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最后审判

上一章:第三章 皇后疑云 下一章:尾 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正是在刻意提醒他冷静,要念及他好不容易留下的亲骨肉,暗示他为了保住孩子,最好是将所有罪状一并承担下来。可是这个道理?正因为你肚里有了他的种,才成为主宰他命运的‘皇后’!”

1

夏冰兴奋得快要呕吐,只得强压住情绪,一路往前。杜春晓跟在后边,扶着墙,指尖有任何异常的触感便将手中的火折子仔细照一照左右两壁。二人都没有说话,并非不想交谈,只是如入宝山,各自均被刚刚开启的秘密牢牢吸住,忙于各自的探索,哪里还来得及倾诉感想?

这一次,杜春晓是得意的,因早就对简政良家收拾得过分齐整的衣柜子生疑,所以撬门之后,想也不想便径直往那里冲。夏冰却是一根筋,认为多半有什么要掖要藏的东西,保准能在天井里掘出来,还拿他前年逝去的奶奶为例,证实小户人家要护财,都是靠一个“埋”字。事实上,这亦是李队长从前的教诲,但凡办案子要搜个什么重要证物,习惯“掘地三尺”。

所以发现衣柜里的密道要较乔副队长的尸体晚一些,杜春晓对夏冰的做法没有异议,因她记得天井的老槐树底下原本长了一蓬红艳艳的鸡冠花,这次来却看不见了,且脚下的泥地寸草不生,与之前来的时候看到的景致相差有些大,便也答应先刨地再说。果不其然,乔副队长那只被烟草熏黄的大手浮出地面的时候,二人喜多过惊,再刨下去,明确了死者的身份,便又转喜为惊,转惊为悲。尤其夏冰,脱口便骂:“这必是李长凳干的好事!”

他们坐在天井里对着尸首歇了一阵,杜春晓才提议再去那衣橱里看看,保不齐还能搜到些意想不到的凭证。结果这一搜,便搜出了一番新天地。

杜春晓此刻心中有一万个假设,却未曾讲出口。墙上潮湿的褐色印迹,踏过泥地时脚底发出粘鞋的“滋滋”声,仿佛在证实她的某些推论。火折子舔过密道内阴凉的空气,她闻见似曾相识的腥味,却怎么都想不起在哪里闻见过。夏冰那竹竿似的背影随火光在她眼前明明暗暗,他一样沉默,却是极躁动的沉默,千言万语已从每个动作里吐露出来。

“咳!”她忍不住咳了一声,希冀能打破寂静,至少可以交流一下彼此的发现。

孰料这书呆子竟回过头来,将右手食指放在唇间“嘘”了一声,仿佛已知道密道深处潜伏着暂眠的猛兽,怕她这一吵便要惊醒。

于是她只得闭口,跟着他走了老长一段路,却怎么都寻不见出口。在用了四根火折子之后,夏冰到底有些沉不住气了,回头道:“你说可怎么找出口呢?”

“出口?”

杜春晓剐了他一眼,往旁边的墙壁猛力敲了几下,竟发出木头的空响。夏冰这才看到,原来墙中间嵌着扇木门,惊道:“怎么还有这样的岔道?”

“何止只有这一条岔道?刚刚一路走来,两边都有这样的门,我粗粗数了一下,大约二十多扇。”她使劲推了一下墙上的暗门,那门应声而开,又出现另一条密径,仿佛通往更隐蔽的世界。

“刚才为何不讲?”夏冰推推鼻梁上的眼镜,脸膛被火光照得通红。

杜春晓当即学着他刚刚的样子,将食指放在唇上“嘘”了一声。他有些恼了,嘴里嘀咕了一句“小心眼儿”,便要往那边门进去,却被她扯住衣袖,正色道:“咱们可只剩两根火折子了,若还要绕这些弯路,怕是有去无回,还是照原来的路线直走,将大致方向摸熟了,改日再来细查也不迟。”

夏冰觉得有理,便关了那门,继续往前探路,间中杜春晓向他要了记录用的小本子及铅笔,在上头划划弄弄,像是在记路线。他见她表情认真,便笑道:“这七绕八拐的,又是在地下,你哪里能画得清路线?不如拿出牌来算一算出口在何方,还顶用一些。”

