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0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六月十日。

东京中心地带的铁桥下,有一片狭长地带,蜿蜒曲折如同迷宫,还有许多死胡同。从地理上看,这片区域位于有乐町与大手町的中间。迷宫深处,有寿司店与酒吧,中间还夹着一间店面很小的咖啡厅。沉重的红黑色仿栎木门上,安着一个镀金的狮头雕刻,上方配着白色的浮雕文字——“DATE”。

光看店名,可能会以为那是“约会”的意思,但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那个不相称的金色狮头。也难怪,这里的“DATE”不是“约会”,而是“枣椰【1】”的意思。店主可能是从椰树摇曳的热带风情,联想到了“鱼尾狮”吧。可为什么要将店铺命名为“枣椰”呢?莫非店主将铁桥下的这片细长的迷宫,比作了热带雨林中的小径不成?

梅雨季节的天空下,低垂着斑驳的乌云。小雨时下时停,十分闷热,路上也特别昏暗。这条路仿佛永远走不出黄昏一般,甚是阴森。

“枣椰”店内曲径通幽。这里保持了原先的风格,与三角形、不规则矩形的建筑物遥相呼应。天花板两侧的荧光灯灯管被挡住了一些,光线变得很柔和。这样的间接照明,使店里显得十分幽暗。

然而,如此昏暗的灯光,也无法完全掩饰店铺设备的残旧。意义不明的壁纸、几幅四号大小画质粗劣的油画、布满香烟焦痕的桌子、没有新意的桌布、补过好几次漆的椅子……用寒酸来形容也不为过。

可坐在咖啡厅里的三位绅士却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三人都穿着上等的英国产西装,坐姿也是落落大方。要是能往他们的领口别上一朵玫瑰花或是一枚议员徽章,那该有多么相称啊。

三位绅士好像并不觉得自己来错了地方,反而有点老主顾的腔调,表情十分放松。咖啡杯早就空了,杯底只剩下一些褐色的残汁。可他们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看上去对这块舒适的宝地恋恋不舍。

三位中年男子中最年长的一个,大概有五十二三的样子,红扑扑的面颊,肩膀很宽,有很明显的啤酒肚,还有个婴儿一般可爱的双下巴。年岁居中的那位四十七八岁,高高的八尺身材,下巴显得颇为尖削。最年轻的那个也有四十四五岁左右,长着柔和的鸭蛋脸,不过他的浓眉大鼻,给人留下一种精力充沛的印象。

他们虽然凑近身子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可却没有高声谈笑,只是安静地坐着。仔细观察会发现,他们不过是故作镇定,是凭理性不断压抑着内心的冲动。

显然,三人正等待着什么。

他们时不时地撩起袖子看手表。最后,四十七八岁的长脸男人站了起来,一副时辰已到的表情。他走向入口处收银台旁边的桃色公用电话,拎起听筒,小心翼翼地投进一枚十日元硬币,就好像对话从投硬币这个动作起便开始了。

收银台附近没有其他人,可男子还是用长长的手指遮住听筒。他弓起背低声细语,生怕对话的内容被人听了去。他动了两三下嘴,听到对方的回答后,看了看手表,立刻就挂断了电话。如果有人此刻坐在收银台附近的话,也许还能听到听筒那头传来的女声。

高个男子满足地笑了。他走回桌旁,带回另外两人期待已久的答案。

“对方说老师三点十分到,还有三十分钟。说是刚从霞关【2】出来。”

另外两人也看了看手表,露出放心的神色。体态肥胖的五十岁男子轻轻颤了颤身子,而最年轻的男子,也抖了抖脚。

对方总是让他们在这家咖啡厅里等消息。

三位绅士已经足足等了两个小时。其间那位高个儿男子有三次走向那台脏兮兮的桃色电话,加上刚才那次,已经四次了。

“泽田小姐都心疼我们了,平时她的声音都是公事公办的,可今天却说‘老师实在是公务繁忙,请各位见谅’呢。”打电话的男子如此说道。

“哎呀,那该不是因为她喜欢成濑先生你吧?她跟我们才不会说这些呢。”肥胖男子撅起小嘴调侃起高个儿男子来。

“哪里哪里,”名叫成濑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色的雪茄盒,用纤长的手指取出一支雪茄,露出神经质般的苦笑,“我们都知道,她可不是什么窈窕淑女。”

