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上一章:05 下一章:07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从京都到大津的国道一号线很堵。早上七点半时,山科【23】附近挤满了卡车,不过车辆大多是往京都市里去的,很少有往市外开的。

八点左右,味冈乘坐的出租车在滨大津处左拐,通过三井寺附近。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就是坂本。比叡山【24】半山腰上还弥漫着白色的朝雾。

天公作美。味冈打开左侧的车窗,享受琵琶湖上吹来的凉风。这一带有许多小型酒店与旅馆,湖上还漂着几艘白色的小船。

车子进入坂本町之前又左转了一次。转角处竖着块招牌,写着“湖西乡村俱乐部入口”。俱乐部专用的道路建在比叡山东麓的斜面上,蜿蜒曲折。路有两车道宽,在两旁漆黑的杉树树林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斑白。

味冈的出租车前面,另有两辆黑色的包车正在飞驰。其实在滨大津的时候,味冈就看见那两辆车了,但车辆之间一直保持着两百米左右的距离。往坂本方向去的车并不多,从京都出发之后,沿着道路一路开去,就只剩下那些去俱乐部的车了。当时味冈就认定那是去俱乐部的车,见它们纷纷拐入俱乐部专用道路后,就更是确信无疑了。

早上的集合时间就快到了,他们应该也是去参加南苑会高尔夫球会的。然而味冈离他们太远了,看不清包车里坐着什么人。两辆包车上都只坐着一个人,非常奢侈,也许是政府高官吧——按照惯例,巨势会为每一位到场的高官配备一辆包车。

上坡的山路曲折不平,前方的包车转眼间便消失在了转角处。出租车转弯之后,又见到了两辆包车,可它们不一会儿又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味冈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到乡村俱乐部。这简直就是盘山公路!两侧的杉树林越发浓密,树下的小草也异常茂盛。早晨的日光洒在树梢上,树下却是一番黄昏景色。树林里还有小溪,上头架着小桥。一路上,味冈没有见到一个行人——独自走进如此浓密的树林,定会迷失方向。

“司机啊,还没到球场吗?”味冈问道。

“马上就到,还有三分钟。”

转过最后一个转角,正面高处便出现了乡村俱乐部的白色建筑物。俱乐部砍了一些杉树,空出一块平整的展望台来。整座俱乐部的建筑,看上去就像是个巧克力盒子一样,非常时髦。前两辆包车也停在了入口前。

“哎呀,后面也有车来了。”司机看了看后视镜说道。

味冈回头一看,果然又是一辆包车。他只能看见司机,却看不见里头的乘客。

一看手表——八点二十分。南苑会的会员们果然陆陆续续到场了。

他正想去大厅的接待处登记,却发现登记窗口前面摆着三张铺了白布的桌子,就像酒店宴会会场门口的接待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和两个二十二三岁的女人站在桌后。白布上摆着一块写有“南苑会接待处”字样的牌子。

“早上好。”皮肤白皙的中分男子低头问候,同时也不忘用锐利的眼光确认味冈的长相。

味冈从口袋里掏出请帖,放进桌上的盒子里——里头已经装了不少请帖了。男子确认了摊在桌上的与会人员名单,用红铅笔在味冈的名字前做了个记号。年轻女子马上递了个红玫瑰形状的徽章过来。

味冈并不认识接待处的这些男女。

“更衣室在这边,请。”身着白色短裙套装的女子主动为味冈带路。

俱乐部大厅虽然很大,但却有些昏暗。透过远处的窗户射进来的阳光,反而造成了逆光的效果,把自己身前走过的人都变为了阴影。窗外,天空的蓝色与森林的绿色各占半边。

“巨势老师来了吗?”味冈对背朝自己的女子问道。

“已经来了。”巨势堂明毕竟是球会的主办人,肯定来得比较早。球会将于九点开始。估计这会儿巨势不是在食堂,就是在事务所的接待室。

“与会人都来齐了吗?”

