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古洛诺斯的阴影(1)

上一章:第15章 中山之狼(2) 下一章:第17章 古洛诺斯的阴影(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夜探

深秋,深夜,翡冷翠郊外的山中。

黑色的重型车辆沿着崎岖的山路行驶。山路的一侧是如墙壁般矗立的岩石,另一侧则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密涅瓦机关总长佛朗哥亲自充当司机,探头探脑地看着路,薇若兰坐在副驾驶座上,跷着二郎腿,曲线玲珑,面无表情。后排则塞了西泽尔和他的三位骑士,挤得像是沙丁鱼罐头。再后面是沉重的货箱。

“昆提良,把你的胸肌挪开!”唐璜恼火地说,“它挤在我脸上让我无法呼吸了!”

“我倒也很想把它放在后备厢里……”昆提良无可奈何地说。

“我说你们能不能安静点儿?”佛朗哥不停地转过身来吹胡子瞪眼,“这是一次秘密的侦查!秘密的!别以为原罪机关那帮人是蠢货,他们一定会在周围布置警戒哨,一旦我们被发现,演习就会取消!”

“哼!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靠不住了!如果我还是当初那个致命美少年,我要你们这帮蠢货干什么?从设计机动甲胄到驾驶它们打断普罗米修斯的腿,我一个人全做了!”他恨恨地仰头灌了一口威士忌,紧握着方向盘,继续找路。

“总长大人您已经喝了半升威士忌了,安全驾驶您大概没有学过吧?”唐璜看着车窗外刀削般的悬崖。这种深夜行车委实惊悚,尤其是你的司机是个醉酒的疯子时。

“对!勇敢的年轻人就要像我这样!喝着威士忌去把敌人打趴下!原罪机关的小贱人们!佛朗哥来找你们啦!你们还不知道吧!哈哈哈哈!”总长大人狂笑着踩下油门,全然忘记了片刻之前他还要求唐璜和昆提良安静点儿。

从夏末到深秋,神经接驳实验已经进行到了第四个月,进度不能说没有,但是经历过西泽尔的那次失控之后,密涅瓦机关不敢再增加实验强度。

根据积累下来的实验数据,佛朗哥亲自动手改进神经接驳系统以图降低反噬,但迄今为止仍未造出原型机来。如今的密涅瓦机关连红龙改型那样的实验用机体都拿不出来。

而万国盛典明天就要开幕了,各国使团都已经抵达翡冷翠,新炽天使和新型普罗米修斯的对抗测试很快就会启动。

普罗米修斯的进度一路高歌猛进,以“秘银之鬼”彼得罗夫设计的为第一代,西泽尔在马斯顿见到的是第二代,如今的普罗米修斯已经是第三代,第二代机体已经可以和龙德施泰特那种级别的炽天使骑士对抗,简直不敢想象第三代该是何等的威力。

阿方索他们干着急也使不上力气,他们还在做最初级的训练,他们曾经驾驭过普通的机动甲胄,但那跟炽天使不是一个概念,他们得重新训练。

在低反噬版本的炽天使造出来前也没人敢给他们穿上炽天使甲胄,当年西泽尔那批少年骑士无一不是百中选一,最后都落得神经损坏甚至成为植物人的下场。

今晚他们结束了都灵圣教院的基础课程赶往密涅瓦机关,却被通知今晚的训练临时改为野外“演戏”。

“我们已经探听到了原罪机关的实验场所在地!今夜他们正准备测试第三代普罗米修斯!我们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佛朗哥杀气腾腾地宣布。

说这话的时候他穿了一身黑色风衣,外加黑色面罩,打扮得像个潜行者,可因为薇若兰的存在,这番伪装毫无意义,机械女皇仍是自己的着装风格,只不过把短旗袍换成了长旗袍,在旗袍外披了一件米白色的风衣,妖妖娆娆万分醒目。

开始佛朗哥对薇若兰的衣着很不满意,说:“嘿嘿!你要搞清楚!这可是秘密行动!你为什么要穿得好像出席舞会?”

