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上一章:16 下一章:18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电话铃声从远处传来,越来越响。矢田部被吵醒了。房间里甚是昏暗。电话机放在卧室角落里的小桌上。矢田部猛地掀起薄被。金色的光线从雨窗的缝隙中漏了进来。

“早啊。”是山崎课长的声音。

“啊,课长,您早啊。”

矢田部瞥了眼手表——才七点半。

“没起床呢吧?”

“不好意思……”

“肯定是昨天累着了。我也想让你多睡会儿,可有些事情想早点通知你。”

“昨天晚上我拜托您查的事情已经查到了吗?”

矢田部原本跪在地上,听到这话,他一屁股坐在榻榻米上,将昨晚放在桌上的便笺纸扫到手边,又抓起一支铅笔。

“嗯,昨晚将近半夜的时候,我联系上了函南高尔夫俱乐部的管理负责人。打听完之后我本想立刻联系你,可转念一想你肯定已经睡了,就拖到了今天。唉,其实怎么着都得吵醒你。”

“不碍事,不碍事……”

“从R县来的中桥泰夫是昨天到的,住在俱乐部配套的山上酒店里。高尔夫比赛是今天举办。”

“啊?今天?”

中桥组的扩路工程现场主任和员工宿舍的帮佣说,社长中桥泰夫几天前就启程去函南了。要是高尔夫球大会是今天举行,他何必这么早走?矢田部甚感意外,莫非中桥昨天到达函南之前,还绕道办了其他事?

“高尔夫比赛?……是什么集体比赛吗?”

“嗯,总共二十个人。不过他们不全住在那家酒店里。住那儿的只有中桥泰夫,剩下的十九个都是今天上午十点直接去俱乐部。”

因为中桥离得最远吧。剩下的人肯定都是从东京或附近几个县来的。

“举办者是谁?”

“是个叫南苑会的组织。代表叫‘巨势堂明’。”

“巨势堂明……啊,是那个巨势堂明吗?”矢田部大吃一惊,喊道。

“没错,死在京都鞍马贵船町红叶庄酒店的泽田美代子不是东明经济研究所的秘书吗?那家研究所的所长就是巨势堂明。”

“这……”矢田部欲言又止。

“那家东明经济研究所在东京丸内的神邦大楼里。而被勒死的柳原孝助的尸体,也是在那栋大楼的屋顶机械室发现的。”

“一点儿没错。”

矢田部与山崎不谋而合,只是惊讶令他迟迟没能开口。

“警视厅来的人不是说过嘛,死在船明大坝湖的味冈正弘,经常出入那个巨势堂明的东明经济研究所。矢田部啊,我总感觉这三方的调查,要查到一块儿去了……”“三方的调查”指的是警视厅、鞍马贵船的当地警局以及山崎与矢田部所在的警署。

矢田部回忆起警视厅派来的调查员的话。

……东明经济研究所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它其实是个叫“南苑会”的组织,直接由巨势堂明领导,是进行建筑行业围标的机构。虽说是围标,但并不是决定投标金额这种细节。巨势堂明在大藏省和其他政府官厅的高层那儿相当吃得开,南苑会就是个高级中介机构。所有人口风都很严,不肯透露详细情况。

不仅如此,矢田部还想起在刈野温泉的商店街看见的那块大得离谱的招牌——“全国区参议院议员高尾雄尔联络事务所”。

“课长,除了中桥泰夫,还有谁去了南苑会的高尔夫球会啊?”

“这就不清楚了,我向乡村俱乐部负责人打听的时候,随便找了个理由,没说自己是警察,要是问那些肯定会被怀疑的。”

“我知道了。那高尔夫球会今天几点结束啊?”

“哦,这个他告诉我了,说是下午四点左右结束,所以他们会在俱乐部的食堂吃午饭,二十人份的饭菜都已经预约好了。”

“那高尔夫球会结束之后呢?”

“他们就会离开俱乐部,之后的行程俱乐部负责人也不清楚。”

也是。

味冈在京都上了“回声号”新干线,在滨松站下车的时候,把高尔夫球袋忘在行李架上了。他的部下大石道路建设部长说,味冈去过京都附近的高尔夫球场。早知如此,就该向他多打听打听高尔夫球会的情况了。矢田部悔不当初。从京都来的调查员也没有提到相关的情况。两方警署即使在调查同一起案子,也会坚持“秘密主义”。

这样看来,味冈参加的南苑会京都高尔夫球会与今天在函南举行的高尔夫球会,应该是同一活动。

“课长,‘回声号’十二号车6B座,也就是味冈旁边座位的那个戴墨镜的女人查出来了吗?”

