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上一章:18 下一章:20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参加南苑会高尔夫球会的人,正在打马路边上的15号洞和16号洞。

在16号中洞的发球区,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取得了先打权,正要来一记水平击球。距离只有350码,不是很远,但第一击的落点两侧都有沙坑,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去。

另外三人的分数不如他,但他们脸上没有一点焦躁,反倒是对那个五十多岁的魁梧男子送上赞赏的眼神——一看就知道取得先打权的那个是位贵客。

他不仅身材魁梧,身上的服装也很高级。他站在原地目测球的落点,一切都显示他拥有丰富的打球经验。

另外三人中的一个有些胖,个子很矮,运动帽长长的帽檐下露出一些白头发。他戴着一副深色墨镜,掩盖了眼睛的特征,但浑圆的鼻子和厚厚的嘴唇是藏不住的。另一个人的身材特别结实,看上去像个体力劳动者。还有一个个子很高,长着张长长的马脸。他们三个都戴着深色墨镜,很难判断面部特征。

第一组人马也在16号洞的果岭上,他们正从球袋里掏出推杆。

14号洞的四个人已经打完了,他们站在高高的草坪土堆上,默默等待前一组人打完。其中一人打扮得十分潇洒,滔滔不绝地说着些什么。周围的三个人则边笑边听,不时点点头。看来那位潇洒的绅士也是贵客。

15号洞是个短洞,身材纤细的球手在果岭上成功打出1on,正要推杆。距离大概有4米。

球童拔出小旗杆,好像在指导击球人,这里要打右旋球,把击球点设定在洞口左边比较好。仔细一看,那位击球人十分瘦弱,好像是个女的。她也戴着深色的墨镜。剩下的三个聚精会神地预测击球路线,里头应该也有一位贵客。

南苑会的五组人马分别位于15号洞与16号洞。就在这时……

“大浦先生,高桥先生!”

“工藤先生,加油啊!”

“藤丸先生!加油哦!”

灼热的太阳挂在湛蓝的天空中。远处有富士山,近处有箱根、天城群山,骏河湾与相模湾的海面反射着强烈的阳光。娇媚的女声响起。

众人大吃一惊,从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排女子撑着鲜艳的阳伞,站在球场旁的小路上。

这演的是哪一出啊?众人呆若木鸡。

“大浦先生,要是赢了,就来店里开个庆功会吧!”

“就是呀,田中先生,好久不见啦,找个时间来我们店里坐坐吧!要不打完球就过去吧!”

“川添先生!川添先生!加油哦!”

山崎与矢田部也没想到这群刈野温泉来的艺妓会如此入戏。某人一声大喊:“是艺妓!”最先慌了神的,正是那群“贵客”。

16号洞的魁梧男子喊道:“喂,末吉,有谁把我们来这儿的事情告诉赤坂村的那群人了吗?”

15号洞的“贵客”也是手忙脚乱,狼狈不堪。

“这可糟了!会被报纸和周刊杂志乱写一通的!我不打了,打道回府!”

在艺妓们的喊声下,大浦智二、工藤昌吉、藤丸敏也、高桥照雄、田中登和川添治郞这几位大藏省和建设省的官员大惊失色,他们纷纷丢下手中的银色球杆,绕开撑着阳伞的女人所在的球道,从草坪的斜面绕了个大圈子,飞也似的逃回俱乐部大厅。

而前来参加南苑会高尔夫球会的其他建筑业人士,也是瞪大双眼,完全不明白自己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其中几个算是高尔夫球会的主办方的人正在拼命挽留官员们。

“大浦先生,请您少安毋躁。”

“工藤先生,您先别着急……”

“高桥先生,您先别走啊……”

“少安毋躁?你让我怎么个少安毋躁?我们都被艺妓认出来了,还怎么待得下去啊?我们跟你们的立场不一样你明不明白!”

