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上一章:01 下一章:03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走出电梯,味冈来到一楼的商店街,魂不守舍地瞎逛。这时,大吊顶灯下的一个人开口喊道:“味冈专务!”

味冈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发现自己身边站着一个满头白发的矮子。

“啊,是末吉啊。”甲东建设的社长末吉祐介睁大眼睛看着自己。

两个小时前,他刚把味冈从咖啡厅里叫了出去。

“专务,”末吉走到味冈面前,仰视着他,低声问道,“我有希望进南苑会吗?”

他身材不高,眼睛却很大,盯着味冈,眼看着眼珠子就快弹出来了。

“呃……那个……”味冈支支吾吾,没有回答上来。这时他忽然发现了一件事。“你一路跟到这儿来了?”他反问道。

末吉的眼睛被皱纹挡去了一半。

“不不不,我就是太心急了……逛着逛着就逛到这儿来了。我就怕撞见您出来,就没有上楼……”

他张开厚厚的嘴唇,露出一排并不整齐的牙齿。他忽然发现味冈是孤身一人,看了看四周,问道:“咦?另外两位先生呢?”

他指的是成濑敬一与共荣建设的中原武夫。末吉也知道他们三个在“DATE”咖啡厅集合,然后一同前往东明经济研究所。

“他们已经回去了。”看来末吉是很晚才到达这栋大楼的。

“啊,原来是这样,”末吉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来晚了,“味冈先生,地下一层有一家咖啡厅,人不是很多,要不我们过去坐个十分钟如何?我有些事情想向您打听打听。”

又缠上了。

再怎么打听也不会有结果的,巨势堂明还没有明确作答。味冈也想问问泽田美代子有没有消息,可她却不在办公室里。虽说味冈之所以会回到这里,并不完全是末吉的热情所致,但这毕竟也是原因之一。

前往地下室的楼梯非常华丽,扶手和天花板上都雕刻有宫廷风格的雕花,只是白色的墙壁有些发黑了,还有一些细微的裂痕。

地下有许多店面很小的店铺,大多是中餐厅、寿司店、天妇罗店之类的餐厅,和这栋古色古香的建筑物有些不相称。不过华美的店面,也可能只是在掩饰大楼的老旧罢了。

末吉说得果然没错。理发店旁边的咖啡厅里空荡荡的,没几个客人。

“好热啊,这边的空调好像不给劲儿啊。”

接过服务员送来的毛巾,末吉利索地扯开塑料包装,取出毛巾递给味冈:“请用!”

味冈的额头上早已布满汗珠。因为心脏肥大,他不停喘着粗气。

味冈用末吉递给他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刚才的办公室冒险让身体不自觉地做出反应。他的心跳得很快。知道自己得了心脏肥大症之后,味冈就特别担心自己会出现心悸。

他想立刻摆脱末吉,可又不想让他发现自己身体的异样。末吉从一个小小的建筑公司一路做起,想必锻炼出了非常敏锐的“嗅觉”。

味冈自己也是从三流公司起家,不断超越对手,才坐到了今天这个地位,所以他一开始还是很同情末吉的。可末吉现在有些逼人太甚,惹得味冈有些心烦。当然,末吉也实在没有其他人可以依靠,只得把日星建设的专务当成救命稻草,但他的态度总是有些强人所难,这让味冈时不时觉得有些不快。

味冈虽然觉得不快,可他也知道自己太过懦弱,不敢正面向末吉提出意见。末吉的纠缠不断升级,越来越恼人。味冈之所以回到大楼找泽田美代子,也是被末吉的执拗逼出来的。一定要尽快摆脱末吉这个麻烦才行。

“你的事情我也打算跟老师提来着,可老师跟我们谈到一半就出门去了,没机会开口。我原本想麻烦泽田小姐,让她再问问老师能不能接受你入会,可当时成濑和中原也在,我也不好开口。”味冈算是尽到了汇报的义务。末了他加了句客套话:“以后有机会再说。”