“一点儿没错。”大鼻子的四十岁男子也探出身子,表示同意。

“她每天要在电话那头面对各种老江湖,能不一本正经嘛。她都跟了老师六年了,怎么着也该锻炼出来了。”

男子口中的“她”,正是刚才电话那头出现的“泽田”。三个男人讨论起女人来,那自然来了劲儿,话变得多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三个人脸上虽然露出了十足的兴趣,可却没有七嘴八舌。或者说,他们是故意不让自己多说话。在场的三人都在暗暗打心理战,唯恐自己说漏了嘴,泄露天机。三位绅士虽然是朋友,可在事业上却是不折不扣的竞争对手,说是敌人也不为过。

不过,其中一位绅士之后就找到了说话的机会。那扇安有狮头的沉重栎木大门被缓缓推开,一个六十多岁、满头白发、两颊鼓鼓的男子畏畏缩缩地探出头来。

这位新来的客人穿的也是定做的高级西装。肥胖男子朝门口看了一眼,便双手撑住椅子的扶手,硬是把自己的身体支了起来。

“我走开一下,”肥胖绅士向另外两人点头示意,“就五六分钟,一定会在出发前回来的。”

“味冈先生,我们准备十分钟后出发。”尖脸绅士的用词虽然婉转,却用锐利的目光提醒肥胖绅士。

“我知道,我也很着急。”名叫味冈的肥胖男子点了点半圆形的下巴,跟着白发男子出门去了。

“中原先生,你认识那个人吗?”成濑向旁边的那位绅士问道。

鸭蛋脸的中原稍稍抽动了一下他的大鼻子:“那是甲东建设的社长,末吉祐介。我好像在哪次派对上见过他。”

成濑轻轻点了点头:“他好像特别想加入南苑会,已经缠着味冈先生整整半年了,硬是要让他帮忙介绍。不过……估计还不行吧?”

“肯定不行,”中原表示同意,“在关东业界,甲东建设的势头的确不错,可离我们这些大公司还差得远。我理解他想加入南苑会的急切心情,可他好像并不明白资格审查有多么严格。”

“不过,他怎么知道今天南苑会突然把我们召集起来的呢?”

“肯定是味冈专务说漏嘴告诉他的。他们是老相识了。”

不用问,成濑也知道答案,他只是想确认一下罢了。

“所以他才会被末吉缠住不放啊……”成濑看了看手表,开始担心味冈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今天我会再提一次的。”味冈腆着硕大的身躯,俯视比自己矮五厘米、瘦十公斤以上的白发末吉。

两人没有离开铁桥下的地区,站在拉面店与炸猪排店之间的马路上。

“入会的事是直接跟老师提吗?”末吉见味冈巨大的身躯没有移动的意思,也只好站在厨房窗口的烟囱旁边。他一边小心身上的新西装,一边瞥了瞥味冈。

“到时候再看吧。要是老师心情不好,我提这个反而会坏事。今天是老师临时把我们叫出来的,我们也不知道他究竟要说些什么。不过我们也习惯这样了。”

“老师的秘书泽田小姐有什么反应吗?我是说我入会这件事。专务,你不是说半年前就跟泽田小姐提过了吗?”

“泽田小姐其实算不上秘书,她只是东明经济研究所的员工,并没有秘书的头衔。”味冈在回答之前,先纠正了对方的错误。

“先不管头衔,反正她肯定不是普通的女员工,说白了就是秘书吧?东明经济研究所的事情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且已经跟了老师足足六年了不是吗?”

