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上一章:17 下一章:19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出租车驶离三岛城区,爬上了坡道。坡道顶上就是函南的小车站。

车站前的出租车停车场旁边,站着一位身着白色和服、系着深蓝色腰带的女子,一脸百无聊赖的表情。那正是滨松的文吉。

山崎与矢田部交换了个眼色。金弥也是类似的打扮——白底十字花纹的盐泽绢和服、深蓝色的腰带。从远处看估计也是这副模样。文吉还按照矢田部的要求做了个发型。

“这样行吗?”文吉察觉到两人的视线,伸手摸了摸头发,轻挥衣袖,仿佛在向两人展示和服和腰带。

“很好很好,简直没得说啊!”

“课长突然打电话让我这么穿的……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文吉一脸疑惑。

“哦,没什么事,只是想请您在高尔夫球场吃个午饭罢了。”

“是不是真的啊……”

从箱根汤本来的六位小姐都穿着连衣裙,完全看不出她们是刈野温泉的艺妓。不过她们的妆容和衣着还是与普通人有所不同的。

“您就是矢田部警官吗?”六人走出车站,走在最前头的女子喊道。她长着张圆脸,个子很矮,眯着眼睛,也许是个近视眼吧。

“没错,我就是矢田部。”

“我就是和您讲过电话的花江。”

“啊,您好,真是辛苦您了。”矢田部低头致意,又用眼神与她身后五位摇着小扇子的女子打了个招呼。

“您说金弥姐有危险,我们大伙儿就都来了,等得花都谢了……”花江瞪着矢田部抱怨道。大热天的,她把几个朋友从汤本叫了过来,也觉得自己有些责任。

“实在对不住,我迟到了。”

一点四十分。矢田部迟到一个多小时,惹小姐们生气也是在所难免。

“你要是过了两点还不来,我们就准备回去了。”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把各位喊来的,还让大家等那么久……”

花江一脸责备的表情:即便你是警察,也不能让人等这么久啊!况且你还是外地的警察……

“不好意思,我是刑事课长。”山崎出面向六位女子郑重道歉。

花江消了气,微笑着介绍道:“这位是梅丸,她们是照叶和小奴……”

五位艺妓欠了欠身子。

“花江小姐,”矢田部小声说道,“那边那位穿着和服的女性是滨松的艺妓,名叫文吉。”

“刚才您的同事已经把她的名字告诉我了。她也是您喊来的吧?一看她就是个艺妓,我就猜是您喊来的,可我又不能当面问她不是。我们姐妹几个还能聊聊天,可她孤零零的,也不好意思跟我们搭话,一直干等着呢。”

“哎呀……这次真是给大家添麻烦了。不好意思,能不能请您过来一下?”矢田部把她拉到一边,香水味扑鼻而来,“花江小姐,您看那个文吉穿着和服,感觉如何?”

文吉站在车站边上眺望前方,离刈野温泉艺妓们有些距离。函南站在山坡顶上,可以俯视被左右的高山包围的谷底小镇。山间还能依稀看见西伊豆的海面。

“是您让她穿白和服系蓝色腰带的吧?”花江看着文吉的背影说道。

“对,您在电话里不是说金弥小姐就是这么穿的吗?怎么样?远看她们俩是不是有点像?”

“像!我们刚才一直坐在车站候车室里,看见她跟其他乘客从车上下来,朝出口走去的时候,梅丸、铃香和小奴都跳起来大喊:‘哎呀,那不是金弥姐吗!’我也吓了一跳。她走过出口,进候车室之后,我还盯着她看了半天呢,她的脸长得也跟金弥姐很像。”

“你们跟金弥小姐亲如姐妹,都会认错人,看来她俩真的很像啊……”

“背影和发型都一模一样!”

“我知道了,谢谢。”

“我说矢田部警官……”

“嗯?”

“‘嗯’什么‘嗯’,我们金弥姐究竟上哪儿去了?我们都快担心死了,所以才大老远的跑到这儿来,可您却让我们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

“我们也不清楚金弥小姐的行踪,所以才需要各位帮忙啊。”

“金弥姐不会有生命危险吧?”花江忧心忡忡地问道。

“目前应该还没事。”

“目前?”花江瞪着细长的眼睛反问道。

“事态刻不容缓,请大家一定帮忙。”

“我也不知道我们能帮上什么忙……总之我们会尽力的。”

对金弥姐的担忧,取代了焦急等待的不满。

“您不必多虑,只要照我说的做,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让我把文吉小姐正式介绍给大家吧。”

