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上一章:10 下一章:1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六月二十八日早上九点二十四分,味冈正弘搭乘“回声号”到达滨松站。他下车时的样子,事后被警方认作“可疑举动”。

他神色慌张地冲下车,一把推开车门附近的乘客,跳下月台,冲向检票口,还把高尔夫球袋落在了行李架上。有乘客发现了球袋,赶忙敲打窗户希望引起他的注意,但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些高尔夫球杆都是美国厂商生产的高级货。那套人人艳羡的球杆,也是味冈的骄傲,可他竟然把它们忘在了车上,只带着身边的一个寒酸的行李箱走了。

在检票口,他还拼命撞开前面的人,想要快些出去。而且他还没有把车票交给车站员工。

“喂!大叔!”年轻的员工瞪着味冈,大声吼道。听到身后的喊声,他仿佛感觉到了身后的追兵,浑身一抖。之后他才明白是员工问他要车票,便走了回来,将车票掏出来交给他,但他脸色惨白,而且还十分警戒地看着从检票口走出来的人群。

他坐上等在车站前的第一辆出租车。

“去馆山寺的湖翠阁。”

“好的。”司机将计价表用力一推。

汽车沿着车道飞驰,道路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白光,连云朵都要被光线融化了。车里的空调冷气挺足。

“客人,您很热吗?”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味冈问道,“……要是您觉得热,我把空调再调低一些吧?”镜中的味冈满头大汗。

客人默不作声,不过司机还是调低了空调。味冈回过头,仿佛在确认后面有没有车辆跟踪。

“司机啊,”客人问道,“你知道我会从那班‘回声号’下来吗?”

司机压根就没明白客人在问什么。“啊?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哦,就是问你,知不知道我会坐那班车到达滨松站。”

“不知道啊,”司机摇了摇头,“没听说过啊。”

“是吗……”他沉默片刻,继续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等在车站前,盼着我从检票口出来?”

“啊?早就?……没有啊,我们这些出租车都在车站前排队来着,正好轮到我排在头一个,然后您就上车了啊,怎么会是故意等您呢,是凑巧啦。”

“凑巧?真是凑巧?”客人莫名其妙地反问道。

司机一直记得这段对话。不仅如此……

客人突然提出要下车。车子才走了四公里。

“您不是要去馆山寺吗?”司机一脸莫名地回头看了看客人。

“我忽然想起要办些事,就停在这儿吧。”

本来要去馆山寺温泉的客人,突然想起“有事要办”,这可真是怪了。客人心神不宁地取下行李箱,付了车钱走了。

司机掉了个头,正准备折回车站。只见那位肥胖的客人提着行李箱,站在路边。司机盯着后视镜看了一会儿,发现他伸手打了另一辆路过的出租车。

司机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会碰上这么奇怪的客人?他不是要去馆山寺么?干吗要在这儿换车啊?

换了出租车之后,味冈长吁一口气。

下定决心换一辆车是正确的。他感觉自己周围有一张隐形的大网。等在车站前的出租车也不可掉以轻心。对方好像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到站。

这不,行李架上竟然出现了自己落在旅馆房间里的袜子,还是用鞍马山电车里的海报包起来的。对方知道味冈就在这辆车上。只要安排得当,“他”完全有可能让味冈坐上自己安排的出租车。

从京都站上车的客人里,有人企图加害自己。味冈从K旅馆出发的时候,“他”就开始跟踪了,只是味冈没有注意到跟踪的车辆罢了。

包袜子的纸,是鞍马山电车里挂着的海报。这是对方的警告:我知道你坐电车去了贵船的旅馆!而纸包里的袜子,就是你去过旅馆208号房的证据。

究竟是谁干的好事?

味冈去洗手间的时候,见到了车厢里所有客人的脸。当然,里头没有一个人是他认识的,也没有人做出可疑举动。大家都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没有人鬼鬼祟祟地接近高尔夫球袋,在下面塞东西……

味冈身边坐着个身着无袖衫的女性,她是独自上车的。她一直没有摘下自己的墨镜,撑着脑袋打瞌睡。莫非看不见的敌人隐藏在隔壁车厢里?现在想想,其他车厢的客人也会通过味冈所在的这节车厢前往餐车。敌人也许就混在普通乘客里,趁味冈上洗手间的时候,便偷偷将包有袜子的纸包塞进行李架上……

炽热的阳光照耀着道路。放眼望去尽是郁郁葱葱的桑田。

“这里是三方原。武田信玄和德川家康在这儿打过一仗呢。”出租车司机介绍道。

路上有不少卡车,而且还都是大卡车,几乎和一节铁路货车一般大。还有些水泥搅拌车,黄色的车身上,背着一个巨大的炮弹型搅拌机。

水泥搅拌车往工地现场开去。味冈忽然想起之前大石向他介绍的金铃湖道路工程的预算。那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在京都会遇到这么多事……

“水泥混凝土摊铺,厚度15cm起算:粗骨材碎石13.20m³等于22440kg……”味冈口中念念有词。

司机放慢速度,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味冈——这位客人正在默念着一些不明所以的数字,令司机担心不已。后视镜里肥胖的脸颊上露出恍惚的表情,一动不动。

“客人?”司机回头问道。

“……”

“您刚才说什么了吗?”

