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炽天使的重临(1)

上一章:第7章 机械女皇的契约(4) 下一章:第9章 炽天使的重临(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格里高利,这是个闪亮的名字,闪亮到像是旭日初升。

教皇国的权力是由教会和贵族世家把持的,而贵族世家中又分不同的等级,最显赫的三大家族分别是格里高利家族、美第奇家族和西泽尔所属的博尔吉亚家族。

格里高利家族的家徽是一只双头狮鹫,因此被称为狮鹫家族。

美第奇家族的家徽是蛇发女妖美杜莎,因此被称作美杜莎家族。

而博尔吉亚家族的家徽是玫瑰,号称玫瑰家族。

相比美第奇家族和格里高利家族,博尔吉亚家族还要略逊一筹。

美第奇家族以银行业发家,掌握着西方世界的金融大权,他们开具的支票、铸造的金银币通行东西方,连夏国的高官都知道来自翡冷翠的“女人头金币”是响当当的硬通货。

但狮鹫仍旧能够力压美杜莎,因为格里高利家族把持着对西方来说最重要的资源——红水银。

有位经济学家说过一个笑话,如果格里高利家的家长忽然神经病发作下令炸毁全部的红水银矿井,那么西方世界便要停转,机械文明也许就结束了。

而薇若兰的未婚夫亚历山大·格里高利,则是狮鹫家族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英俊、优雅、缜密、稳重,作为上位者的所有优点都汇聚在这个年轻人身上。

他也拥有骑士衔,战技在同届的骑士中高居第一。在服役于炽天骑士团的那段时间里,他曾三次出动,为国征战。虽说不像“锡兰毁灭者”那样名声显赫,但也是名正言顺的国家英雄。

他还很慷慨,热心于捐助艺术家,他家的艺术沙龙是全翡冷翠级别最高的,只是他还缺一个高贵美丽的夫人代他主持这个沙龙。

他的追随者们甚至启用了一个非常古老的称谓来称呼他,他们私下里叫他“少君”,意思是“未来的君主”。他们深信亚历山大会继承格里高利家族,成为世界未来的统治者之一。

这样的男人,却选择了混血儿薇若兰作为他的未婚妻,从此拥有红水银控制权的格里高利家族和掌握顶尖机械技术的密涅瓦机关结成盟友,这个婚约的分量不亚于阿黛尔下嫁查理曼王子。

“亚历山大很看好你,从你被放逐之前他就开始注意你了。”薇若兰交叠双腿,以手支颐,恢复了曼妙的姿态,“他说如果不是你被驱逐,那么未来能跟他竞争的人肯定是你。”

“可现在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人了,我连过去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但你仍然是天赋骑士,瘸腿的狮子也是狮子,跟绵羊不是一个族类。你仍然有穿上甲胄的可能,甚至不排除你会成为新的……”薇若兰莞尔一笑,“骑士王!”

西泽尔微微一怔:“你们有办法?”

薇若兰似乎在暗示着某种机会,某种即使是他也为之怦然心动的机会。他当然想重新穿上炽天使甲胄,恢复“红龙”的身份,只有这样他才能废掉阿黛尔的婚约。

“在你回来之前,密涅瓦机关就开始了一项实验,”薇若兰说,“想找出办法降低神经接驳系统对骑士的侵蚀,最终的目的,则是造出全新一代的炽天使。”

“全新一代的……炽天使?”西泽尔不由得吞了一口寒气。

教皇向他解释过炽天使无法再造的原因,这些东西源自教团多年前在那个北方小岛的大发现,是某个史前文明的遗物,它的制造技术已经失落,它的材料也已经耗尽。

如今教团竟然要制造全新一代的炽天使?难道他们掘出了新的史前文明遗迹?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关于炽天使的来历,你知道的我也知道。”薇若兰双手抱怀,神色凝重起来,“没有新的发现,这次说是全新制造,其实是将旧有的甲胄部件重新拆解组合,利用新技术强化机能,弱化神经侵蚀。”

“超重武装·红龙改型。”西泽尔轻声说。

“猜得没错,”薇若兰点点头,“那就是新炽天使的实验机体,当时教皇需要一件能以一敌百的超级武装,我们就私下里给了他那件武装,我们也很乐意趁机试验那件武装的实战性能……可惜你最终失败了。”

“父亲和你们之间的合作真密切啊,可你们难道不怕得罪枢机会么?”

“密涅瓦机关从来都是特立独行的机关,枢机会拿我们没什么办法,而且也没有证据证明是我们提供了红龙改型,我们可以谎报那玩意儿被偷了。”薇若兰耸耸肩。

“姐姐希望我做什么呢?”

“成为新炽天使的试驾骑士。你还是得回到骑士舱里去,只有在骑士舱里你才能证明自己。”

“可我已经不是过去那个红龙了,你也说过我的神经系统受损程度超过80%。我是个废物了,我现在只想阿黛尔能幸福。”

“别骗人了,小西泽尔,”薇若兰弯下腰,轻轻抚摸男孩的脸,“你也许孤单、脆弱,有时候还是个好哭鬼,但你内心深处藏着狮子,有人侵犯了你的领地,你就会扑过去咬断那人的喉咙!”