“要是这件事上了报纸杂志,我们可就有大麻烦了!”

“报纸杂志的记者来了没有?”

“究竟是谁把东京的艺妓喊来的?负责人在哪儿?”

“要是烦人的在野党在国会追究这件事怎么办?我们可是要负责的啊!”

毕竟这些高级官员都是打着“出公差”的旗号来参加这场高尔夫球会的。不明所以的报纸杂志记者也许会乱写一通,即便他们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也有可能添油加醋一番,捏造假新闻。

出公差的官员参加豪华高尔夫球赛

公司掏腰包还有艺妓陪同!

一想到报纸上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标题,前一秒还在优雅地打球的“贵客”们立刻慌了神。

“国会那边高尾老师肯定会帮忙的……”主办方的几个建筑业人士冒着冷汗,不断安慰着官员们。

在打其他洞的人也注意到了15、16号洞的骚动,他们停下脚步,齐刷刷地朝这边望去。

“哎呀?那不是东京的艺妓啊!是R县刈野温泉的艺妓啊!”一名男子朝小姐们跑去,突然停了下来,大声喊道。

因为他透过遮阳伞,看见了人群中的梅丸、花江、春若和照叶。这群人里能认出她们的,就只有日星建设的大石谦吉了。

上个月,他和已故的味冈专务、平山设计课长、小原测量主任一起,在刈野温泉的枫庄住了一晚。那天晚上除了金弥,那四位艺妓也在。

而且大石还记得春若——因为他们曾共度良宵。而撑着伞的春若,也在人群之中……

春若看着大石,也知道对方认出了自己。

“哎呀,这不是大石先生吗?真是好久不见了。”她略带怀念地大声说道。

“……”

大石说不出一句话。他想问:“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可出乎意料的状况让他动弹不得。

花江赶忙说道:“哎呀,这也是缘分嘛,大石先生,我们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哟……来,大家给他们拍拍手吧!”她向朋友们提议道。

“哎呀,这个主意好!”艺妓们用娇媚的嗓音争相表示同意。

春若赶忙阻止:“不要啦……”可一看就知道她是故作娇态。

“那就让我们为春若和大石先生鼓掌吧!大家把手举起来!”花江张开双臂,“一二三!”

艺妓们在花江的指挥下拍起手来。“啪啪啪,啪啪啪,啪!”

“恭喜呀!”

花江低下头,欠了欠身子。其他艺妓们也是一边拍手一边欢笑。

大石脸色刷白,高官们更不用说。他们甩开挽留自己的主办方人员,一边喘气,一边往俱乐部大厅所在的斜坡上跑去。

“喂!开什么玩笑!”

长满白发的矮个男子怒气冲冲,顶着涨红的脸跑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

沉重的响声顺着地面传来。人们纷纷回过头去。

一辆黄色的八吨混凝土搅拌车,沿着钢丝网外的马路缓缓驶来。

想必球场里的各位肯定在纳闷:这地方为什么会有混凝土搅拌车?这条路的尽头就是俱乐部大厅,前面也没有路。高尔夫球场里也没有地方在施工。

球场里的人有些瞥了一眼也就罢了,可有那么几个人一直注视着搅拌车,包括大石与那名白发男子。

搅拌车在人们的注视中沿着陡坡缓缓行驶。后部的搅拌筒徐徐旋转。艳阳高照,移动中的搅拌车周围形成阵阵热浪。

在橄榄色的箱根群山的映衬下,搅拌卡车的黄色车身在强烈的阳光中越发显眼。搅拌筒的一部分与前侧驾驶舱的屋顶仿佛镜面一般聚集着耀眼的光线。而驾驶舱的窗户却很暗,与强烈的光线形成鲜明对比。

“哎呀!”刈野温泉艺妓一行人中的花江大声喊道,“……那辆搅拌车里的人不是金弥姐吗!”

