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上一章:11 下一章:13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六点四十分左右,你和味冈为什么要离开馆山寺温泉的湖翠阁,前往位于天龙市二俣【43】的旅馆——飞流阁?”事后,警方向大石谦吉询问道。

“是这样的。我看见味冈专务趴在榻榻米上,用揉作一团的浴衣仔细地擦拭地板,吓了一跳,赶忙冲过去问:‘专务,您这是怎么了?’

“他好像也吓了一跳,立刻停了下来,一脸惊恐地朝我看去。过了一会儿才说:‘哦,原来是大石啊。’

“之后便长吁一口气。他发现来人是我,好像放心了不少。

“‘您打翻什么东西了吗?那我叫个服务员来擦一擦吧?’

“‘不,不能让服务员来。我必须自己擦,别人不知道该擦哪儿。’

“‘啊?是黏上什么东西了吗?’

“‘是眼睛看不到的东西,所以才麻烦啊。我已经把茶杯、桌子、纸门、柱子都擦了一遍,榻榻米已经擦了三遍了,可还是觉得没擦干净,真麻烦……’

“‘您究竟在擦什么啊?地上多干净啊!’可味冈专务没有回答我,只是口中念念有词。那天一大早,他就从京都打了个电话去我家,突然提出要和我在湖翠阁见面。他一系列的行动都很反常。我没想到味冈专务的神经衰弱已经这么严重了,就想立刻带他回东京去,可那样一来,味冈夫人肯定会吓坏的,而且陪同味冈专务的我也得负一定责任,所以我就想再观察一段时间,等他的情况稳定些了再回东京。”

“服务员说,她趁味冈在房间里睡午觉的时候,把晚报放在了他的枕边。你从静冈回到旅馆的时候,有没有看见那张晚报?”

“也许有吧……可我当时光顾着看专务了,没有注意到。”

“那份晚报上,登着一篇报道,说京都市左京区鞍马贵船町的红叶庄酒店发现了泽田美代子的尸体,是被勒死的。泽田美代子是巨势堂明名下的南苑会事务所的秘书,办公室位于东京丸内,你认识这个泽田美代子吗?”

“我没有见过她,不过味冈专务是南苑会的会员,经常去那家事务所,所以我听专务提起过巨势老师和泽田小姐的名字。”

“二十八日的晚报上说,二十七日泽田美代子进入红叶庄酒店208号房之后,还有一名男子进入过房间,之后此人销声匿迹,搜查方面认为此人为案件的重要知情人,正在搜索他的行踪,而房间里发现了不名男子的指纹。你看见味冈拿着浴衣擦榻榻米,又听他说他擦了茶杯、桌子、纸门和柱子,你就没有想到他是在擦指纹吗?”

“我也猜到了一二,只是我还没有看过晚报,不知道京都发生了这起事件,只当他是神经衰弱不太正常……”

“之后呢?”

“味冈专务好像很在意房间里的情况,我感觉再这样下去,他的神经要崩溃了,就向湖翠阁的领班提出换房间。没想到味冈专务说,他讨厌馆山寺温泉,想去别处。湖翠阁的老板山根先生听到这话,看出我有些难办,就主动提出带我们去二俣的飞流阁,那家旅馆也是他开的。他说那边能眺望天龙川,景色非常不错。”

“湖翠阁的老板山根平太郎也作证说那是他主动提出来的。”

“我就对味冈专务说,您要是不喜欢这家旅馆和馆山寺温泉,那我们就去二俣的旅馆吧?要是天气好,明天我们就开车去北面兜风,再坐船沿着天龙川顺流而下,让您好好散散心,放松放松。味冈专务也同意了,说:‘那就这样吧。’山根先生正好找飞流阁的经理有事,我们三个就乘坐旅馆准备的车子,往二俣去了。我们是六点三十分出发的,行李都放在后车厢里。”

