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远东公主的使者(2)

上一章:第32章 远东公主的使者(1) 下一章:第34章 远东公主的使者(3)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路易吉·博尔吉亚,教皇的长子,我们博尔吉亚家非常优秀的年轻人。”赫克托耳家长为大使介绍,“已经升入这所学院的顶级学部——恒动天学宫,钻研神学,有人说他未来会继承他父亲的位置。”

“很高兴见到您,尊敬的叶素理先生。”路易吉躬身行礼。

换作平时路易吉不可能如此恭敬地对待一个东方老人,但既然是赫克托耳家长居中介绍,他当然要给赫克托耳家长面子。

叶素理,西泽尔默默地记住了这位大使的名字。

“教皇的三子,胡安·博尔吉亚,也在这所学院里上学。”赫克托耳家长又说,“他的理想是成为军人,成为我们的国家英雄。”

几年不见,雨夜里也看不清楚,如今胡安已经是成人的体魄了,金发,海蓝色的眼睛,强壮得像一头雄狮。

胡安不如哥哥那样善于应付场面,心里应该是有些看不起这个善于搞关系的东方老混子,跟叶素理打招呼的时候就有点不情不愿,但也算是乖巧了。

“哎呀!想成为国家英雄的孩子可是好孩子呀!”叶素理跟赫克托耳家长说话还是一脸哲人模样,换到跟胡安说话时就像是乡下来的叔伯,“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胡安少爷留着玩。”

递到胡安面前的是一柄放在木盒里的、精美的短枪,这可不是寻常防身的武器,而是一件艺术品,用黄金白银和红蓝宝石装饰,枪柄上则密密地镶着几千颗祖母绿。

不论那些宝石的价值,光是镶工就贵到不可思议,博尔吉亚家当然也有钱,胡安也见过无数的好东西,却没想到一个东方大使出手的见面礼就是如此豪阔,那个国家该有多富有?

胡安刚想说谢谢,就听见叶素理说了句能让他当场摔下礼物走人的话。叶素理说:“可博尔吉亚家不是已经有了一位国家英雄么?西泽尔·博尔吉亚少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西泽尔少爷还没到么?我的请柬肯定是送到了啊。”

如果不是赫克托耳家长在,胡安真的会把那柄昂贵的短枪砸得粉碎。

什么叫已经有了一位国家英雄?这意思是即使他胡安成为英雄也只是第二位的么?西泽尔算什么国家英雄?他是国家的叛徒!胡安的心中早已怒火滔天。

西泽尔心里微微一惊,他跟叶素理从未见过,这位东方大使却对他的往事知道得很清楚。他本该被人遗忘了,却忽然被那么多人关注着,包括那个神秘的入侵者。

原来那封请柬真的不是随意地发给了他,叶素理确实很想见见他,为什么要见他?他和这个东方小国能有什么关系?

“西泽尔已经来了,大概是不想打断我们说话,所以在那边的书柜看书。”赫克托耳家长淡淡地说,“西泽尔,你也来见见叶大使吧。”

原来赫克托耳家长早就知道自己已经来了。西泽尔从书柜后走出,来到叶素理面前,微微欠身。

叶素理的眼睛微微一亮,上下打量面前的年轻人。着装上西泽尔当然不能跟路易吉和胡安相比,他穿着校服,都灵圣教院的校服当然也是很体面的,但跟名师定制的礼服相比还是显得寒酸。

他低垂着眼帘,看向地面,尽量避免和叶素理的眼神接触,他知道多数人都不喜欢他那双紫色的瞳孔。

但叶素理还是欣慰地点点头:“久闻大名。”

“给您留下印象的是锡兰毁灭者之名吧,”西泽尔低声说,“但我已经不是了。”

“毁灭者当然是个可怕的称号,但我感兴趣的是那个称号后面,真实的人。”叶素理笑笑。

窈窕淑女

更多的年轻人持着请柬来到东方图书馆,所有人都姓博尔吉亚,其中一半以上的人曾经出现在西泽尔出席过的那场家族晚宴上,譬如佩德罗·博尔吉亚,那个想要成为财政总长的年轻人,现在他已经是财政部的年轻长官了,看来家族对他的支持力度不小。

罗伯托·博尔吉亚,西泽尔记得他的母亲是一位公主,当年他就在内务部实习,如今也已经是内务部的官员了。

波菲里奥·博尔吉亚,他十五岁的时候就在山中修道院担任院长,如今已经跟随一位大主教,充当大主教的副手,掌管着那个教会的财库。一个大教会的财库,里面可能囤着上千万金币。

所有人都成长了,只有西泽尔还是当初的模样,准确地说,他距离当初的自己都是千里之遥。

难怪赫克托耳家长会亲自出席这场奇怪的宴会,因为受邀的宾客都是博尔吉亚家的男孩们。看起来赫克托耳家长对那个东方小国真的很看重。

男孩们都以异样的眼神看着西泽尔,他们也没想到几年之后,这个没有名分的私生子又重新加入他们之中来了。

开宴的时间到了,赫克托耳家长示意大家都在餐桌边坐下。

他环顾这些优秀的年轻人,目光慈和地说:“叶素理先生来自中山国,那是一个东方国家,中山国现在还是夏国的属国,说起来算是我们的半个敌人。”赫克托耳家长微笑着看了叶素理一眼,“国主的名字有些人也许知道,叫原诚,那个在金伦加会战中突袭教皇的英雄。”

男孩们面面相觑——这种开场白,赫克托耳家长到底是来捧场的还是拆台的?

