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机械女皇的契约(3)

上一章:第5章 机械女皇的契约(2) 下一章:第7章 机械女皇的契约(4)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混账!”唐璜一把把这头蛮牛的脑袋摁在课桌上,“老板听得懂!”

“我知道老板听得懂。”蛮牛的脑袋被摁在课桌上,还咧嘴笑。

薇若兰

左边右边的人都在窃窃私语,西泽尔就这么听着,那双紫色的眸子里,毫无波澜。

他全都听得懂,穆法兰和那个男生所说的“圣峰狮子会”和“骷髅兄弟会”是都灵圣教院最负盛名的两大秘密社团。即使你混进了都灵圣教院,可如果你不是贵族子弟,没有过硬的背景,又不是漂亮的女孩,你根本就摸不到这种秘密社团的边。

如果你有利用价值,他们是一定会来邀请你的,你只能选择其中之一加入,这意味着你选择和某一群人当朋友,跟另一群人当对手。

翡冷翠的贵公子们从读大学开始就结党,组成了若干的秘密社团,圣峰狮子会和骷髅兄弟会是其中最大的两个组织,相互敌对。大学时代的好友在未来的权力场上也会相互助力,大学时代的仇恨没准也会绵延到日后的斗争中去。

在这座城市里,每个人都得投效某个势力,孤僻的孩子迟早被埋葬。

对于穆法兰,唐璜倒是以“专业素质”做出了准确的判断,秘密社团总会从寒门学生中吸收漂亮的女孩,她们既是社团的装饰物,必要的时候也是社团馈赠新成员的“礼物”。如果西泽尔被认定有足够的价值,社团领袖们自然会想办法让穆法兰心甘情愿地跟他交往。

她被派来带他们熟悉校园,本就是一种试探。就像当年在博尔吉亚家的晚宴上,家长们安排了明艳照人的贝罗尼卡坐在他身边。

穆法兰大概还以为自己真的是因为美貌或者温柔被那位贵公子看中了,可对贵公子们来说,漂亮女孩子就像野草,割掉一茬还有新的一茬,那是可以替换的资源,永远都不值得付出真心。

他们最后娶回家的妻子,一定是堂堂正正的贵族少女……就像那个叫隆·博尔吉亚的男人和那个叫琳琅的女人分明是真心相爱的,可隆还是娶了高高在上的美第奇家的女儿,因为只有那种生来高贵的妻子才能在权力场上帮到他。

心口没来由地痛了起来,好像有条蛇在里面钻着,无声地咬噬,西泽尔不想待下去了,起身想要离开。

离开的时候他低着头,额发垂下,遮住了面容。

“我说机械也可以是一种生命,我想你们中的绝大多数并不真的理解,只是在笔记本上抄写我说的话而已。”讲台上的女老师冷笑着说,“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机械所能达到的极致。”

她伸出手来,手心里是一只黄铜、白银、绿色晶石和蓝色孔雀石镶嵌的鸟儿,体型只有麻雀大小,精美得像是一件珠宝。

但随着她轻轻地拨动它的尾羽,那只金属鸟儿竟然鼓振起翅膀来,它振翅越来越快,最后轻盈地离开了女老师的掌心,发出“啾啾”的声音,满教室飞。

这真是机械技术的奇迹,要知道以这只鸟儿的体积,最小的动力核心都无法装载,它只是靠发条这类最基础的零件提供动力,却能飞出那么曼妙的轨迹,要不是提前看到它是只机械鸟儿,在场的人都会误以为是一只金丝雀误入了大课讲堂。

“抓到那只鸟儿的,奖励一个吻。”女老师云淡风轻地抛出了筹码。

这么说的时候她看似随意地轻轻摆动臀部,双手抱怀,自然而然地现出一个美得叫人窒息的弧线来。

几秒钟后,男生们都站起身来,疯跑着追逐那只机械鸟,连片刻之前还跟穆法兰眉目传情的那名男生也不例外,单看这个场面就可以想见那位女老师在都灵圣教院的人气,和穆法兰这种还在学着装饰自己卖弄风情的女孩比起来,女老师简直已经到了收放自如的境界。男生们憧憬她也惧怕她,她可以用一个眼神吓退他们,也可以用一个眼神让他们在课堂上失态。

