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机械女皇的契约(1)

上一章:第3章 大夏龙雀(3) 下一章:第5章 机械女皇的契约(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都灵圣教院

世界的西方,教皇国,翡冷翠。

深夜,窗外秋雨不绝,教皇宫中,木炭在壁炉中毕毕剥剥地燃烧着。教皇隆·博尔吉亚端坐在桌前,高速地批阅着文件,眼镜后偶尔闪过寒光。

书架的角落里,一扇暗门悄无声息地打开,教皇厅厅长史宾赛走了进来,把一页纸放在桌上。

那是一张速写,鬼武者的速写。鬼武者半跪在地,白衣飘飘的男人踏着他的肩膀走下肩辇。这根本就是千里之外,通天宫中,楚舜华觐见夏皇的那一幕的重现,鬼武者的细节和楚舜华的气宇都跃然纸上。

那是教皇国安插在通天宫的间谍画的,再辗转送来翡冷翠。照相机已经不是新玩意儿了,但毕竟体积不小,间谍没法随身携带,因此间谍往往都是不错的画家。

教皇拿起那张纸看了很久:“这就是东方式的甲胄么?”

“代号‘鬼武者’,性能不明。据可靠情报,光是楚舜华带进通天宫的鬼武者就有一百具之多,已经拥有了初步的战斗力。”

“楚舜华是故意让我们知道,他已经拥有了机动甲胄吧?”

“大夏龙雀是聪明人,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他这样表演一番,世界各国都知道了,东方人也有了自己的机动甲胄。”

“你是懂技术的人,你怎么看?”

“不可思议的杰作,作为初代甲胄,设计非常合理。从形体上看,应该是那种速度极快、敏捷性极高的超机动甲胄。炽天骑士团现在的标准配置是第四代‘炽天铁骑’,火力动力强劲,但在灵活性上很可能逊于鬼武者。”

“炽天使呢?”

“炽天使依然是究极武装,鬼武者无法跟那种东西相比。”

“真不可思议,东方人的初代甲胄就能跟我们的第四代炽天铁骑抗衡么?”

“楚舜华就是这样不可思议的人。此时此刻,枢机卿们正在开会讨论这件事。这注定是个不宁静的夜晚。”

“枢机会的老家伙们,他们想攻略东方的信心都源于机动甲胄。现在楚舜华得到了机动甲胄,他们就像是被夺走了玩具宝剑的孩子,立刻不安起来。”教皇说。

“这种情况之下他们必然会下令加速新一代机动武器的研究,力图在技术上压倒东方人。”史宾赛厅长说。

“新一代的机动武器?就那两种吧?”

“是的,一种是原罪机关正在开发的第三代普罗米修斯,一种是密涅瓦机关正在开发的新型炽天使。”

“两边的进度怎么样?”

“原罪机关那边,听说进度很顺利,只是缺乏足够强大的试驾骑士,他们最强的骑士在马斯顿被西泽尔砍掉了脑袋。密涅瓦机关那边,同样缺乏试驾骑士,不过如果西泽尔恢复状态,速度会提起来。”

“明白了,西泽尔在做什么?”

“他刚刚召回了三名部下。”

“部下?”教皇微微皱眉。

“三名见习骑士,都曾担任过他的助手,是当年他自己从训练营中选拔的。分别是阿方索,优秀的机械师和支援型骑士,同时还是个数学家;昆提良,优秀的冲锋型骑士;唐璜,优秀的刺客型骑士,也是个不错的间谍。他选这三个人组成最初的团队,是很明智的,尤其是那个阿方索,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会给他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但如圣座你希望的那样,不会太明显。”

“这种消息以后不必特别通报了,以西泽尔所受的培养,组织合适的团队是理所当然的。如果连这些都做不到,那他还有什么价值?”

“作为父亲不宜太过严苛吧?虽说他从小就接受顶级的培养,但毕竟在马斯顿荒废了那么久,给他点时间,潜力自然会爆发出来。”

“真正的狮子,你把它放进荒原,它自然会杀出一条血路成王。如果因为搁置了一段时间就没精神了,那他仍然是个废物。我等着他踏着血路杀到我面前,要求我为他加冕,但他最好不要让我等太久。”

“明白了,博尔吉亚家的雄狮们只能在世界的巅峰会面,如果西泽尔不能凭自己的力量到达那里,那他就只有被放弃。”史宾赛厅长点了点头。

“通知佛朗哥那条老狗,还得再快点。他如果败给原罪机关,枢机会一定会设法推动一项议案,由原罪机关吞并密涅瓦机关。”教皇又看了一眼那张素描,看的却不是鬼武者,而是那个踏在鬼武者肩上的、白衣飘飘的东方男人。

“大夏龙雀楚舜华,”史宾赛厅长轻轻地叹了口气,“有人说那是您宿命中的敌人,西方有了铁之教皇,所以东方有了大夏龙雀。”

