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二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1

 

和泉园子的第二张信纸写到一半,写了错字。她试着涂改,反而弄得更脏,不禁皱起眉头,将信纸撕下并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筒里。

重写前,她又将第一张看了一遍,对所写内容不甚满意,也把这张给撕了,同样揉一揉丢掉。这次纸团没瞄准垃圾筒,撞上墙壁,反弹后落在地毯上。

她双腿仍平摊在玻璃矮桌下,身体放低,伸长了左手,手搆到揉成一团的信纸,捡起来再往垃圾筒扔。但这次也没进,掉在墙边。她决定不管它了。

她直起身子,再度面向信纸,但已放弃写信了。她觉得要把此刻的心情化为文字,本来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园子收起信纸,放回书架,然后把钢笔插进小丑造形的笔筒。再将小丑的帽子戴上,笔筒看起来就只是一尊瓷偶。

接着她朝时钟瞥了一眼,伸手拿起放在桌上的无线电话,按下最熟悉的号码。

“喂,这里是和泉家。”话筒中传来哥哥不带感情的声音。

“喂,是我。”

“哦,园子啊。”他说。“还好吗?”

这句话哥哥每次必问。园子也很希望按照往例回答“很好”,但她连这点精力都没有。

“唔……,老实说,不怎么好。”

“怎么,感冒啦?”

“没有,不是生病。”

“那……出了甚么事吗?”哥哥的语气立刻紧张起来。园子简直可想见手持话筒的他,忽然挺直背脊的模样。

“嗯,有点。”

“是甚么事?”

“很多啦。不过别担心,我没事的。明天我可以过去吗?”

“当然可以,这是妳的家啊。”

“那,明天我要是能回去就回去。哥哥要工作吗?”

“不用,我明天休假。不过到底是出了甚么事,妳倒是先告诉我,别吊我胃口。”

“抱歉,我乱讲的啦。哥你别放在心上,明天我就会比较有精神了。”

“园子……”

听筒的另一端传来低低的沉吟声。一想到哥哥的焦虑,园子不禁有些过意不去。

“其实啊,”她小声说,“我被背叛了,对方是我本来很相信的人。”

“男人?”哥哥问。

园子不知该如何作答。

“除了哥哥,我再也不敢相信任何人了。”

“怎么回事?”

“我想,”她略略放大音量,以深沉的声音继续说:“我大概死了最好。”

“喂。”

“开玩笑的。”她说着,笑出声来让哥哥听到。“对不起,我这个玩笑开得太过分了。”

哥哥没说话,多半是感觉到事情不是一句“开玩笑的”就算了。

“妳明天一定要回来哦。”

“如果能回去的话。”

“一定哦。”

“嗯,晚安。”

园子挂断电话后,仍盯着电话看了好一会儿,因为她觉得哥哥会再打来。但电话并没有响。看样子,哥哥比园子自以为的还要信任妹妹。

可是,我没有那么坚强——园子朝着电话喃喃地说。就是因为不够坚强,才会打电话回去,故意让哥哥担心。因为我好希望有人能了解我现在的痛苦。

 

 

和泉园子与佃润一是在去年十月相遇的,地点就在她上班的公司附近。

园子任职于一家电子零件商的东京分公司。公司租下办公大楼的十楼与十一楼,大约有三百名员工。总公司虽位于爱知县,但若说公司真正的中枢是东京的分公司,其实也不算错。

园子隶属于业务部,部门约有五十人,其中女性包括园子在内有十三人,绝大多数都比她年轻。

午休时,园子都是单独去吃饭。同期进公司的同伴全辞职后,中午她就很少和别人一起用餐。以前公司的后进常来约她,但现在也不会了。她们也察觉到:和泉小姐好像比较喜欢一个人吃饭。当然,这样她们也可以不必费心与她周旋。

园子不想和后进一起吃饭,是因为双方对食物的喜好截然不同。她喜欢日式料理,就连早餐也多半是吃米饭,但小她几岁的那些后进却都偏爱西式料理。园子虽然也不讨厌,但每天吃会觉得腻。

她打算去吃荞麦面,因为她在距离公司走路十来分钟的地方,发现了一家好店。这家店的汤头清甜,她最喜欢他们的天妇罗荞麦面。来自爱知县的她,本来是乌龙面的支持者,但来到东京之后,也开始懂得荞麦面的美味。而且这家店新开不久,她还不曾在这里遇过熟面孔,这可能也是她经常光顾的原因。吃饭时还要满脸堆笑,这种事最痛苦了。

园子一转进荞麦面店所在的小路,便看到有个青年在路边卖画。其实这青年只是坐在一张折叠椅上看杂志而已。十几张画没有裱框,画布就这么靠着后面大楼的墙壁放着。不懂画的园子也知道这些画是属于油画类。

青年看起来年纪比园子小,大约二十四、五岁吧。穿着合成皮制的黑色运动夹克与双膝有破洞的牛仔裤,夹克里面是T恤。脸色不怎么好,像早期玩音乐的人一样,非常削瘦。即使园子停下脚步,他也没有把埋在杂志里的脸抬起来的意思。