“真是太感谢了。”满头白发的末吉低头致谢。他虽然很讲礼貌,可是态度总是怪怪的。他嘴里说一套,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套。他的身材不高,可红扑扑的脸上容光焕发。

“我也想让你早点入会。倒不是说能多赚多少钱,就像以前说的,加入南苑会算是一种业界的‘资格’。我也尝过不少‘圈外人’的苦头。”

末吉啜一口服务员送来的咖啡。味冈这段话,他已经听过许多次了。

“你可真是拼命啊。”味冈口渴难耐,一口气喝完了冰苏打水。他准备稍微说几句就走人。

末吉祐介的公司,原本是个位于C县的小建筑承包业者。在道路工程方面,下至市町村的小路,上至县级别的公共事业都有涉足。当然,他的活动范围不仅限于C县,周边县的工程也会参与一些。他能走到这一步实属不易,一路上被同行排挤,吃了不少苦。末吉是十五年前创建甲东建设的。从市町村单位的订单做起,历尽千辛万苦,才发展到县级别的指定建筑商。听说经常有人搅黄他的生意,或是从中作梗打压他的公司。

“现在你们公司大概有多少人了?我一年前听说是五十个人,还有二十多个承包商是不是?”

“现在员工差不多有一百来个了。附近几个县的分店和营业部是八个。承包商有四十多家。”

“这么多?一年之内就翻了个倍啊?!”味冈做出感叹的样子。作为业界人士,他知道实际情况要打个八折,但不可否认,甲东建设的发展势头的确迅猛。“你可真是个能干的实业家啊。”

“哪里哪里,只不过咱是小公司,比那些大公司灵活一点罢了。唉,可还是觉得力不从心啊,毕竟没法和大公司相比。我也觉得自己能做到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之所以会吃这么多苦,都是因为没有信誉,所以以后我想渐渐赢得业界其他公司的信任。只是大家都不把我这个乡下来的小公司放在眼里,唉,我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吞啊。必须得成为‘业界有资格人士’才行啊。”

“业界有资格人士”是个很微妙的词。末吉在承包大型工程的时候,知道中央政府机构有一群“精英”,也就是所谓的“有资格人士”,所以他才会使用这个词的吧。末吉的教育水平不是很高,在他心里精英就等于“有资格人士”。

不过,末吉祐介说得没错,一旦成为南苑会的成员,就能得到业界的信任。因为大部分会员都是大型企业。别上南苑会的徽章,就证明你加入了大型企业的行列。当然,平时他们只会在打高尔夫球的时候才别上徽章,可看不见的“徽章”确实存在。

对话中断了——味冈脑中再次响起电话那头的声音。

……那可不行啊,不行啊!……哎?……嗯嗯……可这样就太迟了……太迟了……

他口中的事情绝不普通,感觉充满了谜团。那毕竟是巨势堂明隐秘事务所里的电话。

“我也知道,不是一进南苑会,就有生意上门的。”末吉睁大眼睛看着味冈,厚厚的嘴唇一张一合。

“嗯……”味冈机械地点了点头。他的意识早已脱离了这段对话。

“即使入会了,我也是个新人,能接近各位前辈一点,我就感激涕零了。毕竟有个先来后到不是?四年也好,五年也罢,我都会等下去的。只要能入会,我就觉得很光荣了。我绝对不会给介绍人味冈先生你,还有各位会员、老师添麻烦的。”

