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炽天使的重临(2)

上一章:第8章 炽天使的重临(1) 下一章:第10章 炽天使的重临(3)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聊什么呢?”佛朗哥搂着西泽尔的肩膀,好像他们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别听这个女人对你胡说八道,她如今学会了色诱,很多有前途的年轻人被她迷得死去活来然后再被她一脚踢开!”

“我们吃点冰淇淋说会儿话。”西泽尔尴尬地解释。

“哦?有冰淇淋?那我也吃一个!”佛朗哥居然也是热爱甜食的人,扭头就往薇若兰的“闺房”里钻。

但一条巧克力色的长腿挡住了他,薇若兰靠在门边双手抱怀,抬腿踩在另一侧的门框上:“我的房间,没有我的邀请,任何人都不能进去!走吧,大家都等急了!”

她关上门,落了锁,自顾自地走向走廊尽头,西泽尔和佛朗哥并肩而立,望着她袅袅婷婷的背影。

“她变了……”佛朗哥摇头叹气。

西泽尔心里微微一动,原来连佛朗哥也觉得薇若兰变了……过去的时光,再也回不来了。

“变得可小气了!”佛朗哥恨恨地说,“霸着冰箱不给老师吃冰淇淋!这是学生的态度吗?”

西泽尔的脸色僵硬了片刻,伸手示意说:“教授您先请。”

一路上佛朗哥喋喋不休,足以说明首席机械师对没能吃到冰淇淋的怨念。

沿着细长的甬道,他们渐渐进入了密涅瓦机关的内部区域。

跟以熔岩之心为主体的外部区域相比,这里安静得就像坟墓,只有一眼望不到头的走廊。墙上漆着各种颜色的箭头,旁边标记着“第一静默区”“中央圣所”等外人难以见到的文字。

“这是哪里?”西泽尔问。密涅瓦机关也算是他的半个家了,他在这里完成了数以百计的神经接驳实验,经常在高处的铁架上对着维苏威火山吐口水,却从未抵达这个区域。

“这里是密涅瓦机关最初的基地,已经荒废很久了,”佛朗哥随口解释,“我刚刚叫人把这里清理出来,炽天使应该就是在这里被设计出来的,在这里复兴它再合适不过。”

“别听他胡说,没有人知道炽天使是在哪里设计出来的,就像没有人知道炽天使是谁设计的一样。”薇若兰冷冷地说,“那是个谜一样的时代,所有的资料都销毁了。”

她转动密码盘,打开了通道尽头的机械门。

空间忽然开阔起来,像是从蚂蚁洞一步踏入了神殿。大厅高度接近十米,长宽都在五十米以上,地面上漆画着巨大的六翼猫头鹰,两侧悬挂着帷幕似的旗帜。

正前方是一幅壁画,色彩斑斓,场景壮阔,画的是甲胄骑士大战地狱恶魔。连射铳齐发,枪林弹雨,魔王撒旦身上冒出一股股的黑色血浆,骑士首领高高跃起,挥舞圣剑装具·Excalibur就要砍下魔王的脑袋。

“美不美?这艺术和科学的结合!这强大的冲击力!”佛朗哥大声说。

指望天才机械师同时具备优秀的艺术品位,就像指望绝世妖姬同时是贤妻良母那样不现实。

“之前这是一间废弃了近百年的仓库,但根据我的推测,它其实是个实验场,没准就是最初的炽天使实验场呢。”佛朗哥打了个响指,“小西泽尔,集中注意力哦!下面是见证奇迹的时刻……把旗给我升起来!”

大厅顶部传来齿轮转动的声音,那些垂直悬挂的长旗缓缓升起,藏在后面的黑影现身了。

西泽尔不由自主地后退半步,那些神魔般的黑影,仅仅是远远地看一眼轮廓,就好似闻到了浓郁的血腥气息。它们好像随时都会动起来,发出磨牙吮血的怒吼。

“现在你看见的就是整部机动甲胄的历史!是人类历史上最强兵器的……历史!”佛朗哥仰头灌了一口威士忌。

全都是机动甲胄,各式各样的机动甲胄,被固定在十字形的铁架上,就像战死魔王的躯壳被缚于十字架上。

“绝大部分都是原型机、试制版,”薇若兰语气淡然,“资料全都遗失了,我们清理仓库的时候发现了它们。佛朗哥很喜欢这些破玩意儿,就修修补补陈列在这里,算个博物馆吧,或者机动甲胄的墓地。”

佛朗哥领着西泽尔逐一欣赏他的收藏品:“超重型动力甲胄‘赫拉克勒斯之胄’,一门滑膛炮背在它的背后,可以当作移动炮台使用,拆除炮具后还能发起冲锋。”

“剑斗型甲胄‘刀剑狂徒’,最高速度、最高敏捷度、最大限度地强化近身战属性,完全放弃了远程武器。这个已经出了能够实战的原型机,可惜能驾驭这东西的骑士太罕见了。”

“狙击型甲胄‘射手座’,原本构思是仿制朗基奴斯枪作为主武器,但遗憾的是朗基奴斯枪没能仿制成功,研制完毕的‘射手座’最终还是被放弃了。”

他这么说,西泽尔就这么听,一路走下来,机动甲胄上百年的历史缓缓地流过。

从某种意义上说,机动甲胄和驾驭它们的骑士是同样的命运,有多少曾号称“骑士王”的男孩,都已经被埋葬在国家公墓的角落里,再也无人记得。

他们停在了最后一具甲胄前,西泽尔忽然觉得心脏仿佛被一只冰寒的铁爪攥紧了……那狰狞而诡异的钢铁身躯,正是由世界之蟒号运送的神秘货物“欧米茄”!