薇若兰冷冷地说:“我们密涅瓦机关的人在翡冷翠行动,没必要怕谁知道。滚到你的驾驶位上!开车!”

佛朗哥为学生这种毫无理由的霸气倾倒,就不再说什么了。

这时候他们已经离开城市边界超过半小时了,山路崎岖陡峭,如果不是这辆重型车辆的轮胎上捆了防滑的铁链,也许早就滑到山沟里去了。

“我说原罪机关真的会把实验场放在这边么?他们怎么把普罗米修斯运过来?”昆提良趴在车窗上往外看去,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蒙蒙细雨,视野之内只有一片白茫茫的水花。

“放心吧!我的情报不会出错的!”佛朗哥摇下车窗,“呸”的一声吐掉嘴里的雪茄烟头,“我亲自来踩过点!”

“踩点这个词听起来很专业啊,总长大人!”唐璜不失时机地赞美,“您真的一直是机械师么?我还以为您在阿非利加的师团中当过间谍呢!”

“哈哈哈哈,被你看出来了!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可能知道我年轻时那丰富多彩的经历?哈哈哈哈,那时我是何等致命的美少年啊!就像唐璜你现在这样……”佛朗哥果然上当,再度开始宣讲自己“致命美少年”的时代。

薇若兰面无表情地把橡胶耳塞塞进耳朵里,蜷缩在车座上阖眼入睡,从侧面看去,她的睫毛长而浓密,因为是白色的,仿佛盖着一层细雪。

西泽尔把车窗打开一道缝,深深地吸了一口外面透进来的冷空气,直凉得脑神经都微微疼痛起来。

四个月的实验后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离“骑士王”越来越远了,凭着在马斯顿一怒毁灭整队普罗米修斯的战绩,他一度自信还能再度穿上炽天使甲胄,去亚琛迎回阿黛尔。

但现实是残酷的,可能真像薇若兰判断的那样,他的神经系统受损程度超过80%,如今他只剩下当初的20%,这20%甚至不够他穿上甲胄正常活动。

其实他活下来本身就是个奇迹,他原本应该死在马斯顿才对。

薇若兰和佛朗哥都暗示过他,很可能他就只能充当新型炽天使的实验体了,即使他们能够如期造出新型炽天使,并赢得跟普罗米修斯的对抗,最后也是用来武装阿方索他们。

西泽尔相信阿方索,也相信唐璜和昆提良,他选择的同伴能够贯彻他的计划,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把阻挡他们的每个人都打倒,可有些事,他还是想用自己的手来解决……有些人,还是想要自己杀……

他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手,想着它是一只金属利爪,曾有多少鲜血从那只利爪上滴下来,他厌恶鲜血,却又希望在上面涂抹某些人的血。

眼下的情况已经很危急了吧?因为他的退步,炽天使远远地落后于普罗米修斯,虽然佛朗哥什么都不说,每日里还在怒骂原罪机关的小贱人,说他们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但西泽尔知道佛朗哥已经急了,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以机关总长的身份来做这种间谍的勾当,他急于知道对手的进度。

这辆车里的每个人其实都心急如焚,包括那个看起来完全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的薇若兰。炽天使能否成功,关系到的可是她的名誉和地位,还有她那如日中天的未婚夫。

行刑地

礼车在湿润的地面上侧滑,艰难地停在了悬崖边。

“就是这里了!”佛朗哥压低了声音宣布,同时关闭了车灯。

“总长大人您确定?”唐璜率先跳下车。

今晚是他表现的场合,所以他也是全副武装,黑色潜行作战服,外罩可以防弹的钢丝马甲,袖中藏着攀缘用的铁钩,背后交叉捆着弧形的薄剑。凭着这身装备他可以去世界上绝大多数地方。

