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远东公主的使者(5)

上一章:第35章 远东公主的使者(4) 下一章:第37章 暴风雨降临之前(1)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整个中山国就这么一部电话,安装在原诚的床头。纯铜的话机当然价值不菲,但更昂贵的是安装通信线路的钱,足足走了上百公里的铜线,才跟教皇国的铁路连上,这通来自教皇国的电话,其实是走了铜线走铁路走了铁路再走铜线,最后来到原诚床头。

但这钱原诚花得很爽,有了这部电话叶素理就得每天跟他汇报,他人在中山国,却像控制提线木偶那样控制叶素理,让他蛮有当国君的感觉。

“我亲爱的外交大臣,今天你的汇报晚了一点,我都要睡觉了。”原诚拿腔拿调地说,感觉好像他是一位优雅的公卿,叶素理是跑腿的小厮。

“我想我找到合适的未婚夫了!”叶素理可不配合他,单刀直入。

“你这次效率很高啊?说来听听。”原诚眼睛亮了,把旁边陪睡的妖娆女子推开,“讲国家大事呢,你滚远点儿啊。”

“这个人曾是教皇国顶尖的甲胄骑士,还曾带队毁灭锡兰。”

原诚猛地坐直了,几秒钟内出了一层冷汗。这倒不是给吓的,原诚不是那种会轻易被吓住的人,而是震惊,锡兰战争在战争史上也以惨烈著称,事后即使西方的历史学家都说那场战争杀戮之重,简直让文明倒退。

指挥那场战争的家伙,若是在东方该被冠上“血手人屠”之类的绰号吧?那种杀人无数的刽子手来当他女婿?

“不过他今年才十九岁,长得挺漂亮。”这是叶素理的第二句话。

原诚越发的好奇,年仅十九岁的血手人屠么?还挺漂亮,这是“玉面血手人屠”啊!

“是教皇的次子,母亲是个东方人,所以事实上是混血儿。”第三句话。

“教皇的老婆是个东方人?”原诚问。

“那不是教皇的合法妻子,所以西泽尔是个私生子。”叶素理说。

“滚!”原诚不高兴了,“我女儿怎么也要嫁给堂堂正正的贵公子,这私生子是怎么一回事?”

“但这笔买卖有利可图。”

“哦?”原诚的耳朵竖起来了。

他一直是这样,只要听到有利可图,立刻会抛下国君的体面,露出生意人的本色。

“首先,我们渴望着机动甲胄,西泽尔在这方面的优势我就不用多说了;其次,对方是私生子,身份就略逊于婚生的儿子,这种情况下,我们居高临下,公主就更容易驾驭夫君,某种意义上说,西泽尔是入赘中山国;再次,我调查了西泽尔的背景,教皇给这个私生子提供的教育机会却是最多的,他不仅是甲胄骑士,还曾经是教皇秘书,他对西方的了解很全面;最后,我给他算了一卦……”

“你算卦不是瞎扯么?你自己说的。”原诚说,“你给他算出什么来了?”

“两种可能,第一种,‘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大凶;第二种,‘见群龙无首’,上上大吉。”

“什么意思?”

“漫天龙现,至刚至阳,那是乾卦中最高的‘用九’爻。”叶素理说,“但最后那枚金钱站住了,所以占卜没完成。”

“这有屁用?”原诚没听太懂。

“我没说占卜出来的结果有什么用,我跟国主你说过,占卜基本就是骗术,但在占卜中,我自信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那个男孩,他既想知道自己的命运,又不甘愿服从于命运,他有着强烈的意志,强烈到能够突破肉体的束缚。他仇恨着什么,当然不是我们,那种仇恨的力量如果被引导,能毁灭一切敌人。”叶素理轻声说,“那孩子,有双能掐住命运喉咙的手。”

“掐住命运的喉咙的手?”原诚严肃起来。

“他拥有君王般的意志。”叶素理轻声说,“要么他战死,否则他的妻子,就会是未来的皇后!”

猛虎之女

叶素理放下话筒,静坐了几秒钟,挥手找来副手:“国主基本上同意了我的判断,去搜集那个男孩的情报,越完整越好。”

“国主同意了,公主同意么?”副手有点不确定。

“说服女儿是国主的事情,现在他已经去了。”叶素理幽幽地说,“祝他好运!”

此时此刻,千里之外的中山国,公主寝殿。

这是一间纯木质的建筑,非常古意,周围环绕着水池,池上开满白莲,唯一的通道是一座木桥。虽然是机械的时代了,可东方的贵族们还是喜欢居住在这种有禅意的古风建筑里。

原诚带着一群仆从来访,事先完全没有通报,疾如突刺的长枪。反正这是他的国家,他的宫殿,宫殿里是他的女儿,他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通报反倒显得见外了。

可疾如长枪的他居然吃了闭门羹,公主侍女启动机关,把木桥给断了。

公主在绛红色的纱幕后说:“男女授受不亲,深更半夜的恕不接待!”那股子恶女的劲头单听声音都听得出来。

“我是你爸爸!”原诚气得脸都绿了,但也只有隔着池水跟女儿对话,“我给你设这个机关是要防那些禽兽的!”

