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上一章:04 下一章:06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味冈正弘身处前往大阪的特急列车绿色车厢【21】之中。前方座位背后的网兜里,装着上一个乘客留下的东西——五六张当地报纸被胡乱塞进兜里。旁边的座位是空的。冷气还算挺足。

大石、平山与小原送味冈上车之后,将乘坐后一班列车回东京。从温泉所在的车站到京都,大约需要两个小时。座位上方的行李架上,放着平山与小原帮忙搬上去的高尔夫球袋和行李箱。

味冈一上车,就想起了昨晚与金弥之间的种种,以及金弥说的话。他之前从未想过要在高尔夫球会之后再次折回温泉,可却一不小心答应了金弥的要求。令味冈在意的是,金弥口中的“山下”——自称“政治家最高顾问”的那名男子,他总觉得就是六月十日出现在神邦大楼屋顶的那具死尸,柳原孝助。

报纸上说,警方调查后得知,尸体被发现一个月前,也就是五月十一日那天,柳原孝助拿着印有“参议院议员高尾雄尔后援会岐阜高尾会干事长柳原光麿”字样的名片,前往金桥的内外精密机械制作所总公司,见到了对方的会计部长,号称某外资集团有大约两百亿日元的闲钱,问他是否有兴趣贷款。对方拒绝之后,他便离开了公司,之后销声匿迹。

莫非在这一个月时间里,柳原孝助化名“山下”,潜伏在了刈野温泉?之所以说“潜伏”,是因为他在三月十六日那天,曾用虚假的地产买卖(建造高尔夫球场使用的土地),从日本桥的安原商事株式会社处骗取了定金与手续费,共九百万日元。被害者已以诈骗罪起诉了他。

然而,他之后又前往东京,来到与日本桥一步之遥的京桥,为内外精密机械制作所提供了一笔新的“贷款”——正可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金弥说“山下”在温泉没有相好的艺妓,可味冈并不这么想,只是金弥不能轻易透露她的名字罢了。“山下”住的应该是当地的一流旅馆,金弥透露一些详细情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山下”就是柳原孝助,那他口袋里应该有九百万才对——那正是三月十六日他从安原商事那儿骗来的。即便他没有把九百万悉数带在身边,也应该带着足够他挥霍的钱。

味冈对“山下”感兴趣,对他上面的“议员”更感兴趣。如果“山下”就是柳原孝助,那他就应该与参议院议员高尾雄尔有某种联系。高尾的秘书表面上对柳原拿着“高尾雄尔后援会”的名片招摇撞骗颇为不满,但柳原与高尾之间,必定存在更深层次的联系。

高尾是执政党的政务审查会路线工作组干事。巨势堂明对大藏省也有某种匪夷所思的影响力——两人是否有所牵连?

当然,和“山下”一起出现在刈野温泉旅馆里的,不是高尾也不是巨势。肯定是两人的部下或代理人之类人物。这也是味冈最感兴趣的部分。

味冈已经口头答应了金弥,琵琶湖畔的高尔夫球会结束之后,办完了其他杂事,他就会再次造访刈野温泉。味冈也想再次见到金弥——为了再次品味她的身体。

下定决心之后,味冈的心情平静了不少,睡意渐浓。毕竟他昨晚没怎么休息。

再一睁眼,绿色的水田已经取代了高山与道路映入眼帘。从远处丘陵的形状可以判断出,列车已经进入了滋贺县境内。然而,味冈还需要在狭窄的座位上忍耐三十分钟之久。

百无聊赖的他,将眼前网兜里的观光手册拿了出来——那也是上一个客人留下的。

他翻看手册里有关北陆的风景、陶器、祭典、美食的照片与文章。美食中,还介绍了北陆的特产“甜虾”。

这种小虾活的时候就是红色的,生吃有一种甜味。昨晚在枫庄的晚宴里也有这道菜,艺妓们也介绍了几句。

昨晚听到“甜虾”时,味冈并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可今天他却觉得似曾相识。而且,他第一次见到这个词,并不是在观光手册、旅行指南这样精美的铜版纸上,而是在更粗糙的纸上……

“啊!”味冈不由得喊出声来。

是那张报纸!