“嗯嗯……”味冈抖动双下巴,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怎么还不接啊,究竟在……

他被对方的话所吸引,才冒冒失失地开了口。

喂喂,您好,这边的人不在。

电话挂断了。

真不该说话。太轻率了。味冈轻咬嘴唇,小心不让末吉发现自己的动作。对方挂断电话不要紧,可自己的声音被对方听见了。真是失策。

一般情况下,要是接电话的人说房里人不在,对方应该会问老师或泽田小姐什么时候回来才对。也该问一问接电话的人是谁,再加一句“打扰了”之类的招呼。

然而,对方一听接电话的是个男人,立刻挂断了电话。这说明对方与巨势堂明事务所关系非常密切——他知道接电话的只能是泽田美代子。虽然对方不可能立刻发现接电话的是日星建设的味冈,但一定会十分警惕,毕竟有一个身份不明的男子,趁泽田美代子不在,偷偷潜入了事务所。

巨势要是听说这件事,说不定会派人调查。味冈顿时觉得自己眼前一片黑暗……

“我最近在努力练高尔夫呢。”

“哦?是吗?”味冈还是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但却偷偷竖起了耳朵,“嗯?练高尔夫?”

“是啊,我听说进了南苑会之后,会时不时出去打高尔夫,所以就想趁现在练一练,希望能把和标准杆的差距缩小到十八杆以内,免得被高官们笑话呢。”末吉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见到泽田美代子那张纸片之后,巨势堂明就立刻离开了事务所。他临走前还说,最近要和味冈、成濑、中原打一次高尔夫。

末吉祐介总不可能听见巨势的那句话吧?只能说明末吉野兽一般的嗅觉实在太过灵敏了。

而且末吉还准确把握住了巨势堂明主办的高尔夫会的性质。他说,要是水平太差,“会被高官们笑话”。政府机关的局长或课长等高级官僚,都会参加高尔夫会——他们正是所谓的“有资格人士”。

不过巨势堂明禁止官员们与企业家们直接交换名片,或直接进行商谈,还制定了各种细则。高级官员们无论工作多忙,都必然会抽空参加南苑会的高尔夫会。有人甚至会专门坐飞机来,在附近的温泉旅馆住一晚,次日再坐红眼班机回到东京。南苑会的会员们自然是悉数参加。

高尔夫会是一项绝密活动。巨势堂明命令所有会员都不得外传会议的消息,毕竟他们不能给高级官员们惹麻烦。

会员们都小心翼翼地遵守着这条规矩。企业道德的本质,就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要是局长与课长们有了麻烦——比如高尔夫会的事情要是被周刊杂志报道,南苑会就会有土崩瓦解的危险。断了与高级官员的联系,南苑会就成了一个摆设。

末吉祐介是怎么知道高尔夫会的?许多会员以外的业界人士都听说过南苑会的名字,可并不知道南苑会还会组织高尔夫会。

然而,味冈只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并未开口询问。他可没有傻到去自寻烦恼。

末吉喝完咖啡,用纸巾擦了擦嘴。就好像他是故意用“南苑会的高尔夫会”来刺探味冈一样。他的眼睛看似盯着味冈背后的装饰画,其实却在偷偷盯着味冈的脸。

末吉擦完嘴,把纸巾揉作一团丢在脚边。可他忽然发现地上很干净,于是弯下腰,又捡起了纸团。

“咦,”末吉弯着腰说,“味冈先生,您的裤子上黏着什么东西。”

桌子底下空无一物。

“哦?是吗?”味冈赶忙看了看裤脚管。只见右脚裤管上卡着一片红色的小玩意儿。味冈还以为是纸屑,便将椅子往后退了退,费力地俯身下去。他用指尖抓起裤管,感到那东西柔柔的,黏黏的。

是花瓣。

味冈知道末吉在看他,于是他也不能用手把花瓣捏碎,只能抓着花瓣坐直身体。

他本想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把花瓣丢进口袋里,可末吉灼人的视线却让他无法如愿。

“哎呀?是花瓣啊……那不是扶郎花吗?专务,您可真有雅兴啊……”末吉笑着说道。

“这是哪儿黏上的啊……”味冈努力掩饰着自己的狼狈,故作悠闲地说道。

“您去过花店吗?”