西泽尔也被那只机械鸟儿吸引了,他蓦然回首,看着那只金、银、翠、蓝四色的鸟儿在天空中飞舞,下面跑着热血沸腾的男生。

他默默地伸出手去,仿佛是宠物听到了主人的召唤,那只本不该有自我意识的机械鸟儿转过一个巨大的弧线,轻盈地降低高度,落在西泽尔的手心里。

男生们不约而同地皱眉。西泽尔连校服都没穿,显然是刚刚转入的学生被人带来熟悉校园气氛。那只傻鸟竟然落在他的手心里,这毫无疑问是引起众怒的事。但碍于贵族风度,大家还不好把情绪暴露在脸上。

这个蠢货还不知道自己中了大奖吧?有人心里说。那个美艳得不可方物的女老师在这所学院可是一朵奇葩,多少人包括男老师对她想入非非,却不能近身哪怕一寸,今天居然会以一个吻为奖励,真是有点莫名其妙。

西泽尔默默地看着手中的机械鸟,微微抬眼,目光和女老师一触即分。

“累了,今天就讲到这里。”女老师低头收拾讲义,“西泽尔,我可是刚刚听说你没有选机械学当专业,而是选了神学,你那么想要躲着我走么?”

“不是的,薇若兰教授,只是忽然对神学有了兴趣。”西泽尔轻声说。

一片哗然,包括穆法兰,穆法兰并未将这位女老师的名字告诉西泽尔,唯一的解释是他们以前就认识。那语气也是故人重逢,一个初入都灵圣教院的转学生,怎么会跟学院里最传奇最热辣的女老师像老朋友一样说话?

“那晚上来我家,请你吃冰淇淋。”薇若兰头也不抬。

“是,薇若兰教授。”西泽尔轻轻地鞠躬,退出了大课讲堂。

所有人都处在石化的状态中,脑海中只有冰淇淋冰淇淋和冰淇淋,包括西泽尔带来的三位见习骑士。

距离大课讲堂不远的办公室里,迪亚哥坐在上午的阳光中,饮着陈年的白兰地,再一次阅读那两份推荐信。

就是这两封推荐信令他不得不顶着某些压力接受这四个年轻人入学。

在正常人想来,既然是教皇厅推荐他们来都灵圣教院上学的,那么推荐信自然应该由那位深藏不露的教皇厅厅长史宾赛出具,如果由教皇本人出具也是合理的。

但教皇厅送来的推荐信出自两个看起来跟这四个年轻人毫无关系的人,其中一封来自密涅瓦机关总长佛朗哥。

佛朗哥当然是响当当的大人物,虽然大家都说他有点疯疯癫癫,但有密涅瓦机关总长和现任枢机卿的双重光环,没人敢忽略他的推荐。

推荐信写得相当无耻,尤其关于西泽尔的部分,西泽尔被称为“旷世之逸才”和“令我为其才华哭泣的年轻人”——那副宠爱的嘴脸,简直叫人怀疑西泽尔不是教皇的私生子而是他的私生子。

不仅如此,他还赤裸裸地威胁,如果都灵圣教院连这么优秀的学生都拒绝,他也没必要留在这里当兼职教授了。

这当然是致命的一刀,“教皇国首席机械师”在都灵圣教院兼职授课,这是都灵圣教院的一块招牌,但如今这块招牌拼着翻脸也要塞几个人进都灵圣教院。

而另一封推荐信,来自密涅瓦机关的副总长薇若兰。

薇若兰的推荐信根本不能称作推荐信,它写在一张狭窄的字条上,笔迹潦草。

“迪亚哥,我想这是我这一生中唯一一件需要拜托你帮忙的事了。”字条的末尾是烈焰般的唇印,口红中应该是混了细碎的金粉,在阳光下星星点点。

就是这样一封推荐信,对迪亚哥来说比佛朗哥那封洋洋洒洒、百般夸饰、直接威胁的推荐信更有用,他无法拒绝,因为他答应过薇若兰会帮她一个忙,哪怕是要他赴汤蹈火。

可薇若兰轻易地用掉了这个珍贵的许诺,用在安排她的某个“弟弟”入学。

冰淇淋

深夜,修缮中的坎特伯雷堡,三骑士围坐在壁炉边,喝着碧儿泡的红茶。

这种事很常见,他们中除了阿方索还保留着那处维修机械的小工坊,其他两人都是居无定所,因此他们聚会的场所要么是阿方索的小工坊,要么就是坎特伯雷堡。

碧儿也习惯了这些不速之客,经常是晚饭后就大大咧咧地来了,昆提良会帮她干点体力活,唐璜偶尔会给她带束花……

今天她照旧为骑士们沏了一壶红茶,将茶壶留在桌上,回自己屋里去了,并未觉察到这三个家伙的脸色有点奇怪。

他们把灯都熄了,在微弱的烛光下传递着一份文件,读着读着,脸色阴晴变化。

那是薇若兰的档案,上午在都灵圣教院,他们第一次和薇若兰见面,傍晚的时候,阿方索和唐璜已经把这个女人的历史查了个底儿掉,还透过阿方索在军部的朋友搞来了这女人的档案。