解剖结果显示,被害人胃里的食物消化了一半,说明他被勒死(据推测凶器是麻绳,但现场并没有发现)前两小时内进过餐,而那顿饭里有甜虾。

味冈能感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令他不由担心起来。医生曾提醒过他,体内的多余脂肪已经把他的心脏团团包住,情况不容乐观。

怪了,他之前怎么就没想起那篇报道呢?柳原孝助的其他重大事实,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掩盖了这条细微的线索。

法医推测,柳原孝助死于尸体发现三天前。尸体是六月十日下午五点十分发现的,地点位于神邦大楼屋顶的机械室。报道称解剖是在四小时后结束的,也就是说柳原孝助于六月七日遇害。遇害两小时前,他曾吃过甜虾……

北陆、山阴地区的日本海海域能够捕捞到甜虾。味冈几乎可以确定,柳原孝助定是在刈野温泉吃的甜虾。

柳原孝助不是在东京被害的,而是死于刈野温泉或温泉周边,因为他是吃完甜虾后两小时内遇害的。

假设他吃完甜虾之后,立刻乘坐飞机前往东京。从刈野温泉坐车前往K机场需要一个半小时,即便他一到机场就坐上飞机,也需要一个小时才能抵达东京,所以他不可能在吃完甜虾后两小时内死在东京。

换言之,柳原孝助是死后才被运去东京的。尸体发现前一天,也就是六月九日晚上八点十分,三位假扮成建筑公司员工的人,将尸体伪装成“冷气机材料”,搬进了神邦大楼。他们骗过大楼警卫,将一麻袋“货物”塞进了屋顶机械室。柳原是七日遇害的,两天时间足够凶手们用汽车将尸体从刈野温泉运送到东京了。

一、遇害→六月七日(解剖结果)

二、将尸体搬运至神邦大楼→九日夜间八点十分左右

三、发现尸体→十日下午五点十分左右

将尸体从刈野温泉搬运至东京的,应该不是将尸体运进神邦大楼的那一群制服男子,而是别的什么人将尸体带到东京或周边,剩下的则交给那群制服男子完成……

味冈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色变得刷白。刚才还感觉空调在凉风送爽,可现在他穿上了挂在窗边的上衣,还是觉得凉飕飕的。

他决定,打完高尔夫之后不去刈野温泉了。他害怕从金弥口中再打听出一些细节来。刈野温泉太危险了,没有必要主动送死。他既然发现了其中的微妙,就不应该再踏足温泉一步。

味冈到达京都,并乘坐出租车来到东山附近的酒店门口。阴郁的心情一直陪伴着他。

他在前台登记好自己的名字。站在柜台里的员工见他签完字,便将房间的钥匙和一个小信封递给了他。

“先生,有人给您留了话。”

“哦?是吗?”

门童一手拿着高尔夫球袋,一手拿着行李箱,与味冈一起站在电梯口等电梯。

味冈打开信封,先看了一眼文章末尾的落款——金弥。他们今早才分别,没想到她的留言竟比味冈更早到达酒店。最神奇的是,味冈并没有把自己的名字或公司的名字告诉金弥。

您离开京都之后,请一定遵照约定,来刈野温泉一趟,我有事和您说。您的名字是从枫庄的前台打听到的,您住在这家酒店的事情,则是小原先生告诉我的,您可千万别怪他啊。

金弥

电梯门开了。味冈将门童赶了进去,自己则把写着留言的纸条塞进口袋里,晃晃悠悠地走进了电梯。电梯里有七八个人,还有几个外国人,让味冈无法再多看两眼。

他终于明白金弥是怎么找到他的了。艺妓陪夜之后,旅馆也不得不向她们坦白客人的真实身份。

小原送完味冈后回到枫庄,被金弥逮了个正着,百般追问之下,终于打探到了K酒店的名字。金弥还特地在信上强调了“不要怪他”。金弥看人的眼光果然精准,一眼就看出小原会说漏嘴。话虽如此,味冈也的确无法斥责小原。毕竟味冈也有味冈的软肋。

