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屠龙者圣乔治(2)

上一章:第26章 屠龙者圣乔治(1) 下一章:第28章 屠龙者圣乔治(3)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西泽尔站立不动,闪虎带出流转的弧光,切开一个又一个软木球,越到后面,这个动作越是行云流水,完全不着痕迹。

佛朗哥看起来靠不住,但毕竟是或者曾经是教皇国的首席机械师,西泽尔深知他每一项测试的用意,踢球是为了测试平衡性,踢球的瞬间红龙就必须单腿站立,切割木球则是为了判断他的反应速度。

这两者都是最基本的测试,但唯有通过基本测试,这具甲胄才有进一步强化的价值。

刀弧越来越密集,最后交织在一起,像是绵密的网,那些软木球撞在网上纷纷粉碎,碎木屑像是爆炸开来似的,四下弥漫。副手们也帮着佛朗哥一起丢,但没有一颗软木球能突破西泽尔的刀网,空气中无数的飞行轨迹,西泽尔准确地将那些轨迹一一切断。

工程师们拥抱欢呼,他们竟然造出了如此优秀的东西!这东西简直就是机械的神明!

事实上在今天之前,密涅瓦机关的士气已经低到了一个很可怕的程度,原罪机关的压力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对方造出的可是十米级别的超级机动傀儡,那该是什么样的奇迹啊,可他们连测试版的机体都没有。

但随着第一台新型炽天使走下装配线,他们的信心又回来了。

在机械的历史上,只有这所机关真正造出过改写战场规则的武器,它的名字是炽天使,它和骑士组合在一起,书写了“机械降神”的奇迹!原罪机关只是他们的跟屁虫而已!

最后一个软木球在刀刃上炸裂,闪虎在西泽尔手中缓缓地转动一圈,收进了腿甲侧面的凹槽中,这个动作带着无尽的寂寥,仿佛绝世的剑手横扫战场之后,擦拭剑上的鲜血,把剑纳入鞘中。

欢呼声响彻中央实验场,每个人都兴奋得发了疯。人们双手高举过顶,彼此击掌,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封印之门

西泽尔大口呼吸,好让自己那鼓点般的心跳平静下来,眩晕感一阵接一阵,大脑里像是有一根危险的血管在猛跳,随时都会炸裂似的。

他知道人们在欢呼什么,但佛朗哥反倒淡定下来了,满脸无所谓的样子。在场的人中只有他、佛朗哥和少数参加过当年炽天使测试的人清楚,这具甲胄只是徒具令人惊怖的外形……

跟当年的“超重武装·红龙改型”相比,它只是个蹒跚学步的孩子!原地站立挥舞闪虎,这叫什么成功?当年的红龙可是能在高速的闪动中,以野兽般的动作发起攻击的。

在战场上他要面对的也不是软木球,而是弹雨、弩箭雨和炮弹雨。

佛朗哥当然也不会真的为这种结果兴奋,他可是见过巅峰的人,见过巅峰的人怎么会为伪品惊喜呢?他开始时兴奋地大呼小叫,无非是要鼓励士气而已。

激烈的心跳慢慢地平复下来了,西泽尔有些走神。

眼前这一幕有几分熟悉,他想起了马斯顿王立机械学院的那场测试,穿着校服的男孩女孩围绕着他,他穿着教学甲胄,教务长庞加莱用无数的苹果砸向他,他把它们切碎。

飞溅的苹果汁混合着雨水落下来,雨里带着芬芳的酸甜味,人群中有骄傲的拜伦少爷和永远贵族腔调的法比奥少爷,还有那个腿儿长长腰儿也长长的安妮……她的眼睛里闪动着异样的光彩,伞上的雨水滑下来打湿了校服裙都没觉察。

如今他们都不在了,连带着那座校园。如今回想起来那个好像人人都在欺负他的校园却是他这一生中难得的安乐窝,可他再也回不去了,人生真是吊诡,好像无论他逃得多远,最终都会回到这座罪恶的城市。

