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屠龙者圣乔治(1)

上一章:第25章 忍冬之女(5) 下一章:第27章 屠龙者圣乔治(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复生的红龙

万国盛典影响了每个翡冷翠人的生活,这个庆典堪称整个西方的狂欢,各国使馆的外墙上都垂下几十米长的旗帜,旗帜上是各国的徽章,有的是鸢尾花,有的是波斯菊,有的是双头的喷火龙。

道路两边也飘扬着各色旗帜,常常见到人群夹道欢迎某个车队。城市中央的空地上用铁架和玻璃搭建了一座奇迹般的建筑,像是透明的金字塔,各国使团都带来了本国最先进的技术,在那里展出,各家贵族都带着女眷前往观赏,道路经常堵塞不通。

这个盛典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自从西方进入机械时代,每隔十年各国都会向翡冷翠派出使团,带着本国最新的机械作品,举办展览,相互交流。教皇国也会摆出主人的态势,殷切地招待盟友们。

但这只是万国盛典的表象,表象之下,各种势力对撞,各种交易达成。使团之间频繁地接触,各使团和教皇国的各大部门也频繁开会,要在几个月内确定未来十年西方各国的势力格局。

这次的万国盛典尤其微妙,在金伦加会战中,用机械武装起来的十字禁卫军败给了还骑着马拿着劣质火枪的东方人,这令教皇国的声望大大降低,此前教皇国还向各国借了巨款用于战争,眼下东方的土地一寸未得,借款却该偿还了,使团还有催债的责任。

正是为此教皇国才急于展示新的机动武器,以巩固自己的地位,而各国使团却想借此抬高本国的地位,以免总被看作教皇国的追随者。

都灵圣教院也被卷入了这场狂欢中,各国使团都带来了本国的知名学者。学者们来到翡冷翠,当然不能不拜访都灵圣教院。于是学校每天都有学术活动,对热爱知识的学生来说,每天都是饕餮盛宴。

对热爱社交的学生来说,盛大的交流会和舞会,除了可以免费吃吃喝喝,更重要的是让他们有机会结交大人物。

这些并未影响到西泽尔的生活,他没有贵族头衔,也就不会有人邀请他参加各种活动。他按时地上学下学,在喧闹的人群里像个被遗忘的影子。

三骑士过得都比他有滋有味,阿方索忙于参加各种机械学和数学的讲座,唐璜在交流会上被很多女孩垂青,因为应付不过来而不得不求助于昆提良,昆提良才懒得帮他应付女人,他自己也参加交流会,靠吃免费食物增重了好几公斤!

西泽尔并未去赴叶尼塞使馆的舞会,瓦莲京娜也没有派人来问,据说在那场舞会上公主殿下明艳照人,在社交圈引起了轰动,她跟各路贵公子跳舞,谈吐优雅动人,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是个浑身机油味的女汉子。

婚约的事情有些消息灵通的家伙已经知道了,可谁也不信堂堂叶尼塞公主会履行婚约,那个地位卑贱的未婚夫甚至都没有在舞会出现就是明证。瓦莲京娜的追求者团队在几天内就成形了,各路贵公子都跃跃欲试,仿佛一群争夺鲜肉的狼。

碧儿急得愁眉苦脸,西泽尔也急,急的却不是一件事,而是普罗米修斯和炽天使的实战测试之日已经临近了,好不容易控制住了骑士之骨,却因为他受伤而无法继续训练。

升降梯轰隆隆地下降,直至地底深处,西泽尔旋转密码锁,蒸汽流喷涌,机械闸门轰然洞开。

那道闸门后面就是中央圣所,新型炽天使的地下实验场。他的身体差不多恢复了,是时候继续进行甲胄测试了。

今夜鹰巢里的气氛说得上是热火朝天,西泽尔经过维苏威火山的时候,机械师和锻造师匆忙地在各自的工作台上忙碌,高压炉开闸的时候喷出几米长的火舌,新式合金铸造的甲胄部件烧得白热耀眼,拿出来后迅速地投入冷却剂中。