离开湖翠阁时,天下起了小雨。

平时从馆山寺温泉到二俣,坐车大概需要四十分钟,不过因为下雨的关系,他们花了将近一个小时。

汽车沿着滨名湖沿岸开往气贺【44】,走国道362号线往东。

到达气贺之前,车子在县道上行驶,左边能看见滨名湖内侧的水面。因为雨水的关系,暮色中的湖面泛着一层苍白的烟雾。

“今天五点前还是晴天呢,山里的天气就跟娃娃脸似的。天气好的时候,湖面的景色还是不错的。”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湖翠阁老板山根平太郎回头看着味冈与大石说道。五十多岁的山根长着一张娃娃脸,头发倒是全白了。他总是说些轻松的话题来调节气氛,可见他对待客人还是很热情的。

开进台地的坡道后,就看不见湖水了。加上下雨,周围显得特别昏暗。县道上有许多地方在施工,路上停着黄色的起重机等作业车辆,斜面上露出挖到一半的红土。

国道362号线沿着铁路的二俣线【45】而建,一路向东,沿途经过金指、都田和宫口。车灯照亮了寂寥的城镇与荒芜的原野,不时还能看见一些黑漆漆的工厂。

“这一片就是三方原了。当年武田信玄和德川家康在这儿打过一仗,是著名的古战场。英明如家康公,也敌不过甲斐之虎啊,他吃了败仗就逃回滨松城去了。”旅馆老板山根平太郎转过身来继续说道。他想通过这些故事,提起客人的兴致。

中途经过了一段蜿蜒曲折的山路。圆形的光芒被打在树林与草丛中的雨丝划成一道道白线。

“哦,雨下大了啊。天龙川和大坝的水位大概也涨了吧。”

“大坝?这附近有大坝吗?”听到“大坝”二字,味冈突然抬头问。

“天龙川的大坝,应该是秋叶大坝和佐久间大坝吧?”大石插嘴道。

“不,是新造的船明大坝,在秋叶大坝下游,在二俣本町北面三公里的地方。”山根回答道。

“是哦,说起来船明大坝的确在这附近。”味冈和大石异口同声地说道。毕竟是建筑公司的人,他们都听说过船明大坝,听旅馆老板一提就想起来了。当然,他们也知道工程是哪家公司承包的,承包的具体细节也是一清二楚。

“大石,等明天雨停了,我们要不要去大坝看看,参考参考?”味冈忽然说道。之所以要“参考”,是因为日星建设是金铃湖畔半山腰上的收费观光道路的指定投标商之一,而金铃湖也有一座大坝。日星建设日后也有进军大坝工程的打算,只是最近电力界的倾向是“火主水从”,大坝工程是越来越少了。

“好啊!明天应该不会再下雨了。”大石回答道。

“当时味冈是主动提出第二天要去船明大坝参观的吗?”事后警方向大石确认道。

“是的,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山根先生应该也听见了。我当时心想,不愧是味冈专务,都神经衰弱了,还想着生意上的事情,一听到‘大坝’,立刻就恢复正常了,真是太了不起了。照这个趋势,神经衰弱肯定马上就能好转了,明天就不要坐船在天龙川上漂了,还不如去大坝参观参观,不仅要看看船明大坝,还要让专务看看秋叶大坝和佐久间大坝!然后我就把自己的想法跟专务说了,专务也有那个意向,说,‘好啊。’只是当时的态度并不是特别积极。”

“此话怎讲?”