他在九楼下了电梯,走过长长的走廊。高尔夫球袋挂在面前的门童肩膀上摇来晃去。他们转了个弯。门童用钥匙打开其中一扇门,让客人先进房间,展示房间的内部结构。皮革沙发和椅子围着桌子摆了一圈,占了半个房间。另外半个房间则是两张单人床。肥胖的味冈总觉得单人间让他喘不过气来,所以每次出门都会预订双人房。其中一张床上铺着床罩,另一张床已经由女服务员铺好了,上面放着一件睡衣。

门童将球袋与行李箱放好,打开洗手间与浴室的房门,检查了一遍,之后又向味冈介绍了一下房间的各个组成部分。

味冈心不在焉地站在原地,时不时答应两声,之后还给了他点小费。门童离开后,味冈也没有坐下的意思。他从口袋里掏出纸条,重新看了一遍。当然,那些字是前台的人写的,还附上了电话的时间,三点零五分。

三点零五分——那正是大石、平山和小原搭上列车的时间。看来金弥是送走三人之后打的电话。

请一定遵照约定,来刈野温泉一趟。我有事和您说。

温泉固然危险,可金弥要说的话,也勾起了味冈的兴趣。莫非是有关“山下”——柳原孝助的吗?可为什么金弥又改变主意,决定告诉味冈了呢?即便味冈不清楚金弥打算说什么,但他还是很想去听上一听。

味冈回忆起昨晚与金弥之间发生的种种。那不是回忆,而是身体中残留的感觉,是缠在他身上的手脚留下的深深痕迹,他的后脖颈与腰部仿佛还能感觉得到一丝温存。她夸奖他的身体,说她难以忘却那时的欢愉。

金弥之所以请求味冈前往温泉,莫非是因为那一夜的恩爱?她也许是想再次体验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想到这里,味冈不由得心动了。而且对男人身体入迷的女人,为了讨男人的欢心,什么都肯说。化名“山下”的柳原孝助什么时候,在刈野温泉的哪家旅馆,见了什么人,有没有吃过甜虾——金弥定会道出一切。

见到金弥的留言之前,味冈已经认定刈野温泉是个危险的地方,决定不再回到温泉去。不可否认,刈野温泉对味冈来说的确有些可怕。然而他是否有些神经过敏,高估了温泉的危险性呢?其实去一趟温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去见见金弥吧。温泉再可怕,也有金弥站在自己这边,毕竟她已经喜欢上了味冈。温泉艺妓十分熟悉当地的情况,人脉肯定也很广。

味冈的理智告诉他,要深思熟虑,好好想想要不要再去温泉一趟。然而他的感情仿佛巨石之下源源涌出的泉水一般,难以阻挡。

他没必要在今晚作出决定,还有明天和后天呢。到时候再说吧——他的自制力只能延缓他作决定的时间而已。

味冈总算平静了下来。他坐在皮椅上,拿起桌上的水瓶,往茶壶里倒了些热水。水壶里放着一个茶包。他晃了晃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房间里的空调风力太大,有些发冷。

晚餐时间到了,可味冈既不想去酒店餐厅吃饭,也不想去他经常光顾的那家木屋町的小餐厅。去哪儿都觉得麻烦。巨势堂明今晚会住在哪家酒店呢?琵琶湖畔的高尔夫球会将于明天早上九点准时开始。主办方南苑会的通知上说,八点半在俱乐部大厅集合。所以巨势应该已经来到京都了。