西泽尔和阿方索也都换上了军便服,虽说他们还没正式恢复军籍,但军服以前发得太多,在家中衣箱里找找总是有的,只不过当年的尺码今天穿起来略小。

至于昆提良,他居然穿着都灵圣教院的校服,这可怜的家伙连初等院的进度都跟不上,不得不天天补课,下课之后校服都没换就直奔密涅瓦机关和他的兄弟们碰头了。

好在佛朗哥给他找了一件黑色的橡胶雨披,否则这个校服男子就太过醒目了。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一道裂谷的底部,裂谷中满是沙沙的雨声,翡冷翠郊外的山区中尽是这样的裂谷,裂谷和裂谷相平行,从高处看仿佛是神用铁犁在大地上犁出来的痕迹。

“可笑的年轻人!”佛朗哥走了过来。

看他那身装备完全没法相信这是教皇国最高研究机构的负责人,他在衣服外面捆满了皮带,皮带上挂满了结实的金属扣,手中提着形状古怪的枪械,背后背着细长的气罐。

“不是说过了么?原罪机关那帮小贱人就算再没脑子,也会在实验场附近布置警戒哨的,我要是直接把车停在实验场门口然后走进去,那叫偷窥么?那叫公务拜访好么?”佛朗哥指着旁边的峭壁,“我们得爬过去!”

“啊?”昆提良傻眼了,“总长大人!有这种安排为什么不早说啊?你以为我们是猴子么?”

“你们不是见习骑士么?这么一座小山都爬不上去,将来怎么在战场上碾压敌人?”佛朗哥神气活现地说着,举起手中的枪械,对准高处发射。

“砰”的一声闷响,一支锋利的箭状物射向天空,旋转着打开了倒钩,落下来的时候钩在了岩石的缝隙中。接着固定在皮带上的强力弹簧发动,生生地提着佛朗哥离开地面。

他手脚并用地向上攀爬,在提升装具的帮助下显得游刃有余。不得不说作为研究人员,在他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体魄,还是拜他年轻时候混迹街头打架斗殴那段生活所赐。

山崖确实很高,即使有提升装具的帮助,每爬十几米也得停下来略作休息,佛朗哥休息了三次这才扭头往下看去,想看看这帮年轻人满脸无奈的表情……可他吓得一哆嗦,差点脱手掉下去。

南部小子那张呆滞的脸就在他脚下。

“混账!你怎么爬上来的?”佛朗哥傻眼了。

“就是……爬上来了啊。”昆提良没有理解佛朗哥的意思,绕过他继续往上爬,不需要什么提升装具也不像不远处的唐璜那样借助铁钩,就是那么简简单单地……往上爬。

有着足够强的肌肉作为后盾,他确实不需要什么工具辅助,佛朗哥当然不会知道,这小子可是十岁就能徒手爬上灯塔顶的怪物少年。

“总长大人你不知道,他确实就是只猴子。”唐璜也神色轻松地超过了佛朗哥,还不忘帮总长大人检查了一下索具。

阿方索对这种无聊的竞争毫无兴趣,那帮人忙于炫耀各自的技术时他一直在调整自己的右臂,他的右臂外套着伪装用的黄铜假肢,机件打开就是攀登工具。

他的力量不如昆提良,灵活不如唐璜,但靠着这条右臂爬到悬崖顶倒也毫无问题。

西泽尔就只能仰头等待了,阿方索是说自己爬到顶部后会垂下一根钢丝索给他。可他忽然听到背后传来动力核心运转的呜呜声,一根绳索套住了他,带着他笔直地上升。

他迎着细雨看向上方,米白色的风衣在风中飞舞,那双巧克力色的矫健长腿竟然踩着悬崖,违反物理定律地往上走去。

从佛朗哥到昆提良,所有人都惊叹地看着这一幕,全身笼罩在金属外骨骼里的薇若兰一步步地走上悬崖,她每走一步,外骨骼的尖爪都会抓进石缝里去,双动力核心的支持让她行动自如,白色的长发在风雨中飞扬。