尖利的蜂鸣声响彻了中央实验场,像是成千上万的夜枭同时嘶叫。

“入侵!入侵!入侵!”卫士们从四面八方闪出,高举各式枪械。固定在高处的连射铳开始旋转,弹药被装进蜂窝状的多孔枪膛。

人们惊讶地看向四面八方,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竟然有人敢入侵密涅瓦机关?竟然有人能入侵密涅瓦机关?这里可是教皇国最核心的机械研究所,安保力度不亚于教皇厅。

教皇国立国以来,密涅瓦机关遭受入侵的记录只有区区三次,异端审判局和炽天骑士团都在第一时间出动驰援,但在执行官和骑士们赶到之前,工程师们就用雏形状态下的新式武器把入侵者抹杀干净了。

据说执行官和骑士们都不愿意看那些入侵者们的尸体,实在是太惨烈了……用某一任炽天骑士团团长的话说:“那地方根本不需要我们保护,因为那里根本就是地狱!”

是谁这么不要命?他闯入了哪个部门?他会怎么死?所有人都在思考类似的问题。

此时此刻,通往维苏威火山的机械阀门被打开了,刺眼的火光射了出来。

这条通道直通维苏威火山的底层,上方是熊熊燃烧的高温火焰和流动的合金溶液,底层是提供活力的、精密的机械系统。

各国的顶尖机械师都眼红这座超级熔炉,因为超级熔炉对锻造超级金属真的是太有利了,而只有超级金属才能衍生出包括机动甲胄在内的毁灭性武器。

没人知道谁建设了维苏威火山,也没有人能复制它,而维苏威火山真正的秘密就藏在底层,那个被称为“熔岩之心”的地方。

漆黑的人影站在阀门前,黑色兜帽之下的眼睛里,映出熊熊燃烧的烈火。

“我们在天的父,愿你的名被尊为圣,愿你的国来临,愿你的旨意承行于地,如在天上一样。”他在胸前画着十字,轻声地念出圣言。

他踏入熔岩之心,阀门在身后轰然落下。

“向异端审判局传信!派那个人来!所有人都给我待在中央试验场!封锁所有通道!所有通道落闸,闸门过电!”中央实验场里,佛朗哥神经质地咆哮,谁也不知道他在紧张什么。

“开启三号燃烧门!派人进去,现在在熔岩之心里活动的人都是敌人!卫士有权直接格杀!”佛朗哥想了一会儿后又开始暴跳。

“总长,你确信对方的目标是熔岩之心?”副手不解。

“废话!是你懂还是我懂!快去快去!”佛朗哥根本不想解释。

黑影在狭长的通道中狂奔,身体热得好像随时会燃烧起来。他没有石棉服,但严格的训练让他能用意志抵抗高温,但高温也有个令他的肌肉力量大幅提升的作用。

熔岩之心并非火海,而是由无数通风管道组成的燃烧系统,位于台伯河下游的蒸汽轮机把大量的空气抽进熔岩之心,燃烧之后的高温废气再用管道输送回去,黑影正奔跑在迷宫般的通风管道里。

时间非常有限,他很清楚,此刻执行官和甲胄骑士正在赶来的路上,退路随时可能被切断,他必须抓紧时间。

他可能死在这里,但这没什么,每个生命都是有价值的,即使牺牲也要发出光亮,这是导师说的,他铭记在心。

他手中有一份画在石棉布上的地图,这份地图是从某个曾在密涅瓦机关工作过的杂役手中流出的,记录了蛛网般的管道,但地图不够准确,管道比地图上显示的复杂很多。

应该是那名杂役记错了。这不难理解,即使穿着石棉服在这种高温环境中活动,人的神智也很难说是正常的,吸进肺里的每口空气都是火,大脑因为高温而混乱,连他都受影响,杂役又怎么能幸免?