“基本都来了。”她的用词虽然很有礼貌,但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说起来,泽田美代子怎么样了?她需要一手统筹南苑会的事务所,自然也会到场。她还是巨势的秘书,肯定和巨势在一起吧?想到这儿,味冈不禁在意起泽田美代子的行踪来。要是能见到她,说不定还能打听到与会官员的身份。

“请问泽田小姐在哪儿?”

“啊?泽田小姐?”女子回头看了味冈一眼,皱起眉头,露出万分惊讶的表情。

“南苑会的泽田美代子小姐啊。”

“我不认识她。”

“啊……”味冈本想接着问:“那你是谁?”可他还是把这句话吞了回去。巨势堂明是个神秘的人物,天知道他手底下还有些什么组织。这位年轻女子,肯定也不是省油的灯。

女子将访客专用的柜子钥匙交给味冈,向负责人交代了相关事宜后,说道:“大家换完衣服后都在大堂或食堂等。”之后便离开了更衣室。

味冈从行李箱中取出运动衫、运动裤、鞋子和帽子,换下的西装则塞进了柜子里。肥胖令他的动作缓慢不已。正在他换衣服的时候,又有四五个男人提着手提包走了进来。他们看了看钥匙上的号码,找到了自己的柜子。男人大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有胖子也有瘦子,有的已经秃顶了,有的则是花白头发,还有一个三十多岁满头黑发的年轻人。他们好像都不认识对方,完全没有交谈,都是自顾自地换衣服。如此冷淡的态度,让味冈认定他们都是高官,至于是东京省厅的高官,还是地方政府的高官,他就无法判断了。反正球会开始之后巨势会逐一介绍。味冈点头示意了一下,便离开了更衣室。

味冈走过取钥匙的接待处,朝大堂走去,不料竟在楼梯处正面遇到了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阳光照亮了成濑敬一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

“哦,是味冈先生,您早啊。”大东组建设专务成濑敬一抢先开口。

毕竟是正面相遇,味冈想躲也躲不了。反正开始打球之后也是要见面的,既然不想与他多废话,那还不如先在这儿打个招呼。

“您也早啊,别来无恙吧?”味冈停下脚步回答道。

“那天之后就没见过了吧?”成濑微笑道,露出一口在昏暗的地方特别显眼的雪白牙齿。成濑比味冈高很多,说话的时候味冈总是需要仰视着他,令他十分不快。

成濑口中的“那天”,就是与共荣建设的中原武夫一起,冒雨前往神邦大楼的那一天。那天成濑所做的事情与自己在成濑离开之后的行动,还有楼顶的尸体,都在味冈心中留下了沉重的阴霾。成濑的话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味冈也无法判断,但从成濑锐利的眼神中,并没有看出什么特殊的意味。

“是啊,”味冈也轻描淡写地回答道,“您也是昨天晚上到的京都吗?”

“不,我住在大阪。虽然住京都更方便,但我有事不得不去大阪一趟,”成濑回答道,“您在京都住了一晚吧?”

味冈本想问问成濑,巨势昨晚是不是也住在大阪,可他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于是他便换了个问题:“巨势老师好像已经来了,您见着他了吗?”

“还没呢,我也刚到。”

“哦,是嘛。那一会儿见。”

味冈正想离开,没想到成濑却戳了戳他的手肘,留住了他。

“味冈先生,我没见着巨势老师,可却见着末吉先生了,就是那个甲东建设的末吉祐介。”

“什么?在哪儿见着的?”

“他就在接待处那儿站着呢。他看见我还跟我点头示意了一下,莫非是你叫他来的吗?”成濑脸上带着微笑,眼睛却死死盯着味冈。

“末吉竟然追到这儿来了,”味冈不假思索地回答道,“难以置信!我可没叫他来啊!”他边说边往接待处的方向望去,可惜从这个角度看不见接待处的桌子。

“不是您吗?”

