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远东公主的使者(1)

上一章:第31章 屠龙者圣乔治(6) 下一章:第33章 远东公主的使者(2)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来自东方的请柬

西泽尔缓缓睁开眼睛,窗外阳光正浓,屋里弥漫着忍冬香。身穿墨绿色军服却系着粉色发带的女孩站在窗边,目光越过林立的教堂的尖顶。

“瓦莲京娜?”他不解地问。

墨绿军衣、粉色发带和忍冬香味,这些都是瓦莲京娜的个人标记,可瓦莲京娜怎么会出现在他的卧室里?

他的记忆有点混乱,一思考就头疼。好半天他才记起密涅瓦机关被入侵的事,最后的记忆是自己从火车上跌落,看见火流切开了夜幕。

“未婚夫重伤住院,我完全不闻不问的话,对我的公众形象也不好吧?”瓦莲京娜转过身来,冰雕玉琢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在你我解除婚约之前,我们都是未婚夫妻,所以我推掉了今天的外交活动,来这里陪伴我的未婚夫直到醒来。”

“你不对外公布的话根本不会有人知道那纸婚约的存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西泽尔环顾四周,“这是哪里?”

“市中心的圣母慈悲医院,密涅瓦机关受损很严重,所以你被转到了这所医院来治疗。”瓦莲京娜在床边坐下,伸手试试他额头的温度,“至于那纸婚约,我没什么可隐瞒的,就算你不娶我,我瓦莲京娜·罗曼诺夫也不会因曾经订婚又被抛弃而嫁不出去。”

“你觉得我会撕毁婚约?”西泽尔一愣。

他一个没有身份的私生子,如今穷途末路无权无势,对方是堂堂的大国公主,神怒骑士团副团长,按理说他巴结还来不及,怎么会主动拒绝?

“换作别人的话,当然不会主动撕毁婚约,我虽然不可爱,但也算得上漂亮。神怒骑士团副团长的身份对多数人来说有点太沉重,但是考虑到我另一个身份是叶尼塞公主,他们还是会忍的。”瓦莲京娜收回了手,“但你是西泽尔·博尔吉亚,你是曾经拒绝博尔吉亚家的男孩,那这个世界上也没谁你不能拒绝了。”

“关于我的事你知道得真多。”西泽尔苦笑。

“你那位漂亮的女侍长跟我说的,教皇厅又安排我们见了个面。我有认真地听。关于结婚对象,我觉得有必要了解得更深。”瓦莲京娜说,“可别因为我说你可以拒绝我你就盛气凌人,我也可以拒绝你,我们之间是对等的。”

西泽尔倒被她的坦白弄得有点说不出话来,只得无力地笑笑。

“你是炽天使骑士,你驾驭的甲胄是炽天使。”瓦莲京娜的眼神中淬出寒芒。

“你知道炽天使?”西泽尔警觉地看着她。

瓦莲京娜点点头:“炽天使的存在对于绝大多数人都是秘密,但以叶尼塞的国家情报网,我们也不会一无所知。炽天骑士团中其实有两种骑士,普通骑士和炽天使骑士,后者非常稀少,因为只有极少数的人能穿上那种名为炽天使甲胄的机械,没错吧?”

“我不能回答。”西泽尔说。

“那听着就好了。”瓦莲京娜倒也不以为意,“在几年之前,两名优秀的炽天使骑士被看作教皇国的新星,代号分别是‘红龙’和‘黑龙’。他们被称作‘天赋骑士’,能够把炽天使甲胄的威力发挥到极致,教皇国期待着以这两个天赋骑士为核心组建新的炽天使部队。但意外出现了,红龙因为叛国罪被逐出了翡冷翠,据说在某个雨夜,翡冷翠的市民亲眼看见无数的甲胄骑士在城里追杀一名超重型骑士,那名超重型骑士的表现简直就是恶魔。”