西泽尔保持沉默。

“上一次,那些人动了你妈妈,你简直要把翡冷翠都拆了。这一次,有人要动你妹妹,你会俯首帖耳地看着事情发生?你被释放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召回了你之前的三个下属,那是三个亡命之徒。昆提良,那是一头全副武装的公牛,只要你一声令下,他会帮你冲开前方的任何障碍;唐璜,那个人看起来是个花花公子,但拿起武器就是个杀人厉鬼;至于阿方索,他太有用了,简直就是个为战场而生的疯子!现在你需要的就是我们的帮助,我们能让你和你的人全副武装!”

“那么姐姐,你会怎么帮助我重返战场?”西泽尔抬起头来,凝视着那对琥珀色的瞳孔。

“摘下面具跟我说话了?很好。”薇若兰微笑,“眼下的局面对你很有利。首先,楚舜华造出了东方人的第一批机动甲胄‘鬼武者’,那东西可真是把枢机会里的老家伙们吓到了。他们迫不及待想要造出更先进的机动甲胄来压制鬼武者,新型炽天使当然是选择之一。为了对付楚舜华,重新起用你这种小家伙,他们是愿意的。其次,再过几个月,翡冷翠就要举办万国盛典,各国的首脑和使节都将会聚在这里,届时我们必须展示全新的武装,以重振教皇国的声威。”

“姐姐也懂政治和军事了,是亚历山大教你的吧?”

“是啊,他是我未婚夫嘛。”薇若兰还是微笑。

“那我能为亚历山大做些什么呢?成为他的跟班?”

“不,亚历山大希望你成为他的盟友。”

“盟友?”

“亚历山大是最有希望继承格里高利家的人,但他也有竞争者。格里高利是个大家族,有资格继承家主之位的人很多。”

西泽尔点了点头,贵族家庭的精英选拔制度他是了解的,毕竟他参加过博尔吉亚家的家宴。

“亚历山大自己是骑士,但最后却进了政界,毕竟政治是他最能发挥实力的领域。但这样一来他在军队中的势力就很单薄。他看好你,认为你必将成为军中的大人物。如果你答应,他就会动用他的资源,暗中帮助你。”

“为什么选我?以亚历山大的地位,很多人都想成为他的盟友,甚至跟班都好。”

“因为我觉得小西泽尔很可爱啊,亚历山大当然应该听从他美丽的未婚妻的建议。”薇若兰张扬地笑着,凑近西泽尔的脸,鼻尖都快贴着鼻尖了,“姐姐是不是对你很好?”

“我们在谈交易,姐姐。”

薇若兰讨了个没趣,缩回那张靠椅里去了:“因为无论你多么强大都不会和亚历山大构成真正的竞争……你是个私生子,你没有继承博尔吉亚家的资格。”

“我同意。”西泽尔点点头。

“你同意?”薇若兰没听明白。

“我接受亚历山大少君提出的条件,只要你们能把我送上战场,我愿意成为亚历山大少君的盟友,支持他,直到他继承格里高利家族。”西泽尔的声音轻而淡,没有任何起伏。

薇若兰沉默地端详着这个年轻人——或者大男孩——线条锋利的侧脸,他说话的风格和当年一样,哪怕接下来要答应的事情会令他送命,声音也还是那么的轻淡。

这男孩虽然瘦弱,可无论你往他肩上加多大的分量他都不会皱眉,他就这么默默地扛着,蹒跚地往前走,直到坍塌下去。

“你知不知道这场交易对你意味着什么?”薇若兰轻声问,“你将成为众矢之的,亚历山大的竞争者们都会想你死在战场上……你给自己树的敌人已经太多了。”

“阿黛尔还在亚琛等我,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我答应过她要去接她的,我没时间可供浪费。我知道我要付出代价,但只要有人觉得我还有价值,对我就是好事。”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小心的问询声:“薇若兰教授,佛朗哥教授和高级干部们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

“马上就到。”薇若兰站起身来。

西泽尔猜得没错,薇若兰请他吃冰淇淋,并不是因为佛朗哥教授还在做准备,而是要跟他谈一些私密的事,关于她那位炙手可热的未婚夫,关于交易条件。

果然是回到了翡冷翠啊,回到了这座一切皆可交易的罪恶之城……权力、地位、友情,甚至爱情。

他也站起身来,向外走去,却被薇若兰拦住了。机械女皇歪着头看了他许久,冲他张开了双臂。

西泽尔怔住了。

“好啦,不要一脸活见鬼的样子。就算我不是你当初熟悉的小姐姐,可我毕竟是这个世界上不多的、了解你的人,来,跟姐姐拥抱一下,像以前那样。”

薇若兰摆着等待拥抱的姿势,既不靠近,也不远离。

她暗香浮动,她玲珑浮凸,你可以接受这个拥抱,也可以拒绝。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交易达成的庆祝仪式,也可以把它理解为交易之外的小小温情。

你可以把她看作炮火之兰,也可以把她看作机械女皇。

两人相互凝视,静了几秒钟的时间,可这几秒钟显得格外漫长。最终西泽尔上前一步,和她相拥。薇若兰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揉着他的头发,恰如长姐般的温情。

不穿高跟鞋的时候她比西泽尔矮了一大截,但她显然不太满意这个身高差,使劲地踮着脚尖。

“瘦成这个样子了,这些年一定过得很辛苦吧,小西泽尔。”薇若兰把下颌放在西泽尔的肩上,“最难过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姐姐啊?”