味冈这才回过神来:“哦,没什么。”

布满桑田的丘陵地带已经远去,透过左侧的车窗,能依稀瞥见滨名湖北岸了。蓝色的湖面上,泛着夏天的阳光。

“马上就到湖翠阁了。”司机好像是在安慰乘客。

“湖翠阁?湖翠阁是哪儿?”客人漫不经心地问道。

司机大吃一惊,赶忙踩了脚刹车问道:“客人,您不是说要去馆山寺的湖翠阁吗?”

“啊,是吗……”客人虚弱地点了点头,“……我说过吗?那就快送我过去吧。对了,有人还在那儿等我呢……”

司机又踩下油门。这位乘客看起来不太正常……司机忽然想起,自己曾有一位同事,被后座上的精神病患者活活勒死了。

湖翠阁位于湖面深处,群山环绕。缆车的小车厢上上下下。

服务员来到门口迎接。司机接过车费,仔细数了数。见服务员接过行李箱,他还对服务员耳语了几句。只见服务员立刻扫了味冈一眼。

“我是日星建设的味冈,大石先生应该已经到了吧?”

“是的,他已经等候多时了。”领班给客房打了个电话。

服务员带着味冈走过前台与大堂之间的走廊。旅馆刚送走一批客人,大多数房间正在打扫卫生,吸尘器的响声不绝于耳。昏暗的走廊里,用布条扎起头发、身着制服的服务员们来回走动,颇有寂寥之感。

走廊对面,一位身着整齐白色夏装的中年男子快步走来,在距离味冈五六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啊,专务!”来人正是道路建设部长——大石谦吉。

“早上好!”大石深鞠一躬。

“早,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味冈露出放心的神色。

“一个小时前到的,真是辛苦您了!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您肯定累坏了吧,要不先去房间休息一下……”

他还想说:“之后再好好讨论……”可说到一半,他却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味冈说:“哎呀,您怎么满头大汗啊!”

的确,味冈的汗水已经沿着下巴滴了下来。

“还真是!”身旁的服务员也看了味冈一眼。

“肯定是外头太热了吧!瞧您满头是汗……要不先去泡个澡啊?”大石赶忙转头对服务员命令道,“你立刻去准备浴室。”

“好。”

“房间里应该有浴室吧?”

“有,我们旅馆也有公共的大浴场。”

“不,就用房间里的。”

“好的。”服务员抢先朝房间走去。

“专务,您先洗个澡,然后再去我的房间吧?我已经吩咐他们准备了一些简单的河鱼料理,咱们边吃边说。”大石长长的脸颊凑近味冈。

“嗯……”

“专务……您的高尔夫球袋呢?”大石发现服务员手里只有行李箱。

“啊……对哦……”

“哎?”

“好像忘在车里了……”

“啊?忘在车里了?”

“好像是……”

味冈心不在焉的回答,令大石困惑不已。他又抬头看了看味冈的表情……

“那我赶紧去问问吧,如果是新干线的话,应该能直接联系上车长的!是九点二十四分到达滨松站的‘回声号’吧?您还记得是绿色车厢的几号车吗?”

“好像是十二号车吧……”

“是几号座位呢?”

“这就不记得了……”

“那我这就去一趟前台。”大石看了看手表,便快步朝前台走去。

服务员把味冈带去了一间能越过庭院看到湖景的房间,风景不错。服务员一进屋就跑进隔壁浴室收拾起来。不久便传来了水龙头放水的响声。

味冈脱下上衣和裤子,穿着内衣内裤站在房间里,眺望湖面的景色。湖上泛着几艘小船。味冈的内裤都被汗水浸湿了。

“浴室准备好了,不过还在放热水……”服务员一边擦着手,一边回到房间。

于是味冈走出房间,拉开浴室的小门。

水龙头里温泉水源源不断,几乎就要从浴缸里溢出来了,整个屋子里雾气腾腾。味冈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那就是贵船的情人酒店的浴缸……

味冈穿着湿透了的内衣内裤,朝走廊飞奔而去。

在自己房间休息的大石,接到服务员的通报,赶忙跑去走廊,发现穿着内衣的味冈正在走廊里游荡。

“专务,您怎么了?”他凑近味冈,抓住他的手臂。只见他的内衣早已被汗水浸湿……

“那房间里的浴室不行……”味冈的眼神迷离,仿佛在说梦话一般。

“哦?是出故障了吗?”

