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暴风雨降临之前(5)

上一章:第40章 暴风雨降临之前(4) 下一章:第42章 暴风雨降临之前(6)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造的玩意儿有十米高,重量现在还不知道,但至少是炽天使的十倍。你用的‘暴龙’级动力核心,功率是炽天使的几倍。你的制造成本是炽天使的几倍?”佛朗哥双拳捶桌,“你居然跟我说五名骑士对五名骑士?就算是在古代战场上,骑大象的骑兵也不能跟骑马的骑兵算作同等级别的单位吧,你却要把普罗米修斯跟炽天使算作同等级别的单位?”

“您也可以给炽天使用‘暴龙’级的动力核心。”米迦勒淡淡地说,“以密涅瓦机关的技术水准,‘暴龙’动力核心不是什么难度吧?”

“‘暴龙’级的动力核心是给装甲战车使用的!”佛朗哥气得歪鼻子斜眼,“它太大了,根本无法装载到炽天使里去!”

“这不就是炽天使的设计缺陷么?你们太小了。”米迦勒冷冷地说,“在大海里,巨鲸吞噬小鱼是理所当然的事,体积也是优势。”

佛朗哥语塞了,米迦勒说的不无道理,在战场上,大型单位碾压小型单位是很正常的事,甲胄骑士对上普通步兵,同样是以强欺弱。

座席上传出了低低的笑声,那是部分枢机卿觉得这场面很有意思。那么多年了,枢机会里终于有个人能够治住佛朗哥了,原本是因为没有人能在机械学方面挑战佛朗哥,只得放任他胡言乱语,而现在,野狗被人套上了狗绳。

“你的制造成本又是多少?一架普罗米修斯的成本我能武装五名炽天使骑士!”佛朗哥又嚷嚷起来,“难道不该五对一么?”

“成本方面,我们做了良好的控制,原本不准备公布数字,但是既然佛朗哥枢机卿问起,那我就在此公布了。”米迦勒比了个手势。

负责投影灯的秘书切换了幻灯片,普罗米修斯的生产成本被投影在白幕上。

佛朗哥惊呆了,枢机卿们也有点茫然。在普通人想来,十米高的巨型机动傀儡,都会被猜想成天价的超级武器,当年叶尼塞王国制造第一代普罗米修斯原型机的时候,据说令国库为之空虚。

可米迦勒公布的数字远远小于他们的心理预期,佛朗哥非常清楚炽天使的成本,普罗米修斯的成本竟然比炽天使高不了多少。如果这个数字是真实的,普罗米修斯绝对是物美价廉的炽天使替代品。

“不可能!你们这是在造假!”佛朗哥怒了,红着眼睛嘶声吼叫。

他是首席机械师,或者说曾经是首席机械师,他太清楚机械的生产成本了,米迦勒公布的数字根本就是一个笑话,难道原罪机关是从垃圾堆里捡废件来组装普罗米修斯的么?

“原罪机关和密涅瓦机关一样从枢机会获得拨款,我们用有限的拨款造出了五台试制机,成本和核算都在这里,请佛朗哥枢机卿核对。”米迦勒轻描淡写地说。

新的幻灯片被投影在白幕上,原罪机关近年来的每一项支出都列在上面,他们确实获得了比密涅瓦机关更多的拨款,但这些款项的使用都很谨慎,最后基本收支平衡。

“我想事实已经很清楚了,”米迦勒环顾枢机卿们,“我们用有限的拨款制造了五台试制机,如果按照佛朗哥枢机卿的说法,制造一架普罗米修斯的经费能够武装五名炽天使骑士,那我们现在应该只有一架试制机。”

“五台试制机?你们居然有五台!真是令人喜出望外!”西塞罗大主教赞叹。

“武器不是用来耗空国库的,武器是用来征服敌国,填充国库的。”米迦勒仍是那样彬彬有礼。

他的表态赢得了枢机卿们的热烈掌声,谁不想要便宜而又强大的武器呢?枢机卿们仿佛看到了梦幻般的未来,一架又一架普罗米修斯走下生产线,大踏步地去向战场,喷吐火光挥舞刀光,它们踏过的地方,都是教皇国的领土。

只有米迦勒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普罗米修斯的成本当然不会那么低,能够造出五台试制机多亏了美第奇家和某些秘密势力的献金,这些钱枢机会是不知道的,原罪机关可以随意调用。