“我总觉得他在想心事。于是山根先生就说,‘如果两位有兴趣的话,今晚我叫些当地的艺妓来飞流阁助助兴吧?’我一想,我们临时换旅馆,已经回绝了本来要去湖翠阁的艺妓了,再回绝就不合适了,便同意了山根先生的提议。”

一行人于七点半左右到达二俣的飞流阁。

飞流阁在城镇西边,建在天龙川岸边的石墙上,规模很大,对面是一座山。

八点半左右,味冈与大石洗过澡,来到十叠大的房间里坐下。味冈吩咐服务员买来双手套。雨点不时打在窗上发出响声。不一会儿,三位艺妓便走进房里。

外面下着大雨,时间又这么晚了,还能临时叫到三位艺妓,这都是湖翠阁和飞流阁这两间大旅馆的老板——山根的面子。

“二俣这边没有艺妓,两位是从馆山寺来的,一位是从滨松叫来的。还有一位,一会儿就到。”山根洋洋得意地说道。

馆山寺来的两位都是三十五六岁的中年艺妓,滨松来的那位年轻些,二十八九的样子。

味冈酒量不好,大石却不然。艺妓们取出三味线,唱起《伊那节》等静冈县的民谣,房间里顿时热闹起来。味冈的脸上也露出笑容。他竟喝了不少酒。奇怪的是,他整晚都没有脱下手套。大石一直在帮味冈打马虎眼。味冈不时地摇摇头,仿佛想扫清脑中的阴郁。

最后一名艺妓拉开纸门走了进来。她礼数周全地端坐在房间角落里,低头说了一句“晚上好”,才抬起头来。她看上去四十五岁左右,长着一张细长的脸和一双细长的眼睛。她弯着腰朝背靠柱子的味冈走去,坐在他对面,露出微笑。

味冈惊恐万分地看着艺妓的脸。他瞪大双眼,眼神迷茫,瞳孔中仿佛映出了幽灵一般。

“金弥……”味冈的低喃从颤抖的嘴唇中漏了出来。

“味冈为什么会叫她‘金弥’?”警官向大石问道。

“金弥是R县刈野温泉的一名艺妓。二十五日晚上,我和味冈专务、平山设计课长、小原测量主任一行四人去刈野温泉的枫庄住了一晚。专务开了个晚餐会,请了几个艺妓来助兴,金弥就是其中之一。”

“那天晚上,味冈是不是和金弥共度良宵了?”

“……是这样的……希望您能保密。”

“最后来到二俣飞流阁的那位滨松市的艺妓叫文吉,她和金弥长得很像吗?”

“不,我觉得一点儿都不像。”

“可味冈一见到文吉,就喊出了金弥的名字,这难道不是因为她们俩长得像吗?”

“怪就怪在这儿。我盯着文吉看了半天,她的眼睛和嘴巴也许跟金弥有些像,可还没有到让人认错的程度。我还以为是味冈专务的眼睛出问题了呢。”

“也就是说你认为他的神经衰弱还没恢复是吧?”

“是的。”

当时,味冈低声对身旁的大石说道:“我有点累了,先回房间了,你们好好喝。”

“那我们就去吃饭吧?”

“不了,我想直接回房间睡觉。”

“专务,您没事吧?”大石慌张地望向味冈。

味冈挥了挥手,好像在说“我没事”。之后就快步逃出了屋子,尽可能不看文吉。

雨声越来越响。

“你没有去味冈所在的桐之间看看吗?”

“专务说他累了,想回房间睡觉,而且那天他还喝了不少酒,肯定会睡得很熟,我去了说不定会吵醒他。况且外头的雨下得那么大,我压根没想到他会出门啊……”

“那你呢?”

“滨松的那个年轻艺妓文吉是十点多回去的。馆山寺温泉来的两个艺妓说,晚上雨太大了不想冒雨回去,于是我们三个加上旅馆的老板山根先生一起,打花骨牌打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当然我们没有赌钱……”

六月二十九日上午六点半前后。

位于天龙市船明的船明大坝最近刚完工。两名警卫开着吉普车,沿着大坝的东岸进行巡视。前天晚上的大雨已经变小了。雨水让天龙川的水位上升,警卫的任务就是确认河水的涨势。位于山间的上游的降雨量很大,但大坝可以通过开闸等措施调节水位,所以这一带的水位一直保持在十四五米左右。