“不,他不是我的敌人,他是我儿子的敌人……”教皇将素描投入壁炉中,看着它化为灰烬。

也许是燃烧的灰呛进了喉咙,他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嗽声在办公室里回荡,像是要把肺都给咳出来似的。他从口袋里抽出手帕捂住嘴,猩红色的血在手帕上漫延。

他扶着壁炉的上沿,用颤抖的手从怀里摸出一个小铁盒,从中取出一枚绿色的药片放进嘴里,然后猛灌了一大杯水下去。

这样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恢复平静,重又在办公桌边坐下,高速地批阅起文件来。整个过程里史宾赛厅长就在旁边站着,默默地看着这个男人,连伸手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天边微微泛出了光亮,都灵圣教院,副校长办公室,白衣修女在茶壶中注入了琥珀色的红茶,然后退了下去,只留下迪亚哥副校长和四个来面试的年轻人。

都灵圣教院,是由弥赛亚圣教设立的高等学府,历史只有一百年左右。在机械时代开始之前,西方已经有诸多所君主设立的大学,跟夏国的“太学”差不多。它们中资格最老的有五百年以上的历史,都灵圣教院在名牌大学中绝对是后来者。

但它才是世界学府的巅峰,无论学术还是地位。教皇国的半数高官都出自这所大学,有人开玩笑说教皇国的部长级会议简直就是“都灵圣教院校友会”。

对于出身寒门的孩子来说,拿到了都灵圣教院的学籍,就相当于拿到了上流社会的入场券。

寒门中要是出了一个都灵圣教院的学生,父母亲戚都会欢天喜地奔走相告,孩子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就意味着整个家族都会受益。

即使对于名门贵族的孩子来说,都灵圣教院的学籍也是相当珍贵的,在这里他们能结交真正的社会精英,在未来的权力场上相互扶持。

迪亚哥是都灵圣教院中最年轻的副校长,身材依旧挺拔,银色头发和银色的水晶眼镜给他增添了一股浓郁的学者气息。

以他的身份,已经很少出来亲自面试学生了,但今天这次面试非得他亲自主持不可,因为面试者的身份太特殊了。

他翻着申请资料,偶尔抬头看一眼桌子对面的四个年轻人,单看外表的话,为首的男孩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黑色礼服,白衬衫,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只是那对紫色瞳孔有点刺眼。

第二个大男孩也颇合这所学院的气质,白色的直发,不卑不亢,看上去像个年轻的修士。

但从第三个开始就出问题了,这位名叫唐璜的申请者脚蹬花花公子款的尖头皮鞋,身穿花花公子款的紧身小礼服,系着花花公子款的蕾丝领巾,连那头散漫的金发都是花花公子风格。

他以一个花枝招展的姿势靠在迪亚哥的沙发上,跷着二郎腿,顾盼生姿。这所学院里聚集着翡冷翠各大名门的小姐,把这种人放进学院,简直是把美艳的大灰狼放入羊圈。

至于最后那个身材彪悍得像是猎豹、智商却低得跟豪猪差不多的南部小子,迪亚哥都懒得说他了,从进门到现在,那小子一直在吃茶几上的炸杏仁,好像炸杏仁是很难得的高级食物。

他的生活得穷到什么地步啊?

不过从履历来看的话,倒是南部小子最没问题,曾是见习骑士,在炽天骑士团第一训练营待过,训练营对他的评价不错,后来调去军部实习过一段时间……

这样的履历距离都灵圣教院那挑剔的标准还有十万八千里,但至少是个正常人。花花公子倒也还行,训练营的教官说他很不老实,“连教官都敢欺骗”,不过鉴于他主攻间谍科目,能把教官都骗了也算本事。

那个修士般的年轻人,军部对他的评价如下:“任何接收此人的单位都应当知晓其危险性,此人具备的机械和火药知识足够他组装出如下几类极度危险的武器:高性能红水银爆弹、‘独角兽’式远程狙击用来复枪、‘龙吼’式长程火炮、任何一种军用三联或五联装火铳……另此人不但具备装配如上武器之能力,亦具备熟练使用如上武器之能力,且具备一定程度的侦查和反侦察能力,决断力在同届见习骑士中居于前列。尽管目前并未觉察到他有这类动向,但如果他成为恐怖分子,潜力应当极其惊人……”

至于迪亚哥看着最顺眼的那个男孩……他的档案夹在一个黑色的档案袋里,上面烫印着黑天使的徽记……异端审判局用这种方式表达了他们对这个男孩的关注。

迪亚哥在心中长叹一声,放下申请资料:“坦白地说,你们都不适合这所学院。”

迪亚哥

昆提良含着满嘴杏仁愣住了,瞪着眼睛说:“您还没有面试我们?怎么知道我们不适合?”

