那件谋杀案有牵连。”

“警方现在怎么认为?”我问道。

她抬头望着我。“难道你没看报吗?”

“没有。”

“有一个叫莫瑞里的家伙——一个匪徒,他杀死了那名女秘书。那个家伙是她的情夫。”

“警方逮住他了吗?”

“还没有,不过确实是他杀的。我巴望能找到克莱德。麦考利根本不帮助我。他说他不知道克莱德眼下在哪儿,这简直太荒谬了。他是他的法律全权代表。我很清楚他跟克莱德一直保持联系。你认为麦考利这个人可靠吗?”

“他是魏南特的律师,”我说,“你当然没理由信任他。”

“我也是这么想的,”她在沙发上挪动一下,匀出个位子,“来,坐下。我有好多事要问你呢。”

“要不要先喝杯酒?”

“除了掺鸡蛋和牛奶的酒之外,什么酒都可以,”她说,“那种酒我一喝就恶心。”

我从餐具室走出来,诺拉和乔根逊正在试着用法语交谈,多萝西还在假装吃早饭,咪咪又在逗小狗玩。我把酒分送到各人手中,便在咪咪身旁坐下。她说:“尊夫人挺漂亮。”

“我蛮喜欢她。”

“跟我说实话,尼克,你认为克莱德真疯了吗?我是说疯得叫人不得不对他采取什么措施吗?”

“这我怎么知道。”

“我在为两个孩子担心,”她说,“我自己对他已经没有什么要求——我们俩离婚时,他已经跟我结清了一切——可是孩子们还有要求。我们现在几乎一文不名了,我很为两个孩子担心。他即使疯了,也别把家当全都随便扔掉,一分钱也不给孩子们留下啊。你说我该怎么办?”

“是想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吗?”

“不——不,”她慢慢说,“我只想跟他见面好好谈谈。”她把一只手放在我的胳臂上。“你有办法找到他。”

我摇摇头。“难道你不能帮我个忙吗,尼克?咱俩过去是好朋友啊。”她那两只蓝盈盈的大眼睛温柔地恳求着。多萝西坐在桌前猜疑地望着我们俩。

“看在上帝的份上,咪咪,”我说,“纽约市里有成千上万名侦探,去雇一个吧。我早就不干那一行了。”

“我知道,可是——昨天晚上多萝西醉得很厉害吗?”

“也许是我醉了。她看上去没事儿。”

“你认为她是不是成了个小美人啦?”

“我一直那么认为。”

她想了想,又说:“可她还只是个孩子,尼克。”

“那有什么关系?”

她微微一笑。“多萝西,去穿点衣服,好不好?”

多萝西又抱怨说干吗非得到爱丽丝姑妈家去浪费半天时间不可。

乔根逊转身对他妻子说:“查尔斯太太挺客气,留我们——”

“是啊,”诺拉说,“你们干吗不多待一会儿?我们还有朋友要来,不一定很有意思,不过——”她晃一下酒杯就算把话说完了。

“那太好了,”咪咪慢慢答道,“可我担心爱丽丝——”

“打个电话向她道个歉,”乔根逊建议道。

“好,我去打,”多萝西说。

咪咪点点头,嘱咐道:“好好跟姑妈说话。”多萝西便走进卧室。大家显得愉快点了。诺拉引起我的注意,她正冲我高兴地眨眨眼,我只好认可,表示同意,因为咪咪这时正望着我,问道:“你当真不愿意我们留下吗?”

“哪儿的话,当然愿意。”

“你也许是在撒谎吧。唉,可怜的朱丽娅!你是不是有点喜欢她啊?”

“‘可怜的朱丽娅’说得倒挺嗲。我啊,并不讨厌她。”

咪咪又把手放在我的胳臂上。“正是那个女秘书破坏了我和克莱德的夫妻关系。我当然恨她——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星期五那天我去看她,已经对她不那么反感了。尼克,我是亲眼目睹她死去的。她不该死。太可怕了。不管我以前是什么样的感觉,可现在只剩下了怜悯。我刚才说‘可怜的朱丽娅’心里真是那么想的。”

“我真闹不清你打算干什么,”我说,“也闹不清你们每一个人打算干什么。”

“我们每一个人,”她学舌道,“难道多萝西也打算——”

多萝西从卧室里走出来了。“已经办妥了,不去姑妈家啦。”她亲一下她母亲的嘴,在她身旁坐下。

咪咪打开粉盒,照照镜子,看看嘴上的口红有没有给弄花。她问道:“姑妈没有不高兴吗?”

“没有,我办妥了。现在我真想喝杯酒。”

“那你到放酒瓶和冰块的桌子那边去给自个儿倒一杯吧,”我说。

咪咪插嘴道:“多萝西喝得太多了。”

“我可没有尼克喝得那么多。”她朝桌子走去。

咪咪摇摇头:“这些孩子们,真是的!我是说你挺喜欢朱丽娅·沃尔夫,对吗?”

多萝西喊道:“尼克,你要喝一杯吗?”

“谢谢,”我答道,然后对咪咪说,“我倒是蛮喜欢她的。”

“你真是天底下最叫人难以捉摸的家伙,”她抱怨道,“就像当初喜欢我那样喜欢她吗?”

“莫非是指咱俩当初一块儿消磨的那几个下午?”

她笑得挺真实。“答得真好。”她回身转向正端着酒杯朝我们走过来的多萝西。“宝贝儿,你也该买一件这种蓝色晨袍,穿着倒挺像样。”我接过一杯酒,就起身说我该去换上整齐的衣着。

热门小说瘦子,本站提供瘦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瘦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 下一章:
热门: 只差一个谎言 野性的证明 第十年的情人节 体坛多面手 狱门岛 凄怆圈 ABC谋杀案 妖神记 老间谍俱乐部 东方快车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