味冈心想,他莫非也住在这家酒店里?要是没能在餐厅里见到巨势,他也应该向前台打听打听巨势的房间,毕竟还是上门打个招呼比较好。

于是他立刻给前台打了个电话。

“请稍等。”前台员工查看了登记簿,回答道,“巨势先生并没有住在我们酒店,我们也没有收到他的预约消息。”

“这样啊,那……”

他想再用南苑会其他成员的名字问问。他并不想打听政府官员的消息,虽然他能猜到会有些什么人参加。他现在也没什么事要找他们谈。高尔夫球会前,南苑会成员擅自约见政府官员——这是巨势堂明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其他南苑会成员,比如大东组建设的成濑敬一,有可能也住在这儿。想到这儿,他便改了主意,对前台的人说:“算了,那就这样吧。”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起身走去洗手间。

今晚他并不想见到成濑。当然,成濑并不知道,自己那天离开巨势堂明事务所之后,味冈趁泽田美代子不在,偷偷潜入了办公室。可味冈还是想躲着他。毕竟那是柳原孝助的尸体发现前四十分钟发生的事情,时间太不凑巧了。

虽然不想见到成濑,可共荣建设的中原武夫要是住在这儿,他倒还想见他一面。他不像成濑那么会耍小花招,比较老实,不用戒心十足地对付他,一起喝个小酒也会比较轻松愉快。好,回头再问问前台中原在不在这家酒店吧。

味冈的视线忽然停留在了眼前的白色陶器上。陶器里插着一朵花。

味冈呆住了。

那是一朵扶郎花。

味冈看出那是一朵精巧的假花,可心中的恐惧却没有任何变化。他回到房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然而视线却不知不觉地停留在了裤管上。当然,他并没有撞到假花的花瓶,假花的花瓣也没有黏在他的裤管上。

味冈的心情十分复杂。他感到越发不快。玫瑰花、郁金香、三色堇……放什么花不好,偏偏是扶郎花。想到这儿,味冈更是怒火中烧。

明天早上离开酒店之前,他每次走进洗手间,都要忍受那朵令人不快的扶郎花。他原本想忍耐一下,毕竟自己只在这儿住两个晚上。然而他已经发现那朵扶郎花,那天的恐怖回忆总在脑中挥之不去。

要不去走廊的公用洗手间吧?可那边会不会也放着有扶郎花的花瓶?

味冈坐立不安,决定亲自去确认一下。他离开房间,来到走廊。洗手间离他的房间很远。要是晚上突然内急可如何是好……不过那样总比见到房里那令人不快的东西要好。

拨开洗手间门口的丝绸门帘一看——三只摆放得整整齐齐的白色陶器,三朵扶郎花在灯光下傲然挺立。

这是什么酒店啊!味冈飞也似的逃回房间。他赶忙抽起香烟来平静自己的心绪。然而,他越是想,就越想上厕所。明明三十分钟前才去过一次……

这可如何是好……还要在房间里过一整夜呢。一丝恐惧油然而生。

味冈下定决心。

他猛地站起身,冲进厕所。扶郎花纹丝不动,在白色陶器中充满敌意地望着他。

味冈与扶郎花对视了三分钟之久。

他一把将细长的花朵从瓶子里拔了出来,使劲折花茎。然而花茎是用钢丝做的,无法折断,只是被味冈弄弯了而已。花朵与叶片都是合成树脂做成的,非常硬,但很容易就从花茎上掉了下来。不久,味冈手中便出现了被折成三段的花茎、十几片花瓣与三片叶子。

见陶器中没了花朵,味冈终于放心了。他再也不用担心会有东西勾起那段恐怖的回忆了,再也不用为这些无聊的东西烦心了。

可味冈又面临了一个新的问题:他该如何处理手中的花朵残骸呢?总不能丢进房间里的垃圾桶里吧?明天早上离开房间之后,会被打扫房间的女佣发现的。她说不定会报告前台说,有人破坏了房间里的东西。虽只是朵厕所里的装饰花,也许前台不会太过当真,但有人搞恶作剧的消息会在酒店内传开。堂堂日星建设的专务,喝醉酒之后居然破坏了房间里的东西……而且,还是厕所里的一朵假花,真是怪了。