只要胜过炽天使,原罪机关就会从军部那里拿到大量的普罗米修斯订单,那时候再找各种理由提高报价就是了,反正那时候原罪机关已经并掉了密涅瓦机关,炽天使已经被彻底埋葬。

米迦勒转向佛朗哥,他还想让自己的表演更加完美:“亲爱的佛朗哥教授,原罪机关非常敬重您在旧机械时代的地位,但我们的前方是新的机械时代。人类总是会老的,机械也一样。”

枢机卿们的掌声更加热烈,是啊,新时代,新时代是个多么引人入胜的词。他们即将走进新时代,就该把旧时代的一切都扔下,佛朗哥是旧时代的东西,炽天使也是。

“我反对!我反对!!我反对!!!”佛朗哥怒吼。

但他的吼声被掌声压了下来,以西塞罗大主教为首,枢机卿们不停地鼓掌,小经堂中很少有这么热烈的场面。米迦勒频频欠身,表达谢意。

佛朗哥有了一种他从未有过的感觉,自己真真正正是条野狗的感觉,一条闯入人类世界的野狗。

他早就知道其他枢机卿都觉得自己是条野狗,或者疯狗,但那时他是以一条野狗的身份看不起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的,他闯入大人物们的会场,大摇大摆地坐下,偶尔吠叫两声,大人物们还得听。

现在他终于明白什么是真正的野狗了。闯入人类世界的野狗,无论它怎么吠叫,都无法干扰这个世界正常的秩序,吠叫到最后太吵人了,它就会被一根绳子勒死。

多数枢机卿心里早就有判断了吧?是终结炽天使的时候了,炽天使既不可控,又陈旧,它的设计和制造者是疯疯癫癫的佛朗哥,它的试驾骑士是危险而可恶的西泽尔。

人们心中的好恶帮他们做出了最终的判断,他们制订了最有利于普罗米修斯的赛制,把赛场放在原罪机关的“行刑地”,那片实验场最终会变成炽天使的刑场。

虽说薄壳弹会避免对骑士造成致命伤害,但普罗米修斯还有那开天辟地般的巨刃,在对抗测试中不小心杀死对手是没有处罚的。

佛朗哥费力地站了起来,这下子枢机卿们安静下来了,想知道这条疯狗想干什么。可出乎他们的意料,佛朗哥没有任何过分的表示,他拎过那根挂着输液瓶的铁架子,以它为拐杖,费力地走向讲台。

那一路行来的姿势,就像古代画卷中的先知似的。佛朗哥从来没有展现出这样的一面,像是闲庭信步,又似乎历经风霜,眉眼平顺,神情坦荡,要不是太了解他恶劣的那一面,简直要被他的风度折服。

他艰难地拖着骨折的腿走上讲台,凝视米迦勒的眼睛:“你说得没错,新的时代要来了,恭喜你,我亲爱的后辈,祝福你们,原罪机关。”

他张开双臂,将米迦勒抱在怀里。米迦勒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个巨大的转折,但当着众多枢机卿的面,他也只得接受这位“长辈”的祝福。他们的脑袋靠在一起,简直就像是父子。

“你这个小王八蛋,你信不信我的石膏里塞着一枚红水银炸弹!”耳边传来佛朗哥阴沉沉的低语。

米迦勒狠狠地打了个哆嗦,但立刻恢复了镇静,也压低了声音:“佛朗哥枢机卿,您在跟我开玩笑么?您以为我会被您的小把戏吓倒么?”

“不信算了,不信我就引爆。”佛朗哥叹了口气。

“你没有理由这么做!你这个酒鬼!”米迦勒的声音忽然变得急促。

“当然有理由啊,我的小伙子们要上战场了。他们都蛮可爱的,我觉得他们就像我的儿子,”佛朗哥死死地抱着米迦勒不让他逃走,声音忧伤,而双眼血红,“我这个老爸很穷的,没法给他们买最好的武器,而他们的敌人都全副武装,还说他们那一身只要五个金币,超便宜。我也想给儿子们装备龙吼炮啊!我也想给他们装‘暴龙’级动力核心啊!我也想说我也能五个金币买一堆东西啊!可我这个老爸很穷,很穷的老爸做不到,所以我只有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儿子们穿得破破的,去跟那些全副武装的家伙玩命。老爸我心里很难过啊,难过了该怎么办呢?难过了就得发泄啊!老爸我难道不该炸死某个王八蛋么?”