他们来这里面试是教皇厅的安排,史宾赛厅长说这所学院的学籍会对西泽尔有帮助,一个未来的上位者应该来都灵圣教院进修。

至于昆提良他们,“你们需要见识一下上流社会”,这是史宾赛厅长的原话。

昆提良没什么说的,西泽尔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早起刷牙洗脸就来了。他没怎么上过学,在骑士训练营受过点基础教育,以为学院也跟训练营那样,会有一群人在沙土地上跑圈,教官在后面嘶吼。

可结果他看到了教堂般恢宏的建筑群和膝上跳跃的校服裙,无论男女,这里的学生都像珠宝玉石那样精美,他们抱着厚重的课本,在爬满常春藤的高墙下聊天,女孩的发梢在风中荡漾,男孩的领巾也在风中荡漾。

昆提良惊喜地问唐璜:“是不是进了都灵圣教院就可以像他们这样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谈恋爱了?”唐璜斜瞥他一眼说:“人家那是在讨论学术问题!当然你也可以边讨论学术问题边泡妞,这全看个人修为!”

昆提良连连点头说:“那唐璜你可要教我!”正当他非常期待就读这所学院并在大庭广众下谈恋爱的时候,迪亚哥校长明显地流露出拒绝之意,昆提良不由得傻了,他本想自己是走教皇厅的后门进来的,还能有什么问题?

其他三个人倒是保持了淡定,尤其是西泽尔和阿方索,他们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可是给你写推荐信的人太强了,我不得不重新考虑,”迪亚哥苦笑着摇头,看向西泽尔,“我听人说你在这里上过学?”

“十五岁那年入学的,读了不到一年就转走了。”西泽尔说,“这是我第二次申请入学。”

“我还听说很多学生都不喜欢你。”

“我以前对人不太礼貌,这点我会改的。”

“不,你很礼貌,但是危险,你的老师说你‘就像一头野兽行走在森林中,还揣着手雷’。恕我直言,我知道你父亲是谁,但那张牌在都灵圣教院并不好用。”

“我知道,何况我还是个私生子。以前的毛病我都会改的,请给我一次机会。”

迪亚哥直视西泽尔的眼睛,沉默良久:“这些年在你身上发生了很多事吧?现在的你,看起来并不像一只危险的野兽。”

“长大了就觉得小时候做得不对了。”

迪亚哥点了点头:“你有这种觉悟很好。我很清楚你要来这里上学的目的,都灵圣教院,这本该是所学府,如今却是翡冷翠权力场的预演舞台。未来的权力者们很多都在这里上学,他们拉帮结派,明争暗斗。你也是要加入权力场的人。”

“是的。”西泽尔轻声说。

“从某个角度来看,这所学院就像是这座城市的投影,矛盾无处不在。你有教皇厅的支持,但在这里,很多人的背后都有人,千万小心。”迪亚哥说,“在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收敛爪牙是必要的。”

“谢谢。”西泽尔轻声说。

这是真诚的道谢,迪亚哥说的话早已超出了副校长和面试者的本分,他并非在威胁西泽尔,而是在提醒西泽尔保持警惕和暂时示弱。

懂得隐忍才算是长大了,某人也说过这句话,那个人死在了遥远的锡兰。

“不用谢我,你的推荐人,我欠他很大的一个人情。这次算还他了。”迪亚哥在四份申请书的末尾处龙飞凤舞地签下名字。

西泽尔微微一怔,他的推荐人?谁是他的推荐人?史宾赛厅长么?迪亚哥说这句话似乎是故意暗示他那位推荐人的存在,如果是史宾赛厅长,那就不必暗示了,史宾赛厅长推荐他们是理所当然的事。

“你们的学籍档案很快就会建好。看履历,这几年你都在马斯顿王立机械学院就读,那也是一所不错的学院,机械学尤其出色。至于你的同伴们,阿方索先生我并不担心,唐璜先生需要你管着一点,过于风骚在这所学院里是很招人恨的,至于昆提良先生……祝你好运。”迪亚哥把申请书交还给西泽尔,“本校的专业设置可能是全世界最丰富的,不知道你们对哪些专业有兴趣。”

“数学和机械学。”阿方索早有准备。

“艺术。”唐璜微笑。

“体育……”昆提良磨蹭了好久才垂头丧气地说。

他对着一张写满“逻辑学”“修辞学”“古典艺术”的院系名单瞪了半天眼,终于意识到自己是来拖兄弟们后腿的了,有些专业的名字他都看不懂。

“很遗憾,体育是所有专业都必须学的辅佐课程,我们并没有单独的体育专业设置。”迪亚哥斟酌了片刻,“不如国际政治吧。”

“校长我连国际政治是什么都不知道……”昆提良哭丧着脸。

“你不用知道,你只需知道所谓国际政治都是政客们的胡扯就好了,相信我,这是本校所有专业中最好混的。”迪亚哥轻描淡写地说,“专供那些不学无术的贵族子弟混文凭用。”

“还有这样的专业?”昆提良喜出望外,“校长!我开始喜欢这所学院了!”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章 大夏龙雀(3) 下一章:第5章 机械女皇的契约(2)
热门: 案藏杀机:清代四大奇案卷宗 致命武力之新世界 网游之帝皇归来 刀尖:刀之阴面 大雪中的山庄 杯雪 原始战记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 消失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