在西泽尔养伤的这段时间里,佛朗哥可没闲着,这家伙真是铆了一股劲儿要打败原罪机关。

闸门打开,西泽尔忽然愣住了,就在他的正前方,一具魔龙遗骸般的甲胄端坐在绵密的白色蒸汽中,像是随时都会活过来。

佛朗哥正带着他的机械师们,围着那具甲胄忙碌,甲胄身上连满电极,随着佛朗哥不断地开合电闸,甲胄发出低沉的声音,甚至手指弯曲,像是某种活的东西。

“这是?”西泽尔的目光中也流露出惊叹之意。

他是甲胄骑士,面对外形如此强大的甲胄,冷静如他也还是会着迷,就像优秀的骑士看见纯血骏马会着迷那样。

“你的甲胄!”佛朗哥灌了一口威士忌,“老子为这玩意儿已经三天没合眼了!”

西泽尔围着那具全新的甲胄行走,目光扫过它的每个细节,坚厚的盾形肩铠、双层设计的臂铠、鱼鳞式的腹铠和带十字形透视孔的头盔,看起来不亚于李锡尼那件威震诸国的猩红死神。

它的左肩上用东方文字写着“红龙”二字,也不知道佛朗哥从哪里找来那么懂东方书法的人,字迹苍劲有力,像是鬼神之符。

“新的红龙!”佛朗哥大声说,“威猛吧?是要灭掉那帮小贱人的态势吧?”

西泽尔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甲胄的面部,声音微微颤抖:“真像黑龙啊。”

黑龙,那既是龙德施泰特的代号,也是龙德施泰特所用甲胄的代号,正如西泽尔是红龙,他曾经用过的甲胄也叫红龙。

这具甲胄虽然格外魁伟,但西泽尔仍能看出是龙德施泰特那具甲胄的翻版,虽然此刻它呈现出更加绚丽的乌金和藏红色,而黑龙是黯黑如夜的。

佛朗哥显得有点丧气:“废话!设计全新甲胄哪有那么容易!时间不够用了,就只好黑龙的基础上做改进咯,不过设计了全新的神经接驳系统,反噬肯定是降下来了,威力嘛也还不错,外形更是威猛!展出的时候那帮不懂行的家伙一定会尖叫的!”

“没想到它这么快就完工了。”西泽尔说。

“其实设计早就做完了,只是需要搭配新的神经接驳系统,”佛朗哥说,“看了普罗米修斯之后我心里就更有数了,趁着你休息的这几天完成了最后的调试。”

“什么时候能测试?”

“听说你的未婚妻来翡冷翠了?”佛朗哥没有回答西泽尔的问题,而是八卦起来,“听说可是个大美人,小西泽尔你很有艳福哦。”

“我不觉得她是准备来结婚的。”

“搞定那种女人当然不容易,神怒骑士团的副团长,啧啧,一个公主,本可以过养尊处优的生活,为什么要追求极致的武力呢?”佛朗哥龇牙,“你要娶的不仅是个身体穿着甲胄的女人,还是个心里也穿着甲胄的女人。”

“是啊,她的心里穿着甲胄。”西泽尔想了想,点点头。

“穿着甲胄的女人,赤手空拳是没法征服她的。这样的话,你也穿上甲胄怎么样?”佛朗哥拉开红龙的胸铠,回头看着西泽尔,“现在就能测试,要不要试试?”

西泽尔微微一怔,这就来了么?他终于要再一次穿上甲胄,不是骑士之骨,而是完整的机动甲胄,新的……红龙!