味冈没有把揉烂了的花瓣塞进口袋,而是直接丢在了地上。末吉见状又说道:“……花店里总是很挤,盆栽都摆在脚底下,走着走着就黏上花瓣了。”

末吉为他找了个台阶下,可味冈也不能顺势说下去。他摸了摸脸,念叨了一句:“我怎么不记得自己去过花店啊……”

“哎呀,那说明您走运【7】啊,”末吉蠕动着厚重的嘴唇,笑着说道,“哪儿像我,真是一点儿都不走运。最近都没接到什么像样的工程,都是些零星的小活。”他又点了根烟。

“哪儿都一样。”味冈敷衍道。

大型建筑公司都会分成“建筑工程部”和“土木工程部”两个部门。大部分公司是建筑部门占80%,土木部门占20%,有些公司则是6∶4。味冈的日星建设是7∶3,末吉祐介的甲东建设则是6∶4,总之土木部门所占的比例相当高。

土木部门的业绩比建筑部门的好许多。因为土木部门的订单大多是政府部门的公共事业订单,而且还能从建筑材料的价格变化中获利。

比如,大部分公共事业订单都需要两年到四年来完成,其间如果钢材价格下跌,建筑公司就能赚取差价。政府的订单与普通订单不同,即使钢材的价格发生了变化,还是会根据合同支付相应的酬金。建筑部门就不同了——因为订单主要来自民间,一旦钢材的价格下跌,他们就会要求建筑公司打折,而公共事业就不用担心这些。

土木部门的业绩,都建立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只要有政治家照顾,公共事业等土木工程的订单就会源源不断。”

在政府部门的提携下,土木部门的收益率非常高。现在虽然经济不景气,可却没有一家建筑公司的土木部门产生赤字。

所以甲东建设的末吉祐介才会挤破头想要加入南苑会。

末吉要入会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他已经打探到了两县之间要建造一条收费观光道路的消息。在山区中建设一条贯通南北的道路,全长约五十公里,中间还有隧道与峡谷间的吊桥。工程总预算为二百五十亿日元。如果一家公司负责两三公里的话,就需要十六家公司共同参与。当然,各家公司底下还有好几家承包商。

国库会提供30%的贷款给两县的道路公社,偿还期限二十年,不要利息。巨势堂明在大藏省高官面前非常吃得开。他不仅能够掌控参与工程的十六家建筑公司,还能更改那些公司手下的承包商,只要他愿意,甚至能让新的公司加入进来。

末吉也想分一杯羹,可他至今都没有加入南苑会,恐怕赶不上这次的工程了。他说得没错:入会本身就具有重大意义,为了下一次机会,默默等待五六年也是值得的。

为什么扶郎花的花瓣会黏在裤腿上?

味冈还在思索。末吉浑浊的眼睛就在眼前,可味冈却完全没把他说的话听进去。

电话铃响的时候,他一着急,差点碰倒了桌上的花瓶。花瓣可能就是那个时候掉下来的。当时怎么就没发现呢……

问题是,这一切都发生在空无一人的巨势堂明事务所里。泽田美代子回到办公室后,也许会发现花瓣少了一些。办公室里窗门紧闭,不可能是被风吹散的。门虽然没锁,可走廊里也没有刮风。所以花瓣只可能是由于人为原因掉落的。这也说明,她不在的时候,有人偷偷溜了进来,做了什么事情,导致花瓣掉落。

即便没有东西被偷,这件事也会引起她的注意。毕竟事务所的秘密非常多,警惕在所难免。她定会将此事报告给巨势堂明。巨势说不定会展开调查……想到这儿,味冈如坐针毡。

味冈确信没人看见自己出入事务所。走廊是一条细长的无人地带,绝对没有人证。他虽然如此安慰自己,可刚才末吉祐介发现了自己裤管上的花瓣,这再次让他如临大敌。

味冈也可以再见泽田美代子一次,老老实实地道出实情。这样他也会比较轻松吧……然而倘若如此,他就必须解释自己为什么会不小心碰到花瓶。如果是在办公室里等她回来,就应该坐在入口左侧的来客专用椅子上,或是站在门口。凑近右侧的书桌,碰到花瓶——只会被认为是去偷看书架上的文件夹。那些文件夹里肯定有许多不可见人的秘密。说不定文件夹里还藏着秘密电话本之类的呢。