根据车长短暂的观察,此女年纪二十七八,身高一米六左右,留着长发,身着浅米色的无袖上衣,脸形较长,应该是个美女。

她的车票是六月二十二日买的,也就是味冈前往京都的两天前。前往神邦大楼的交通公社购票的,竟然是泽田美代子。

“那个戴墨镜的女人啊?还没呢。要是她真的假扮泽田美代子,在味冈之前进入红叶庄酒店208号房,那她就是案件的重要知情人了。她好像在东京,我们鞭长莫及,查不到啊。可目前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也不好意思开口让警视厅协助调查。不过,我也有我的考量。”

矢田部明白课长是什么意思。山崎课长也想进行“单独调查”,不想通知警视厅。

“我知道了。”矢田部坚定地说道。他相信课长定有办法。

“对了,刈野温泉的金弥怎么样了?”

“我问过泷山阁了,说她和另外六个艺妓朋友还要在那儿住两天。”

“还要住两天……那就是说她们明天走?”

“没错,旅馆说她们没什么反常的举动,白天去附近的高尔夫练习场练习挥杆,晚上就老老实实地待在房间里喝酒聊天什么的。”

“金弥还会打高尔夫啊?”

“是啊,这年头的温泉艺妓都会点。”

“这样啊……”矢田部吞了口唾沫,“箱根和函南离得远吗?”

“从汤本去函南还挺远的,不过开车去十国山坡的话,花不了太多时间。十国山坡的山脉西侧就是函南。”

“有路吗?就是从十国山坡到函南的车道。”

“我没去过,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从地理上看,路应该还是有的。从十国山坡到伊豆长冈不就有一条沿着山脚铺的马路吗?”

“我知道了。”这回矢田部的声音更有力了,“……我这就退房回警署。我这儿查出了不少线索,也想尽早向您汇报一下。”

“好,我等你,你坐出租车回来吧。”

“啊?”

“走中央高速公路啊!从惠那开到饭田,再走国道152号线回二俣,比电车巴士快多了,还省得换车呢。车钱我给你报销。”

八点多,矢田部扒拉完旅馆提供的早饭,匆匆打了辆出租车。今天阳光明媚,强烈的阳光从狭窄的天空上射下,下午一定会很热。

天空之所以“狭窄”,是因为周围满是高山。出租车沿着高速公路往东驶去,周围的山也越来越高。

年轻的司机一听矢田部要去天龙市的二俣,简直乐开了花。最近很难拉到这么长距离的生意。

“大概要多久?”

“嗯……到饭田应该用不了一个小时吧。隧道开通之后真是快多了,跟以前翻山越岭的时候不能比啊。高速公路就是好。”

“一个小时不到就到饭田了啊?”

“是啊,然后再从饭田走国道152号线去二俣,大概七十公里,一个半小时就够了,加起来总共两个半小时左右。”

两个半小时——如果坐电车和巴士,还要算上等车、换车的时间,的确会比出租车慢许多。

不过,矢田部在意的不是时间,而是“路线”。如果卡车是从有辉绿凝灰岩的地方开去二俣,那它必然经过出租车正在行驶的中央高速公路。

也许山崎课长的本意,只是让矢田部早点回去,可矢田部还是感受到了那句话的分量。现在可不是打盹开小差的时候。他盯着被阳光照得通亮的马路,客观地审视着周围的风景。

高速公路上有许多装着丝柏和杉树等木材的卡车,极有地方特色。一辆硕大的拖车几乎和一节运货火车差不多大。

“要是撞上那种大家伙就完蛋了。”司机缩起脖子,与大卡车们拉开距离,仿佛想尽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好几辆卡车从反向车道驶来。一辆黄色的搅拌卡车绕过山脚,出现在矢田部的视野中。搅拌筒仿佛电动地球仪一般缓缓转动。搅拌卡车已经远去,可矢田部还是回过头,透过车后的玻璃窗看了半天。喇叭形的仓斗朝天,就好像蒸汽机车的烟囱。

“这么大的车,真是够吓人的。”

出租车驶入饭田市。地处高原盆地的市区高低不平,到处都是坡道。

从高速公路上能看见盆地中的小别墅。房子四散在树林中。种满大树的庭院。两棵树之间挂着吊床。褐色的身躯躺在白色的网中,舒舒服服地睡着午觉。

“啊!”出租车驶过别墅之后,矢田部失声喊道。

矢田部心跳不已,不祥之感掠过脑海。

用来睡午觉的吊床,启发了矢田部——将尸体放进不停旋转的搅拌卡车,在不伤到尸体的情况下进行长距离运输。他找到了解开尸体搬运之谜的最后一把钥匙。没错了,一定就是那样。

受问题困扰的思维终于得到解放。他的思绪又飞到了另一件事上——一切皆是自然而然的意识转换。

据说金弥现在在箱根。然而,她此时此刻真的还在汤本的泷山阁吗?

