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上一章:12 下一章:14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当地派出所将味冈正弘的溺水事件上报县警署本部搜查课。

味冈极有可能与京都市鞍马贵船町的红叶庄酒店发生的泽田美代子遇害事件有关。即便他真是投河自尽,也有必要与负责泽田一案的警署取得联系。县警又通过京都府警局将情况传达给了京都市的辖区警署。

味冈是溺水身亡,但还不能确定他是否为自杀。警署内部有人认为他自杀的原因是神经衰弱,不过要是他的神经衰弱是鞍马贵船町的杀人事件造成的,那就更有必要和对方取得联络了——杀人犯在逃跑过程中自杀时,也需要将情况汇报给杀人案所在地的警署。

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左右,京都警署派出的三名调查员来到了警局。

他们首先向矢田部刑警了解了味冈的尸体是怎么被发现的,以及现场调查的情况,接着又向山崎刑事课长询问了验尸报告与味冈的有关情况。

其中包括:一、味冈从京都出发,乘坐新干线“回声号”来到馆山寺温泉的湖翠阁旅馆,接着又转移至天龙市二俣的飞流阁,晚上十点前回到了自己房间。这一系列举动主要参考日星建设道路建设部长大石谦吉的证词(他与味冈在湖翠阁碰面之后一直在一起),两家旅馆的老板山根平太郎与旅馆工作人员也能作证。

二、味冈最近的行动——与公司有关的事情由大石部长作证,家庭方面的行动则由味冈的妻子作证。

味冈来到馆山寺温泉的湖翠阁之后,一直处于神经衰弱的状态——京都来的调查员对这一点产生了浓厚兴趣。尤其他在湖翠阁的举动:睡完午觉之后,他看到晚报上登出了鞍马贵船町红叶庄酒店的杀人事件(这是警方的推测),立刻用浴衣擦起了房间。而且他到达飞流阁之后,又让服务员帮他买了手套,一直没有摘下。

“红叶庄酒店一案的被害人泽田美代子是当晚八点二十分到的酒店,她跟前台的工作人员说稍后她的同伴会来是吧?”山崎课长向京都的警官问道。

“是的,所以工作人员就把她带去208号房了。九点多时,一名体型和味冈很像的男子来到酒店,说‘我的同伴应该已经到了’,于是工作人员就把房号告诉了他。”

“工作人员没有把他领去房间吗?”

“前台和208号房的距离不是很远,所以工作人员就把房间的位置告诉了他。况且很多客人都不喜欢有工作人员到处乱跑……”

“大概是不想让工作人员看见自己的脸吧?”矢田部问道。

“毕竟那是个专门用来幽会的酒店……只有前台亮着灯,走廊里的灯光非常昏暗。就是那种情人酒店。”负责调查红叶庄酒店的调查员说道。

“那……她一个女人独自跑去前台开房,也需要相当大的勇气吧?”

“照理说是这样的,大部分女客人都低着头说话,生怕被人看见。”

“被害人泽田美代子呢?”

“工作人员说她也是那样,说话时低着头。工作人员也习惯了,就带着她去了208号房,用钥匙打开房门之后,他就在门口把钥匙递给了她,之后回到了前台。”

“工作人员没有进房间吗?”

“因为泽田是一个人来的,他就没进去。”

“房门口是不是也很暗啊?”

“是的,走廊里都很暗。”

“工作人员看清女子的穿着打扮了吗?”

“看清了,因为前台的灯光还挺亮的。他说就是留在208号房里的那套洋装。”

“啊,这样啊……”

矢田部刑警将这点记录在笔记本上。突然,他停下手中的铅笔,向出差前来调查的主任问道:“不好意思,请问您手头有红叶庄酒店的平面图吗?能否借我一看?”

京都来的三名调查员面面相觑。红叶庄酒店的杀人事件是他们负责的,二俣的派出所只要调查红叶庄一案的重要知情人——味冈正弘的尸体就行了,没必要管别人的闲事。他们的眼神里透着一股不快。

“对不起,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话,能不能通融一下?”矢田部低头恳求道。他的头发已然花白。

京都来的探员们也知道自己是有求于人,立刻堆出一脸笑容说道:“好的。”

探员从包里取出一张复印版的平面图。矢田部与山崎课长凑了上去。

“哦……哦……这是案发现场208号房的图纸,而这就是红叶庄酒店的平面图啊。”

矢田部盯着两张平面图看出了神。

被害者死在六叠大的卧室里,与八叠大的客厅隔着一道纸门。北侧也是一道纸门,门外是水门汀,比房间低一些,再外面就是连接房间和走廊的大门了。室内走廊尽头是洗漱间与浴室。浴室墙外有个狭小的后院,八叠间与六叠间也是一样,只是这两间房间装的是玻璃窗,拉着窗帘,窗外有条狭窄的走廊。后院西侧是一堵墙。208号房内部的平面图显示,六叠卧室里铺着两床被褥,死者就躺在其中一床被褥里。图上还画着八叠客厅的详细结构:架子、镜台、角落里的衣架、挂在衣架上的被害者的洋装、正中间的小桌子、桌上的茶具、被害者手提包的位置等等。