西泽尔继续沉默。

“只剩下黑龙了,那个乖孩子顺利地登上了炽天骑士团团长的宝座,号称‘骑士王’。但在金伦加会战中,乖孩子也叛国了,他把枪口对准了教皇。”瓦莲京娜接着说了下去,“他还杀死了自己的全部队友。百年历史的炽天使部队再度走到了尽头,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教廷召回了红龙,作为新型炽天使的试驾骑士,只有天赋骑士才能充当试驾骑士。而那种新式武器,应该会在这次万国盛典上在各国使团面前亮相。”

瓦莲京娜沉默了片刻,接着说:“我只是没有想到我的未婚夫就是红龙,你被驱逐之后关于你的档案都被销毁了,以我们的情报网也只知道有红龙,却不知道红龙的真实名字。”

“你想问我什么?”西泽尔问。

“只是忽然对你更好奇了。”瓦莲京娜难得地一笑,越是她这种寒冷的人,笑起来越美,仿佛冰河乍破,流水潺潺。

“知道婚约对象曾经是灭国的刽子手和叛国者,不该是好奇这种情绪吧?你应该恐惧或者厌弃。”西泽尔轻声说。

“如果对方只是叶尼塞的公主,娇弱得连剑柄都握不住,那恐惧或者厌弃都是对的,但对方还是神怒骑士团的副团长。”瓦莲京娜说,“我之所以能够成为神怒骑士团的副团长,可并不只是因为我是叶尼塞公主。”

她忽然站起身来,披上大氅:“你已经醒了,作为未婚妻的看护职责也该告一段落了,我还有不少外事活动要参加,就此告辞。前次给了你请柬,邀请你在叶尼塞使馆的舞会上当我的舞伴,没来连个招呼都不打,下次见面的话,不如在实验场穿着甲胄打一打,估计你的兴趣还浓郁一些吧?”

说完她就走了,只留下满病房的忍冬香气。西泽尔默默地看着天花板,忽然想起这女孩第一次来他家时也是这样,突如其来,骤然离去,让你无从拒绝,也无法挽留。

瓦莲京娜前脚出门,佛朗哥后脚就带着三骑士冲进来了,显然是在病房外埋伏了很久。

“谢天谢地你还活着!”佛朗哥摸摸西泽尔的脉搏,长长地出了口气。

“教授,不用摸脉搏也能看出我活着吧?我睁眼看着你呢。”西泽尔苦笑。

“可我看你未婚妻出去的时候面无表情,活像死了老公的模样。”佛朗哥说。

“姐姐还好么?”西泽尔问。

“她当然好!她好极了!她现在住的病房比你的应该高级多了,亚历山大少君第一时间赶到密涅瓦机关接走了她。”佛朗哥恨恨地说,“都没有人关心本总长也受了伤!”

“教授你也受伤了?”西泽尔只得问候一句,虽然佛朗哥看起来神完气足的模样。

佛朗哥把一只脚跷在病床上,脱下袜子来:“看!我当时为了冲过去给她抹烫伤药膏,磨掉了老茧!”

“那可真要……好好地治疗一下啊。”西泽尔委婉地说,“老茧……这么重要的东西。”

三个骑士都是一身都灵圣教院的校服,站在佛朗哥背后翻着白眼。

“好消息是你通过了极限情况下的测试,现在我可以说我们成功地降低了神经接驳系统的反噬!此时此刻新型炽天使已经开工组装,第一批一共五架试制版机体。”佛朗哥向西泽尔描述,“代号‘红龙’,你的机体,基本上跟当年红龙改型的区别不大,只是武器系统做了强化,仍然有超重武装和剑舞者两种形态;代号‘所罗门王’,阿方索的机体,这也是一台重型机体,因为携带了维修设备,这是一台支援型甲胄,武器方面,以远程狙击为主;代号‘奥古斯都’,这台机体在所有试制版中是最重的,给昆提良使用,强化装甲和动力,奥古斯都的话,大概能够正面对抗普罗米修斯一段时间。”

“跟普罗米修斯角力?”西泽尔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是的,不过只是一段时间,奥古斯都撑不了太久。它的主要作用是给唐璜的‘蔷薇之鬼’争取时间。蔷薇之鬼是一架超轻型的刺客甲胄,攻击目标是普罗米修斯的骑士舱!”佛朗哥得意扬扬。

“第五台甲胄呢?”