山崎课长今天早上在电话里说的,是“昨天晚上”的情况。虽说艺妓一行人今天也会住在泷山阁,可那毕竟只是她们的“计划”。他并不知道今天早上事态有没有发生变化。

今天,南苑会将在函南的高尔夫球场举行高尔夫球会。出租车中的矢田部看了看手表。九点零五分。参加球会的人应该已经陆陆续续到场了吧。他还要一个半小时才能回到二俣的警署。

出租车驶过饭田旧城址高耸的石墙,进入商店街。

“司机师傅,麻烦停一下。”矢田部说道。出租车停在路边。旁边有三家书店。

“我想稍微休息会儿,你等我十分钟行吗?”

“哦,我知道了,您慢慢来,不着急。”

矢田部冲进书店,抓起一本厚厚的列车时刻表。时刻表后面有全国各地的主要旅馆名称和电话号码。直接查书,比打公用电话查号快多了。神奈川县的那一页上,就有箱根汤本的泷山阁。他把旅馆的电话抄在笔记本上,快步走进附近的公用电话亭。

他往电话机里丢了五六枚百元硬币,拨通了笔记本上的电话。

“您好,欢迎致电汤本泷山阁。”

硬币掉进话机里,接线员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你们那儿有一位从R县来的金弥小姐,能不能请她听一下电话?”

“金弥小姐?能麻烦您把她的名字告诉我吗?”

接线员还以为“金弥”是个姓氏。

“我也不知道她的真名叫什么,只知道她是刈野温泉的艺妓。她是和六七个艺妓一起来的。”

“请稍等。”

八音盒的音乐声响了整整两分钟。

“喂?”另一个女人接起电话。

“啊,请问是金弥小姐吗?”

“我不是金弥姐,请问您是哪位啊?”

看来她是和金弥一起来的艺妓。

“她来接电话就知道了。”

对方沉默片刻后说道:“金弥姐不在。”

“什么?她不在?是去泡澡了还是去散步了?”

“不,她有急事,一个多小时前一个人出门去了。”

“出门去了?”矢田部大声喊道,同时扫了眼手表。

“是的。”

“您知道她上哪儿去了吗?”

“不知道。有人开车来接她了。她说傍晚会回来,也许是去热海玩儿了吧。”

“金弥小姐认识来接她的男人吗?”

“不是男人,是个女人。肯定认识吧,否则金弥姐不会跟她走啊。”

“那个女人多大年纪啊?”

“请问您是哪位啊?”女人质问道。

“实不相瞒,我是静冈县天龙市的警察,隶属刑事课,敝姓矢田部。”

“警察?”女人的口气从责问转为惊讶。

“不好意思吓着您了,您放心,金弥小姐没有做什么坏事……啊,对了对了,请问花江小姐、梅丸小姐或照叶小姐在吗?”

这三个名字是刈野温泉枫庄的服务员告诉他的。当时他就把名字抄在了笔记本上。

“我就是梅丸。”对方不快地回答道。

“啊,您就是梅丸小姐啊。”

“没错,可您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的名字?”

“这是我打听到的,您不用担心,我只是随便打听打听罢了,我要调查的事情跟您几位没有关系。”

为了稳定对方的情绪,矢田部说了些自相矛盾的话。

“请问您有没有见到把金弥小姐带出去的那个女人?”

“这……您等等。”

她的声音离听筒很远,好像在向其他人打听些什么。她的伙伴们好像也在房间里,隔着听筒能略微听见一些说话声,但是听不清楚。

“喂,我是花江。”

“啊,是花江小姐啊。”

“刚才小梅跟我说,您是天龙市的警察?”

“是的,敝姓矢田部,是个刑警。”

“是刑警先生啊……莫非金弥姐出事了?”

“不不不,金弥小姐和案件没什么关系,只是我有些事情想向各位打听打听罢了。请问来接金弥小姐的女人大概多大年纪?长相有什么特征吗?”

“我们没见到那个人。”

“啊?”

“金弥姐是被一通电话叫出去的。接完电话,她跟我们说她突然有事要出门一趟,有个女人会开车来接她,到傍晚再回来。”

“她有没有说要去哪儿?”

“没有……我们还以为她跟熟人去热海、汤河原玩儿了呢。开车到十国山坡,再去热海或汤河原就很方便了啊。”

“那金弥小姐打电话的时候你们在不在她旁边?”