浴室中则画出了磨砂玻璃门、放脏衣服的篮子、内部铺有瓷砖的地面和浴缸。每个图形上都写上了名称。

“原来如此,这图画得真是太清楚了。”戴着老花眼镜的矢田部刑警赞叹道,“浴室里的热水龙头一直没有关,偶然从房门口走过的工作人员看见热气从门缝里冒了出来,就在一点四十分的时候给208号房打了个电话,但没有人接。他觉得不太对劲,就用备用钥匙开门进了屋,于是发现了尸体,没错吧?”

“是的,您知道得可真清楚啊。”

“都是报上看的。那些是京都警方提供给记者的信息吗?”

“嗯,算是吧。”京都的主任露出愁容。

“可为什么没人关水龙头呢……”矢田部看着平面图,歪着花白的脑袋问道。

“也许是被害者和犯人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忘了关了。之后他们钻进被窝了,哪儿还顾得上水龙头啊。情人酒店经常会出这种事。”京都调查员说道。

“是哦……哪儿还顾得上啊……”上了年纪的刑警说完,露出猥琐的笑容。

“……被害者体内有精液吗?”矢田部继续问道。

“怪就怪在这儿,解剖的时候没有发现。”京都调查员略带不快地回答道。

“哦?为什么啊?他们进被窝之后没有发生关系吗?”

“犯人心怀杀意,在行事之前,假装爱抚,用绳子勒住了女方的脖子吧。光是杀人就够让犯人兴奋的了,哪儿还有心思和女人交欢啊。”

“可他们应该能听见浴室的水声啊。水龙头不关,肯定会引起工作人员的注意。工作人员之所以会在凌晨一点四十分发现尸体,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可能是犯人太着急了,满脑子只想着逃跑吧。矢田部警官,刚才听你们课长说,在馆山寺温泉的湖翠阁里,味冈不想用房间里的浴缸泡澡,硬是说那浴缸不行,最后还是跑去大浴场洗的,我说得没错吧?”

“这是大石部长告诉我们的。”

“味冈会如此厌恶房间里的浴缸,肯定是因为那浴缸让他想起了红叶庄酒店208号房的浴室吧?他八成是不想回忆起自己杀了人。”

“原来如此,的确有这个可能性。”

矢田部装出同意的样子,换了个问题。

“请问京都方面是二十八日几点验尸的?”

“我们是凌晨两点多到达鞍马贵船町的红叶庄酒店的。因为是半夜,路上没什么车,警车全速前进,一会儿就到了。验尸结果推测死者是前一天,也就是二十七日晚上九点到十点之间遇害的。”

“哦……我还想冒昧地问一句,请问你们判断死亡时间的根据是什么?”矢田部一边挠头,一边客气地问道。

“被害者泽田美代子的尸体背部出现了少量尸斑。所以法医判断死亡时间是验尸前四到五小时。”

“也就是说被害者的死亡时间与味冈在房间里的时间一致,是吧?”

“是的,完全一致。”

人体在死亡三小时后出现尸斑。验尸时被害者的尸斑还很淡,所以法医推测死亡时间是验尸前四到五小时。

“死后僵硬的状态呢?”矢田部接着问道。

“还没有开始僵硬。”

“尸体的体温呢?”矢田部又问道。

“十七度五。”京都的调查员看了看笔记本回答道。

“好高啊,不像是死后四五小时的遗体温度啊。”

“也许是因为她躺在被窝里的缘故。”

体温低下、尸体变凉。

一、普通情况下为死后10小时;

二、户外衣着单薄的情况下为3至4小时;

三、室内衣着单薄的情况下为8至10小时;

四、室内盖着被子的情况下为10至12小时。

上面这段话摘自《科学搜查必备・法医学知识》。泽田美代子的情况符合第四条。

“会不会和死者被勒死之前刚泡过澡有关?她刚把身子泡暖,就进了被窝,之后就被人勒死了,所以体温才会这么高吧?”

“也许是吧……”京都的调查员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问了这么多,真是不好意思,太感谢了。”矢田部问到了其他警署的验尸情况,赶忙低头致谢。身旁的山崎刑事课长也照做了。

“啊,对了,我还想顺便问一句……”矢田部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哦,敢问何事?”

“就是208号房外的后院西面的那堵墙。平面图上也画出来了。请问这堵墙有多高?”