“哪儿哪儿?”其他艺妓纷纷问道。

“就在副驾驶座上,不是有个穿着白色和服的女人吗?”

艺妓们朝花江所指的方向望去。

“哎呀,真的哎!”小奴与春若异口同声地喊道。

“是金弥姐!衣服跟脸都一模一样!她是不是没瞧见我们啊?一点表示都没有。”

“从汤本旅馆里消失的金弥姐,为什么会在混凝土搅拌车里啊?”梅丸与铃香说道。照叶也瞪大双眼。

“金弥姐!”突然,花江朝搅拌车大声喊道。

其他艺妓也有样学样:“金弥姐!金弥姐!”大家都朝搅拌车大声喊着,还挥动着手中的阳伞。

纤细的女声此起彼伏,阳伞左摇右摆。金弥姐!金弥姐!……

面对眼前的光景,在其他洞口附近的人们再次哑口无言。

搅拌车放慢了速度。身着白色和服、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子转身朝这边挥起手来,好像在回应艺妓们的喊声。

“哎呀,金弥姐正朝我们挥手呢!”花江说道。

“真的耶!”

“哎呀,真的哎!”

见状,大家叫得更起劲了。

15、16号洞附近的人里,有几个已经浑身僵硬,忧心忡忡地凝视着搅拌车。

刚才“贵客”们已经仓皇逃跑了,场上剩下的人并不多。手持三角小旗、推着装满高尔夫球袋的推车的球童们无所事事地站在原地。

南苑会之外的客人也只得站在15号洞后方的草丘上,呆呆地望着眼前的混乱场面。

“末吉。”站在15号洞附近的小个子男子用怏怏不快的声音把白发男子叫了去。

他带着帽檐很长的高尔夫球帽,身着蓝色条纹衬衫、纯白色的短裤和袜子使他看上去非常年轻。脱下帽子之后,却露出一头白发,眉毛很粗,凹陷的眼窝中一双硕大的眼珠闪烁着犀利的眼光。他鼻梁很高,嘴唇又宽又薄。在没有树荫的地方,阳光异常强烈,即使戴着遮阳帽也难以招架,所以他的嘴才会是歪着的。

“在。”高尔夫球帽下露出白发的末吉祐介朝巨势堂明走去。

“那是怎么回事?”巨势一脸不悦地问道。

“这……我也不清楚……”末吉担忧地望着搅拌车回答道。

“还不快去查!”巨势的声音仿佛一把尖刀。

“是!”末吉撒腿就跑。

八吨重的搅拌卡车停在马路上,就在钢丝网旁边,也许是为了不妨碍到其他车辆通行。末吉能透过钢丝网清楚地看到驾驶座的窗户。坐在窗边的是一名女子,她旁边的则是司机。

末吉立刻朝身着白色和服的女子望去。她别过头,低头不语。

“不好意思……”末吉沉住气,对素不相识的女子问道,“你不是金弥吧?”

女子低着头,摇了摇头,小声回答到:“不是。”

“你不是金弥,为什么要向那群艺妓挥手呢?”

“她们认错人了,一直喊我金弥金弥的,所以我就摆摆手,告诉她们我不是金弥呀。”女子依旧低声说道。

末吉呆若木鸡,说不出一句话。他盯着女子的侧脸。她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十字花纹的盐泽绢和服,但从远处看,还真有点像。

身后又响起一阵骚动。回头一看,撑着阳伞的艺妓们正朝俱乐部大厅走去。

末吉回过头,看看女子身边的司机。他正在抽烟,二十五六岁上下,一头长发用毛巾裹了起来。脸上和圆领衫上尽是泥土与汗水,有些发黑。

“喂。”末吉朝司机说道。

“干吗?”司机叼着香烟,慢吞吞地转过头来。

“你是哪家混凝土公司的?”

“你谁啊?”司机盯着末吉问道。

“呃……”末吉语塞了,“……不,我……我……我是建筑业的人,平时和混凝土公司有些交情,很感兴趣,就随口问问……”

“一看不就知道了。”

“啊?”