这当然是个诱人的邀请,他渴望这一天已经渴望了很久,可他真能做到么?抵达了恐惧底层,通过了神经接驳系统的考验,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能驱动完整版的甲胄,他只剩当初的20%了,20%的红龙……

甲胄静静地坐在那里,魁伟的身躯上流动着乌金色的光芒,十字形的眼洞中一片漆黑,它是崭新的,却又是古老的,仿佛千年之前被封印的恶魔,只要你握住它的手,它就会睁开眼睛,向你发出沉寂了千年的狂吼。

“好的。”西泽尔把手按在甲胄的手上。

火中取栗的猫

“我就知道你不会拒绝,你是火中取栗的人。”佛朗哥得意地一笑。

“火中取栗的人?”

“查理曼谚语,说猴子眼馋主人在火中烤的栗子,就劝诱猫去把那些栗子扒出来,猫扒出了栗子,却烫伤了爪子,栗子反倒被猴子吃了。查理曼公国的人说某人是火中取栗的人,是说那种被人利用、冒了险却一无所得的人。”

“在教授眼里我是这种人?”西泽尔问,佛朗哥给出的可不是什么好评语。

“但用在你身上就不是那个意思了,你看起来很乖,但赌性很重,不在乎冒险,如果火里烤的东西真是你在乎的,就算把手烤焦,你也会伸手进去抓住。”

西泽尔诧异地看了佛朗哥一眼,这个老家伙今天表现得就像个哲人,不过佛朗哥一直就是这样,平日里疯疯癫癫,偶尔又有一两句锋利如针。

“换了任何人,如果就只有那么一个栗子,都会伸手进火里去紧紧握着。”西泽尔轻声说。

“那就准备坐上荆棘丛生的王座吧,两手空空的小西泽尔。”佛朗哥拍拍他的肩膀,忽然放声大喊,“各部门准备!就是现在!”

他一脚踢开电闸,螳螂手臂般的机械组从上方降下,锁住了西泽尔的双臂,将他整个人拉伸成十字形。另一组机械臂则从红龙端坐的金属座椅背后探出,快速地拆解了这具甲胄。

“新版海格力斯之架!能以最快的速度武装你!”佛朗哥说着拔出一柄利刃,轻描淡写地切开了西泽尔的上衣,看不出这老家伙还是个用刀高手,碎片纷坠,却完全没有伤到西泽尔的皮肉。

那张形状怪异的座椅忽然展开,像是一个钢铁十字架,西泽尔被机械臂束缚在十字架上,骑士之骨从背后笼罩过来。

他听见金属扣合的声音、螺栓旋紧的声音,骑士之骨像条坚硬的蛇那样贴在他的脊柱上,数以百计的硬金电极贯入他的身体。

他当然会痛,但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疼痛,所以既不挣扎也无表情,就像一位君王等候着奴仆为自己披挂。

“完美!完美!”佛朗哥鼓掌。

随着越来越多的部件被锁定在西泽尔的身体上,佛朗哥构想中的新型红龙逐步成形,那是高度接近三米的庞然大物,直立的时候和马熊的高度相当。而在人类面前,它简直就是恶魔,挣脱封印的恶魔。

西泽尔仰望上方,机械臂带着面甲从天而降,仿佛加冕。

他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中,电流涌入脊椎,各种抽象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灭……以十倍速度旋转的钟表、十字架上钉满流血的玫瑰花、被缚的女孩……这是神经接驳带来的副作用,他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撑过去就好。

噩梦中断,神智骤然被拉回现实世界,西泽尔觉得自己的意志进入了钢铁内部。佛朗哥则清楚地看见漆黑的眼孔中,一双寒冷的眼睛缓缓睁开。

“好极了!好极了!我就知道它必定会接受你!因为它是红龙,你也是!”佛朗哥兴奋地狂吼,谁也不知道他在兴奋个什么劲儿,说的好像都是胡话,“走吧!红龙!让我们去……战场!”