“我这个人最怕难过了,所以老喝酒。因为我一难过起来就控制不住自己,就想跟人玩命,”佛朗哥的声音里藏着磨牙吮血的魔鬼,“我玩得起,你玩得起么?”

米迦勒沉默了足足十几秒钟,轻轻地搂住佛朗哥的肩膀:“您想要什么,告诉我吧。”

他忽然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他根本不懂佛朗哥,这个野狗般的男人在他的理解范畴之外。佛朗哥根本不能算是一名枢机卿而是一条野狗,野狗会不会在自己的身上捆满炸弹为它的小狗们出气,枢机卿当然不会知道。

他没法不怀柔,不怀柔的话也许下一秒钟他就会和佛朗哥一起化为灰烬。

“五对一。”佛朗哥忧伤地狮子大开口。

“五对四。”

“滚!”

“五对三,这是我能做到的极限,您知道我上面还有人,再降我上面的人通不过。”米迦勒和佛朗哥僵硬地抱在一起。

台下的枢机卿们都看傻了,两位首席机械师相互拥抱超过一分钟了,他们这是互相爱上了么?

“成交,不去行刑地,战场由我们选。”

“这我实在……”

“我很爱我的男孩们,我不能看着他们去死,如果那样不如我先死。”佛朗哥的声音显然很难过很难过。

“没问题!”

“那就跟大家说吧。”

米迦勒在被佛朗哥拥抱的情况下,清了清嗓子:“出于对前辈的尊重,原罪机关同意对抗测试中由三架普罗米修斯对抗五名炽天使,此外战场由密涅瓦机关决定。”

全场惊讶,不明白何以有如此巨大的转折,西塞罗大主教和几位坚定支持普罗米修斯的枢机卿更是迅速地交换眼神。但是话已出口,无法修改,这是当着众多枢机卿说出来的。

“现在你可以吻我了。”佛朗哥满意地说。

“吻您?”米迦勒茫然了。

“你抱了老子那么久,不行个贴面礼就走,不显得太奇怪么?”

米迦勒只得低下头,恭恭敬敬地跟佛朗哥互相亲吻面颊,这是教皇国最高级别的礼节。

佛朗哥这才放开了米迦勒,转身走下讲台。米迦勒心里几次想要大喊说“卫士!卫士!抓住他!他的石膏里藏着红水银炸弹!”,可最终也没能喊出来。

谁能确定佛朗哥把红水银炸弹藏在了石膏里呢?如果搜不出来,原罪机关就颜面尽失。这时候他镇静下来再想,忽然觉得佛朗哥带着红水银炸弹来开会的概率微乎其微,佛朗哥根本不知道他会面临什么样的处境,也就没必要一早就存着玉石俱焚的心。

但那一刻米迦勒确实被佛朗哥的疯狂所劫持了,那一刻听着佛朗哥那血腥的声音,米迦勒确实相信佛朗哥是存了和原罪机关玩命的心。

这时候再看那个拄着铁架子,走得一瘸一拐的背影,米迦勒忽然生出一种恐怖的敬意……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佛朗哥,真正的密涅瓦机关总长,难怪他会和那些亡命的男孩们站在一起,他自己本就是个亡命之徒!

战术

行刑地实验场,空旷的实验场上放着孤零零的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孤零零的人。

白色的长袍在风中起落,白银面具中倒映着周边的群山,那是这处实验场的主人。

他眺望着山谷中央的试制机零号和一号,那些钢铁巨人处在静止状态的时候就像远古的石像,静得让人怀疑它们是否真的能动起来。

身穿白色制服的军人轻声缓步地走到他背后:“主人,米迦勒总长来了。”

“叫他过来。”主人低声说。他的声音非常年轻,却又透着苍老和疲惫。

不一会儿,穿白袍的米迦勒就出现在主人的椅子后面,主人摘下了象征枢机卿身份的白银面具,是个英俊得让人侧目的年轻人,金发梳得整整齐齐,墨绿色的瞳孔足以让大多数女孩在见他第一眼时怦然心动。

米迦勒在小经堂中暴露身份,很多枢机卿都误以为他就是那位行刑地实验场的“主人”,但实际上在主人面前,米迦勒连坐下的资格都没有。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0章 暴风雨降临之前(4) 下一章:第42章 暴风雨降临之前(6)
热门: 骑士风云录 修罗帝尊 402女生寝室 华生手稿 异位 你的距离 死亡的精确度 幻色江户历 羊毛战记 侯卫东官场笔记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