“金弥姐和小梅一个房间,可她打电话的时候,小梅正巧在我们房里打麻将,没有听见那通电话。后来金弥姐到我们房里来了一趟,告诉我们要出门去,然后就走了……”

“她来你们房里的时候神色慌张吗?脸色怎么样?”

“她好像挺着急的,至于脸色怎么样……我也没看清,光顾着打麻将了,就瞥了金弥姐一眼。大家就一起说了句‘路上当心啊’……”

“那金弥小姐身上穿着什么衣服?”

“白底十字花纹的盐泽绢和服,系着深蓝色的夏装腰带。”

根据花江的话,可以判断出打给金弥的这通外线电话应该通过了旅馆的接线台。然而,对方使用的肯定是假名,接线台八成也没有偷听电话的内容。当务之急是寻找目击证人,查清金弥与前来接她的女人是在哪里碰头,她开的车又是什么型号。遗憾的是,这些事情都无法通过电话完成。

矢田部更担心一个小时前离开旅馆的金弥。他越发着急了。

这时,他忽然有了个主意。虽然这个主意并不完美,可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时间不等人。

问题是,他能不能说服艺妓们帮忙。虽然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警察身份,但他们毕竟素未谋面。

“喂喂,花江小姐?”

“我在。”

“实不相瞒,我很担心外出的金弥小姐……”

“啊?担心?为什么啊?”

花江惊讶的声音从听筒那头传来。知道矢田部的刑警身份后,她的反应更大了。

“我们还没有掌握确切的情报,但金弥小姐很可能被人绑架了。”

“什么?绑架?”

她的口气与其说是将信将疑,不如说是大惊失色。

“是的,这个可能性很大。”要说服她帮忙,必须如此强调。

“那……有坏人想绑架金弥姐要赎金吗?她不会被贼人卖了吧?”

“情况也许更糟……她可能会被人灭口。”

“灭口?有人要害死金弥姐吗?”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电话里实在说不清楚……”

“您不是警察吗?快救救金弥姐啊!让附近的警察都去找人啊!”

“我们自然会派出警力全力搜救,但我现在更需要各位的帮助。”

“要我们帮忙?”

“没错,这才是最好的方法。”

“要是能帮到金弥姐,让我做什么都行。您说吧!”

刈野温泉的艺妓们围在花江的听筒周围,屏息凝神地听着花江与矢田部的对话。矢田部也透过听筒感受到了艺妓们的担忧。

“请问房里一共有几位刈野温泉来的小姐?”

“六个,梅丸、照叶、我、小奴、春若和铃香。”

“我想请大家一起出门一趟。”

“去哪儿?”

“热海和三岛之间有一站叫函南,请各位十二点半左右到函南站的候车室等我。”矢田部瞥了眼手表,“现在是九点半,还有三个小时,足够大家化妆收拾了。从汤本打车到小田原三十分钟,从小田原站坐东海道线到函南站大概也是三十分钟,算上等车的时间,用不了一个半小时。”

花江与周围的同伴们商量了几十秒后回答道:“好,大家都同意了。”她的声音兴奋异常。

“那真是太好了,拜托各位了。我会在十二点半到车站等各位的。”

“之后怎么办?”

“等见面之后再说吧……啊,对了对了,十二点半正好是饭点,函南站附近有个高尔夫球场,咱们就去那儿的餐厅吃个午饭吧。我请客。”

“金弥姐都被人绑架了,您还有闲心吃饭?”

“放心吧,金弥小姐的事情交给我办就行了,只要各位照我说的做就行,这样金弥小姐就安全了。”

“好吧,我们会照做的。”

“到了函南站我会跟各位详细解释……啊,对了,您没见过我,也没有看见我的警察证,光听电话里的声音,也许会怀疑我是不是冒牌货。”

“……”

“我挂电话之后,请您立刻给天龙警察署打个电话,找刑事课长山崎警部,问问他手下有没有一个叫‘矢田部护亲’的巡查部长。‘矢田部护亲’,您听清楚了吗?您告诉他,那个矢田部让你们这么做,让他告诉您究竟能不能照办。”

“我相信你,不过保险起见我会打电话的。”花江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笑意。

“尽管打,没关系。确认我不是冒牌货之后,就麻烦各位十二点半之前去函南站的候车室跑一趟吧,拜托了。”

“好吧。”

“太感谢了,太感谢了。那我们到时候见。”

这通漫长的电话终于结束了。

热门小说死亡螺旋,本站提供死亡螺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亡螺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16 下一章:18
热门: 螺旋楼梯 腐蚀 医院怪谈 追凶者之萨满疑云 与福尔摩斯为邻 民调局异闻录1·苗乡巫祖 火之幻影 迷宫之门 螺旋状垂训 十宗罪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