他也不能把花藏在衣柜角落里或是地毯底下。最终,他还是将花装进了酒店前台给他的信封里,打开行李箱,塞进了换洗衣服底下。明天出门的时候再找个合适的地方扔了吧。

清洁工会发现厕所里的小花不见了,可她也找不到花的残骸究竟在哪儿——因为没有花朵遭到破坏的证据。大型建筑公司的专务,怎么会去偷厕所里的假花呢?肯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酒店肯定会立刻从仓库里拿出一朵备用的花来。毕竟对酒店来说,那只是众多耗材的一种罢了。

正当味冈思考问题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请问是味冈先生吗?”电话那头的人如此问道。一听那独具特色的声音,就知道那是共荣建设的中原武夫。

“啊,晚上好,”味冈高兴地说道,正想见中原一面呢,“您现在在哪儿呢?”味冈以为他在京都市内的某个地方。

“521号房,五楼。”中原就在这家酒店里。

“哦,我还真不知道您也住这儿呢,您是什么时候到的啊?”

“一小时前。”

“我也差不多。其他人呢?”他指的是明天要去参加高尔夫球会的其他南苑会成员。

“这我就不清楚了,”中原搪塞了过去,“我有些事情想跟您说,能不能占用您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呢?您的房间号码前台已经告诉我了。我就猜您会住在这儿。”

“有啊,别说是十分钟了,三十分钟也行。要不干脆一块儿吃晚饭吧?”

“真是不凑巧,我刚吃过晚饭。您还没吃吧?……那可真是对不起。其实我是吃了晚饭之后才想起您可能也住在这儿的。”

“啊,这样啊,那您要不就到我房里来吧?”

“好,我保证不占用您太多时间。”中原的口气非常客气。

味冈也没有多想什么,老老实实地坐在房间里等待中原的到来。也许是他听说了明天会有什么官员到场。到达高尔夫球场之前,参赛的官员与他们所属的部门都是保密的,这也是巨势堂明的一贯做法。然而,要是能事先得到一些消息,就能有的放矢了。

味冈他们深知,这场高尔夫球会与J、R两县的收费观光道路有关。工程将由数家公司共同承包,所以大型建筑公司必须统一步调。

即使他们能在球场见到官员们,但他们也不会谈工作方面的事情,或是用态度来暗示些什么。然而这毕竟是巨势堂明组织的秘密集会,要是能事先知道会有什么官员出席,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巨势堂明应该已经来到了京都。大东组建设的成濑敬一也该到了。毕竟明天一早就要举行高尔夫球会。味冈也很想知道他们都住在哪儿。中原要是知道,还可以打听一下。

一阵敲门声传来,味冈起身开门。椭圆形的脸,大大的鼻子,两侧刻着深深的皱纹。四十四五岁的中原性格温和老成,说话的语速也很慢。

“您辛苦了。”中原对刚出完差的味冈说道。得到味冈的允许之后,中原在椅子上落座。

“哦,您的房间可真不错,够宽敞。”中原环视一周后感叹道。看来他住的可能是单人间。

“您也知道我比较胖,不住双人间总觉得憋屈。”味冈解释道。

见到味冈匆忙为自己辩解,中原更怀疑味冈是在金屋藏娇。

“味冈先生,我们俩到酒店的时间好像都差不多,说不定我们坐的是同一班新干线呢。”看来中原准备再闲聊一会儿。

“不不,我不是从东京来的,昨天我还在其他地方出差呢,分店那边有些事。”

热门小说死亡螺旋,本站提供死亡螺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亡螺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04 下一章:06
热门: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死神的精确度 刑警手记之逝者之证 金字塔之秘 谋杀狄更斯 代号D机关3:PARADISE LOST 谜桶 推理竞技场 憎恶的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