“当然不是我啊!”

“哦,我知道他一直缠着你介绍他入会,所以一见到他就以为是您叫他来的呢。”

多一个会员,就多一个竞争对手。尤其末吉还靠着那蛮不讲理的脾气,一路从地方上的小建筑公司发展到今天的规模,许多人都提防着他。

昨晚,味冈听说共荣建设的中原在K酒店的餐厅里见到过末吉之后,心中就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果然,末吉祐介又出现在了乡村俱乐部里。这股执拗,不仅令味冈不寒而栗,更令他怒火中烧。

中原的抗议与成濑的报告,都建立在“末吉是味冈叫来的”这一误解上。这都是末吉自说自话、不顾他人立场的结果。末吉简直太小瞧他了。味冈决定,下次见到他,不仅要一口回绝他的入会请求,还要骂他个狗血淋头。

情绪激动的味冈加快脚步往接待处走去。若非凭着此刻的冲动,味冈大概没有勇气大骂末吉一顿。

见末吉不在接待处,味冈又走去大堂。四五个男女坐在大堂的沙发上聊天看电视。接待处会给每一位南苑会会员发一个徽章别在胸口,可大堂里的人都没有徽章。想来也是,球会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始了,会员们没有时间在大堂里耗着。

味冈又走去食堂。食堂提供咖啡和冰镇饮料,球会开始前有许多会员都会在这里歇息。

食堂里的三十张桌子几乎都坐满了。有的是五个人拼一张桌子,有的则是三个人。有人把红玫瑰徽章别在帽子的丝带上,也有人别在衬衫的口袋上。

味冈没有坐下,而是站在食堂入口环视四周。食堂一侧面向球道,落地窗对面是翠绿的草坪、绵延的土丘、盆栽一般形状优美的松树和一望无际的森林,还能瞥见琵琶湖水面的一角在阳光中闪烁。球道上小小的人影在缓缓移动。

可味冈并没有心思看窗外的景色,而是扫视桌旁的人脸。当然,这里毕竟是食堂,非会员也可以进来用餐。

许多认识味冈的同行也微笑着举手示意。味冈也装模作样地回应了一番。终于,他的视线扫到了那颗长满白发的脑袋。虽然那人背朝味冈,可那头白发、那身打扮、那背影——绝对是末吉祐介。

味冈肆无忌惮地朝末吉的背影走去。

突然,味冈的双脚僵住了——

他发现,正与末吉面对面交谈的,不正是巨势堂明吗?

味冈呆若木鸡,动弹不得。白发男子仿佛察觉到身后有人,回头一看:“哎呀,是味冈先生啊。”

末吉完全没有起身的意思,他只是拉出一张椅子,斜了斜身子。

他穿着一件白色运动衬衫。胸口的红玫瑰徽章傲然怒放。

味冈不知该说什么好。末吉见状,对身旁的巨势小声说道:“老师,是日星建设的味冈先生。”

巨势堂明缓缓转过头来说道:“味冈啊,来来来,坐。”

“怎么会变成这样?”打球时,味冈心中满是这个疑问,以及问题所带来的屈辱感。

谁都会产生误会。

可如此天大的误会,真的有可能发生吗?

刚才的那一幕告诉味冈,末吉祐介与巨势堂明有了直接的联系。末吉就像巨势的小跟班一样。味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羞得满脸通红,心想这回他的威严在中原和成濑敬一面前荡然无存了。中原与成濑都以为,末吉入会的介绍人是味冈,所以中原昨晚才会特地来房间抗议。

食堂里的末吉祐介满脸笑容,却没有跟味冈客气。虽然味冈的确没帮过他什么忙,可他之前一直拜托味冈介绍他入会来着,怎么连句解释的话都没有呢?不仅如此,还摆出一副骄傲的表情,就好像在说:“哼,没有你介绍,我照样靠自己的本事入会了!”末吉布满油光的脸闪耀着自信的光芒,鼻子好像都挺起来了。