“你莫要管我!”她拿出“黄慧如”牌香烟,叼在嘴上,凑近他手中的火折子点着,深深吸了一口,模样嚣张,然而可爱。他看在眼里,心底竟莫名地涌出温柔。

黄家上下又陷入一片愁云惨雾,虽说死的也只是下人,却是祭祖前夕出的事,不吉利自不用说,连刚聘来的大厨都被疑作凶手押去保警队审问,直接影响孟卓瑶精心计划的豪华宴。她本想硬着头皮保一下施荣生,不料在他睡房里搜出了遗失的两包鱼翅,还有一些零碎的珍贵食材,铁证如山的同时,亦让她回天无力。孟卓瑶心急如焚,兼因她清楚黄家之所以生意做得顺,多半还要归功于每年祭祖后办的酒宴,不但拉拢了关系,亦彰显气派与雄厚财力。无奈如今乱上加乱,眼看宴席都办不成了,厨房里几个打下手的到底撑不起台面,于是焦头烂额,看哪里都不顺眼,动不动便借机训斥下人,如刺猬一般恐怖。

黄天鸣知道以后,更是大发雷霆,一面说要火速将施荣生交给保警队严办,一面却有些责怪孟卓瑶的意思,讲她连个厨子都管不住,惹出这些事来。孟卓瑶当下气得要落泪,回道:“这会子怪起我来了,也不想想这些厨子都是谁请的,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黄天鸣脸上挂不住,当几个下人的面给了孟卓瑶一巴掌,夫妻俩彻底翻了脸,从此互不答理。孟卓瑶临走时,可巧杜亮走进来,问佛堂里的跪垫破了几个,要不要换新的,她借着话头道:“你们一个个可都是瞎了狗眼了?这些事哪里是我能做得了主的?从今往后都别来找我,找那些能人去!”

杜亮一看形势不对,便退出去了。他这边要忙祭祖的事,那边还在张罗桂姐的丧事,已是心力交瘁,哪里还顾得上哄这些主子。刚走到藏书楼那里,却见黄梦清正坐在假山底下看书,于是匆匆打了个招呼,便要离开,孰料却被她拉住,问起祭祖的事来。杜亮的忧郁烦躁已太明显,何况黄梦清已看清他剃成平顶的短发都有一些花白,短短一个月,竟像过了十年,他老得如此之快,几乎像是某个人将流淌在他身上的青春洗劫一空。

“老杜,真是辛苦你了,桂姐也没个亲人,乡下两个老的又做不了什么事,也只有靠你。原本这个时候,我爹就该准你几天假,可偏巧都在节骨眼上……”讲到这里,她竟怎么都接不下去。

杜亮只得将老爷与大太太闹僵的事体略提了一下,黄梦清总算了解他的心病,忙安慰道:“不过几席酒水的事,哪里就愁成这样了?等一歇我去香宝斋一趟,跟钱老板商量在他那里包十桌,菜单按咱们的来,灶台食材都是现成提供的,他哪里会拒绝送上门的生意?”

一句话令杜亮茅塞顿开,不禁感叹道:“还是大小姐想得周到,我即刻去办。”

刚要抬腿,却被黄梦清按住:“老杜啊,刚刚讲过这个事情我去办妥,你又非三头六臂,哪里顾得了这许多?且去忙别的事吧。”

他当即千恩万谢地走了,黄梦清也回屋里换了身衣裳,直奔香宝斋而去。待她与老板谈妥菜单和价钱,回到佛堂找杜亮的时候,却发现那里已是天翻地覆。

苏巧梅正对杜亮颐指气使,几个打扫佛堂的下人均埋头打扫,扫帚与地面刮擦的“哗哗”声正表达某些愤怒。黄梦清已明白了几分,也只当不知道,上来给苏巧梅行了礼,笑问道:“二娘怎么也出来了?”

“还不是你娘突然撂摊子了,也总要有个人管。”苏巧梅语气虽无奈,神情却是耀武扬威的,但凡有眼睛的都瞧得出她的兴奋。

黄梦清当即为杜亮担忧起来,总管事换了一个又一个,且均是好强有主见的,上台头等大事便是悉数推翻前任的安排,以迅速建立威信,此举劳民伤财,更苦煞了一帮下人。

“可不是嘛,到底还要劳烦二娘的。”黄梦清只得附和,同时悄悄向杜亮使了个眼色,表示香宝斋的事已办妥了,杜亮回以感激的笑容。

此时不晓得哪个角落里的下人嘀咕了一声:“可别到祭祖那天又出人命啊。”

讲得虽轻,却透过那一片杂乱的“哗哗”声飘进每个人的耳朵眼里,苏巧梅与黄梦清也僵在那里,假装没有听见,面上每一条肌肉都纹丝不动,却是心乱如麻。

“莫如现在如何?可记得清事情了?”

