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忍冬之女(1)

上一章:第20章 古洛诺斯的阴影(5) 下一章:第22章 忍冬之女(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拂晓之前

这个时候,翡冷翠城中,教廷区前,扎着数以百计的白色帐篷,帐篷里灯火通明。

教廷区是教廷和核心机关驻地,翡冷翠没有城墙,教廷区却有城墙,它被坚硬的白石城墙所包围。城墙周围是一片开阔地,平民是不可以在这个区域建房屋的,扎帐篷也不允许,但今夜例外,今夜在这里扎帐篷的是各国使团。

还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西方各国的盛会——万国盛典也将于太阳升起的时候开始。

所谓“万国盛典”,是机械艺术和外交的盛会,通常每隔十年在翡冷翠举办一次。各国使团从四面八方会聚过来,觐见教皇,商讨盟约,盛典期间还会举办很多博览会和拍卖会。

在那名目繁多的活动中,参会者可以认识高高在上的权力者和倾国倾城的名媛,品尝美酒拍卖艺术品,还能参观匪夷所思的新型机械展。

利维坦级的飞艇就是在上一届万国盛典中展出的,巨鲸般的飞艇带着同样巨大的阴影降临在教皇宫的上空,对于当时广场上的人来说,天空都被遮蔽了,黑暗铺天盖地地降临,仿佛末日。有人害怕得惊叫起来,更多的人惊骇得无法发出声音。

但下一刻,利维坦级飞艇上垂下了数以百计的长旗,长旗上绘着各国的国徽,花瓣漫天飞舞,礼乐从天而降,人们这才转忧为喜,万众欢呼伟大的飞行时代的到来。

那震撼人心的场景被画家绘制下来,至今悬挂在教皇宫的墙上。

某位大使曾这样赞叹万国盛典:“每一届万国盛典,都像是历史又翻过了旧的一页,迎来全新的一页。”

按照历年的规矩,万国盛典从觐见教皇开始,但教廷区早晨开门夜间闭门,外人不得在入夜后出入,所以使团都会在万国盛典开幕的前一晚在教廷区门前扎下帐篷,举办联谊酒会,太阳升起的时候,集体步行前往教皇厅。

此刻副使们正为觐见教皇做最后的准备,整理大使的礼服,检查国书,至于大使们,则端着香槟,聊着天,跟别国大使闲聊,顺便交换点政治情报。

有个人在人群里格外惹眼。他穿着一件蓝色的羊绒外套,鼻梁上架着银框的单片眼镜,手中把玩着石楠木的烟斗,还戴着一顶缎面礼帽。

这身打扮可价值不菲,单单那颗鸽血红的宝石戒指就能换一辆豪华礼车,在场的大使多半都是贵族,都不穷,可面对这个浑身上下都闪着金币之光的老家伙,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寒酸。

最令人惊讶的是,这老家伙居然是个东方人。一个东方人,怎么混进万国盛典里来的?

以前偶尔也有东方国家的使团来参加万国盛典,可锡兰战争之后,东西方之间剑拔弩张,这种时候某个东方国家派使团来参加万国盛典,恐怕有“投敌”之嫌。

“中山国大使叶素理,幸会幸会。”老家伙潇洒地自报家门。

中山国?大使们多半有些蒙,大夏联邦中小国众多,西方人很难记住,但有几个人还是想起了那位“忠勇豪侠”的中山国主来……原诚在金伦加战役中的表现,实在是太风骚了。

“中山国的使者来觐见教皇?国书里可别塞着一枚炸弹啊?”有人开玩笑说。

“怎么会呢?就像你们西方人说的,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永恒不变的是我们的利益嘛。”叶素理打着哈哈。

“不知道贵国在教皇国想要实现什么样的利益呢?”有人问。

“带着学习的心,先来看看,世界上永远不缺利益,只是缺乏发现利益的眼睛。”叶素理吐着烟圈。

“看叶大使浑身上下金光闪闪,没有一样东西不合礼仪,简直就是翡冷翠的贵族,还有什么可学习的?”

“这身衣服是我的好友哈巴东伯爵帮忙置办的,去年我在他位于香波的城堡跟米谢林以及诺顿两位爵士品尝新酒,他那位曾为皇室服务的裁缝正好也在,就为我做了这身衣服。”