“那是最终的定型版,各项性能最完美最全面,但没有什么特殊优势,用于对外界展出。”

西泽尔点了点头:“来得及么?对抗测试没多久了吧?”

“还有一个月,一个月虽然紧张了点,但密涅瓦机关全力以赴的话,没什么做不到的。”佛朗哥说,“帮我痛揍原罪机关的小贱人们,千万不要手下留情!”

“那个入侵者,到底是在找什么?”西泽尔问。

那个抢夺了屠龙者的入侵者,应该是在被发现的情况下,迫不得已才借助屠龙者来突围,那么他最初潜入密涅瓦机关的目的是什么呢?

“他侵入了维苏威火山的内部,那里有一扇被锁死的门。”佛朗哥鬼鬼祟祟地说,“委实说我也没进去过,那扇门在几十年前就锁起来了,上面还焊了各种铁质封条,再加上圣徽圣印。但那应该就是入侵者的目标,他在那里停留了很久。”

“一扇锁死的门?”

“‘骷髅地’,我们管那里叫骷髅地。”佛朗哥说,“里面据说堆满了炽天使甲胄的残骸。”

“甲胄残骸为什么要封锁起来?”

“因为……有些灵异的传闻,你能想象甲胄在没有骑士的情况下会自行活动么?”

西泽尔一愣,他当然能够想象,他甚至亲眼见过!在马斯顿王立机械学院的教堂里,他无比地渴望着暴力,却又濒临死亡的时候,龙德施泰特的甲胄竟然自行从尸体上解脱,步行到他身边,将他吞噬进去。

时至今日那一幕还像是噩梦,西泽尔自己都很难确定那是不是幻觉。

“少数炽天使甲胄身上出现过这种异象,就像是被鬼魂附身了,所以前代的总长就把它们都锁死在那扇门里了。”佛朗哥说,“不过这些都是传闻,我也没亲身经历过。”

他把一枚樱红色的信封递给西泽尔:“一封寄给你的请柬,你的女侍长转交给我的,让我带给你。”

西泽尔打开那枚东方风格的信封,请柬表面用墨笔画着樱树下端坐的女孩,扶着青色的直剑,旁边写着墨笔小字: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西泽尔学过一些东方文字,所以能看懂这首小诗,翻过那张请柬,竟然是某个东方小国邀请他出席在都灵圣教院内部举办的晚宴。

东方贤者

都灵圣教院,东方图书馆。

这里有着翡冷翠最完整的东方文献库,从散文诗歌到刀剑冶炼术,应有尽有,连夏国皇室的家谱在这里都有一份影印件,有些文本甚至在东方都很罕见了。

在机械时代之前,西方在东方绚丽的文明前瞠目结舌,有过那么一个阶段,西方人不遗余力地学习东方,东方的一切都被看作是最好的。这些书籍就是在那个时期花高价从东方买回的。

时至今日“东方学”作为一门学科已经不那么热门了,东方图书馆里的珍贵藏书也无人问津,当年西泽尔还蛮喜欢偷闲来这里度过下午的时光,暂时避开繁杂的事务,沉浸在纸墨的香气中。