欧米茄

如果不是欧米茄的出现,马斯顿王立机械学院也不会毁灭。这种能够引发神圣灾难的恐怖存在,在密涅瓦机关里竟然像是古董那样随便陈列,供人欣赏。

“小西泽尔你是识货的人啊!”佛朗哥兴奋起来,“这是我的镇馆之宝!”

“这东西……是从哪里找到的?”西泽尔的声音微微颤抖。

“当然是仓库里,我找到它的时候它可是堆破铜烂铁,但我慧眼识珠,一下子就看出这是件好东西!”佛朗哥指着甲胄边缘处的铭文给西泽尔看,“星历1769年,距今119年。这是迄今发现的最古老的机动甲胄,比炽天使还要古老!”

西泽尔轻轻地触摸那行铭文,没错,那是百年前的铭文,字体和格式都与今天的铭文不同。

巨大的信息量让他微微眩晕,百年前的甲胄……比炽天使更加古老……神圣灾难……这些凌乱的线索仿佛结成了一个茧,茧中藏着巨大的秘密。

那个雨夜,在马斯顿王立机械学院的教堂里,他接触了一个极大的秘密,为了保住那个秘密,教廷下令圣堂装甲师杀了所有的目击者,只有他和阿黛尔,因为是教皇的儿女而生还。

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样的秘密,害死了所有人?

“搞不清它所用的金属是什么,总之非常优秀。”佛朗哥敲打着甲胄的外壳,“有些部件缺失了,我凭着想象给它补上了,但不知道对不对。”

“119年前,教皇国还没有立国……对么?”西泽尔忽然问。

“没错,是大发现时代的遗物。”佛朗哥点头,“我猜这东西是炽天使的实验形态,看它的结构,人是穿不上的,应该只是用来做技术验证的。”

西泽尔沉默不语。作为教皇国的首席机械师,佛朗哥也对这东西一无所知,那么相关的图纸和资料必然也都遗失了,没人知道这东西的原貌。

但以佛朗哥的机械造诣,依然做出了某种错误的判断,人类确实穿不上这种甲胄,但有别的某种东西能够穿上它!这东西不是为了验证技术而存在的,而是实战武器!

“现在让我们来谈谈交易吧,小西泽尔!”佛朗哥忽然转过身来,目光炯炯。

西泽尔一怔,又是交易,今天这是第二次有人要跟他谈交易了。

“愿为您效劳,佛朗哥总长。”他微微躬身。

在这座城市里,想要得到任何东西,都得付出点什么。也许他应该高兴,有人愿意跟他谈交易,至少说明他还有价值。

佛朗哥羞赧地搓了搓手:“不瞒你说,密涅瓦机关和我本人这几年都遭遇了些小麻烦。”

“嗯,我在听。”对这样的开场白,西泽尔觉得有些讶异。

密涅瓦机关能有什么麻烦?佛朗哥能有什么麻烦?他在这个国家里根本就是一尊神,各部门都有求于他,财政部希望他生产更多的高阶合金出口赚钱,十字禁卫军希望他能够制造出射程更远的火炮、威力更强的机动甲胄。

即使知道是他将红龙改型交给西泽尔,并埋伏在半路提供补给,枢机会还是默默地忍了。因为缺了佛朗哥这尊神,这个国家很可能会运转不灵。

“我们很穷。”佛朗哥越发羞赧起来。

西泽尔以为自己听错了:“总长您刚才说……你们很穷?”

这话要是由教廷其他机关的总长说出来,都可以理解。各机关的费用都是由教廷从国家财政中划拨,今年多点、明年少点的事情时有发生,各大机关都得算着花。

可密涅瓦机关不同,它是国家的武装保证,教廷对密涅瓦机关的拨款从来都是最慷慨的,基本上就是要多少给多少。

“是啊,我刚上任的时候钱还是很够花的,那时候我买酒都是一把把一个酒厂一年的产量都买空……”

“我们如今的财政状况也跟你当年的大手大脚有很大关系,如果不是你当初造成的亏损,我们账面上的钱还能撑几年。”薇若兰冷冷地说。佛朗哥只得低下头去。

“可据我所知教廷从来不曾限制对密涅瓦机关的拨款。”西泽尔说。

他曾经作为教皇秘书熟悉政务,对国家财政也略有了解。

“以前确实是这样的,但近十年来,枢机会开始逐步限制我们的经费了。但维持运转的费用并没有下降……说实话吧,亏空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为了开源节流,我都从喝威士忌改成喝啤酒了……还从生产线上弄了点高阶合金倒手出去赚钱。”佛朗哥苦恼地说。

“这是叛国罪,总长大人。不经过枢机会的许可贩卖高阶合金,最严重的情况下,您可以被判处死刑。”西泽尔提醒他。

“什么?那帮混蛋不给我拨款还想判我死刑?”佛朗哥吃了一惊,立刻流露出疯狗嘴脸来,“信不信我咬死他们全家?”