关于薇若兰,西泽尔什么都没说,所以三骑士就自己动手。他们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

读完那份档案,连阿方索都觉得不安,这女人的背景实在是太深了,深不可测。她身上的光环也太绚烂了,就像是剧毒蛇身上的花纹。

薇若兰,密涅瓦机关副总长,都灵圣教院中最年轻的女教授,翡冷翠社交场上最亮眼的名花之一,号称“吸血的机械女皇”。

她曾是都灵圣教院历史上最耀眼的机械天才之一,师从佛朗哥教授,是佛朗哥教授唯一的亲传弟子。

她十五岁就升入了都灵圣教院的最高学部“恒动天学宫”,五年之后她二十岁,以“机械类史上第一”的优异成绩毕业,进入密涅瓦机关,在几个月内夺走了老师的全部权力。

在佛朗哥管理密涅瓦机关的那段时间里,密涅瓦机关号称“天才的乐园”。佛朗哥个性散漫,手下人也跟他一起个性散漫。大家各行其是,自得其乐。

而薇若兰夺权之后,密涅瓦机关就号称“天才的地狱”,谁也别想逍遥自在,连续有多名年轻机械师因为无法忍受压力而吞枪自杀。即使是天才也不敢怠慢,稍微拖了后腿,薇若兰副总长的压力就从天而降,压得你喘不过气来。

但不可否认,薇若兰时代是密涅瓦机关重新崛起的时代,各种惊才绝艳的设计,无与伦比的高效率,全是出自薇若兰的暴君式管理。

至于佛朗哥,他对学生的夺权既无能为力,也不太想反抗。如今他仅仅保留着总长这个头衔,做做机械设计,混日子而已。

今年薇若兰也才二十五岁,可已经是机械王座上的女皇了,这当然是靠着她的师承和铁腕,但跟她的美貌和长袖善舞也分不开。

她是个混血儿,有着诱人的巧克力肤色和白色头发,她知道自己很美,也知道如何利用这优势,总穿着东方风格、色彩斑斓的短旗袍。

初看会觉得突兀,但旗袍将她曼妙的身体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旗袍下的那双巧克力色的长腿,无论是什么级别的晚宴,只要踏上红毯,就是熠熠生辉的。

靠着天生的本钱和特立独行的衣着风格,她很快就在翡冷翠的社交圈中打响了名气,各路贵公子像群星捧月那样捧着她。

即使在都灵圣教院里也不例外,她的课基本上是座无虚席,可真正听懂的人却不多,男生们都为她那曼妙的身材和诱惑的气质而迷醉,把她当作偶像崇拜。

薇若兰周旋在各路年轻贵族之间,如鱼得水,她是贵族宴会上的宠儿,也是男人们酒后的话题,人们以能和她共舞为荣。

她熟练地应付着各种各样的追求者,有人说她有很多的情人,也有人说她很善于利用男人,从男人身上获得自己想要的各种支持。对暂时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她也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譬如迪亚哥,根据唐璜的情报,这位研究神学的副校长也曾是薇若兰追求者大队中的一员——没准哪天就会用到。

她还有位响当当的未婚夫,亚历山大·格里高利,这位格里高利家的贵公子最终战胜诸多的追求者把订婚戒指戴在了薇若兰的手指上,因为他太强太霸道。

那对强势的男女最终走到一起也是理所当然。

令人惊讶的是订婚之后薇若兰依旧花枝招展地出入社交场所,完全没有因为跟亚历山大订婚而低调谨慎起来,亚历山大也对此熟视无睹。

这样的女人到底怎么会跟西泽尔扯上关系?之前可压根没听西泽尔说起过啊!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章 机械女皇的契约(2) 下一章:第7章 机械女皇的契约(4)
热门: 绿林七宗罪 刀塔死亡学院 证道天途 长夜余火 重生之贼行天下 太古战神 魔盗 吉祥纹莲花楼·朱雀 玄功邪佛 秘书长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