园子把那十几张画看了一遍。放在正中央的一幅画吸引了她,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画的是她喜欢的小猫咪。至于画得好不好,她一点都不懂。

看了一阵子画,再看向青年,不知何时他也抬起头来看着她。削瘦的下巴上留着胡渣。表情虽然忧郁,但她却在那双眼里看到纯真。这位女客人也许喜欢我的画——那双眼睛怀着这样的想法和期待。

园子心想,就回应一下他的期待吧。用不着大费周章,只要问他这个多少钱,这样一句话就够了。

但是正当她要开口,有个人进入她的视线。

“啊,和泉小姐。”那个人大声叫道。

他是园子的上司井出股长。井出双手插在长裤口袋里走了过来。他本来就头大身短,这样看起来身材更加短小。

“妳在这里干嘛?”他一面问,视线一面在园子和她身旁的画来回扫视。

“我正想去那边的荞麦面店。”她回答。

“哦,原来妳也知道那家店啊。有人跟我说那里不错,我也正打算过去。”

“这样啊。”园子在脸上堆起笑容,心想这下又少了一家可以去的店了。

井出迈出脚步,园子也不得不跟上去。回头看青年,他的视线已经又回到杂志上了。他一定也把她当成那种只看不买的客人,这让园子觉得有点遗憾。

“妳对画有兴趣?”井出问。

“没有,也说不上有兴趣,只是觉得其中有一张画还不错,停下来看看已。”

说完后她心想:我为甚么要找借口?

井出对她的回答似乎没有任何想法,只点了一下头便说:

“不过,真不知道那种人到底有甚么打算。”

“那种人?”

“就是那个卖画的年轻人啊。我看他八成是甚么美术大学毕业的,因为这阵子不景气找不到工作,才在那里卖画。不过他那样行吗?真想问问他对将来到底是怎么想的。”

“大概是想靠画画维生吧。”

园子的回答让井出苦笑。

“能够靠画画过日子的人,只不过那么一撮而已。不,应该说一小撮才对。明知道这样竟然还要继续下去,真叫人怀疑他们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年纪轻轻却不事生产,想当艺术家的人多少是在逃避现实。”

园子并没有附和上司,心中暗骂:你根本完全不懂艺术,还真敢说,并对自己竟然要和这种人一起吃中饭暗自叹息。

她在荞麦面店吃了鸭肉荞麦面,因为井出先点了她原本想点的天妇罗荞麦面。

井出边吸鼻水边吃天妇罗荞麦面,还一边和园子闲聊着。话题都围绕在结婚上。这个股长似乎认为自己有年近三十却还未婚的女部下,是一件丢脸的事。

“工作当然很好,但是我们做人吶,养儿育女也很重要。”

才不过吃一碗天妇罗荞麦面的工夫,这句话井出就重复了三次。园子不断陪笑,完全食不知味。

园子的公司是下午五点二十分下班,但因为今天要加班,她离开公司时已经超过七点了。她原先一如往常地朝车站方向走,忽然想起一件事,在中途转进叉路。就是她中午去荞麦面店的路。

可能已经不在了——她带着这种想法走到了青年卖画的地方。他还在,但好像已经收摊了,正在收拾画作。

园子慢慢靠过去。他正在将画布收进两个大包包内。园子没看到那幅小猫咪的画,大概已经收起来了。

青年发觉有人来了而回过头,瞬间大感意外地张大眼,但并未停下手边的工作。

园子做了一个小小的深呼吸,下定决心地说:

“那张猫咪的画卖掉了吗?”

青年停止动作。但他甚么都没说,接着手又动了起来。

正当园子以为对方不想理她的时候,青年从其中一个包包里拿出一张画布。就是猫咪的画。

“我的昼从来没有卖出去过。”他把画递给园子持这么说。态度虽然直接,但那口吻听起来却有几分腼覥。

园子再度观赏那幅画。不知是否是路灯的关系,那幅画与中午时有点不同。画中主角是一只茶色的猫咪,正抬着一只脚在舔自己的大腿内侧。猫咪为了不翻倒而用另一只前脚勉力支撑着的模样,莫名地惹人爱怜。她不禁莞尔。

她从画里抬起头,正好与他四目相接。

“这个多少钱?”她问了中午错过机会没开口问的话。

结果他思索般沉默一会儿,一样很直接地说:

“不用了,送妳。”

这意外的回答令园子睁大眼睛。

“为甚么?这样不好吧。”

“没关系。妳看着这张画笑了,这样就够了。”

园子看看青年,然后视线落到画上,又抬眼看他。

“是吗?”

“我画这张画的时候就想,希望能把这张画送给看了之后微笑的人。”说完,他从包包里取出一个白色的大袋子。“用这个装吧。”

“真的可以吗?”

“嗯。”

“谢谢,那我就收下了。”

青年笑着点头,然后把所有的画分别装进两个包包里,一个挂在左肩上,另一个右手提着站起来。这期间园子一直站在旁边,她想找机会说一句话。

“那个,”她鼓起勇气说,“你饿不饿?”