“东明经济研究所只有她一个人留守,也只有一台电话。她啊,就是个联系人。老师不在的时候,她负责记录各种电话,归纳在便签上给老师看。便签上可能会写一些简单的要点,可老师肯定要求她别把重要的事情说出去。”

“守着电话的女员工就是秘书呀。老师肯定心中有数了。话说泽田小姐究竟几岁了啊?哦……我偷偷打听人家的年纪是不是不太合适……”

“她啊,三十二三吧。”

“干了六年,差不多是这个年纪了。听说她还没结婚?长得漂亮吗?”

“这个问题你都问了三遍了……她不算是个大美人,一般般吧,有几分姿色。不过这只是我的个人意见。”

“她有男朋友吗?有没有和人同居啊?”

“我怎么知道,你要想知道,自己去问不就行了!”

“我也想问啊,所以您就赶紧带我去东明经济研究所吧!”

“……又上你的大当了。不行,不行。反正我今天会问问泽田小姐,看看老师是什么意思。她应该已经把你的事情传达给老师了……啊,时间要过了。那两个人肯定等急了,我得先回去了。”

“专务,一切就拜托您了。”面相精悍、身体瘦弱的白发老人,朝向味冈那肥硕的身体深深地鞠了个躬。

三分钟后,三位绅士匆忙离开咖啡厅,前往附近的停车场,分别坐上了自己的专用车。那可都是精美无比的进口车。三辆车往南方驶去。乌云压阵,昏暗的天空飘起丝丝小雨。

奶白色的大楼看上去有些脏,细微处堆满了各种过时的雕刻设计。这栋七层高的大楼位于东京市中心的心脏地区。周围都是四四方方崇尚简约美的现代化高楼大厦。这栋大楼在其中显得越发落伍与陈旧。

突出的玄关挑檐上有精细的仿古雕塑。从铁桥上开来的三辆汽车,正停在门口。三人之所以没有选择最经济的拼车,是因为他们三人分别属于不同的公司。

三人下车之后,纷纷把车子打发走了,因为他们不想让门口的三辆车招人耳目。这栋大楼七层高,“神邦大楼”几个字镶嵌于玄关的屋顶上。

一楼的照明甚为炫目。因为大楼的地段很好,一楼的商铺都是最一流的。建筑物两边是出入口,水晶吊灯下人头攒动。二楼以上都是写字楼,没有了这么好的照明,人也非常少,放眼望去,尽是冷冰冰的大门。

三人乘坐旧式电梯来到四楼。肥胖的味冈先下了电梯。

走廊里的窗户很少,显得特别昏暗。何况外头在下雨。狭窄的走廊特别闷热。三人走过三扇挂着公司金属名牌的房门,终于止步。他们抬手看了看手表。

那是一扇颜色很不起眼的大门。门边墙壁上挂着一块灰不溜丢的厚木板,上面用墨汁写着“东明经济研究所”。

味冈按响门铃,用手整了整领带。另外两人也是如此。

大门从内侧打开,一个圆脸长脖子的女人探出半个身子。她身着红色上衣,在这个灰漆漆的地方显得特别刺眼。女子露出微笑,没有鞠躬,只是稍稍点了点头。

味冈、成濑和中原依次进门后,女子关上了门,门发出沉重的声响。

房间兼有接待处、办公室、来客等待室这三个作用。墙边放着一张办公桌,上面摆着一台电话。桌上有一个细长的蓝色玻璃器皿,里头插着一枝红色的鲜花。电话旁边是转接器。书架上摆着五六个鼓鼓囊囊的文件夹,可标签上却没有写一个字。一旁有一盏台灯。桌子前面只有一把椅子,不过墙边还摆着三把简朴的椅子,看来是为客人准备的。房间虽然很旧,可空间却得到了充分利用。房里还有另外两扇门。