今天图书馆外悬挂着十几米的长旗,一面接着一面,把外墙都遮住了,那些旗帜是紫色的,中心是白色的狼头图案。

中山之狼。

这是东方小国中山国的国徽,如此的安排意味着今天中山国的使团包下了都灵圣教院中的这间图书馆举办活动,类似的活动最近很频繁。

西泽尔走上台阶,向门前穿着东方式礼服的侍者展示了请柬,之后步入大厅,一场盛大的宴会正在布置中。他到得早了一些。

他最终还是决定接受邀请来看看热闹,首先他的伤势没全好,眼下也没法投入训练,其次他对这个东方小国产生了好奇,多少年都没有东方国家参加万国盛典了,虽然没人明确说拒绝东方人参加,但明摆着这只是西方各国之间的联谊。

这是万国盛典期间他接到的第二张请柬,第一张是瓦莲京娜送来的。他没有贵族头衔,在贵族名录中是查不到他的,不知道红龙往事的人根本不会意识到他的存在,西泽尔很想知道这个东方小国是怎么知道自己的。

图书馆内部重新做了装饰,四壁悬挂着水墨山水画,桃花心木的长桌上摆着半透明的白瓷,餐具不是刀叉而是乌木筷子,侍者们都换上了白麻长袍,大袖飘飘,奈何他们是被雇来的本地人,身材太过魁梧,跟那种东方风格的衣服有点不搭。

“真是艺术瑰宝,如此简单的画面,看起来却意味深长。”有人在那些水墨山水画前赞叹。

两个老人并肩而立,从背影就能分辨出一个是头发花白身形瘦削的东方人,而另一个则是高大魁梧、蓄着浓密胡须的西方人,这声赞叹是那个西方老人发出的。

西泽尔瞬间就生出了敌意,但只表现为眼中的一道寒芒。他迅速地低下头去,无人觉察到那个眼神。

那是赫克托耳家长,博尔吉亚家最尊贵的大家长,他们曾在家族晚宴上见过一面。那晚西泽尔的表现可以说是差极了,完全没照顾那些大人物的面子,最后还拆掉了半个镜厅。

赫克托耳家长倒是表现出了怀柔的态度,事后还给西泽尔送来了礼物,但西泽尔并未接受家族的好意。他不喜欢自己的家族,即使投效家族能给他带来巨大的助力,但他不会原谅伤害过自己母亲的人。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赫克托耳家长。这些家长已经隐退到幕后了,通常都是深居简出,何况这又是个东方小国的活动,那位来自东方的使者魅力竟然大到能请动这种级别的人物。

“大道至简,便如你们西方人说神是唯一,但他创造了万物。”东方老人微笑着说。

“道理都是相通的,”赫克托耳家长微微点头,“叶大使是哲人啊。”

看来那个东方老人就是这场活动的主人,中山国的使者了。西泽尔半隐在书架后面,观察着那个神通广大、能结交到赫克托耳家长的老人。

出人意料,那老人穿着一身完全西式的羊毛套装,系着优雅的科斯特式领结,拄着锃亮的手杖,穿着可以照出人脸的皮鞋。作为东方人能把西式服装驾驭到这种地步,完全挑不出毛病,西泽尔还是第一次见到。

可大使的形貌就让人不敢恭维了,简单地说就是獐头鼠目,小眼睛忽闪忽闪,胡子一翘一翘的,说起话来倒是中气十足。

“他们来了,叶大使,请看看我们博尔吉亚家的青年才俊。”赫克托耳家长转向门口。

西泽尔眼角微微一跳,并肩进来的是路易吉和胡安。他们显然都很重视这场晚宴,高级的礼服,袖口上用银线绣的玫瑰花纹熠熠生辉。

那个雨夜里,他用雷霆牙打折了普罗米修斯的膝盖,虽然没露脸,可胡安不难猜到是他,在公开活动中见面,没准会起冲突。西泽尔思考了几秒钟,就决定了要放弃出席。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1章 屠龙者圣乔治(6) 下一章:第33章 远东公主的使者(2)
热门: 双剑 官仙 怪笑小说 云海鱼形兽 异界全职业大师 死了七次的男人 大象的证词 少女契约之书 异界之英雄联盟商场 高手过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