“不是……就是不行。”

“要不……您到我的房间来洗吧?”

“不行!我不喜欢房间里带浴室,总之就是不行。”

大石见味冈脸色苍白,便说:“是吗……那要不就去大浴场洗吧?”

味冈终于点头了。

“那我就让服务员带您过去吧,您的衣服都湿透了,让他们帮您洗洗,再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吧?”

“嗯……”

“我在房间里等您洗完……啊,专务,还有那个高尔夫球袋,就在‘回声号’十二号车厢里,刚才我已经跟车长联系过了,让他们把球袋送去东京站的失物招领所。我会打电话跟总公司联系,让他们派人去取的。”

就大石的观察来看,当时的味冈面无表情。他最引以为傲的美国高尔夫球杆没有弄丢,可他并没有露出放心的神色,也没有显得很高兴。

味冈跟着大石回到房间里取替换的衣服。他刚拉开行李箱的拉链,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忙又把拉链拉上了。

“大石,不好意思,你能不能出去一下?”他回头命令道。

“哦……”大石就老老实实地去了走廊。

事后,日星建设道路建设部长大石谦吉面对警方的询问,如此回忆道:“我觉得那行李箱里肯定有些不能让我看见的东西。当然,那应该不是和犯罪有关的东西吧,毕竟每个人总有些不想被别人看见的东西……”

行李箱里,装着用鞍马山电车的海报包着的袜子,也就是味冈落在贵船红叶庄208号房的那双袜子。味冈担心袜子会被大石看见。

这份“礼物”,是某人塞在味冈的行李箱下的,当时行李就放在“回声号”的行李架上。必须尽快处理掉才行。当时列车马上就要到滨松站了,所以他才手忙脚乱地把袜子塞进行李箱里,可一下车,却发现无处可扔。味冈心想,回到东京前,一定要把袜子处理掉。

味冈前往楼下的大浴场之后,大石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叫服务员端来啤酒与河鱼料理,等待味冈的到来。

三十分钟后,味冈一脸疲惫地走进大石的房间。

“专务,您看上去好像很累啊。来来来,干一杯鼓鼓劲儿吧!冰啤酒喝着可舒服了。”大石举起服务员为他倒好的啤酒。不善饮酒的味冈也举起酒杯。

“吃完饭之后您要不要先睡一会儿?那样就不会这么累了。今天您就好好休息一下,晚上我再叫两个姑娘来助助兴,唱个小曲儿什么的……我说你们这儿是温泉旅馆,总有些艺妓吧?”大石朝身旁的服务员问道。

“有,大概有五十多位吧。”

“艺妓?不要不要!”味冈大吃一惊,不停地摇头。大石也陪同味冈去了刈野温泉,觉得非常惊讶。

“那就等会儿再说吧,反正到晚上还有些时间。”大石看了看手表。刚过十一点。他使了个眼色,让服务员离开房间。

“专务,您今天早上从京都给我打电话是……”大石缓缓说道。

“哦哦,不好意思啊,一大早吵醒你。你夫人肯定也吓了一跳吧?”味冈按照常理道了个歉。

“没有没有,贱内还说一大早就能接到专务的电话,真是光荣之至呢。”

“问题是打电话的时间……”

“您随时都能打电话过来,不管是半夜还是凌晨……对了,您到底要跟我谈什么事儿啊?”

“嗯……”味冈也不知该从何说起,脑中一片混乱。

窗外传来缆车发车的铃声和观光介绍的广播声。

事后,大石谦吉对这场对话如此描述道:“味冈专务好像有些心神不宁。那天凌晨五点多,居然还从京都的K酒店给我家打了个电话,这也很不正常。那通电话的内容也不像味冈专务平时会说的话,真是怪了。他问我,出差的时候有没有可疑的人来找他,还说他中了别人的圈套。我当时就想,味冈专务肯定是慌了神,于是就和他约好在馆山寺的湖翠阁见面。是味冈先生说,最好去东京和京都之间的滨松,然后我就说我去过馆山寺的那家旅馆,于是味冈先生决定在那儿见面。他本人好像没去过馆山寺。

“我比他先到湖翠阁,在旅馆里等他。他到旅馆的时候手里没有拿高尔夫球袋,我就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把高尔夫球袋忘在新干线车厢里了。那可是美国的什么公司手工制作的高级球杆,他平时可宝贝了。换作别人,肯定会急得团团转的,可当时味冈专务什么反应都没有。

“然后我就问他,‘专务啊,您今天早上在电话里说中了别人的圈套,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味冈专务说,他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可就是感觉有人给他下了套。早上打电话的时候,他还比较激动,不过到了旅馆之后,他变得慎重了,说话也有些含糊不清。然后我就问他,‘那个圈套是业界的圈套吗?还是别的什么圈套呢?’他也没有回答,沉默不语。于是我就说,‘专务啊,我们日星建设在您的领导下,发展得很好,接了许多大工程。您很喜欢“你追我赶”这四个字,我们积极抢工程的态度,其他建筑公司也许会看不惯,也就是说我们公司的敌人很多,您所说的圈套,会不会跟这个有关?’”