三人没有坐下。味冈轻声问候道:“泽田小姐,老是麻烦您真是不好意思。”说完便低头致谢。另外两人也欠了欠身子。

之所以说得这么轻,是怕被里间的人听见。

“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成濑跨出半步,面带微笑地说道。

“不,是我们这边让你们久等了。”女子毫无顾忌地大声说着。她大模大样地走向正中间的门,转开门把手对里间的人说:“他们来了。”

屋里的人“哦”了一下。泽田侧过身子,特意为三位客人按住了门。

里间大概有五叠【3】大,足够宽敞。虽不算豪华,但窗边有一张宽大的书桌,后头则是个大书柜。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能清楚地看到书桌的纹理。除了一台电话和一个按钮,桌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墙上没有挂壁画。

书桌边有一张椭圆形的大桌子,上头放着一个插了花的花瓶。桌子周围放着客人专用的椅子,房间里还有一张长椅,上面铺了坐垫。长椅并非皮制,是在百货商店就能买到的普通家具。房间里的摆设简约实用,唯独地上的波斯地毯特别惹眼。颜色、花纹也好,柔软度、厚度也好,一切都完美无缺,一看就是伊朗伊斯法罕的正宗地毯。

一开始可能会觉得这张地毯与周围实用的家具格格不入,可是看习惯了就会发现,是地毯在调节屋子的氛围。而这也显出房间主人的品位。

东明经济研究所的所长今年六十五岁,身材矮小,一头短短的白头发。眉毛倒是挺浓的,就是尾端夹杂着一些长长的白毛。他的眼窝下凹,眼睛特别大。年轻时候肯定非常讨人喜欢。脸颊也有些窄,耷拉的眼皮隐藏在两块阴影之中。鼻子附近几乎没有脂肪,显得又高又尖。嘴巴很大,嘴唇很薄。纤细的脖颈上能清楚地看到血管。他身着藏青色双排扣西服,打着一条颇有夏日风情的白色领带,显得很年轻。

三位绅士在椭圆桌旁坐下。他们都是大型建筑公司高层领导,两个专务,一个常务。但在经济研究所所长面前,他们毕恭毕敬,双手放在膝盖上,双腿并拢低头不语。所长靠在对面长椅上,摊手摊脚地陷在坐垫里。

“没想到在霞关花了这么长时间,耽误了与大家的会面。你们都是大忙人,真是对不住啊。”所长笑道,露出雪白的龅牙。这些没一颗是假牙,都是所长引以为豪的真牙齿。

他虽然在笑,眼睛却没有眯起来。不过他的关西口音,让语气柔和了不少。

“哪里哪里,我们也就忙点生意事,根本算不上什么。倒是老师您百忙之中一直给我们特殊关照,我们还要代表会长和社长感谢老师您呢。”最年长的味冈专务收紧圆溜的下巴,代表另外两人表达了谢意。由于表达敬意之心太过急切,反而让语言流于形式。当然,成濑专务与中原常务也深深地低下了头。

老师——味冈是这么称呼所长的。在咖啡厅讨论的时候,他们用的也是“老师”这个称呼。

在丸内、银座、赤坂一带的酒店或写字楼里,经常会发现挂着“××政治经济研究所”招牌的房间。这些研究所的所长被人称为“老师”,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因为这些所长大多是政治家或政治评论家。其实这些地方基本不研究日本或世界的政治与经济。大部分情况下,只是挂着个研究所的招牌,实际上是政治家的联络处。

不过这家“东明经济研究所”,却褪去了老套的“政治”二字。这里不是议员和政治评论家的联络事务所,白发老头也算不上是“所长”。

难道这家“经济研究所”是总会屋【4】的联络事务所吗?非也。看老头的样子,就不像是道上的人。

身着红色上衣的女子送来了几杯红茶,然后又离开了。她就是泽田美代子,三十一岁。双眼皮、小鼻子、娃娃脸,喜欢咬嘴唇。额头上留有手术的疤痕,看上去有点神经质。

在铁桥下的咖啡厅“DATE”里,三人讨论的就是泽田。

隔壁房间的电话不时响起,每次泽田美代子都会用稍带嘶哑的声音作答,从没进房间请示过“老师”的意见,电话里的回答也都很短促。房里的人听不见电话的内容,但不难想象泽田办事十分麻利。