他踩踏电闸,头顶的圆形通道骤然打开,光明泻下,钢铁底座带着端坐其上的红龙,缓缓上升。

底座载着红龙抵达中央实验场,这个实验场位于中央圣所的正上方,当年西泽尔第一次穿上炽天使甲胄就是在中央实验场。一切依稀是当年的模样,只是看起来很久不曾使用了。

当年在中央实验场里,多少男孩强忍着痛苦穿上炽天使甲胄,以血肉和机械融合,成百上千次地训练、战斗,支撑起了那个炽天使主宰战场的时代。如今这个国家的炽天使骑士只剩区区几人了,那个轰轰烈烈的时代,好像忽然就过去了。

但今天这里再度热闹起来,数以百计的工程师会聚过来,惊叹着远观,但不敢靠近。

佛朗哥得意扬扬地坐在那巨大座位的扶手上,斜靠着红龙,喝着烈酒,眼睛像是着火那样亮。

工程师们都为这架新炽天使贡献了力量,有的负责金属工艺,有的负责精密零件,但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成品,最终的产品是这神魔般的东西,他们自己都被惊到了,有种创造了历史的感觉。

西泽尔缓缓握拳,测试手部的关节,神经接驳系统运转正常,他的知觉延伸到钢铁躯干的末端。

“闪开!闪开!”佛朗哥挥手,“给我们的小宝贝让出一条路来!”

工程师们立刻撤到了实验场的边缘,把中央的空地留给西泽尔。

“站起身来!慢一点!试着掌握平衡!”佛朗哥跳了下去,在红龙的前方引导。

西泽尔用双手撑住座位的扶手,缓缓起身,腰腹部和膝盖的关节润滑得很好,摩擦的声音带着丝滑的感觉。

骑士之骨穿在身上要更加轻灵,挂载了其他系统和装甲板之后它就相当沉重了,跟中世纪武士穿着沉重的铁甲行走差不多,但直到现在为止,他还能控制住这具甲胄。

“好极了!好极了!走两步!试着走两步!”佛朗哥大声说。

西泽尔缓步前进,每成功地踏稳一步,工程师们都为他欢呼。他有点无奈,当初他第一次穿上炽天使甲胄,就能如野兽般搏杀,在发狂的状态下差点逼死黑龙,如今他只剩当年20%的潜力了,站稳走路都有人给他叫好。

“来!踢个球!”佛朗哥丢出一个软木球。

事发突然,西泽尔下意识地反应,抬脚飞踢,软木球尖啸着飞了出去,竟然把实验场旁边的铁栏杆打断了。

“好极了!反应速度不错!武器套装,有什么武器套装处在可以使用的状态?”佛朗哥转身问自己的副手们。

“武器库锁着,得有枢机会的命令才能打开,只有短刀组闪虎处在可以使用的状态。”一名副手回答。

“该死的!我们造出来的东西,枢机会却要管我们怎么用!”佛朗哥骂骂咧咧,“那就把闪虎拿过来!”

封装在武器箱中的闪虎被悬架吊到了在西泽尔面前。那是一对短刀,刃口带着粗大的锯齿,刀刃末端有虎形的雕刻,是最基本的机甲武器,类似于步兵的防身小刀。西泽尔握住刀柄,静静地端详着这对他曾经很熟悉的武器。

佛朗哥招了招手,另一名副手捧着满满一筐的软木球来到他身边。

“来玩我们的老游戏。”佛朗哥抓起一颗球,缓缓地退了出去。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佛朗哥掂了掂木球,用足力气砸向红龙的面部。

刀光闪灭,软木球无声无息地化为两半,西泽尔再挥一刀,软木球在飞行中化为四瓣。十字形的刀光残留在空气中,那是炽天骑士团的十字切,当年那个名叫何塞·托雷斯的骑士教会了他这种精巧的切斩法。

“热身结束!正式开始!”佛朗哥抓起软木球,劈头盖脸地砸向西泽尔。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5章 忍冬之女(5) 下一章:第27章 屠龙者圣乔治(2)
热门: 法神降临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荆棘王 红电 最后一个地球人 紫极舞 掌中之物 超神机械师 攀登者 恶魔囚笼 百亿遗产杀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