“爸爸就是禽兽,我怕!”公主毫不示弱,“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原诚吃了瘪,心里愤恨,但考虑到自己是来劝女儿嫁人的……算是有求于对方,也只有按捺脾气,在水池这边跪坐下来,斥退了仆从。

“你年纪也不小了,总要嫁人的好么?可你这个鬼样子,谁敢娶你?去年想着要不要把你嫁给大夏龙雀,可人家也看不上你,是不是?”原诚难得苦口婆心,“莫非你还想着楚舜华公爵?”

“可笑!谁喜欢那种和尚一样的男人?嫁给他还不如嫁给他弟弟!”公主的回答非常硬气。

“你还想当夏国的皇后啊?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原诚哼哼,“我跟你说,这次给你选的这位夫婿可是人中龙凤!是教皇国的大英雄!会开机动甲胄的那种!骑士!过了这村,可没那店了!”

隔着河,他把手中的卷轴投掷过去:“还很帅气!不信看看画像!”

侍女转交公主之前,先打开自己扫了一眼,一看就乐了。

那张画是用墨笔画的,画师是中山国的御用画师,东方画师在水墨山水方面是高手,在人像上却有不足,又是根据叶素理在电话中的描述画的,原诚还只给了一个小时的作画时间,更是盲人摸象。

只能勉强分辨出对方是个青年男子,悬胆鼻、丹凤眼、眉飞入鬓,画师豁尽了全身功力来描绘一个美男子,但更像是夏国历代贤君的造像,除了没胡子。

旁边还有署名:“西方教皇国贤君隆·博尔吉亚庶出世子、都灵圣教院准学士、博尔吉亚先生讳西泽尔。”

侍女忍着笑把画像递到纱幕中去了,没几秒钟就被公主丢了出来:“这坨屎我不吃,让你别的女儿嫁给他吧,反正除了我其他人都很听老爹你的话。”

“你没有姐妹好么?剩下的全是你的哥哥!”原诚忍着脾气,“好好看看行么?好不容易画出来的!感觉怎么样?我特意让叶素理给你挑了个英俊的,帅得连叶素理都流口水。”

“心情大概就是很想把手指伸进这家伙的鼻子里那样简单。”画像上的西泽尔确实是蒜头鼻子。

“关键时刻别犯行么?你是我们原家的女儿么?跟你说了不是要你去教皇国当小媳妇的,是要你去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老爹你是一国君主,麾下几万个男人总是有的,指望十八岁的女儿去帮你掀起腥风血雨?无耻也该有个限度好么?”

“真是一桩好姻缘,骗你的话我生孩子没屁眼!结婚礼物,看看喜不喜欢!”原诚把手中长形的楠木盒子递给侍从,侍从负责游过池子把盒子交给公主的侍女。

侍女滑开盒盖,月光照亮了血色重锦上的古剑,侍女再提剑出匣,两侧淡青色的剑刃上微光闪灭,像是并排掠过天际的流星。剑长两尺,靠近剑锷处有错金篆字“青丝”。

结婚礼物居然是柄剑,侍女迟疑地递进纱幕里。

“这柄名叫‘青丝’的古剑,是你七岁的时候我从拍卖会上买的,货真价实的古物,以前的剑主是个杀人如麻的女将军。”原诚说。

公主在纱幕里冷笑:“只有你这种父亲才会觉得这种礼物适合当结婚礼物吧?父亲想让我怎么样?拿着这柄剑嫁去翡冷翠,杀了他么?”

“父亲是这么残忍的人么?我是希望你驯服他,驾驭他,在教皇国建立你自己的势力,别动不动就想杀夫这种事!他对你不好再杀也不迟。”

“打开教皇国的国门,等着父亲带兵冲进去么?”

“说得没错!”

“父亲不怕我被西方男人降服,反过来帮他颠覆了中山国么?”

