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炽天使的重临(3)

上一章:第9章 炽天使的重临(2) 下一章:第11章 炽天使的重临(4)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一眼看去会误以为那东西真是某种古代巨人的骨骼,它具备人体骨骼的各种要素,脊椎、肩胛、腰椎……一应俱全,只不过整体比人类骨骼大出一号。但细看就会发现它其实是用金属打造的,密密麻麻的硬金电极沿着脊椎排列。

“这东西被称作骑士之骨,是炽天使的核心部分,也就是炽天使的骨骼。那些电极插入你的脊椎,读取神经信号,再传递给甲胄,从而把甲胄变成你身体的一部分。神经接驳系统近百年都没有更新过了,它很有效,但也很危险,只有少数人能负荷它。我们正在研究的,就是如何降低它对骑士的反噬。”佛朗哥说,“如果成功,我们就能把甲胄穿在更多骑士的身上,比如你手下的三位见习骑士。这样一来,重建炽天使部队就轻而易举了。”

“但这必须通过反复的神经接驳实验,也就是说,我们得反复地把你送进骑士舱。”薇若兰说,“实验的强度,比你当年更高。”

“明白。”西泽尔点了点头,“可能没人比我更适合当这个实验体了。”

“你得再度忍受那种噩梦般的恐惧,”佛朗哥盯着他的眼睛,“进入……恐惧的最深处!这其中稍有不慎,你就会死在骑士舱里,我必须事先说明。”

“恐惧的最深处?”

“恐惧是一层层的,藏得越深的恐惧越巨大,当神经接驳系统启动的时候,恐惧会被一层层地唤醒。你得保持冷静,最终到达恐惧深渊的最底层!”佛朗哥说,“实验中所积累的数据,会帮我们制造出新一代低反噬的炽天使。”

“但没有实验记录说明有人曾经到达那里,佛朗哥教授所说的一切都还停留在理论层面,我们没法保证什么。所以尽管这个交易的回报丰厚,但你要想好,现在拒绝,还来得及。”薇若兰幽幽地说。

“我接受。”西泽尔仰望着那狰狞的骑士之骨,“我很高兴。”

“真的会死哦。”薇若兰笑。

“姐姐,你不是说很了解我么?”西泽尔转头看着她,“你早就知道我会接受这个交易,无论代价是什么,对么?”

久久的沉默,然后薇若兰撇了撇嘴,这一撇嘴,她作为机械女皇的威严和肃杀之气都散去了,变得性感、慵懒而随意。

“说你是小孩子吧,你还不信,只有小孩子才会像你这样,在意什么,就死死地抓着不放手。”她这么说着,转身离去。

西泽尔默默地看着她的背影,忽然想起那天晚上,宝儿也说他像小孩子。

这个时候,翡冷翠郊外的山中,细雨绵绵。

黑色的礼车沿着山路驶来,层层的铁丝网门依次打开,最终礼车停在空旷的露台实验场上。一只带着白银装饰的黑色皮鞋踏在了微湿的地面上,一柄黑伞撑在了贵客的头顶。

主人已经等候在雨中了,他穿着一件风格古典的白色长袍,一枚银色的十字徽章充当长袍的纽扣,袍摆在风中轻盈地舞动,看起来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

客人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礼服,走到主人面前,微微欠身:“路易吉·博尔吉亚,很有幸能见到原罪机关的总长。”

“我只是个开发人员而已,不是什么总长,但在这里确实是我说了算。”主人慢慢地转过身来,路易吉这才发现主人戴着一张白银的面具,面具上镂空雕花,只露出一双湛蓝色、仿佛大海的眼睛。

路易吉微微心惊。银面具在翡冷翠是有特殊的象征意义的,枢机卿们才会佩戴银面具,站在他面前的人从声音判断非常年轻,却也跟枢机卿一样佩戴着纯银的面具。

他也是一位枢机卿么?或者说枢机会不希望他的身份为人所知,所以特别授予他佩戴银面具的资格?

但这些话路易吉不能问,这不是他有资格过问的事。他再度欠身:“非常荣幸。”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圣座的儿子,恒动天学宫的高才生,神学方面的造诣跟迪亚哥校长不相上下,很多人都认为你有机会成为未来的教皇。”主人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尊重之意,“什么事劳烦你来到这荒芜的山中实验场呢?”

“为了见见普罗米修斯的开发者。”路易吉开门见山,“为了表达我们的敬意,同时希望跟您谈一桩交易。”

“你们能通过层层的介绍找到这里来,我很惊讶。”主人眺望着前方的黑暗,“但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谈交易的呢?隆·博尔吉亚的儿子么?但根据我们的情报,你的父亲暗中支持的其实是新型炽天使。”

“首先,我父亲的立场并不代表博尔吉亚家的立场,这一点我想您也知道。其次,我不仅是博尔吉亚家的儿子,也是美第奇家的儿子,我的母亲出自美第奇家族。”路易吉微笑。

“这么说来你是代表了美第奇家族?”