巨势堂明一边迎接贵客,一边与末吉说上几句。看来两人的交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巨势邀请的客人不是政府高官,就是南苑会的会员。到场的高官总共五人。味冈知道其中三人的职位与名字。这三位经常参加南苑会的高尔夫球会,是大藏省的高级官僚,都有五十多岁了。剩下的两个则是新面孔。南苑会的会员,自然是各家建筑公司的人了。

巨势堂明一般不会立刻将贵客引荐给会员们,也不会在公开场合正式介绍他们,自然也不存在交换名片的环节。球打到一半的时候,巨势会轻描淡写地将会员们引荐给官员。会员们对此都十分放心——这种“放心”意味深长。

巨势堂明招待客人们的礼数周到,客人们也十分尊重巨势。南苑会的一位会员见到官员与巨势交谈的样子,曾感叹他们对待巨势就像是“对待一位慈父一般”。的确,高级官僚与巨势之间,除了礼数,还有一丝亲昵——举手投足间就能看出他们的确有三十多年的交情。

然而味冈最受打击的是,末吉祐介好像深得巨势堂明的信任,巨势一直把他带在身边。就连打球的分组也让味冈大吃一惊:三名高级官员是巨势的贵客,他自然会把他们分进自己那一组里,剩下两位客人则分去了其他小组,而那一组里,就有末吉祐介。才刚入会的末吉——他应该已经入会了——居然就能和官员分在一组里,这让味冈恼火不已,虽然味冈也不知道那两位官员是什么身份,叫什么名字。事后巨势当然会以“个人身份”将官员介绍给大家。其中一位官员四十三四岁,皮肤有些黑,眉毛很粗,体格健壮。总而言之,让初次参加活动的末吉与官员配对,是南苑会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事情。

而味冈却不得不和另外三个建筑公司的高层屈居一组,其中就有中原在。不用说,有贵客在的小组会备受重视。大家的差点【25】都差不多,主办人完全可以随便调整分组。味冈一想到分组的结果是巨势的意思,心里更是充满屈辱感。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如此慎重的巨势竟然……”

味冈的差点为12,半程大概需要40至44杆。状态好的话30多杆,状态不好的话甚至会打出45杆以上。

然而,从1号洞的发球区开始,他就陷入了被动。

1号洞为526码PAR5。只要在发球区不打歪,味冈还是很有把握拿下的,之前他的最差成绩是高于标准杆1杆。

真要命。

果然是心态的问题。味冈心想,一定要冷静下来,不能让别人看出我在惊慌失措。然而搭档中原武夫一直在盯着自己。他的帽子遮住了眼睛上方,只有一只大鼻子特别显眼。

中原一直想与味冈谈谈末吉的事情。很明显,他也受了打击。然而,毕竟还有两位不太熟悉的同行在场,不方便开口。即便不开口,他也一直用眼神询问着味冈。味冈摇了摇头,仿佛在说:“我也不知道啊!”中原仍在怀疑末吉是味冈介绍进来的。

强烈阳光的照射下,草坪的绿色分外扎眼,味冈粗壮的脖子上已经渗出了汗珠。

第一组的四个人已经开始打1号洞了。接着是第二组,然后是味冈所在的第三组,巨势与三位高级官员则是第四组。

第二组中有末吉。挥起的球杆反射出太阳的光芒。小小的白色高尔夫球,在广阔的蓝天下飞舞。球童死死盯着球,以确认它的落点。

“哦……”等候的四人中,有两人发出了感叹。末吉的第一杆,把球打到了230码附近的球道。那一组的结实男子摇了摇头,仿佛在说:“我打不过他……”身材高大的成濑敬一也在那一组里。其他三人打出的距离,的确不如末吉那么远。