“不过您是教皇国的首席机械师,我想他们会从宽处理,何况他们还不知道。”西泽尔又说。

“可我不太确定自己还是不是教皇国的首席机械师了,”佛朗哥叹气,“记得新型普罗米修斯么?那些空降在马斯顿的巨型机动傀儡。”

西泽尔沉默了几秒钟:“当然记得,那确实是殿堂级的机械,您的作品么?”

他本能地不喜欢普罗米修斯,但机械本身是没有错的,理性地评价,圣堂装甲师驾驭的普罗米修斯委实是令人惊艳的人形决战兵器,甚至能够压制炽天使。

只有龙德施泰特那种超越常理的究极骑士才能够对抗它们,但龙德施泰特已经死了,世间再没有骑士王。

“那可不是我设计的,跟密涅瓦机关没关系。”佛朗哥唉声叹气,“你听说过原罪机关么?”

“没有。”西泽尔怔住了。

“不奇怪,我也是不久之前才知道‘原罪’这个名字的,可那个机关已经秘密存在了很久。就是他们造出了新型普罗米修斯,”佛朗哥神色凝重起来,“那是新型炽天使的竞争对手!”

“高层准备用普罗米修斯取代炽天使?”西泽尔大概明白了。

“没错,普罗米修斯项目已经持续了十年以上,十五年里那个原罪机关不断地吃掉原本属于我们的预算!那帮不要脸的小贱人!”佛朗哥龇牙咧嘴,满脸凶相,不像首席机械师,倒像流氓。

不过说起来,在他还是前任总长的得意门生,被看作教廷的希望时,他也并未自惜身份,基本都是过着喝醉酒打群架的日子。

“普罗米修斯真的能胜过炽天使?”西泽尔轻声问。

“可笑!那种破玩意儿怎么能胜过炽天使?它给炽天使提鞋都不配!”佛朗哥勃然大怒,可几秒钟后他就了,脑袋耷拉下来,“但教廷觉得普罗米修斯才是未来。”

“可炽天使已经上百年没有更新换代了啊!寿命上百岁的老家伙当然打不过年轻小伙子!”佛朗哥看起来很是丧气。

这番话其实已经暴露了他的底牌,普罗米修斯序列正在超越炽天使序列,成为新的战争宠儿。炽天使老旧了,虽然它们曾经是奇迹。

西泽尔点了点头,没说话,一切都已经清楚了,多说下去只是废话。

随着最后的骑士王龙德施泰特的意外叛变,百年历史的决战兵器炽天使已经接近终结了,这种会直接损害骑士神经系统的武器原本就有着致命的缺陷。而教廷早就在筹备新一代的决战兵器,巨型机动傀儡普罗米修斯。

普罗米修斯的开发计划是交给新的技术部门原罪机关来执行的,密涅瓦机关想要绝地反击,恢复自己的地位,就必须完成新型炽天使的设计制造。

在这种情况下,他和密涅瓦机关的立场是完全一致的,胜过普罗米修斯,炽天使重新崛起,密涅瓦机关也才能存活下去。

“想要造出新型的炽天使,我们必须有天赋骑士的协助,白月和黑龙都已经陨落,我们所剩的天赋骑士只有你。”薇若兰低声说,“我们需要你,你也需要我们。”

“原罪机关的蠢货们以为没有了龙德施泰特,我们就没有能够跟普罗米修斯对抗的人选……愚蠢!最初被内定为骑士王的,根本就不是龙德施泰特!”佛朗哥大声说。

西泽尔心中微微一震。

“至今我们都无法解释当年的那场对比实验!”佛朗哥眼睛锃亮,“那一天,我们从地狱里放出了名为红龙的魔鬼!那个魔鬼,才是究极的骑士!”

不速之客

西泽尔点了点头。

原来一切都早有安排,各方早已就开发他的价值达成了共识。教皇要重新起用他这个“武器”,佛朗哥需要借助他来战胜原罪机关,而薇若兰则是为了她那如日中天的未婚夫。

但他不介意自己被“重新开发”,当年他离开克里特岛,就是献出自己作为工具,从父亲那里换取了让母亲和妹妹回翡冷翠生活的机会。他一直都是别人的工具,战争工具、夺权工具、杀人工具,他已经习惯了。

只要能从亚琛迎回阿黛尔,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他不介意再献出自己一次。

“看看你的新朋友。”佛朗哥大力击掌。

上方的黑暗中传来机械运转的声音,六只修长的机械臂从天而降,抓着暗金色的骨骼。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8章 炽天使的重临(1) 下一章:第10章 炽天使的重临(3)
热门: 大雷神 村夫俗妇 红色 从零开始 秘密 自然大玩家 樱的圈套 天龙八部 官心病 蓝色列车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