叶素理侃侃而谈,把所有人都说蒙了,虽然口音还不甚标准,但从他谈及的人物事件来看,显然已混迹西方上流社会多年。

“来点煤油,把我靴子上的银扣子擦亮一些!我说你们这些笨蛋,到你们卖力的时候了!觐见圣座可不能失了礼数!”有人在旁边呵斥随从。

那是拜占庭帝国的使节,名叫卢瑟,位阶是侯爵,二十六岁,在这群资深大使里简直就是个孩子。这是他第一次出使,凡事都端着架子,聊天必说起自己的家世,生怕被人看低。

可越是这样大家就越是看低他,大使里很多人都曾是优秀的军官,甚至王牌骑士,亲眼见过血腥战场。这种人你跟他摆架子聊家世,他只会带着石刻般的笑容听着,不置一词。

眼下卢瑟故作姿态地呵斥随从,几位德高望重的大使都微微皱眉,叶素理却眉峰微微一挑,缓步来到卢瑟侯爵身边。

“煤油可擦不亮银扣子啊,来点氨水吧。如果卢瑟侯爵没有带的话,我的帐篷里倒是有的,我这就让他们去取来。”叶素理慢悠悠地说。

卢瑟惊讶地回头,看见了这个衣冠楚楚的东方老人,他微微笑着,俨然是位亲切的长者。

卢瑟跟多数西方人一样,对东方人怀着排斥的心理,但对方笑得如此亲切,他若是冷着脸就显得没有家教了,便也矜持地微笑致意。

“卢瑟先生莫不是忘了我?去年在哈巴东伯爵的酒会上,我们还碰过杯呢!”叶素理亲切地说。

“我们见过?”卢瑟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您这样一位……特别的东方长者,我要是见过一定有印象的啊!”

“岂止见过!我们还喝着克里奈村的好酒,讨论过葡萄的收成呢!您忘了么?这可叫我不知怎么放这张老脸了!”叶素理显得颇为沮丧。

卢瑟忽然记了起来,可不是么?去年在那位以酿酒而闻名的哈巴东伯爵的城堡里,他在美女们的环绕下喝多了,还穿着全套礼服从二楼跳进了游泳池……

大概是那时候结识了这个老家伙吧?难怪记不得了,这种事经常发生,最后跟哪个女孩表白他都记不得,何况跟他讨论葡萄收成的老头子。

“真是太意外了,能在这里遇见您!”卢瑟赶紧张开双臂拥抱叶素理,大家都是哈巴东伯爵的贵宾,必须给面子,“您……这个您……”

“叶素理,中山国外交大臣,我们东方人的名字不好记,侯爵您不记得很正常。”叶素理也热情地回抱卢瑟,“哪像您,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拜占庭大使,别人要奋斗一生才能达到的高度,您二十五岁就达到了。我们想忘了您都做不到。”

“您太夸奖我了,什么大使,不过是个为皇帝陛下送信的,总得有人为国分忧不是么?”在叶素理的吹捧下,卢瑟醺醺然,像是灌下了最好的葡萄酒,但嘴里还要谦虚谦虚。

“我也是为君主分忧啊,我们国君很想能在教皇面前留下个好印象,就把我给派来了,可谁想到这么大阵仗,真叫人惶恐啊,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叶素理叹气。

如今卢瑟跟叶素理已经算是朋友了,当然不能见死不救,他拍了拍胸口:“外交礼仪方面我倒还有些小小的心得,到时候您跟着我就可以了,我会提醒您的!”

“太好了,无言以表达我的感激,那我就一路跟着您了。”叶素理表现得受宠若惊,心里说解决了,果真这半大孩子是个没心机的主儿。

事实上他既不认识卢瑟也不认识那位哈巴东伯爵,但他确实参加过那场晚宴。哈巴东伯爵以善于酿酒著称,每年出新酒的时候都会举办盛大的品鉴会,贵族们从各地赶往哈巴东伯爵的城堡,在美女美酒的包围中度过醉醺醺的一夜。

叶素理当时正想混进这个圈子,但不得其门而入,无奈以烟火师的身份混进了哈巴东伯爵的家,目睹了卢瑟从二楼跃入游泳池的壮举,也知道了那个爱炫耀的年轻人是拜占庭皇帝面前的红人。

卢瑟能混上大使倒不是因为他的外交能力出众,而是他妈妈是前任拜占庭皇帝的情妇,卢瑟跟现任皇帝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七世鹰视狼顾,本不会重用这种脑袋里缺根筋的异母弟弟,但老皇帝临终前留下遗愿要他照顾这“流落在皇宫外”的一家子,查士丁尼七世也不得不提拔一下这个好玩的弟弟。

卢瑟这种人恰恰符合叶素理的需要。在西方社交圈混了几年,叶素理深知能否进入一个圈子,全看有没有人介绍。现在好了,他跟卢瑟伯爵成了“好朋友”,这傻小子将成为他敲开教皇国大门的第一块砖。

老家伙得意地在心里哼着东方小曲儿,表面上还是情真意切地跟卢瑟侯爵聊着他们“相识”的那场宴会。

“您是怎么跟哈巴东伯爵认识的?那种场合东方朋友可不多……”卢瑟好奇地问,突如其来的巨响打断了他的问话,也省得叶素理编谎话骗他了。

李锡尼的拒绝

先是尖锐的摩擦声,然后是轰然巨响,还有火光,听声音感觉是一辆车在附近翻车了,还发生了爆炸。

可是教廷区附近,怎么会有人飙车?听那声音还不是普通的礼车,而是某种重型的……军用车辆。

几分钟后,轰隆隆的巨响逼近了,听上去是个机械化的某个师团!大使们面面相觑,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对。

全机械化的师团,西方各国都有几个,但都是军队的中坚,往往由君主直接指挥。教皇国的技术最先进,70%以上的师团已经完成了机械化,但那些师团纯粹用于对外战争,都应该远离首都驻扎,怎么会公然闯入圣城?