一行人打了三辆车。第一辆车里坐着山崎课长和三名年轻的刑警。第二辆车里是五名刈野温泉艺妓,最后一辆车里则是矢田部、文吉与花江。

从车站前出发,没多久就进了隧道。上面是新干线与东海道本线的轨道。除了隧道,就是陡峭的上坡路。路的两边尽是杉树林。山顶在树梢上缓缓移动。

“花江小姐,你们是坐电车来函南的吗?”矢田部突然问道。

“不,我们直接从汤本打车来的。以前没来过这里,机会难得,就想坐车去十国山坡兜兜风。”

她们虽然担心金弥姐的安全,可还是有闲情逸致坐车兜风——也许这正是她们的优点。

“那就是说从十国山坡有直达函南的路咯?”从地理上看理应如此。

“不,没有直达的马路,从十国山坡出发,要先去热海和函南之间的那条收费高速公路,沿着公路去函南,然后才能到车站。”

“从十国山坡没有直通山上的高尔夫球场的马路吗?”

“没有啊,要是有就方便多了,”司机头也不回地回答道,“……以后总会造的吧,可现在只能像那位客人说的那样,从十国山坡下到热函高速,再绕个圈子过去。从箱根过去可麻烦了。”

出租车沿着坎坷不平的山坡往上爬,越过杉树林还能看见远处的山顶。右边是箱根的群山,与出租车所在的山坡并不相连,中间有一道深深的山谷。司机说,十国山坡在远处的尾根的西边。

“那有没有人能走的路啊?”

“有是有,但很窄,而且路都在草丛里,普通人根本没法走。只有穿着登山服的杉树林管理员才走得了。”

“这样啊……原来如此……”矢田部沉默不语。他审视周围地势,思考绑架金弥的人所走的路线。

“你也是第一次来吗?”

花江怕滨松的文吉一个人太寂寞,一直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她搭话。

“嗯,是的……”文吉微笑着回答道。

“这儿的景色可真不错啊。”

“是啊……”

“啊,你穿这身和服可真漂亮。”

“哪里哪里,我实在是不适合穿洋装……只能穿平时穿的和服了。大家穿着洋装都好漂亮啊……”

她们互相奉承,也是为了缓和初次见面的紧张气氛。

“哦,马上就到高尔夫球场了。”

矢田部看见路旁低处有一座红色屋顶的仓库小屋。他用手肘戳了戳花江,让她们别再说话了。

一条道路分为两条,转角正面竖着一块黑色的木板,上面雕着几个白色的大字——“秀峰乡村俱乐部”。

“哎呀,终于到了……真想快点儿去餐厅里吃点东西。一看见那指示牌,我的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花江忍无可忍地说道。

“对不住对不住,前两辆车里的人肯定也饿坏了吧,你们看连车速都变快了。”

马路突然成了慢坡。也难怪,右边还是混杂着丝柏的杉树林,不过左边已经能看见高尔夫球场了。

高尔夫球场中有几座长满青草的山丘。球场与马路之间拦着高高的钢丝网。马路沿着球场绕了个圈。出租车往俱乐部大厅驶去,自然而然就能看见每一个洞口附近的风景。强烈的阳光直射而下,把绿色的草坪都照白了。身着各色衬衫的男男女女仿佛五色的豆子一般撒在草坪上。

矢田部透过车窗,死死盯着草坪上的人群。

丘陵顶端有一栋瑞士山庄风格的白色建筑,上面盖着时髦的朱红色屋顶。三辆出租车快速驶过停满各种豪华私家车的停车场,停在俱乐部大厅门口。

“司机师傅,”矢田部下车后忽然说道,“等会儿我也许得再叫两三辆出租车过来。能不能把营业所的电话号码告诉我?”

司机掏出一张出租车公司的名片递了过去。

“现在正是最闲的时候,肯定有很多空车的,欢迎您随时打电话。”

俱乐部大厅的食堂在二楼。矢田部与山崎让小姐们稍事等候,自己先一步上了楼。

食堂里空荡荡的,只有三对年轻男女在喝咖啡和果汁。

“今天南苑会举办了一场高尔夫球会,请问参加球会的人是不是都出去了?”

“是的,他们一小时前出去打球了。”服务生回答道。

“这样啊……他们一共有多少人啊?”

“应该是二十位吧,分成了五组。”

他们是一小时前走的——也就是说他们吃了午饭,于一点半开始下午的球会。下午五组人要打完半程,至少需要三小时。要是球场的人多,花的时间就更长了。估计他们要四点半左右才会离开球场。现在是两点半。

“第一组出发的人现在在哪儿啊?”

“这……他们已经在打后半程了,应该在14号洞附近吧。”

“14号洞?大概在哪儿?”