她之所以不把电话转进房间,也是因为不想让三位客人听到来电人的名字。

“我去见山上了。”大眼睛老头开口道。

三人没有立刻作答,欲言又止地望着对方。

“不过只谈了十分钟。要见他的人实在太多了,搞得我也焦躁不安。那种地方我也不喜欢去。”

“您说得是啊,”味冈低头说道,“局长室那儿是很不得了的,我也只进过建设省【5】的局长室,而且还是和另外七八个人一起去陈情的。大藏省局长室门外肯定有更多人排队等着呢。”

“山上是给我面子。他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到处活动,现在也是如此。”老头继续自顾自地说话。

“老师,局长算是您的好朋友吗?”成濑问道。

“也不算吧,只是多少和其他人不同罢了,毕竟是老相识了。”

“您说的是。”

“见面的十分钟里,有五分钟都在聊以前的事情。山上一个月前正好去新加坡和牙买加出差了。他回到当年去过的那座山丘公园,没想到茶店老板竟然用日语跟他打招呼,他还记得山上呢。山上也吓了一跳,毕竟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不过,山上的样子的确和年轻时候没有太大差别。”

“我曾经远远见过局长一次,的确很年轻啊。”中原说道。

“再年轻也有五十二岁啦。不过像他那么有特征的人,的确是不显老的。你看人家当地人都记得他。不过那店老板好像记性特别好,他还向山上打听我呢,问‘巨势还好吗?’……”

“巨势堂明”就是“东明经济研究所”所长的名字。

三人恭恭敬敬地听着老人的话。老人短短的白发缓缓摇晃。要是窗外有灿烂阳光的话,那头白发一定会更闪亮。

和大藏省局长的会面时间只有十分钟,而其中的一半都在聊新加坡之行。泽田美代子之前告诉他们,会面时间只有二十分钟。而老人的杂谈已经超过十五分钟了。

隔壁房间的电话铃不时响起,看来泽田美代子回绝了不少会面要求。

三人渐渐面露焦色。他们已经在咖啡厅等了整整两个小时,一来这里又要听这些废话。当然,了解巨势与大藏省长官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毫无用处,可所长肯定不会让他们把这些事告诉别人。三家大型建筑公司的高层被一个老头叫出来,绝不是为了听这堆莫名其妙的废话的。

不过最重要的话题,终于在最后的五分钟里出现了。

“之前提过的跨县观光道路,大藏省决定出钱了。这是从山上的口气里推测出来的……”说完这句,巨势堂明与三位客人的会面就结束了。短促的敲门声,就是结束的信号。泽田美代子递来一张对折的纸条,摆在巨势的面前。

为节省老头戴老花眼镜的时间,纸片上写下几个又黑又大的铅笔字:

宫村小姐第三次来电。

巨势的手指头有点僵硬,不小心把打开的纸片掉在了桌上。三人偷偷扫了一眼,巨势立刻捡起塞进了口袋里,对站着的泽田美代子点了点头。

因为位置的关系,只有味冈一人看到了照片上的铅笔字,当然他还是双手放在膝头,一动不动。他原本就胖,这样的坐姿让他显得更愚钝。

成濑机灵地看了看手表,朝两旁的味冈和中原使了个眼色。于是三人站起身来。味冈是最晚站起来的。

“那我们就告辞了。”味冈代表三人说道。他们同时低头致谢。

热门小说死亡螺旋,本站提供死亡螺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亡螺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02
热门: 镜浦杀人事件 替死者说话 黑笑小说 超级指环王 十宗罪5 玻璃钥匙 灰色的彼得潘:池袋西口公园6 超级训练大师 最漫长的那一夜:第二季 东方快车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