他出现了幻觉,耳边呼呼掠过的火风中似乎掺杂着女人的哭泣声,眼前的通道也变得扭曲,背后隐约传来轻飘飘的脚步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尾随他,可每当他停下脚步扭头看向背后时,尾随的脚步声也就此消失。

他经过了一处燃烧点,锈迹斑驳的铁围栏围着这个巨大的炉心,熊熊烈焰从直径大约三十尺的同心圆环中喷吐出来,废弃的金属件在火焰中熔化成铁水,沿着圆环中的凹槽流走,铁水泛着灿烂的金色。

这无疑是机械学上的奇迹,可目睹这伟大的一幕,却根本无法让人生出欣喜或者赞叹这种感情,有的只是恐惧,对究极力量的恐惧,这种东西……根本不像是人类该制造、该持有的东西。

他四下扫视,注意到地面上有厚厚的积灰,那是炉灰,燃烧中必然产生的东西。

拭去最表面的炉灰,下面是坚硬的炭化层。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接近目的地了,根据那名杂役的讲述,熔岩之心中有些区域是从不打扫的。但熔炉底层怎么会有从不打扫的区域呢?炉灰中含有微量的炭粉,长期积攒下来会形成炭化层,被炉火引燃的话可能会发生意外。合理的解释就是,那个区域中隐藏着某项秘密。

他拾起一根钢钎去刺炭化层,足足半尺长的尖端刺了进去,炭化层的厚度接近半尺。一台熔炉要燃烧多久才能攒下那么厚的炭化层?一百年?几百年?也许熔岩之心的来历并不像教皇国对外解释的那样,它的历史甚至长于教皇国本身。

他应该很接近自己要找的东西了,可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导师说那东西既可能是某种机械也可能是某种生物,甚至可能是机械和生物的混合体。圣典上关于它的记载虚无缥缈,但可以确定的是那东西被炽热的光所包围,绝对不能直视。

究竟在哪里呢?他四下扫视,周围全都是管道和阀门,阀门开合,黄铜管道吐出浓密的白色蒸汽。蒸汽云进入燃烧点,焰柱略微降低。

这一刻,他看见了焰柱后方的黑铁大门,十二尺高的巨门,本该很容易发现,但它也被厚厚的炭化层覆盖,隐在了金属壁里。熔岩之心的建造者真是聪明,把门藏在了火焰中。

那是一扇令人敬畏的门,沉重的古式机械围绕着它,重重叠叠的铁质封条把整扇门都给覆盖了,每个封条上都刻有神秘的圣徽。

那些圣徽如今已经没什么人知道了,它们只记载在最古老的圣典中,那些圣典用失传的古代文字书写。圣徽的作用是,向神和神的使者们借力。

用东方人的话说,那些都是封印,以免那扇门背后的什么东西逃逸。长达上百年的时间里,旧的封印从不拆除,新的封印又用融化的锡黏合上去。

他已经很接近那个秘密了,但再也无法前进半步,因为重新开启那扇门的可能性已经被彻底斩断,钢水沿着门缝灌进去,把巨门彻底焊死在铁壁上。

狮子入城

黑影轻轻地叹息一声,转过身来。

披着石棉罩袍的卫士们把他包围了,卫士们端着沉重的枪械,这些密涅瓦机关自制的武器有多恐怖,谁用谁知道。黑影缓缓地举起双臂,手中空空如也,敢于入侵密涅瓦机关,他竟然是赤手空拳的。

卫士们缓步逼近,佛朗哥的命令是格杀勿论,但在对方完全没有反击能力的情况下,卫士长生出了要活捉的想法。

入侵者缓缓后仰。他就站在高台的边缘,那是几十尺高的高台,下面是翻滚着火焰的喷火口。

他掉下去了,消失在卫士们的眼睛里。卫士长惊呆了,入侵者自杀了?他难道只是要来这里看一眼,为了看这一眼他连死都不怕?