“两米一,你看图上写了。”京都的调查员指着图纸说道。

“啊,是哦,的确写着呢,”矢田部抬起老花眼镜问道,“那么犯人是从围墙内侧,也就是从后院爬上去的,然后再跳下围墙逃跑的是吧?”

“应该是的。”

“味冈的体重足有八十公斤,他能翻过两米多高的围墙吗?”

“不都说狗急跳墙么,人一着急就会爆发神力,从火灾现场逃跑的时候有很多人都是这样的。”

“哦,是这样啊……”

矢田部高举双手。山崎课长觉得他好像在抱什么东西一样。之后,矢田部又歪着脑袋,放下双手。

“围墙外的马路就在河边,大概是一米宽吧?这么窄的路,车子应该开不进来吧?”

“开不进来,与其说是马路,不如说是‘小径’,两边还长了不少杂草呢。”

“杂草?那就是说如果有车开了进来,也会在草地上留下痕迹吧?”

“路上没有车开过的痕迹。杂草也没有被车轮碾过的痕迹。”

“那有没有人从墙上跳下来的痕迹?”矢田部问道。他刚才还是说“顺便问一句”,没想到问题一个接一个,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京都来的调查员们也是一脸的不耐烦。

“有,第二天天亮之后我们派人去查了,发现墙边的灌木丛有些树枝折断了,应该是人跳下墙头时留下的痕迹。从树枝折断的数量来看,跳下来的那个人应该很重。”

“那就是味冈了……”矢田部喃喃自语道。山崎也点了点头。

“是的,就是他,八十公斤的体重刚好能留下那样的痕迹。”京都来的调查员说道。

“那鞋印呢?”

“鞋印倒是没有。那条小路没有铺过,就是泥地,地面也不是很硬,但我们就是没找到鞋印。我们推测犯人没有穿鞋,他把鞋子拿在手里,光着脚逃走的。不过我们也没找到脚印……”

“如果他是拿着鞋子翻墙的,那他可能是用鞋带把两只鞋子绑在一起,挂在脖子上了吧,或是先把鞋子丢到墙外去,然后自己再翻墙……”

“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毕竟墙外那条路很窄,一个不小心就会把鞋子扔进河里。”

“是哦……”

矢田部透过老花眼镜,凝视着平面图,抱起胳膊。

“而且脱下鞋子翻墙,和味冈之后的行动也不矛盾。他不是在出町柳站前的店里买了双新袜子吗?他在小路上走的时候没穿鞋,袜子肯定沾满了土……一切都对上号了。”矢田部心不在焉地说,眼睛仍看着平面图。

“刚才您说墙外的那条路很窄,要是把鞋子丢到墙外,鞋子很有可能掉进河里是不是?”

“是啊……”

“那条河有多宽啊?”

“图上没写,大概是五米左右。”

“水深呢?”

“还挺深的,大概有个一米二吧。”

“一米二啊,那正好能没到脖子这儿吧……那河底是不是坑坑洼洼的啊?”

“不,河床还挺平坦的,都是些上游冲来的小石子。不过河床是朝下游倾斜的,所以水势还比较猛。”

“河床的倾斜度大概是多少?”

“这……我们没有量过,不过坡度应该不是特别大。”

“河对面是山的斜面是吧?”矢田部指着平面图说道。山崎凑上去看了看。

“是的,是鞍马山块【47】的山脚。”

“河岸边的斜面上有路吗?”

“有一条散步小道。”

“哦?路的入口在哪儿?”

“就在这条京都府道上。绕去红叶庄酒店南边一百米的地方,过了桥就是。”

“哦,这样啊,桥墩前面有个分岔路口,其中一条路就是红叶庄酒店墙外的那条小路吧?”

“是的。”

“这一带晚上应该没什么人吧?”

“的确没有,那条散步小道也就是白天有几个人。府道一过晚上十点就没人了。路边的人家每到八点就窗门紧闭……”

“那车呢?”

“车倒是有的,因为附近有个村子。反正味冈十点之前从红叶庄酒店逃走之后,没人看见他沿着府道走。他没有在贵船口站坐车,而是跑去鞍马站上了车。”

“你们怎么知道他是在那儿上车的啊?”

“当晚从鞍马站出发,前往出町柳站的倒数第二班列车是晚上十点半发车的,乘务说,车里一共有十来个乘客,其中一个人一直面朝窗户,低着头,唯恐别人看见自己。他的身材和衣着打扮都和味冈完全吻合。”

“哦,原来是这样……那班车里有没有挂鞍马山的观光海报啊?”