这一问,苏巧梅便再也绷不住了,沮丧即刻在脸上翻涌,可见儿子的病确是她的心结。尤其小月有一回神情诡秘地过来找她,只问张艳萍的疯病可会传染。她竖起眉毛说那是胡扯,这丫头便歪一歪脑袋,说这可奇了,大少爷好似也有些疯了。她当下狠狠戳了小月的脑门子,警告她切莫乱嚼舌根,小月捂着发红的额头,委屈道:“我若是要嚼那舌根,也断不会主动来找二太太讨打。你可知大少爷有时穿女装,抹了胭脂口红对着镜子发愣?好几次吓得我不敢进去。这不是疯又是什么?”

苏巧梅听得脸都白了,一把抓住小月的手腕,急道:“如今大少爷是摔了头,偶尔神志不清也是有的,大夫都说这个病好得慢,需要静养。再者说,保不齐是你看错了也未可知。所以嚼紧自己的牙口,若向外透露半点儿,被我知道了,可仔细你的皮!”说毕,还给了对方几个银锞子,算是软硬兼施。

小月是个聪明人,收了东西便满心欢喜地去了。苏巧梅却是辗转难眠,一是心疼儿子,二是怕黄莫如真患了疯病,终有一日会被发现,到时继承家业的重任万一落到那病秧子头上,她在黄家二十几年的辛苦便算是白费了。思来想去,都是一个不甘心,于是便有些后悔自己想出潜心修佛的把戏,以为可避人耳目,到时再想个法子一记将孟卓瑶杀倒,张艳萍被逼疯的事亦赖不到她头上。可事态发展却出乎意料,她再不夺回权来,恐怕就真要输个精光。正盘算着,像是佛祖开眼,竟在孟卓瑶眼皮底下出了这样的大事,她掌握时机,又上了位。

可惜儿子的隐疾却是一块挥不去的阴霾,凭女人的直觉,她模糊地预感还会有更大的灾难在黄莫如身上应验,只是细想却又抓不到它的踪迹。于是只得拿出勇气与野心,与那未知的恐惧、危险搏斗,如今胜负未分,她是绝不肯低头的。虽是用这些念头鼓励自己,她却很长一段辰光都不去探望儿子,怕看见什么令她不安的细节,万一验证了自己的猜断,变成万劫不复可怎么办?于是这位强势聪慧的黄家二太太,便欲将那些惶惶和不祥烂在肚中,只等彻底扬眉吐气的那一天。

2

“果然是新鲜。”黄莫如自言自语。

手里的煤油灯已是亮光如豆,只能照亮身上的对襟绸衫扣子,及脚下那一小方湿滑的泥地。他心里暗暗叫苦,怕很快便要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尴尬处境,届时若再想回头,怕是连来时路都找不到。但终有一些特别的东西牢牢吸引住他,让他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不考虑后果,出不出得去不重要,前方那一片黑幕仿佛等着他上前揭破,如此,他脑中那些顽固的黑点便会被驱散干净。

这样的执念令黄莫如着魔一般前行,自受伤以来,他从未对暗处这般着迷过,只一次又一次从困在封闭高塔内的梦魇中惊醒。因怕自己真找不到出路,每走十步,他便用手指在墙壁上抠洞,这样回去的时候,还可以摸着墙上的洞眼回转。这地下的密道想是与镇河相通,所以空气潮湿,墙壁都已被泡得酥软,指甲在上面挖掘也极为轻松,不消一会儿,指甲里已塞满冰凉的青色泥粉。抠了一段路之后,他摸到与墙壁截然不同的硬物,是木头!再仔细探索,敲击,才确认是一扇门。

一瞬间,耳边响起孩童的嬉闹声,伴以轻快轻巧的足音……他脑中遂划过一道闪电,雪亮、尖锐,刺痛全身。

“这里有,那里也有!”