卫士长匆忙地奔向高台的边缘,往下看去,仿佛漆黑的深渊里流动着岩浆,掉进去的人连骨头都会被烧成炭吧?

“去告诉教授……”他扭头说。

话还没说完,他眼前的世界忽然变成了血红色。他愣住了,张了张嘴还想说话,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吐出了满嘴的血块。

他身后的同伴看清了那一幕,黑影夜枭般从下方射了上来,在他和卫士长擦肩而过的瞬间,卫士长的喉间迸射出大片的血花。

入侵者稳稳落地,双手挥舞着银色长鞭,把靠得最近的两名卫士逼退。银鞭撕裂了卫士的面罩,从额头到下颌留下了蜈蚣般的伤痕,鲜血喷涌而出。他们连挣扎的时间都没有,入侵者俯身拔出他们腰间的制式短刀,切开了他们的咽喉。

那对银鞭其实是某种金属制成的弹簧,末端是三叉的铁钩,下坠的瞬间,入侵者从袖中投出这对铁钩,钩住了高台的边缘,并利用它弹射回来,一举杀死了曾是十字禁卫军上校的卫士长。

从未混过军队的佛朗哥反而是对的,卫士们应该一见到入侵者就开枪,佛朗哥的命令,从某种意义上是为了保护卫士们而下达的。

“闪开!”一名勇敢的卫士吼叫着抖开了枪上的防尘罩。他距离入侵者最远,还来得及射击。

原本要上前合击的卫士们立刻退后。他们基本都是军队出来的精英,配合默契,交流只需一个眼神。

密集的火光覆盖了入侵者,没有任何凡人的身躯能够扛住那样的射击。

但下一个瞬间,入侵者已经扣住了那支连射铳。他丢出卫士长的尸体作为盾牌,瞬间靠近开枪的卫士,带着那支连射铳旋转,周围的卫士纷纷中枪。

端着连射铳的卫士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在最后一刻扯断了弹链,他不能让一支弹药充足的新式火铳落进入侵者的手里。下一刻就有一柄直刃短刀刺进了他的咽喉,入侵者漠无表情地松手,任卫士的尸体滑落在地。

幸存的卫士们纷纷拔出了格斗剑和手铳。他们怒吼着,从四面八方扑向入侵者,入侵者也默默地拔出了格斗镰。

大片的血雾向着上方喷涌,黑影在白衣之间高速穿梭,他念诵着神圣的词句,声音却嘶哑得像是荒野上的孤狼。

“那一日神怒了,便遣狮子入城,杀尽那些愚昧的人!”

片刻之后,入侵者抬起脚,把最后一名卫士踢下高台,看着他在熊熊烈焰中化为炭一般的骨骸,惨叫声还在偌大的空间中回荡。

黑衣军人们大踏步地来到佛朗哥的面前,胸口的黑天使军徽说明他异端审判局高级执行官的身份:“尊敬的佛朗哥枢机卿殿下,贝隆向您报到。如您所见我们已经赶到了,所有出入口都处在我们的控制中。”

他的身后,全副武装的执行官们并肩而立,如同生铁铸造的城墙。

“无脸人”贝隆,甲胄骑士,前炽天骑士团成员,如今已经退役转入其他部门。

他出现在马斯顿的时候还是军部的特务,但因为在给西泽尔作证这件事情上支持了李锡尼,结果在军部眼里成了异端审判局派来的卧底,这两个部门素来有嫌隙。

贝隆倒也不含糊,干脆打报告要求调入异端审判局,就这样他脱下了十字禁卫军的军服,换上了异端审判局的军服。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6章 屠龙者圣乔治(1) 下一章:第28章 屠龙者圣乔治(3)
热门: 暖气 暗香 马普尔小姐最后的案件 真龙 法医专家第一季:昆虫尸语 犯罪画师 暗夜将至 宝剑八 夜夜夜惊魂(第3季) 网游之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