服务员带着矢田部来到巨大的落地窗户前。

从山顶看到的风景就是开阔。左边的群山盖住了富士山的山脚,而山顶直至蓝天。右边的山脉层层叠叠,包围住整个高尔夫球场。大厅下长满青草的丘陵仿佛海上的波浪,中间隔着好几道丝柏树林,仿佛幕布一般。

“14号洞被丝柏树林挡住了,从这边是看不到的,大概就是那个方向。您看,那儿不是有个球童在推车吗?就在那前面。”

那片草地上分布着身着白衣的球童、红色的小旗和打球的客人。

“要是坐车来大厅,是看不到14号洞的吧?”矢田部想起透过出租车车窗看见的人群。

“对,11号、12号、14号、17号、18号洞都在球场内侧,被其他洞围起来了,从这里是看不见的。”

“不好意思,请问你手里有没有高尔夫球场的宣传手册?有路线图的那种。”

“有,请稍等。”服务员走开了。

这时,七位小姐走进食堂,跑到窗边,赞叹眼前绝美的景色。屋里开着空调,可小姐们还是不停地摇动胸前的小扇子,看来是她们的习惯了。

不久,服务生们拿来菜单,又把两张桌子拼在一起。众人开始七嘴八舌地点菜。

“课长……”矢田部把山崎拉去角落里。后面是一个低矮的架子,放着银光闪闪的优胜奖杯。

“中间耽误了些时间,计划全乱套了……”

“嗯……那群家伙都出去打球了,食堂里一个人都没有……”

知晓矢田部计划的山崎皱起眉头。身着和服的文吉坐在窗边桌子旁。

“再等等,让我们再好好想想。”

刚才那位服务员拿着宣传手册走了过来。

“谢谢。”

矢田部赶忙翻开小册子,看了看球场的缩略图。

高尔夫球场是一片东西走向的长方形,位于中央的俱乐部大厅将球场一分为二,东半边是后半程的10至18号洞,西半边则是前半程的1至9号洞。函南方向来的上坡路沿着后半程路线的外侧,从南到北依次经过15、16、13、10号洞,到达中央的俱乐部大厅。就像服务员所说的那样,14、17、12、11、18号洞地处内侧,从高度相同的马路上是看不见的。

服务员说,现在南苑会的第一组人马正在打14号洞。后面的15号洞和16号洞都在马路边上。

矢田部将宣传手册交给山崎课长,抬头看了看食堂里的电子钟。

“课长,拜托混凝土工厂的那个东西,应该快到了吧?”

课长看了看手表回答道:“嗯,从大仁【54】出发的,就是国荣混凝土制造公司的大仁工厂。毕竟我联系的是总公司,不是工厂,从总公司到工厂也要花些时间。不过应该快到了。”

小姐们看见两位服务员端来的佳肴,两眼放光地说道:“那我们就不客气啦。”

她们对山崎与矢田部低头致谢。

“啊,真是让大家久等了,请大家一定多吃点啊。”山崎说道。

“两位警官也一块儿吃吧。”花江笑着说道。

“我们马上就来,各位先吃吧。”

“是吗,那我们就先吃了啊。”

小姐们笑脸盈盈地拿起刀叉,忙活起来。看来她们真是肚子饿了。

“你们陪她们一块儿吃吧。”矢田部对三位年轻的警官说道。另一张桌子上摆着五份餐具。

“课长和矢田部警官呢?”大川警官问道。

“课长和我还有些事要办,你们先吃吧。等会儿可就没空吃了。”

矢田部与山崎匆忙走下楼梯。门口的大堂处有事务所和接待客人的柜台。柜台里坐着两位年轻女性,旁边还有卖特产的小卖部。

两人站在楼梯上讨论起来。

“我去给函南站前的出租车营业所打个电话……”

矢田部见三个身着衬衫、皮肤黝黑的男子走上楼梯,赶忙与山崎耳语起来。课长点点头。

“今天状态真差,分数又创新低。”三人聊着天从矢田部身边走过。

“课长,您去事务所看看南苑会成员的签名吧。登记簿上应该会有这家俱乐部的会员的名字和访客的名字。”

两人走下楼梯,山崎课长朝事务所走去,而矢田部则走近特产货架角落里的公用电话。

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出租车司机给他的名片,转动电话的拨号盘。

电话那头传来浑厚的声音。矢田部用手拢住听筒,环视四周。门口有五六个人站着聊天。小卖部里放着盒装鱼干、罐装腌野菜、装有鱼糕的箱子,以及陶壶、贝壳艺术品和点心。店门口一个人都没有。

一名司机接了电话。就是刚才介绍热函道路的那个声音。

“啊,是刚才去高尔夫球场的客人吗?”对方也记得矢田部的声音。

“没错,刚才真是辛苦了。”

“您刚才说还要两三辆出租车是吗?那我们现在能出发了吗?”司机还记得矢田部说的话。

“不用那么多,先来一辆就行了,请尽快派一辆车到俱乐部大厅门口来。”

“好。”

“啊,等等……”见司机想挂电话,矢田部赶忙说道,“我还有件事要拜托你。”

“什么事?”