“我说唐璜,不是说凡你见过的漂亮妞儿都没有能从你手心里逃脱的么?可你已经见了副总长大人好几次了,怎么没见你动手啊?”和唐璜并肩休息的时候,昆提良忽然想起了这一出。

唐璜翻翻白眼,表示懒得理这个神经病,而后忽然发力,在岩石间跳跃行进,抢在薇若兰之前抵达了悬崖顶部。

他小心地探头往下望去,不禁打了个寒战。

悬崖后是另一道裂谷,裂谷深处有依稀的灯光闪动,浓密的白色蒸汽从裂谷里往上涌。这种寒冷的雨夜,裂谷底部出现这样的高热反应,只有两种解释,要么裂谷底部有座活火山,要么裂谷底部有巨大的人工热源。

那是一座巨型蒸汽站,毫无疑问,佛朗哥的情报是准确的,这种级别的蒸汽站,可以给整个社区供热,也可以驱动十米级别的机动傀儡!

“先别露头!”唐璜压低了声音。

“怎么了?”昆提良只落后他两个身位,正仰头观望。

“警戒哨,这里漫山遍野都是警戒哨。”唐璜低声说,“首先,副总长大人,你得把你那具外骨骼的动力输出调到最小,它的蒸汽排放最可能暴露我们的位置;然后得摘下我们身上所有可能反光的东西,这些都是危险的;最后,我们得感谢这场雨,如果这是个星夜,我们很可能就得去跟原罪机关的警卫们谈谈了。”唐璜调整了背后的弧形薄剑,“即使是个雨夜也得做好和他们谈谈的准备,这里的防御不亚于教皇厅!”

他的语气全然不是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当年最优秀的刺客型骑士,当然不只是善于用甜言蜜语刺中女孩的心房,夜行、突击、谍报都是他的长项。

他们以岩石为遮挡往下望去,可什么都看不清楚,偶尔能听到蒸汽云中传来沉重的金属脚步声,想来是甲胄骑士在巡逻。

“哼!原罪机关的小贱人!居然用老子造的机动甲胄当警卫,有种用你们自己的普罗米修斯当警卫啊!”佛朗哥恶狠狠地咒骂。

但这无济于事,他只是受命生产机动甲胄,完工之后那东西就归教廷和军队控制了。

“这真是普罗米修斯的实验场?为什么要放在山沟里?”昆提良还有些疑惑。

“为了保密,枢机会是想用普罗米修斯巩固教皇国的地位,所以它的所有细节都是绝密。注意那边反光的地方,应该是一条铁路,他们为此还特别修了一条铁路。”唐璜低声说。

“他们花的都是本来属于我们的钱!”佛朗哥简直悲愤了,“看看这帮小贱人花钱的派头!我呢?我只有把废弃的仓库收拾出来当开发基地!不行!下次枢机会开会的时候我还是得咬死那帮老东西!”

“嘘!”阿方索忽然发出警告。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疾风扫开了裂谷底部的蒸汽云,实验场的全貌忽然就出现在他们的眼皮底下。

“那是……”阿方索深吸了一口冷气。

“没错,”薇若兰低声说,“原罪机关的‘行刑地’实验场,第三代的普罗米修斯就是在这里诞生的!”

代号“古洛诺斯”

那魁伟的、嶙峋的、通天铁塔般的黑色巨人沉默地站在裂谷底部的平台上,几十条钢缆帮助这个庞然大物保持平衡。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5章 中山之狼(2) 下一章:第17章 古洛诺斯的阴影(2)
热门: 暗行者 神经漫游者 植物 双子杀手 黄庭道主 远野物语Remix 新参者 网游之三国无双 神血战士 夜船吹笛雨潇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