“是的,美第奇家族非常希望能有机会为普罗米修斯提供资金方面的支持。”

“我们没有这方面的需要,普罗米修斯是国家战略,所有拨款都通过枢机会。美第奇家族当然富可敌国,但我们并不需要你们的钱。”主人的声音还是淡淡的。

“您当然有足够的资金来完成普罗米修斯的开发,可谁会嫌钱多呢?枢机会当然期待普罗米修斯的崛起,但他们还未最终放弃炽天使,毕竟那是教廷荣耀的武器,曾经创造出无数的经典战例。”路易吉恭恭敬敬地说,“美第奇家族的钱跟枢机会的拨款不同,我们把钱打到您的银行账户,您可以随意地使用,不用征求任何人的意见。有了这笔钱的助力,您可以从市场上采购更多的高阶合金和设备,彻底压过新型炽天使的开发进度。”

“美第奇家族为什么要这么做?”主人问,“就算你们有钱,也不必为了国家的军事战略烧钱吧?即使你们捐助了金钱,我们也不会把普罗米修斯的设计图或者样品交到你们手里。”

“这是一笔私人捐助,您可能也知道,我的母亲在美第奇家族中的地位很高,她有权从家族账目上划走很大的一笔钱。”

“这么说来我们实际的捐助者还不是美第奇家族,而是您的母亲,一位出自美第奇家族的贵夫人,是么?一位贵夫人不去赞助艺术和慈善,却来赞助武器开发,这未免不合常理。”

“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路易吉说,“那敌人的名字是西泽尔·博尔吉亚!”

“我听说过这个名字,红龙,锡兰毁灭者,曾经和龙德施泰特并称的天赋骑士。但他已经废了不是么?根据我们的情报,他非但足足三年没有接触过机动甲胄,而且神经系统受损程度超过80%。他现在能否驱动炽天使都是问题,更别说挑战普罗米修斯了。”

“可正是他在马斯顿杀死了你们最优秀的试驾骑士,以绝对的优势。正是因为他那鬼神般的表现,枢机会才给他留了一条生路。”路易吉的笑容中多了一丝恨意,“密涅瓦机关要让西泽尔做新型炽天使的试驾骑士。”

“那又怎么样?就算他曾经是狮子,如今也只是头瘸腿的狮子。您的母亲特别讨厌那只瘸腿的小狮子么?”

“那个叫琳琅的女人留下的一切,我母亲都讨厌。”

“真有趣,在这场普罗米修斯和炽天使的竞争中,圣座一家却截然分为两派。”主人说,“随便你们吧,如果你们愿意捐献资金,原罪机关也没什么理由不接受,但是别提什么额外的要求,我们不想谈什么交易。”

“很小的一个要求,可以么?”

主人不再回答,转身就要离去。

“请您留步,我们只是希望为普罗米修斯提供一位优秀的试驾骑士!”路易吉大声说,“如果他的素质不能令您满意,那么这个要求也作废!”

“试驾骑士是很危险的工作,你们要派一个人来送死?”主人停步回头。

“普罗米修斯和炽天使会有一场对抗,来决定谁才是未来的究极武器,对么?”路易吉的眼中含着锋芒,“如果可能,我们希望由我们提供的试驾骑士,在那场对抗中砍下西泽尔的头!”

主人静静地看着路易吉的眼睛,过了很久才微微点头:“可以,这个要求我们可以满足。看起来你真的很恨你父亲的私生子,这对你可不好,你是学习神学的,想要成为未来的教皇,你应该怀着慈悲的心。”

“神可不只是慈悲,神也惩罚魔鬼。”路易吉说这句话的时候,不自觉地咬着牙齿,发出咯嘣的微响。

“请回吧。”主人说,“原罪机关的银行账户你们是知道的。”

“还有另一个小要求!”路易吉急忙说。

“原罪机关不喜欢一个又一个的小要求!”主人的声音越发寒冷。

“看在我远道而来的分上……能允许我看一眼那伟大的机械么?”路易吉鼓足了勇气,试探着问,“看一眼而已,让我知道什么是普罗米修斯。”

主人沉默了很久很久:“好奇心,有时候是会害死人的。”

路易吉忽然听见了风声,不是随着细雨而来的萧瑟的山风,而是席卷世间一切的狂风,随着那风卷起,天空骤然变得雪亮!

他本能地想要闪避,虽然他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但他意识到了危险的降临,简直就像是死神从天而降!

等他回过神来,一面钢铁的墙壁已经落在了他和主人之间。

他战战兢兢地仰头看去,看见了模糊的黑影,仿佛顶天立地,那照亮天空的强光是它的双眼,那从天而降的钢铁墙壁竟然是一柄重剑!世间从未有过如此巨大的剑,大到能切山断河!