“搅拌筒上用油漆写着呢。哦,那筒一直在转,老头子眼花看不清是吧。”司机讽刺地说道。

末吉后退一步,看了看搅拌筒。

“嗯……是国荣混凝土制造公司大仁工厂的啊……”

裹着脏毛巾的司机没有搭腔,继续抽烟。

“我问你,前面有工地要用混凝土吗?”

“没有啊。”司机吞云吐雾地说道。

“没有?没有工地,干吗要开车过来?”

“兜风啊。”

“兜风?装着混凝土兜风?”

“搅拌筒里没有混凝土,里头是空的。”

“……”

“车上还有个漂亮妞儿呢,我带她来高尔夫球场兜风不行啊,这里又能看见富士山,又能看见骏河湾,景色多好啊。”司机冷笑一声,露出一对酒窝来。

副驾驶座上的白衣女子依旧低着头。

聚集在15号洞与16号洞周围的南苑会高尔夫球会主办方即将面临一场更大的风波。

刈野温泉的艺妓们已经把球会搅黄了。请来的高官们逃之夭夭,留下的都是南苑会会员。他们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直呆呆站在原地。

南苑会主办的高尔夫球会的目的,是由巨势堂明牵头,让高官与建筑业高层们混个脸熟。建筑公司的人禁止直接贿赂高官——收受贿赂的关系再怎么保密,消息都会走漏,构成收受贿赂罪。所以两者之间需要有巨势堂明这个中间人,建筑公司只和巨势联系,官员也是如此。平日里建筑公司与官员是没有直接联系的。

然而,光是如此,出钱的建筑公司还是会有所担忧。自己给的钱究竟有没有进官员们的腰包?不会是被巨势私吞了吧?为了打消建筑公司的疑虑,巨势每年都会举办几次类似的高尔夫球会。

在高尔夫球会上,官员和南苑会会员都要把精力集中在打球上,即便他们能够交谈,说的也是高尔夫球或其他无关痛痒的闲聊,绝不会涉及生意上的事情。

其实建筑公司的人只要看见自己想要贿赂的政府官员参加了南苑会的高尔夫球会,并且能和他们见个面,就满足了。这样一来,他们就能间接地确认,自己的贿赂已经通过巨势,进了官员的腰包。

只要加入巨势的南苑会,就能百分之百拿到公共事业的建筑项目。但项目毕竟不是配给品,不会人人有份。谁能拿到项目,与工程的种类、特性和巨势的意思有关。所以建筑公司会怀疑巨势有失偏颇,或是猜疑官员没有收到自己的贿赂。南苑会主办的高尔夫球会,就是为了解除误会产生的。

所以当会员们看见高官们逃跑时,才会大惊失色。一群轻浮的艺妓突然聚集在15、16号洞旁边,高声喊着官员们的名字为他们加油——高官参加建筑公司举办的高尔夫球会本来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们唯恐消息被报社知道,赶忙逃了回去。然而在场的会员们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艺妓们是怎么来的。

而且更麻烦的是,主办方的疏忽好像给高官们添了不少麻烦。要是一不小心惹怒了高官,后果不堪设想。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甚至可能危及建筑公司的存亡。

而主办方——日星建设的大石谦吉、甲东建设的末吉祐介与大东组建设的成濑敬一也只得全力安抚他们。

“哎呀,别着急,不过是些小问题,不会出事的。”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怎么会是小问题?高官们不都逃跑了吗?他们可是贵客啊,惹贵客不高兴还不是大事吗?”

会员们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不用担心,巨势老师会处理好的。”白发的末吉唾沫横飞,拼命地解释。

“老师在哪儿?”