“你把我们送到高尔夫球场之后,是回了趟车站再去营业所的吗?”矢田部问道。

“是的,一回来就只能排队尾了,我看没什么客人,就回营业所休息了。”

“那你有没有看见一辆搅拌卡车朝高尔夫球场过来?”

“没有啊,要是有我肯定会看见的。”

矢田部松了口气。

“那你等会儿应该就能看见了。你看见那辆车之后,能不能帮我把它拦下来?”

“拦下来?”

“那辆搅拌车是国荣混凝土制造公司大仁工厂的。你帮我告诉司机,‘天龙市的山崎让我转告你,总公司下了命令,联络人马上就过来,请你等他来了再开车。’”

负责联系国荣混凝土制造公司的是山崎课长。大仁工厂的搅拌车司机虽然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只要告诉他“总公司下了命令”,他也只能把车停在函南站门口了。

“好,等搅拌车来了我会跟司机说的。”

“谢谢,那就拜托你了。麻烦你尽快派一辆出租车过来吧。”

“好。”

矢田部打完电话,就地抽起烟来。十分钟过去了,山崎还是没出现。莫非调查进行得不顺利?十五分钟过后,山崎打开事务所大门走了出来。

山崎看见矢田部,慢慢走了过来,难掩兴奋之情。

“怎么样?”矢田部小声问道。

“嗯,我看到南苑会的成员表了。我刚进事务所的时候,他们一直问我为什么要看名单。我也不能表明身份,只能谎称自己是报社记者,想报道一下俱乐部生意兴隆的景象。我口袋里正巧有一张报刊记者的名片,真是帮大忙了。可我要是光看南苑会的,调查的目的就暴露了,只能浪费些时间看那些与案情无关的名册,所以才花了这么长时间。不过我把南苑会的名字都抄下来了。”山崎摊开一张纸。

矢田部盯着纸上的二十个人名。后面还写着每个人的地址和电话。他望向山崎——课长也用眼神回应。

“打电话打听打听那些不认识的名字吧?”

“嗯,请来的官员和建筑业人士要分开看。”课长表示同意。

“说起电话,我刚才给函南站的出租车司机打了个电话,他说搅拌车还没来。我已经拜托他把车拦下来了,还好赶上了……”

“那真是太好了。”

“我叫了一辆出租车,应该已经停在门口了,一切照计划进行。”

“你也坐那辆车陪着去?”

“我觉得我陪着比较好。不过我自己马上会坐那辆车折回来的。”

“那时南苑会的第一组会打几号洞呢……现在在14号洞附近吧?”

“我大概要三十分钟后回来,他们应该已经打完15号洞,正打16号洞吧。不过那应该是五组人的第一组。后面的组肯定没那么快。”

两人一边上楼梯,一边轻声交谈。

来到食堂一看,三位警官已经吃完了,他们抽着烟,将视线集中在山崎课长身上。

山崎将他抄下的二十人名单递给三位警官,派他们进行调查,只有几个名字例外。

“这张名单上没有他们的职业。你们三个分一下工,打去他们家里,搞清楚他们是官员还是建筑业人士就行了。问的时候别暴露自己是警察啊。”

剩下的几个名字,山崎与矢田部早已心中有数,便没有让手下调查。

三人抄下自己需要调查的人名,分别跑去餐厅的公用电话和楼下的红色电话亭。

山崎安排好工作后,向小姐们所在的两张桌子走去。

她们已经吃完了,正在享用餐后的水果。

“很好吃,多谢啦。”见到山崎,她们道了个谢。

“粗茶淡饭,请多包涵。”

“课长和矢田部警官不吃吗?”花江看了看隔壁桌子上两套没人用过的餐具问道。

“我们早饭吃得晚,其实没什么食欲。”

“那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硬要你们陪着我们一起吃……”

“哪里哪里,只要各位能享受这里的美景和佳肴,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这儿的景色真是太漂亮了。在这儿打高尔夫肯定很享受。”

热门小说死亡螺旋,本站提供死亡螺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亡螺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17 下一章:19
热门: 玻璃钥匙 本阵杀人案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第二季) 剑来 一张俊美的脸 御手洗洁的问候 五只小猪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新干线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