对方居然是那个东方暴徒原诚的国家?教皇国怎么会允许这种国家来参加万国盛典?这个使团骑着机车杀入教皇宫也不是没有可能啊!他们就是这样一群亡命之徒吧?

“可俗话说没有永恒不变的朋友,也没有永恒不变的敌人,永恒不变的只有我们的利益,原诚先生被我们释放回国,思考之后觉得和我们的利益一致,所以派遣叶素理先生来参加这次万国盛典。”赫克托耳家长神情淡然,“我们虽然还没有结盟,但也许将来会是最好的朋友。”

叶素理也点头微笑,和赫克托耳家长之间很默契的模样。

“除了政治上的合作,叶素理先生这次来还有另一个目的。中山国有位公主,名为纯,今年十八岁,到了该订婚的年纪。纯公主在东方找不到合适的夫婿,因此中山国君原诚先生想到把他心爱的女儿嫁到翡冷翠来。我们博尔吉亚家很看好这桩婚姻,也不想公主嫁入美第奇或者格里高利家,所以这次是我做主,举办这场宴会,把家中最优秀的年轻人介绍给叶大使认识。请各位珍惜这个机会,纯公主是东方公主中闻名遐迩的美人,你们不要错失了这样的稀世珍宝。”赫克托耳家长说完,举起酒杯,“至于选择权,在叶大使,你们都是我博尔吉亚家的孩子,我不能偏心。”

男孩们相互对视,眼中满是惊讶的神情。

这居然是一场相亲会?一个东方小国,想从博尔吉亚家套一个男孩回去?博尔吉亚家黄金般钻石般的男孩们,赫克托耳家长居然准备送一个给东方人?还说选择权也在这个猥琐的东方老头手中,赫克托耳家长被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么?

西泽尔倒不奇怪,他当过教皇秘书,比在座的多数人都懂政治。这个小国家,从国力上说,倒不至于让赫克托耳家长心动,但多年以来,西方阵营一直缺一个来自东方阵营的内奸,这个中山国送上门来要当内奸,当然奇货可居。

征服东方的战略肯定还是要继续的,那位纯公主如果嫁入了美第奇或者格里高利家,就等于增加了那两家的筹码,所以赫克托耳家长果断地站了出来,召集了这场晚宴,要用一个男孩把公主留在博尔吉亚家。

可这个东方国家真的是来当内奸的么?西泽尔远远地凝视着形貌猥琐但举止潇洒的叶素理。这个东方老人完全不是当内奸的气质,他看起来满口谀辞,但气势上隐约跟赫克托耳家长并驾齐驱。有这样的内奸么?

但这跟他没关系,他还有件麻烦的婚约没有处理掉呢。西泽尔低头吃着东西。在场的人跟那场家族晚宴上的人多数重合,当年他锋芒毕露,现在他学会了收敛锋芒。

男孩也各自低头用餐,不发出什么声音。没什么人愿为家族牺牲自己的婚姻,大多数人的目标都是娶一个西方贵族家的女孩,对方的身份越高越好,这种婚姻才能助他们在权力场中节节上升。

但他们很快就遇到了麻烦,筷子那东西太难使了,但大家都不愿意失了礼数,有人左右手各拿一根筷子去插盘中的牛肉,有人全神贯注地夹起一根芦笋,半途还掉到汤里去了……西泽尔倒是很熟练地使起筷子来,因为他有个卑贱的东方人母亲。

琳琅夫人并未在西泽尔面前用过筷子,但西泽尔默默地学习了跟东方有关的一切,好像这样就能距离母亲更近一些。

叶素理哈哈一笑说:“只是给大家一个东方文化的体验。”而后他挥手令侍者们送上了刀叉,这才解决了多数人的问题。

开场白之后叶素理和赫克托耳家长都不再提起婚约的事,两人微笑着聊天,气氛轻松。

“听说公主殿下是信徒?”赫克托耳家长问。

“殿下是有慧根的人,自学神学书籍之后被深深打动,早已做好了皈依神的打算,岂止这样,连我国的君主原诚都被神感召了。”叶素理神情庄重。

“神的光照到了中山国么?”赫克托耳家长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

“国君和公主每日都一起研究神学,他们互相称对方为教友。”

叶素理嘴上这么说,心里想到的却是,那对父女各自踏了一只脚在茶桌上恶语相向的情形,旁边要有凳子的话,他们很可能会抓起来丢过去。

他跟原诚要的那件大礼就是那位坏脾气的公主。按照纯公主的年纪,在东方早该订婚了,可直到如今还是一条直挺挺的女光棍。原诚心里也愁,觉得女儿在东方怕是难以找到如意郎君了,所以才同意叶素理的联姻策略。

毕竟要跟西方建立稳定的关系,姻亲是最好的办法,很多政治上的勾搭都是通过姻亲来进行的。

公主压根不信教,那种凶巴巴的少女怎么会信教呢?可想要嫁入西方世家当贵夫人,不信教又不好混。所以从叶素理离开中山国的那天起,原诚才开始给女儿找神学老师。

短短几个月内得把公主培养成虔信的淑女,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得是那么一回事,委实不容易。且不说公主会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就算她乖上一阵子,嫁到翡冷翠之后本性爆发又怎么办?