很长很长的沉默之后,西泽尔低声说:“有啊。”

致命美少年

拥抱还未结束,忽然有人推门进来。

虽然这个拥抱无甚特殊含义,但两人还是闪电般弹开,冲进来的家伙来不及闪避,一头撞进了薇若兰的胸口。

薇若兰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作势就要把那人扔到墙上去。她可不是那种体质孱弱的工程师,体能算得上彪悍。

“造反了么?”对方吓了一跳,“被不小心撞了一下胸口就殴打老师……这可不是我们密涅瓦机关的风格!”

来人头发散乱,浑身散发着雪茄、润滑油和烈酒混杂的气味。这已经不能用“不修边幅”来形容了,而是“邋遢”,邋遢得叫人不敢相信那是一位堂堂的枢机卿。

密涅瓦机关总长,佛朗哥教授,教皇国首席机械师,西泽尔的老熟人。

当年他就是这么邋遢,几年不见邋遢程度还有所上升。但这也不是密涅瓦机关的风格,历史上的诸位总长都是奇伟的男子,直到佛朗哥这一代,这个优良的传承忽然中断了……

这个自称“致命美少年”的家伙登上了总长之位,从此枢机卿们便开始了一场噩梦。

在讨论事关国计民生的重要议题时,佛朗哥趴在会议桌上,嘴角流涎,发出惬意的鼾声;到了讨论对东方的战略时,他又精神抖擞地跳将起来,口沫横飞地讲他的伟大构思。

直到今天这个伟大构思都是枢机卿之间经常讲的笑话,简单地说,这个构思就是——解散十字禁卫军,把所有军费都拨给他搞研究,十年之内他一定能造出巨大的龙形机动傀儡,刀枪不入,万炮齐发,到时候只需把他的龙形机动傀儡扔到战场上去,就可以喝着咖啡坐等东方被征服!

按理说前任总长也是冷酷犀利的汉子,不会选这种人当继承人,就算他非要选佛朗哥当继承人,枢机会也不会通过。可前任总长快咽气的时候,执意要跟枢机会中一言九鼎的几位大人物见个面,大人物们就去了。

前任总长喘息着说了一番话,他说:“不要以为技术日新月异,其实大发现时代的很多技术都没能传承下来,我们后辈无能,一直未能复兴那些古老的技术。我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研读早期的技术文献,越发感觉到前辈机械师的思想博大精深,我跟他们比就像是凡人在仰望神。我的学生很多,但也都是跟我一样的凡人,只有佛朗哥不同,他是能够越过所有现象直达本质的人,他可不是跟我学习啊!他是自己抵达了机械学的核心真理啊!你们一定要容忍他的缺点重用他啊!重现大发现时代的技术就看他的啦!”

说完这番话前任总长就咽气了。

大人物们被这番话震惊了,当即拍板把总长之位连带着枢机卿的席位交给这位奇才。可委任书下达的时候,当时年方二十四岁的“致命美少年”正在酒吧里喝得烂醉,既无对老师之死的哀悼,亦无对自己未来的期待。

佛朗哥并未按照老师的期待,带领密涅瓦机关走向新的辉煌,他就任以来,基本上都泡在酒桶里。唯有在西泽尔和炽天使的项目上多花了点心思,可在“超重武装·红龙改型”被毁之后,他又泡回酒桶里去了。

“原来是我尊敬的老师啊,我还以为是来偷窥的呢!”薇若兰松开了手,冷冷地说。

“我偷窥你?我偷窥你?”佛朗哥愤愤地说,“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是个乡下来的土气丫头呢!平胸!瘦得像把柴!我偷窥你?”

总长和副总长大人虽然是师生,但全无亲密友爱之情,这在翡冷翠的上流社会是人尽皆知的事。

“啊!西泽尔!我亲爱的小西泽尔,你终于又回到了我的怀抱!”佛朗哥转过身,大力地跟西泽尔拥抱。

西泽尔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个拥抱……心里在说回到了您的怀抱?作为装进炽天使里的小白鼠么?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7章 机械女皇的契约(4) 下一章:第9章 炽天使的重临(2)
热门: 三叉戟 九焰至尊 死亡笔记 烽火引 永世沉沦 光明皇帝 花骸 冰霜谱 红拇指印 完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