然而,味冈没有回答大石的问题。他也答不出来……

难以作答的一个原因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敌人的身份。而且,他跑去贵船的情人酒店见金弥,不料却撞到了泽田美代子的尸体,这件事他现在也不能轻易告诉大石,即使大石是他的心腹部下,他也没有勇气说。毕竟他去旅馆的动机是……羞耻心让他把话生生地吞了回去。

但是,圈套是很明确的——不知不觉中,包着袜子的鞍马山电车海报就被塞进了行李箱下面。可是他也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大石。

“今天早上您在电话里说,昨天的高尔夫球会上,甲东建设的末吉先生也进了南苑会,他的入会是不是巨势老师亲自批准的啊?”大石问道。

“末吉这个人真是一点漏洞也没有。他之前还拼命拜托我介绍他入会,可自己又偷偷写信拜托巨势老师。在高尔夫球场也一直跟着老师到处跑,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真是令人窝火。”味冈回答道。

“他们甲东建设的风格和我们挺像,也是一路爬上来的。现在他们已经树敌无数了,以后肯定会引发更大的风波。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不过对新会员如此谨慎的老师,为什么会轻易把令人厌恶的末吉招进南苑会里呢?他究竟给老师塞了多少钱啊?”

“巨势老师不是能靠钱说动的人,南苑会也不是靠那些肯出钱的人建立起来的。他挑人的时候非常谨慎。毕竟要是外头知道了南苑会的存在,和老师有关的各省官员,尤其是大藏省的高级官员和退休官员就会惹祸上身。一旦东窗事发,巨势的人脉就会灰飞烟灭。”

“啊,还有这事!巨势老师为什么能和大藏省的高级官僚、退休官僚亲如一家?您早上不是说已经解开这个秘密了吗?”

“在高尔夫俱乐部里,我偶然遇到了一个二战时候认识巨势老师的人。他是新加坡的华裔企业家。”

在马来担任陆军司政官的巨势堂明,特别挑选那些东京帝国大学毕业的学生士官,百般疼爱。现在他们都成了高级官僚,或是退休官僚,这就是巨势人脉的秘密。这些潜力股挑得真是太准了。

“大石啊……”味冈说完上面这些,盯着大石缓缓说道,“……我已经知道了这些情报,接下来就准备对巨势的人脉进行详细的追踪调查,肯定会查到贪污受贿的证据。当时的学生士官、省厅的局长或是有类似经历的东大毕业生。当然,这些人会慢慢往上爬,当过课长,也当过主计官。估计他们就是在当主计官的时候开始受贿的。我要把他们一个个都查出来,再查查每个大坝工程里,都有哪些在马来待过的东大毕业的大藏省官员。等我查清楚了,就去和巨势堂明摊牌。谁叫他让我们难做了呢……”

“刚才您说您被人下了圈套,莫非是巨势先生他……”

“应该是吧,但不是针对我个人的,是针对我们日星建设的阴谋。”

“会不会是某家公司拜托巨势先生偷偷给我们下套啊?”

“就是这样,肯定有其他公司眼红我们的业绩好,把我们当成眼中钉肉中刺,想把我们拉下马来。首先就盯上了我这个专务,因为我是日星建设的代表。他们不可能一次性把我们整个公司搞垮,就搞出一起事件,企图让我这个代表卷进去,这样公司的形象就被他们搞烂了。那家伙有巨势先生撑腰,我已经大概猜出那是谁了。”

“是谁?究竟是谁?”

“我现在还不能说。我心里清楚,你再给我些时间吧……”

“……”

“不过我能说的是,执政党的政务审查会路线工作组干事,是二战期间召集的陆军少佐,他应该在马来担任过驻屯部队的副官。”

热门小说死亡螺旋,本站提供死亡螺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亡螺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10 下一章:12
热门: 14号推理当铺 赫拉克勒斯十二宗疑案 歪笑小说 人性禁岛 荷兰鞋之谜 主神崛起 死亡飞行 血手印案件 孩子们 网游之全球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