以那位公主的本性,在教堂里祈祷的时候不爽了,一脚踢翻长椅做河东狮吼,也是绝对有可能的。被男方家里发现“货不对版”,不知道会不会要求退换。

菜是东方的佳肴,酒也是东方的美酒,那酒隐约散发出桂花和栀子花的香气。西泽尔浅浅地品着那杯酒,沉浸在那股香气中,想着遥远的东方……那是他母亲的故乡。

男孩们也放松下来,只要不是逼婚,他们又怕什么?赫克托耳家长如此看重这个老人,他们自然也要讨好一些。

“看样子,叶大使很懂西方啊。”路易吉主动和叶素理攀谈起来。

“有段时间没事做,就在西方各国游历,”叶素理微笑,“穿衣服、烤面包、说西语,都是那时候学的,我还会做鹅肝酱。”

他当然了解西方,而且懂的不只是穿衣服烤面包和做鹅肝酱,他还懂得机械学的基础,知道锻造高阶合金的原理,甚至新式火炮所用的火药配方。

他对西方的了解甚至比路易吉还多。为了搜集这些资料,他花了一年半的时间,足迹深入这个国家的每个角落。

想要颠覆一个国家,怎么能不先了解它呢?西泽尔猜得一点都没错,他可不是来当内奸的,原诚也不是愿意当内奸的人。那个篡国的男人,他贪财凶狠蛮不讲理,浑身都是缺点,但他绝不屈居人下!

上菜的间隙里,叶素理就讲中山国的风土人情。他是个讲故事的好手,在他的叙述中,中山国仿佛云中画卷慢慢展开在男孩们眼前。

叶素理说起在中山国女孩们在出嫁前一次都不剪发,在出嫁的那一日,才把头发梳成高髻;说东方女孩的脚只有一个男性能看,就是她的丈夫,看到了她的脚好比看到了她的身体。

他又说在东方,诸侯迎娶自己的妻子的时候,有时会同时娶她的妹妹或者侄女,这将是一个庞大的陪嫁团,这些陪嫁的少女被称为“媵”,她们算是诸侯的后备妻子。因为在东方,女孩一旦嫁给男子,自己的一切都属于那个男子,因此妹妹也不例外。

但遗憾的是,纯公主是个独生女没有妹妹可以陪嫁,不过送几个美貌侍女过来是没问题的。

男孩们听得入神,那遥远的东方小国似乎就在面前,他们仿佛能闻见少女袖子上的幽香。

这是一场东方式的色诱,有人开始对那位公主隐隐动心了。叶素理心中冷笑,男人就是这么容易上钩。

偷天之卜

吃到主菜的时候叶素理已经把在座的男孩分出了三六九等,有些直接就被放弃了,有些虽然看着不顺眼,但还可以继续观察一下,能让叶素理认真考虑的,还是三位教皇之子。

隆·博尔吉亚这个教皇在翡冷翠只是个名义上的最高领袖,叶素理心里也清楚,但教皇之子还是有头衔上的优势,公主的婚约对象当然得听起来有面子。

但在这三个男孩里做选择就很难了,远比夏皇选妃要难。

夏皇选妃大可随便,将来不喜欢了便将其贬入冷宫,可叶素理要是选错了,原诚就算不会把他砍头,也毫无疑问会给他穿小鞋。

原诚有儿有女,儿子都恭敬有礼,只有这个女儿难缠。原诚整日跟女儿冲突,抱怨说他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生下这种逆女,长得不怎么样还不听话!可奇怪的是他最宠的还是这个女儿,有时候是自己找上门去被女儿骂得狗血淋头。

叶素理心里默默地转着主意。

路易吉看起来最成熟稳重,年纪略长于那位公主,“英俊”二字用在他身上没有丝毫浪费。他的前途也是男孩们中最可期待的,没准会是未来的教皇。

他待人接物都很有礼貌,认真地倾听,微笑着回答,将来就算不是教皇,也会是优秀的外交家或者政治家。

胡安则是生龙活虎的少年,体魄健壮,干劲儿十足,偶尔显得有些躁动不安,但小孩子有这种缺点不是很正常么?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2章 远东公主的使者(1) 下一章:第34章 远东公主的使者(3)
热门: 从天而落 西蒙·亚克的使命 薛定谔之猫 武林客栈·日曜卷 远野物语Remix 全能诡术师 恶魔的宠儿 流星蝴蝶剑 绝命毒尸 超禁忌游戏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