黑衣的军人们出现在人群中,他们微微鞠躬,向大使们表示歉意,拔出藏在军服下的轮转式连射铳,涌向帐篷入口处。

负责保护使团的当然得是精锐中的精锐,那些都是异端审判局的执行官。

冲出帐篷的瞬间,连执行官们都惊呆了,数以百计的斯泰因重机正围绕着帐篷高速行驶,机械化的骑兵们穿着清一色的白色军服,金属肩甲上漆着鲜红的十字架。

那场面简直就是一群白狼在狩猎。

“保护贵宾!”为首的执行官下令。

执行官自然认出这支身着白色军服的部队是圣堂装甲师,那是直接效忠于枢机会的一支机密部队,异端审判局同样是效忠于枢机会的部队,可双方从不联络,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圣堂装甲师这种重型部队,按理说没有特别授权根本不能踏入翡冷翠,更别说公然围困各国大使了。

大使们的卫士也按住了腰间的剑柄,原本融洽的气氛忽然间降至冰点。

“我代表国家几次参加万国盛典,这样的事情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圣座几时改了待客的礼节么?”一位德高望重的大使冷冷地问。

大使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怒意,这种军事行为无疑是违背外交礼节的,而且历史上,趁着外交活动把各国大使集体屠杀的事件也不是完全没有过……只不过以他们和教皇国的亲密关系,似乎不至于要下那么狠的手。

“请您放心,各位在异端审判局负责的区域内。我们收到的命令是以剑与血保障诸位大使的安全,有我们在,诸位就绝对安全!”人群中响起一个寒冷的声音,冷得就像冰封的河面开裂。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那个说话的男人,他站在角落里,穿着一身几乎盖到脚面的黑色军服,衣领高高竖起,铸铁的纽扣扣得密不透风。他的胸前,挂着钢铁和纯银镶嵌而成的十字圣徽。

“原来是李锡尼副局长,没想到来保护我们的是教皇国的国家英雄。”还是那位首先发难的大使,但在这个散发着冰雪气息的年轻人面前,他也不得不微微点头致意,“可李锡尼副局长要怎么解释外面发生的事?”

“我无法解释,但无论是谁,只要他们敢于冲击大使们的驻地,我们都会开枪。”李锡尼淡淡地说。

“可外面那些穿白色军服的人,如果我没想错的话,是贵国军队序列中,比你们异端审判局级别更高的圣堂装甲师吧?”某位大使说。

“我们接到的命令中,并未包括不能对圣堂装甲师发动进攻。”李锡尼挥手,浓密的白色蒸汽如帘子般遮蔽了帐篷的入口处,隐藏在帐篷附近的两名甲胄骑士甩开黑色斗篷,巨神般的身影出现。

出动来保护使团的不只是异端审判局,还有炽天骑士团。

肩甲上的轮转式连射铳开始旋转,同时骑士们从左臂的盾牌中拔出了格斗短剑,甲胄内部发出轻微爆破的声音,迫于情况的异常,骑士们临时提升了甲胄的输出功率。

站在他们中间的是不着甲胄的李锡尼,但他比那些钢铁巨神般的骑士还要令人畏惧。大使们略略安心下来。

圣堂装甲师的高阶军官把重型机车停在远处,徒步接近帐篷区域。他们已经看到异端审判局的队列,也很清楚这支号称“黑天使”的军队是什么德行,当然不想在翡冷翠的核心区擦枪走火。

为首的是一位堂堂少将,左肩上用金线绣着一只飞鹰,鹰用羽翼包围着他的肩膀。和异端审判局军服那黑铁般的质感不同,圣堂装甲师的军服看起来高贵奢华。

“李锡尼副局长?”他明知故问。

李锡尼的军衔低于他,按理来说李锡尼本该主动敬礼,少将这是在点醒李锡尼,下级军官见到上级军官,当然应该恭恭敬敬地报上姓名。

“报上你的名字。”李锡尼根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少将一时气结。但这是异端审判局负责的区域,于情于理圣堂装甲师在这个区域是要吃亏点的,李锡尼虽然军衔不高,但他是国家英雄,职务已经升到了异端审判局副局长,即使自己是少将,在他面前也并没有太多的筹码可以耍官威。

“不用问我的名字,知道我是圣堂装甲师的少将就可以了。现在圣堂装甲师要求异端审判局的合作,我们要搜查这片帐篷。”少将冷着脸说。

“这里的每个人都享有外交豁免权,我想少将你很清楚他们为何聚集在这里,圣堂装甲师已经侵入了不该侵入的区域。”李锡尼说。

他的手藏在斗篷里,始终握着剑柄,每次风吹动那件斗篷,出现海水般的纹路时,周围的人都会没来由地心惊一下。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0章 古洛诺斯的阴影(5) 下一章:第22章 忍冬之女(2)
热门: 交错的场景 野性的证明 中国式秘书 超禁忌游戏2 阴缘伞 锋行天下 命案目睹记 千门之威 不灭元神 江湖不挨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