“回俱乐部大厅了,正在向官员们解释呢。我听说官员们已经冷静下来,正在和老师高高兴兴地聊天呢。所以请大家相信老师,不要太过慌张。”

“那也只能这么办了……我一直来参加南苑会高尔夫球会的,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上一次在琵琶湖打得多舒服啊,这次居然碰上这种事,真是活见鬼了……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吓破胆’了,唉……”

“哎呀,这可真是……”

“您说是出了点儿小问题,可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有人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

“其实我们也不清楚,估计是那群傻乎乎的艺妓看见自己认识的客人,就激动地给他们加油了吧。”大石自告奋勇地解释起来。

日星建设在味冈专务死后,派道路建设部长大石谦吉接替味冈的职务,成为南苑会的会员。

“那今天的高尔夫球会就这么取消了吗?”

“事已至此,肯定是打不下去了。老师说会尽快再办一场补偿大家。”

“难怪大家都不打球看热闹呢……这可真是……”一位从大阪远道而来的会员抱怨道。

这时,一位球童跑了过来,对末吉说道:“巨势老师让您立刻去一趟俱乐部大厅。”

巨势堂明一脸严肃地站在俱乐部大厅食堂的角落里。透过落地窗户,能看见箱根群山脚下的高尔夫球场全景。

末吉、大石与成濑朝巨势走去。

“老师!”末吉涨红着脸低声说道。

“怎么回事?”巨势极不痛快地问道。

“啊,那辆搅拌车里的果然不是金弥。好像是伊豆什么地方的温泉艺妓。那个司机还很年轻,特别嚣张,说是带女人兜风来了。他还说搅拌筒里没装混凝土,里头是空的……”

“搅拌车已经走了。”巨势抬了抬下巴。

末吉回头一看:“哎呀,真的不见了,是什么时候开走的啊?”他翻着白眼。

“搅拌车上的女人和金弥很像吗?”

“不,近看其实也不是很像,只是她也穿着白色的和服,那群刈野温泉的艺妓站在远处看错了,所以才会大喊大叫的。真够烦人的……”

“刈野温泉的艺妓们三天前就去箱根的汤本住下了。高尾的女人照叶也在,是他出钱让那群女人住旅馆的。可她们为什么会跑到这儿来?”

“她们是来找金弥的吧……所以见到搅拌车里的女人才会这么大喊大叫。”

“可她们怎么知道金弥在球场附近?”

“……”

“况且那群女人还能叫出官员的名字。大浦、工藤、高桥、藤丸、田中、川添……一个都没错。刈野温泉的艺妓怎么会认识中央政府官厅的官员?”

“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有人告诉她们了。”

“有人告诉她们?是谁啊?”

末吉、大石与成濑屏息凝神,齐刷刷地朝巨势看去。

“我也不知道具体是谁,但肯定是有人告诉她们了,否则根本说不通。肯定是有人利用了这群刈野温泉艺妓。只可能是这样……”

“要不把她们叫来问问?”

“她们早走了。服务员说她们从函南站前叫来了两辆出租车,分批走了。”

“打电话问出租车营业所就知道她们去哪儿了吧?”

“说是去了箱根的汤本。”

“那就是回泷山阁了。”末吉赶忙看了看手表,“……应该快到泷山阁了吧。”

“还是别打电话的好。”巨势严肃地说道。

“啊?”

“不能随便打电话。”

“可……照叶也在里头啊,她可是高尾议员的……”

“照叶应该不知情,要是我们打电话给她,反而会中对手的圈套。”

“圈套?”

“末吉,大石,成濑。”巨势依次喊出三人的名字,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有人给我们下套了。”

“对手是谁?”

“我心中有数,不过……还是先不告诉你们吧。”

热门小说死亡螺旋,本站提供死亡螺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亡螺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18 下一章:20
热门: 人间(上卷):谁是我 “低俗”小说 谋杀官员4:代上帝之手 生命的交叉 大王饶命 元气少年 天花板上的足迹 嫌疑人X的献身 赎罪 X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