脑袋仿佛已被劈开,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头顶盘旋,指引着他的方向。

此时他已摸到锁门的铁钩子,将钩子拨开,轻轻一推,那门像是通晓他的心意,底沿沉默地擦过地上的湿土,竟开启得悄无声息。

眼前的岔路,让他有些失望,因没有什么“柳暗花明”,依旧是一片漆黑,熟悉的土腥味浓重得教人窒息。他犹豫了一下,看着玻璃灯罩里那一豆火苗,当下牙关一挫便跨进去了。亦不知为何,他越是走得急快,头上的伤口便越是刺痛,似在催促他快些恢复记忆。

轻微的,带有残忍杀意的脚步声,宛若钢钉,一颗颗钉入脊椎。他冷汗直流,蓦地想起后脑壳受到重击的那一刻,他扑倒在棉絮状的灰尘里,耳边发出莫名的轰响。所以这一次,他保持高度的戒心,时常往后看,可又无端觉得自己已熟门熟路,可以往任何一个方向游走而不迷失。

但隐身暗处的对手似乎比他更了解环境,那个人不发出一点动静,却让他知其存在,正于不远处走来,愈靠愈近,却又是融化在空气里的,肉眼怎么都捕捉不到。

黄莫如开始急,开始怕。

手中的煤油灯几乎已没了热量,因吸了周围的潮气,火光外焰还有些发绿。他并非知机察微的人,此时却也嗅到了一线凶机,空气切割皮肤的疼痛几乎令他瘫软,于是抠挖墙壁的手变得无力,洞眼越抠越小,到最后他已不确定是否还能摸清楚那些自制的标记。

在这样逼仄的环境里,他张大的不止眼睛,还有耳孔,于是远远听得一记金属的亮音,像是与什么糙物摩擦引起的,本该让人牙根发酸的动静,如今却变得毛骨悚然,因它过分清脆、悦耳。

他竭力压抑住鲠在咽喉里的几百声尖叫,继续往前,但凡抠到木质暗门,便将它推开,再确认自己是否要进去。脑中有一只无形的手,正指引他的方向,该走到哪里,该忽略哪里,似乎都登着一本账。但金属划过糙物的声音,却如影随形,令他前方的每一个拐角,都似张开一个狰狞的怀抱,一旦投入进去,便死无葬身之地!

因越想越觉得蹊跷,他索性贴着墙根前移,欲寻到那金属声的出处。它切割着他的神经,令他心绪难安,且意识到今天唯有找出源头,方可平安回转。

“这里有,那里也有!”

奶气的童声又在他背后响起,他吓得险些尿出来,所幸一根手指还紧紧卡在刚抠好的墙眼里头,多少缓解了一点紧张。待回过头去,微弱的灯光亦仅仅照到脚面,两边又是茫茫然、黑洞洞的一片。

于是他努力区分幻境与现实,听到的哪些声音是不存在的,哪一些又算真切。为此黄莫如头痛欲裂,暗沉的光线令他两眼酸涩,脚步迟钝,身后仍是鬼魅一般的“噌蹭”作响。

这个辰光,他想起了秦晓满。

她丰艳的唇此刻若正贴住他的耳根,必能消除他现在几近满溢的仓皇。淡薄的酱香掩盖了特殊的土腥气,她可以靠在他怀中,讲一些让两个人都面红耳赤,然而又极渴望的私话……他每每面对她,都像是初识,又似已挨过了一个天荒地老。

迷乱之际,他又摸到一扇暗门,便小心推开,那门依旧哑然地开启,替他保着密。他掩进门内,将煤油灯吹灭,蓦地发现原来自己早已适应了黑暗,周边景物都能看出个大概,甚至还轻松绕过了门边堆放的几只竹编箩筐。

“噌噌”声正不急不缓地逼近,他将暗门留了一道缝,将一只眼睛贴住那缝隙。

来了,终于要来了!

他确定金属声并非幻觉,甚至已看到一团阴影慢慢往那暗门处移动。他屏息窥伺,激动得面孔发紫,但还是将煤油灯抱在怀里,权当是自卫用的“利器”。

虽是在暗无天日的地道,却依旧可以辨认出那黑暗中有个人的轮廓,手中执一长条状的东西,他依稀识别应该是斧头之类的东西,它被来人单手拎住把柄,另一头却在墙上刮擦,遂发出令他心惊肉跳的“噌噌”声。更要命的是,他记起先前在墙上抠的标记,竟被这神秘客一一毁灭,且不费吹灰之力。

经由这一点,他清楚地意识到,此人是奔他而来的!