“鞍马山的海报?这就不太清楚了……”

溺死的味冈口袋里,发现了用鞍马山观光海报包起来的水蓝色袜子——山崎课长和矢田部刑警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京都来的调查员。所以当矢田部问起海报的事情时,他们也是一头雾水。

“哦……多谢了。”

矢田部收起老花眼镜,对三位京都调查员鞠了一躬。

“课长。”

山崎刑事课长一言不发地听着矢田部提问。这时,京都调查员中的主任终于开口了。

“……你们提供的情报,让我们更加确定,在红叶庄酒店勒死泽田美代子的犯人就是味冈正弘。可惜他已经投河自尽了……味冈之所以会神经衰弱,肯定也是受负罪感的折磨。其实还有一项有力证据能证明这一点。”

“证据?什么证据?”

山崎和矢田部都将视线投向主任。

“味冈在二十六日到二十七日住在京都的K酒店,那边的客房部主任告诉我们说,味冈在二十六日晚上擅自拿走了房间里的扶郎假花,还特地打车出门,想把假花处理掉。”

“扶郎假花?”

“是的。是房间厕所里的装饰品。”

京都的调查员将K酒店打听来的“假花事件”,以及司机把假花送回酒店的全过程告诉了两位刑警。

“……那假花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关键是那是‘扶郎花’。”

溺死的味冈的上衣口袋里也有“扶郎假花”。这件事他们也没有告诉京都的调查员。

京都酒店的假花,不可能出现在死者的口袋里。即便那是同一种假花,也不可能是同一朵。

山崎和矢田部一听到“假花”二字,立刻紧张起来。

“此话怎讲?”京都的调查员说道。

“……六月十日,东京丸内的神邦大楼屋顶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死者名叫柳原孝助。他是被人勒死之后,被三个伪装成建筑公司搬运工的人运到大楼屋顶的。各位应该听说过这件事吧?”

“报纸上好像登过。不过警视厅和县警局都没有要求我们协助调查,我们也不清楚详细的案情。”山崎课长忧心忡忡地说道。

“那件案子的犯人也没落网。警方在十日进行了第一次现场调查,没想到第二天,也就是十一日再去屋顶机械室调查的时候,发现了一样前一天没有发现的东西……现场角落里多出了一朵扶郎花。”

“啊?那也是假花吗?”

“不,那是真花。”

面对两位一无所知的静冈县“乡下”警察,京都来的调查员们露出同情的神色。

“谁也不知道那朵花是谁、在什么时候放的。不管那是假花还是真花,总之是扶郎花,这才是问题的重点。”

“……”

“红叶庄酒店杀人事件的被害者泽田美代子是东明经济研究所的秘书,而研究所就在那栋神邦大楼里。六月十日,也就是屋顶发现柳原孝助尸体的那一天,泽田美代子桌上正好摆了个花瓶,而花瓶里就插着一朵扶郎花。”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向冷静的矢田部慌了神。京都的调查员用眼角瞥着矢田部说道:“我们也不清楚其中的联系。不过味冈在京都住店的时候,把房间里的假花带出去了,这一异常举动,正是解开东京神邦大楼杀人案的关键……课长,我建议你们最好立刻把味冈溺死一案上报警视厅。”

这就是京都调查员的忠告。

京都来的调查员们离开警署之前,在另一间房间里向日星建设的大石道路建设部长了解情况。

京都方面越发肯定味冈正弘就是在红叶庄酒店杀死泽田美代子的犯人。他们可能会在近期公布这样一条消息:在船明大坝投河自尽的人,就是红叶庄一案的犯人。

他们本想再向味冈的妻子了解些情况,但她在滨松市领回遗体之后,就回东京去了。解剖完成之后,警方也会临时埋葬遗体,并没有扣留遗体的必要。

“我也想告辞回东京去……”

大石向山崎刑事课长提出了回东京的要求。大石又是照顾神经衰弱的上司,又要面对上司的死,还接受了警方的轮番调查,早已心力交瘁。

“真是对不起,感谢您百忙之中配合我们署的工作。耽误您这么久,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不,是我们公司的味冈给各位添麻烦了,真是对不住。东京那边还有很多事情等我处理,我得赶紧回公司一趟,如果有事找我,请随时给我打电话,如果警署要派调查员来东京的话,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尽管提。”

“那就拜托了。谢谢。”

山崎毕恭毕敬地低头致谢。矢田部也照做了。课长在警署门口目送大石乘坐的出租车离开。

次日,山崎正在办公室里喝茶,不料矢田部突然冲了进来,手里拿着个手帕包成的小包。

“课长,您看看这个!”

他把小包放在桌上,解开手帕的结。原来布包里是两个牛皮纸小包。打开一看,里头装的都是干燥的灰褐色泥土。两个纸包里各有一张纸,上面用记号笔分别写着“左”和“右”。

热门小说死亡螺旋,本站提供死亡螺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亡螺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12 下一章:14
热门: 葬礼之后 七夜怪谈 雪地上的女尸 萍小姐的主意 吞噬星空 情债血案 黑色十字架 女王蜂 武林半侠传 独步大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