“那是……那是……”路易吉的声音颤抖,他的心脏跳得简直像要突破胸腔。原来普罗米修斯一直就站在他们身边的黑暗里,只是它太过巨大,路易吉误以为那是一座施工用的铁架。

来之前他就已经听说了这种机动傀儡的巨大,身高接近十米,重量无法判断,唯有最重型的火车或者飞艇才能够运输它们,单体的普罗米修斯就能摧毁一支装备了战车和重炮的军队……

可当这件究极武器在他面前隐约露出真容的时候他还是被吓坏了,简直就像是钢铁为躯的古老神祇从天空里弯下腰来,它的呼吸都会是席卷世界的狂风——如果它真能呼吸的话。

主人平静地踏上那只平摊在地面上的狰狞铁爪,被它带着腾空而起,再也不看路易吉一眼。

“既然你们有诚心,那就如你所愿,用这柄剑,砍下你弟弟的头颅。”主人的声音从高空中传来,“但别以为捐助了金钱就能对原罪机关指手画脚,对炽天使的战争我们必将取胜。炽天使,那是早该从历史中扫出去的垃圾!”

接驳实验

升降梯发出轰隆隆的响声,沿着滑轨沉入地层深处。

唐璜和昆提良对视一眼,彼此的神色都有些不安。阿方索仰望着上方漆黑的垂井,几百米长的钢索吊着这架升降梯,井中回荡着各种各样的声音,有的明显是机械运转的噪音,有的则像怪兽吼叫。

他们已经身在密涅瓦机关的“鹰巢”内部,对于唐璜和昆提良来说,这里只是“不可思议”和“大开眼界”而已,而对阿方索来说,这里几乎可以称作“圣地”。这是每个机械师都想要拜访的地方,它象征着机械技术的巅峰。

阿方索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得到了邀请。傍晚的时候一辆黑色礼车停在都灵圣教院门口,直接把他们接入鹰巢。开车的是个年轻的、名叫塔拉夏的机械师,自称是副总长薇若兰的助手。

“你是想用目测那根钢索的长度来猜测我们在地下多深?”塔拉夏抱着胳膊靠在升降梯的一角,“不用麻烦啦,我可以直接告诉你,我们将要抵达的中央圣所在地面以下175米。”

“在地面以下175米开凿那么巨大的空间,这不是人类能做到的事,这个工程量足够修十条通往东方的铁路。”阿方索说。

“当然不是人类开凿的,这是天然的地下空穴,”塔拉夏说,“这附近的地底都是这样千疮百孔,没人能解释这种地貌的成因。”

“我以前以为这里只是研究机关,想不到还是超级工厂。”

“教廷高等级的军事装备有1/3是在这里直接生产的,1/3是在这里生产核心零件,在其他工厂组装的。至于机动甲胄,我们的产量占到了60%。”塔拉夏的语气里不无得意,“即使同样的东西,其他工厂的品质跟我们的作品也有天壤之别。”

他特意用了“作品”这个词而不是“产品”,可见密涅瓦机关的机械师们委实是把机械当作艺术和美学来研究。

“这么机密的数据,告诉我们没关系么?”阿方索有些惊讶于塔拉夏的坦白。

“没什么,你们有权知道这些数据。密涅瓦机关已经将你们的保密级别统一提升到A级,从此你们就有了自由出入密涅瓦机关的权力。”塔拉夏将三枚黄铜铭牌抛给三位骑士,“少数禁忌空间除外。”

阿方索轻轻地抚摩着那枚铭牌,铭牌上是蚀刻的六翼猫头鹰:“为什么给予我们这么高的权限?”

“因为你们是西泽尔的人,西泽尔的人就是我们的人。”塔拉夏轻描淡写地说。

这时候升降梯到达了底层,钢铁闸门轰隆隆地打开,巨大的中央圣所呈现在三位见习骑士的面前。他们仰头看去,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聚光灯的光从四面八方照来,汇聚在半空中那具暗金色的金属骨骼上,骨骼上垂下无数的电线,被那具骨骼包裹的人正是上半身赤裸的西泽尔,他低垂着头,闭着眼睛,像是在睡梦中。

穿着白色实验袍的工程师们活跃在周围,有些负责观察仪表读数,有些来往传递文件,有人在窃窃私语,绘图笔在纸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神经接驳实验,已经进行了差不多两个月,上面说也该让你们知道内情了。”塔拉夏说。

无人回答,三名骑士都默默地望着那高悬在半空中的男孩,既惊悸又有些悲伤。

这两个月来每晚都有一辆车停在坎特伯雷堡门口,接西泽尔去密涅瓦机关“喝茶”。西泽尔从不说明自己去密涅瓦机关是做什么,沉默地上车,沉默地回来。据碧儿说他回来总是在午夜之后,有时甚至凌晨,脸色苍白,疲惫得好像随时要倒下。

西泽尔去密涅瓦机关到底做了什么,越来越成为骑士们心头的一根尖刺。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9章 炽天使的重临(2) 下一章:第11章 炽天使的重临(4)
热门: 圣母 地疤 天路杀神 苍白的轨迹 碎便士 第三死罪 造彩虹的人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末世大农场主 春风柳上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