关乎如何对付跟踪者的法子,黄莫如在暗门背后想了好几个,最后决定等对方走近他掩藏的地方时,突然跳出来,用煤油灯将其砸晕。他从黄梦清那里借来的西洋侦探小说中,已看过太多这样暗算与反暗算的桥段。

打定主意后,他便不再焦躁,只努力贴着门板,等此人近一些,再近一些……斧刃划过墙壁的声音犹在耳后,连泥灰掉落的动静都清晰可辨。他不知为何,竟有些兴奋,隐约怀念起小时候的捉迷藏游戏,寻人的越是靠近藏身地,他便愈是提心吊胆,可一旦对方疏忽了那里,成就感便油然而生。人大抵是天生的“阴谋家”,喜欢算计自己,也算计别人。

来了!真的来了!

他在心里对自己狂叫,灵魂已然发颤发热,玻璃灯罩也快要在手中捏碎。实际上,令他振作的事情还有一件,他已听见对方绵长的呼吸。

只是,那咬人的斧音突然变了,成了“咯哒”,他当下心里凉了半截,因知道那是斧刃擦在他藏身的暗门上发出的动静,这扇门,到底还是出卖了他!

他亦是豁出性命一般,猛地将门打开,高高举起煤油灯。刚一抬头,却已绝望。只见对方的利斧已举在他的头顶,下劈速度之快,犹似劲风扫过,同一时刻,他仿佛听见了死神的召唤……

3

夏冰的笔记本上已画得密密麻麻,杜春晓对画画一窍不通,所以线条曲曲扭扭,只能勉强看出个意思来。这是他们第五次摸进密道,可谓经验丰富,夏冰还借了顾阿申的手电筒,只可惜太过费电,不如火折子烧得久,于是后来竟将灯笼也带去了,蜡烛火柴也备了一些。杜春晓还拿炭笔在每个门上做记号,代表已经进去过了,并标出那里通往何处。

不过很快,他们便发现,下一次进密道的时候,门上墙上的炭笔记号都已被擦掉了,可见里头还有别的人,于是忙四处乱跑一通,想“捉活的”,可底下复杂如迷宫,东南西北都不知道,哪里还有能力追踪某个人。用杜春晓的话来讲:“宝是挖到了,只可惜带不走,赚不到钱。”

那些日子里,李常登也是忙乱的,将简政良的房子盘下以后,忙着把钱藏到安全处,更是借办案的名义,忙着进出黄家。张艳萍每回都是呆滞着一张脸招呼他,他却能从她枯萎的姿容里看出曾经的风华,如今她就像某件“纪念物”,只是蒙了灰,且被岁月磨蚀过了。但也由此,他对她的恋情,竟比年少时还要坚硬一些,这令他觉得安稳。

“你可记得我?”

因有下人在旁,他问得尤其隐晦,装作只是随意试探一下她的病情。

她抬起一双茫然的眼,望着窗外那蓬金盏花上一掠而过的灰雀,头发里散发的异味儿表示她已许久不曾受过悉心照顾,嘴唇起着倒皮,十片指甲都是秃的,皮肤上的纹路经纬分明,周身上下的那股子寥落,仿佛直接被打上了“失宠”的烙印。阿凤更是无精打采,倚在桌子旁绣一个香包,每下几针便打一个哈欠,起初对李常登来访亦是诚惶诚恐的,次数多了,热情也便消了,只懒懒端茶上来了事,连续水的活都不屑做。

“等我,不消多久了!”

李常登将手中的菊花茶一气喝尽,自心里对张艳萍许下一个承诺,茶水的清甜凝成一滴苦泪,由眼角沁出,他胡乱用手掌抹了一把脸,便走出去了。

上一章:第三章 皇后疑云 下一章:尾 声
热门: 失控的玩具 恶魔的纹章 崔老道捉妖:夜闯董妃坟 新宿鲛 法医专家第二季:昆虫证词 伏天氏 我真没想重生啊 生命的交叉 绝世武神 无限气运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