可味冈也不能辩解,说自己是想看看桌子底下的纸袋。毕竟他也没有权利随便翻看别人的东西。他虽然觉得那是大东组建设的成濑敬一送给泽田美代子的礼物,但要是老实告诉泽田,她定会怒火冲天,说不定还会骂他是卑鄙小人。惹怒了泽田,说不定就会被巨势堂明“逐出师门”……

来客们来到东明经济研究所,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只会觉得泽田美代子是普通的秘书或文员,而巨势则是“所长”。所长的态度充满威严,下令的时候也毫不含糊,而泽田也是个能干的秘书,态度毕恭毕敬。他们之间从未有过亲昵的举动,不过经常出入神邦大楼四楼事务所的南苑会会员,还是在暗自猜测两人的关系。

所以,味冈还是不能告诉泽田美代子实情,免得触怒于她,触怒巨势堂明。

更糟糕的是,味冈还轻率地接了那通电话。巨势堂明极有可能因此展开调查——对方绝对与巨势堂明有关。那语气,那可怕的沉默……还立刻挂断了电话……

味冈感觉自己又心跳加速了。

有没有办法让末吉保密,不把花瓣的事情说出去呢?这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要是他能忘记就好了……

目前末吉祐介与巨势堂明、泽田美代子还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他也无法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然而要是日后他加入了南苑会,认识了他们,说不定会说漏嘴。味冈心想,可不能轻易让他入会。

加入南苑会并非易事。进入组织之前,首先要经过巨势的重重审查,而入会的首要条件就是“口风紧”。调查还会深入到出身与日常的行为举止。即便加入了南苑会,巨势也会对新成员进行长达一年时间的观察。

南苑会的门槛很高,所以就算味冈告诉末吉,“我已经尽力,可还是没有成”,也是极其自然的。末吉也知道入会很难,说不定会就此放弃。

没错!就这么办!味冈下定决心。

本来入会这事就是末吉死缠烂打拜托他办的。事到如今,就更应该让他放弃了。

然而,即便能让末吉远离南苑会,可也不能保证这一个月里他不把花瓣的事情告诉别人。他说不定会大肆宣传说:“哎呀,味冈先生可真是‘能干’,跑进女人的房间里,跟女人卿卿我我,连花瓶都撞倒啦,真是辣手摧花呀!”

一传十十传百,说不定就会从其他同行嘴里传到成濑与中原耳朵里,最后被巨势与泽田知道。味冈的担忧虽是假设,可也并非杞人忧天。

“话说我们公司的藤田从某个龙水会的人那儿打听到,中南互惠银行的人最近和老师走得很近。”末吉的声音,唤醒了味冈的听觉。

这三四分钟里,味冈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根本没把末吉的话听进去。他以为末吉一直在抱怨经济不景气之类的。没想到他的话里,竟蹦出了“龙水会”这三个字。

“中南互惠银行是哪儿的银行啊?”

“总行在静冈市,中部地区的大城市里都有分行。专务啊,这个中南互惠银行,会不会和这次的观光道路有关系啊?您看,位置也差不多……”

热门小说死亡螺旋,本站提供死亡螺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亡螺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01 下一章:03
热门: 罪恶生涯 恐怖谷(刑警罗飞系列第三季) 鸽群中的猫 恐怖之谷 独闯天涯 神探韩锋:高智商犯罪 人性记录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绿玉皇冠案 大道争锋 那时的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