见末吉祐介的表现如此出色,味冈不由得焦躁起来。前一组的人在球道上缓缓走动。末吉正与那位结实的官员谈笑风生。

味冈猜拳赢到了先打权。他深呼吸之后,走到了击球位置。然而,他的心中依旧充满不安,挥杆的姿势也没了平日里的节奏。从后摆杆到送杆,他的姿势完全乱了,打出一记剃头球来,只滚了100码左右,就上了粗草区。这几年他还从没犯过这么大的错误,他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逆流,脸上直冒汗。用铁杆就能把球从粗草区打出去了,可是他想多打些距离,就选择了3号木杆。这回他又失策了,好不容易才把球打上球道。“下巴抬太高了,都没看着球。”一位组员小声说道。听到这话,味冈更着急了。他的球远远落在了其他组员后头。

第三杆差强人意,可还是没能挽回前两杆拉开的差距,球距离果岭还有150码之多。5on2推,双博基【26】。

味冈等人从斜面上走下。两位同行走在前面,味冈、中原与他们隔开了一定的距离。味冈太胖了,动作总比别人慢一拍。球童推着装满球杆的车迅速往前走。他戴着头盔,还用手帕把脸包得严严实实的,防止晒黑。

“味冈先生,末吉那究竟是怎么回事?”中原压低嗓门问道。

“不是我干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味冈拼命摇头,赶忙回答道。

“此话怎讲?”

“是老师!是末吉直接找老师交涉的,不,不是交涉,而是两厢情愿!只有可能是那样……”

“可……那我们的秩序不都乱套了吗……”

“是老师决定的,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老师的命令就是圣旨,我们只有听的份儿。”

中原一脸不满,不再多说。不知是因为快到发球区了,怕被另外两人听见,还是被“巨势的话就是圣旨”给镇住了。

走到下一个发球区一看,末吉他们就在斜面下的2号洞附近。2号洞为160码PAR3。末吉在1号洞凭借标准杆数获得先打权。他好球连连,1on,而且球距离标出洞口的红旗只有三米距离,想必他自己也是得意洋洋。健壮的高官、身材高大的成濑与另一位官员都没能一杆打上果岭,都是2on。

味冈在2号洞之后的成绩惨不忍睹。半程结束后,他自己都觉得不堪回首。

他没有盯着球看,而是情不自禁地盯着前一组的末吉看。2号洞需要翻过一条沟,结果味冈的球却掉进了沟里,OB【27】。第三杆从头来过,好不容易打过了那条沟。味冈实在不敢相信自己打高尔夫球这么多年,居然还会打出OB来。要是球的飞行距离能有100码,就能轻松越过那条沟了。于是,在2号洞,味冈的成绩也很惨淡:4on2推,三博基。

3号洞、4号洞好不容易以博基收场。平日里最擅长的击球游戏,竟会变得如此棘手。最要命的是,今天的味冈根本打不出远距离的球来。

5号洞,420码PAR4。味冈又犯下重大失误。第二杆没打上果岭,却打进了果岭前的沙坑里,第三杆的落点打在了球后20cm的地方,结果球只前进了没多少,还是停留在沙坑中。平日里他的沙坑杆还是打得挺不错的,可今天却完全不在状态。第六杆好不容易把球打出了沙坑,可他太过在意末吉的存在,挥杆的节奏全乱套了。见分数已经回天乏术,味冈开始破罐子破摔,半程花了他整整56杆。

第四组的人——巨势与另外三位高管总跟在味冈身后“等待”,这也对他形成了莫大的心理压力。味冈老是失误,浪费了不少时间,让后面的小组追上来了。他们站在山丘上,看着味冈打完。

热门小说死亡螺旋,本站提供死亡螺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亡螺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05 下一章:07
热门: 伯恩的传承 天才锁匠 御手洗洁的问候 大河深处 网游之邪龙逆天 荷兰鞋之谜 入土不安 罪恶的黑手 腐蚀花园 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