船明大坝位于天龙川下游,上游则是秋叶大坝和佐久间大坝。152号国道就在天龙川边上,一路通往长野县饭田市。在国道护栏后有一片小小的台地供游人眺望人造湖的风景,周围满是树木与灌木丛。发电厂的小船也拴在这里。大坝湖全长约八公里,这片区域宽约两百米,对岸是被自然林覆盖的山区。天气好的时候,景色还是不错的。只是道路离湖面实在太近了,不下雨的时候也很危险,为了不让行人靠近湖边,护栏上挂着“危险”字样的标志。

负责巡视的吉普车沿着国道缓缓行驶。突然,一名警卫指着旁边的展望台对同事说道:“你看,水面上好像有个奇怪的东西在漂!”

展望台斜面上长满树木,底下的三分之一已经被水淹没了。没有被水淹到的树,也有一半树枝浸在水里。“奇怪的东西”是白色的,被水面上的树枝勾住了。

身着雨衣的两位警卫走下吉普车,翻过护栏,走去台地尽头仔细一看——白乎乎的东西原来是黑色外套下的白衬衫。土黄的湖水浑浊不堪。

当地派出所警员在接到警卫报警之后,于一小时后,也就是七点四十分左右到达现场。尸体卡在垂在水面上的松树枝与枫树枝之间,没有被水冲到人造湖中央去。

死者五十岁上下,身高一米六五左右,体重约八十公斤。警员立刻在台地上搭起能够挡雨的帐篷,在地上铺一张席子,把水里打捞起来的尸体放在席子上。

死者没有打领带,但衣着十分讲究,两只鞋子都好端端地穿在脚上。上衣内侧的口袋里装着钱包和名片夹,钱包里有八万两千多日元。另外两个口袋里装着其他东西。从名片可以推测出,死者极有可能是总公司位于东京的日星建设株式会社专务董事——味冈正弘。

特聘法医检查尸体后判断,死者为溺水身亡。他喝了不少水。没有外伤。上衣的扣子少了一颗,不过很有可能是漂在水面上的时候被树枝勾掉的。本来他就比较胖,上衣前襟显得紧巴巴的,扣子很容易掉。死亡时间为验尸前六到八小时,几乎可以肯定是自杀。

八小时前,也就是当天凌晨零点。而六个小时前就是凌晨两点。据推测尸体是在这段时间里下水的。

警方在上衣右侧的口袋里发现一个湿透了的纸包。打开厚重的铜版纸一看,发现那是一张海报,上面印着“夏天就要去凉爽的鞍马山!保健避邪的护摩!”的字样。纸包里有一双袜子,还有一盒二俣飞流阁的火柴。

警方在左侧口袋里找到一副手套。手套还很新。还搜出一枝折断了的扶郎假花。除了钱包和名片夹,尸体身上就只发现了这些东西。

警方就是否进行解剖进行讨论。即便死者是自杀,只要存在疑点,就可以进行行政解剖。

尸体口袋里搜出了飞流阁的火柴盒,于是警员便给飞流阁打了个电话。电话是八点半前后打的。接电话的服务员说,日星建设的味冈先生昨天晚上的确住在他们旅馆,她这就去味冈的“桐之间”看看情况,让警官稍候片刻。

十分钟后,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味冈先生不在旅馆,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请问警官找他有什么事吗?”声音中透着一股焦急。

“请问您是?……”打电话的警员问道。

“啊,不好意思,我叫大石谦吉,是日星建设的道路建设部长。我和味冈专务一起来这儿出差,昨天也是一起住的飞流阁。”

“我们在船明大坝发现了一具身份不明的尸体,他带着味冈先生的名片,我们也不确定他是不是你认识的那位味冈先生,能否请您来一趟,确认一下尸体?”

“好的,请问你们具体在大坝的哪个位置?”