他以夸张的动作压着肚子。“饿死了。”

“那要不要去吃点东西?我请客,算是画的谢礼。”

“那幅画的价值不到一碗拉面的钱。”

“可是我又不会画画。”

“妳不会画,但妳有更有用的才能,不然怎么可以去那家荞麦面店吃中饭。”他说完,指指园子中午去的荞麦面店。

“讨厌,你看到了?”

“那家店满贵的。有一次我饿了想进去,看到价钱就算了。”

“那么我请你吃荞麦面?”

听她这么说,他想了想,说:

“我想吃意大利面。”

“没问题,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店。”园子回答,庆幸自己以前曾陪后进去过意大利餐厅。

※※※

两人隔着铺了白底格纹桌布的餐桌相对而坐。

菜单几乎是园子决定的。她点了海鲜类的前菜,主菜则选了闷煎鲈鱼。问青年他喝不喝葡萄酒,他略加思索后,说“夏布利”。园子没想到他会说出品名,相当惊讶。

青年说他叫佃润一。正如井出股长推测,他果真没有正职,但原因则和井出所猜的不同。他说是想有充足的时间画画才没去找工作,目前在大学学长开的设计事务所帮忙,赚取生活费。

“我要的不是作品被裱框挂在有暖炉的房间里。我希望大家能更轻松地看待我的画,拿我的画来玩,好比拿来印T恤之类的。”

“或是看猫咪的画笑出来?”

“对。”润一以叉子卷起义大利面,露出满面笑容。但是他好像忽然想起甚么,笑容消失了。“不过那全都是梦。”

“怎么说?”

“就是时限到了。”

“时限?”

“他们强迫我答应,要是毕业三年没闯出名堂来,就要去工作。”

“谁?”

他耸耸肩:“我爸妈。”

园子“哦”了一声点点头:“那么,明年四月你就要去上班了?”

“是啊。”

“放弃画画?”

“我也想继续画,可是大概没办法了吧。所以,为了要和梦想诀别,我才会把以前的作品拿来卖。只不过完全卖不出去,哈哈。”

“是甚么公司?”

“很无聊的公司啦。”润一说完,喝了一大口葡萄酒。接着就反过来问园子在甚么公司上班。

园子说出公司名称,佃润一露出有些意外的表情。

“名字听起来不像电子零件制造商,还比较像做学校教材之类的公司。”

“这听起来不太象是称赞。”

“我没有褒眨的意思。妳在公司做怎样的工作?”

“业务。”

“哦。”润一微侧头。“我还以为是会计。”

“为甚么?”

“不为甚么。我不太清楚公司里有些甚么部门,说到女性,就以为是会计。妳看嘛,推理小说大多是这样。”

“你看推理小说?”

“偶尔。”

两人的话题没有间断过。园子感到很不可思议。她从来没有在用餐时说过这么多话,而且向来认为自己算是不爱说话的。但是和润一在一起,她甚至觉得自己变得很会说话。

结果这顿饭吃了将近两个小时。她也已经好久没有花这么多时间慢慢吃晚餐了。

“真不好意思,让妳这么破费。”离开餐厅后润一说,“我本来没这个意思的。”

“没关系,我也想补充一点营养。”

园子心想,要不要问接下来要去哪里,她不想就此分别。尽管他们聊了这么久,她却没有问润一的电话,也没有告诉他自己的联络方式。

园子和润一并肩走着,她告诉自己:他之后根本不会与和泉园子这种年纪比他大的女人联络。是她自己主动请他吃饭的,而且这是画的回礼,能度过一段久违的快乐时光,就应该满足了才是。这已经为自己一成不变的枯燥生活带来一点欢乐,不是吗?

到车站后,润一也净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没问园子的电话。然后她要搭的电车来了。

园子上了车,润一微微举起一只手目送她。电车上也有一些与她年纪相仿的女乘客。相较于她们,园子心中不禁产生了几分优越感。

※※※

遇见佃润一都已经过了四天,园子仍在想着他。这让园子感到惊讶。

在那之前,园子总认为将来不会再有新的邂逅了,她已经预期到自己八成是在种种妥协之下与某人介绍的对象结婚,不会谈甚么轰轰烈烈的恋爱。但她也认为这样很好。她知道有好几个朋友都是这样结婚的,也不认为这样有甚么不幸。她认为,多数人的人生都与电视连续剧中的恋爱无缘,而且经过分析,认为自己当然不可能例外。

现在情况却出乎意料。

佃润一占据了她的心,让她难以集中精神工作。与他相遇,确实让她感到一阵清新,但她没有料到影响竟持续这么久。

午休一到,园子便走向那家荞麦面店。这是那天以来的第一次。她无法不察觉自己的心情激动。其实她早就想去了,只是一直勉强忍耐着。原因是她不想当一个会错意的女子,搞不好佃润一并没有想再见到她的意思。

热门小说谁杀了她,本站提供谁杀了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谁杀了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二章
热门: 谋杀禁忌 玻璃之锤 雪地上的女尸 我欲封天 伯恩的传承 法医专家第一季:昆虫尸语 终点站 花千骨 与上帝的契约 薛定谔之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