“作为中山国的君主,我当然不想你这么做。可是作为父亲,养出的女儿能想颠覆哪个国家就颠覆哪个国家,我也会为你自豪的!”原诚起身离去,甚至没有告别。

原诚的身影远远地消失在黑暗中,纱幕里始终没有传出任何声音,侍女微微欠身,小心地问:“公主真要嫁去西方?我听说西方人都毛多味重,跟半个野人似的……”

话音未落,青色的长剑透过纱幕刺出,将那张画像钉在地下,剑锋恰恰钉在“西泽尔”的鼻孔上,公主冷冷地哼了一声,转身离去,侍女悄悄从纱幕的缝隙里看进去,只见公主长长的裙裾红如满山落枫。

原诚舒舒服服地在自己的寝宫躺下,刚才被他撵走的女人又回来了,扭动着腰肢贴在他胸前献媚。

可原诚现在对她没什么兴趣了,望着寝宫屋顶出神,女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又觉得自己好像显得有点多余,就想找点话来调剂一下气氛:“恭喜国主贺喜国主。”

“恭喜我什么?贺喜我什么?”原诚不解地问。

“刚才听侍从们议论,说国主在西方为公主找了一位如意郎君。”

“这是你有资格恭喜的事情么?你又不是她妈妈!”原诚的语气没来由地恶劣起来。

这个女人当然不是那位纯公主的亲生母亲,那位纯公主的生母早已过世了。原诚在男女之事上毫不专一,有过很多女人,却没有一位堂堂正正的王后。但有人说他并非没有结过婚,他的妻子就是纯公主的母亲。

在原诚篡夺中山国的时候,前任国主便痴迷于纯公主的母亲,原诚竟然舍得将妻子献给那位国主,首先迷惑国主,其次充当在宫中的间谍。如果不是妻子的帮助,原诚的政变不会成功。

可之后那个女人就消失了,其他那些跟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他倒还偶尔提起,跟流氓似的毫不避讳,唯有那个女人,原诚绝口不提,仿佛她根本没存在过。

静了好一会儿,原诚似乎是觉得自己的态度太过恶劣,语气上软了下来:“这事可没那么容易,阿纯不愿意的事情,我是没法逼她的,否则她真会死在我面前。我今天只是去探探她的口风,她可没答应呢。”

“国主心里可是很爱护公主的呢。”女人识趣地媚笑,戳戳原诚赤裸的胸膛。

原诚在灯下打量这个年轻娇媚也懂事的女人,心情好了起来,想着要不要赏她点什么,这时电话铃又响了。只有一个人会打这部电话,那就是叶素理,叶素理今晚怎么没完了?不是刚刚打完电话么?

原诚一把抓起话筒:“又怎么了?”

嘶嘶啦啦的电流声之后,话筒里传出叶素理迟疑的声音:“国主,婚约的事情先别跟公主说,恐怕还有点麻烦……”

“什么问题?我刚跟阿纯说了,你不要放我鸽子啊!”原诚惊得掀被坐起。

“西泽尔·博尔吉亚……好像是有未婚妻的……”叶素理说,“刚刚得到的情报,没想到他哥哥弟弟都没有婚约,他却有婚约在身。”

国主寝殿中寂静了许久许久,忽然传出一声虎吼:“叶素理!”

放下电话,叶素理神色凝重,难得少有的,这个老人坐立不安,起身踱了好几圈步,又把副手召了过来。

刚才就是副手听说西泽尔订了婚,急急忙忙回来报信,叶素理才不得不追了一个电话给原诚。

“你说西泽尔跟叶尼塞王国的瓦莲京娜公主订婚了,那瓦莲京娜公主的相貌人品如何?”叶素理问。

电话里原诚是把狠话撂下了,叶素理要不想出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就提头来见吧!叶素理不得不设法解决问题。

“不仅美貌如花,而且是女中豪杰,神怒骑士团的副团长啊!叶先生您不是在教皇厅还跟她见过么?”

叶素理心中咯噔一声,想起了那位明艳如花凛冽如冰的叶尼塞女武神,好像是叫瓦莲京娜来着,那真的是……十二分的人才啊!

对手竟然是这种级别的人物?叶素理原本想说如果西泽尔的婚约对象是个丑女,劝他退婚算了。

其实叶素理也转过卑鄙的念头,比如,“派个杀手出去威胁一下那位未婚妻说嫁给西泽尔就会面临血淋淋的报复”,可什么杀手能对付叶尼塞女武神?那位公主被神怒骑士们层层保护着,公主自己也不是什么娇滴滴的主儿。

叶尼塞是北方大国,国力之强远胜于中山国,于情于理西泽尔都该选择现在的未婚妻而非中山国公主。叶素理急得团团转,原诚说提头来见固然是气话,但叶素理知道这事不会小了,原诚不愿在女儿面前丢脸,就只有把气洒在自己身上。

那位小公主也不会放过自己才是,公主殿下……简直就是第二个原诚。

他一世聪明,终于被聪明所误,惹上麻烦了,天大的麻烦。

那是个猛虎般的小公主,自己怎敢操纵她的人生啊!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5章 远东公主的使者(4) 下一章:第37章 暴风雨降临之前(1)
热门: 圣魔天子 自然大玩家 全球论剑 英雄联盟之征途 网游之修罗传说 灰色的彼得潘:池袋西口公园6 无双七绝 红拇指印 大唐悬疑录3:长恨歌密码 局长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