警员详细解释了尸体所在的位置:“距离你住的旅馆大概五公里路吧。”

九点多时,大石谦吉乘坐出租车来到调查现场。沿着国道开五公里路只需十分钟,不过大石出门前还要做些准备,叫车肯定也花了不少时间。

大石在警官的带领下走进帐篷。尸体一动不动地躺在草席上。大石一见尸体的脸,便扑了上去,大声喊道:“专务!”

他真想抓住死者的胸口,把他摇醒。可他清楚自己不能那么做。大石的双手举在半空中,不住地颤抖。

这时雨已经停了,对岸的山顶还留着一丝白雾,天空中的乌云逐渐散去,一缕阳光从乌云的缝隙中透出来。那毕竟是夏日的阳光,带着强烈的热量。阳光照亮味冈泛黄的脸庞,衬得他特别庄重,仿佛一幅神圣的画。

尸体的头发与面部已经被警方擦干净了,但脖子以下的衬衫、西装、裤子和鞋子都沾满泥土,与苍白的脸色形成了鲜明对比。

突然,有人拍了拍大石的肩膀。大石抬头一看,发现来人长着一张扁平的脸,满是皱纹的脸上,一双眼睛眯成细缝。他看上去四十来岁,戴着一顶帽檐很宽的防雨帽,身上穿着件廉价雨衣。透过雨衣的领子,能看见一条歪歪扭扭的领带,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新货。防雨帽和大衣有好多地方都褪色了,形成大大小小的斑点。

大石站起身,发现男子的头只到他的肩膀,因为他弯着腰。他的脸部轮廓是扁平的,身子看上去也是四四方方的。

“我是派出所刑事课的矢田部。”

浅浅的眉毛、细长的眼睛、塌鼻子、厚嘴唇。下巴是水平的,就像被人切了一刀。鼻子两旁刻着深深的法令纹。

刑事课巡查部长矢田部用湿漉漉的手指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大石。

大石也取出名片递了过去。矢田部毕恭毕敬地接过名片,把它举在离眼睛较远的位置看了看。

“大石先生。”他拉开雨衣的领子,小心翼翼地把名片放进上衣内侧的口袋里,“请问这位死者是……”

大石深深地点了两次头:“没错,就是我们公司的味冈专务。”

另一位中年刑警也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那可真是……请节哀顺变。”

“事出突然,我也是一头雾水……警官,不,矢田部警官,味冈专务是淹死的吗?”大石望着满是灰褐色湖水的大坝人造湖问道。

“是的,他被那边的树枝勾住了,一直漂在水面上。是早上六点半的时候,大坝的警卫在巡逻时发现的。”矢田部刑警的声音,仿佛帐篷外的水面一般浑浊不清,但他的声音中,也透着一股奇妙的透明感。

“他是自杀的吗?”大石见周围的警官都无所事事地站着,推测对尸体的检查已经结束了。特聘法医也回去了。许多卡车司机和客车司机见到警车,都想停车看看热闹,所以现在最忙碌的,就是站在过道两旁维持秩序的警官了。警笛声响个不停。

“好像是的。”矢田部巡查部长回答道。

“那他是投河自尽的吗?是从这儿跳下去的吗?”

“不,应该是在上游跳的。这里虽说是大坝人造湖,但还算是天龙川的一部分。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的那场雨,让水流的速度变快了不少,所以水都漫到岸边了。他应该是在上游跳河的,之后被冲到这里,又被树枝勾住了。可惜雨水把脚印冲走了,详细情况我们也很难判断。”

刑警看了看地上的水塘,以及被雨水冲倒的草丛。

“法医说味冈先生是什么时候死的?”

热门小说死亡螺旋,本站提供死亡螺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亡螺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11 下一章:13
热门: 韩熙载夜宴 西巷说百物语 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 迷离档案 夜行 东方快车谋杀案 布鲁特斯的心脏 再见了,忍老师 地藏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