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命运前夜(2)

上一章:第43章 命运前夜(1) 下一章:第45章 命运前夜(3)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可女孩都会长大的,他却没有。他只是有大人的躯壳和智慧而已,在心底深处,他和当初一样,是个小孩。”薇若兰把头枕在亚历山大的肩上,“格里高利家的堂堂少君,翡冷翠最耀眼的贵公子,会吃一个小孩子的醋么?”

“作为密涅瓦机关副总长的未婚夫,我确实是该对自己更有自信才对,不然怎么配得上我举世无双的未婚妻呢?”亚历山大点点头,“只是你太在意炽天使的事情了,才让我对西泽尔殿下的好奇心越来越重。”

“炽天使的成败不仅关系到西泽尔的前途,也关系到密涅瓦机关的前途,我必须看着它成功。”薇若兰严肃地说,“你未来是要成为翡冷翠巨头的,哪个巨头在军队中没有自己的势力?你需要西泽尔,你需要人为你冲锋陷阵。”

“别是最后西泽尔成了巨头吧?未来的骑士王,炽天使的最高领袖,他们可以改变战场,也能改变这个国家。”

“不,他的前途是有限的,充其量就是我们的又一级踏板而已,”薇若兰抬起头,仰望微雨的天空,“他又怎么能对我如日中天的未婚夫构成威胁呢?”

“听你这么说真开心。”亚历山大松开薇若兰的肩膀,缓缓地凑上去,狠狠地亲吻她温润的、樱红色的嘴唇。她的人那么艳,嘴唇那么软,轻柔得像是露珠。

薇若兰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搂住了亚历山大。

台阶下的道路边,开车来接薇若兰的塔拉夏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亚历山大和薇若兰这对未婚夫妻的亲吻总是这样缠绵,常常搞得塔拉夏不好意思。那吻像是干柴烈火,又像是两只野兽抱在一起撕咬。

赌局

夜幕下的法老宫,白色的巴洛克式门墙上雕刻着天使和群龙,巨大的玻璃窗中射出璀璨的灯光,让这座建筑看起来奢华得令人敬畏。

这是一家酒店,翡冷翠顶级的酒店之一,年轻名流聚会的场所。他们往往还没有掌握家中大权,不能像父辈那样在家里的餐厅举办晚宴,就把社交场挪到了法老宫这样的地方。

这里有最有名的厨师为你烹调,有最耐心体贴的侍者为你服务,酒和膳食都是最好的,晚餐之后你还能光顾法老宫最著名的烈酒沙龙,那里有最时尚漂亮的女孩子陪你喝酒,你可以跟你的好兄弟通宵达旦地聊天。

当然,费用也是惊人的,普通贵公子都承受不了。不过这也好,把那些不够格的人都拒之门外,真正的豪门少爷就更喜欢法老宫的环境了。

黑色礼车缓缓地停在法老宫的门前,立刻有侍者迎上前去拉开车门,恭恭敬敬地说:“恭迎大使先生光临法老宫!”

法老宫的侍者都是很有眼色的,这辆礼车的漆面光滑如镜,低调中透着奢华,车头飘着紫色的小旗。那应该是一面国旗,虽然看不清是哪国的国旗。

在翡冷翠,不是什么人都能在车头侧面插旗的,贵族都不行,得是各国大使的车,还得大使自己在车里,才能插上国旗。

如今万国盛典正开得热火朝天,翡冷翠城里有几十上百位大使,其中的某人一时兴起光临法老宫,也是很正常的事。这是法老宫的荣幸。

贵客走下车来,摘下礼帽仰望法老宫的建筑,他头发花白,山羊胡子卷曲。侍者愣住了,这哪里是什么大使?明明是个东方糟老头子,浑身透着一股子猥琐劲。

法老宫怎么能服务这种贱民?侍者下意识地伸手想要阻挡这个老人进入法老宫,在多数西方人的概念里,东方人还是低人一等的。

这时锐光闪过,那是一柄剑,出鞘的时候发出优雅的鸣响。剑握在鹰隼般矫健的年轻人手里,剑锋落在侍者的喉间。握剑的年轻人站在老人身旁,剑眉星目。

“你们……你们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侍者用颤抖的声音说。

“看来无论是东方的奴才还是西方的奴才,遇到危险都会提起背后的靠山啊。”年轻人的声音里透着彻骨的寒气。

“雷,把剑收起来!你跟我这么久了,怎么还是这么冲动呢?”老人叹着气说,“这位年轻人不是要看我的请柬么?这又有什么关系?”

一张金色的请柬递到了侍者面前,侍者愣住了,他很清楚这张请柬的分量,也就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东方老人了。

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东方老人目不斜视,潇洒地抛出了什么东西,那东西在空中画出金色的抛物线。侍者下意识地伸手接住,才发现那是一小块沉甸甸的黄金!

阔佬光临法老宫有时候也会打赏一枚金币给侍者,可那是一整块黄金啊!这些东方人是来自黄金海岸么?他们那里一切交易都是用整块的黄金结账么?

这时风停了,车头那面一直卷动的紫色小旗静了下来,露出那个白色的狼头。

中山之狼。

“中山国,叶素理。”老人淡淡地说,“现在可以带我去看那个赌局了么?”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请!请!”侍者点头哈腰地把叶素理迎入大门。

如今叶素理在翡冷翠也算是一号名人了,除了赫克托耳家长和其他几位大人物的帮衬之外,主要靠他的能说会道和金元外交。

“那位中山国的大使啊,可不就是一位有钱、爱玩、好交际的老爷爷么?”对叶素理,大家都是这么评价的。叶素理也很乐意让这样的说法传播开去。

他太懂什么时候该用钱解决问题了,钱用得好,是比机动甲胄还锋利的武器。

穿越长长的地下通道,叶素理抵达了会场。通常烈酒沙龙就是在这里举办的,但今夜只有持请柬的客人才能入内,烈酒免费,各种用龙虾和鲟鱼籽制作的小食也免费,你能享用的一切都免费。

身穿晚礼服的漂亮女孩或坐或立,妆容精致。

她们都是受邀前来,有丰厚的酬劳,而且并非那些生活没有着落、以陪酒为生的外省女孩,她们在翡冷翠社交圈中都小有名气,有资格参加这样的聚会。贵公子们的聚会需要她们来作为装饰物。

叶素理一踏进会场,立刻就有几位贵公子迎了上来,相互寒暄,其中就有新罗马帝国的大使卢瑟,他们是在拜谒教皇的时候认识的,来往几次就结成了兄弟般的交情。卢瑟为叶素理介绍各路朋友,帮着叶素理在翡冷翠社交圈打开了局面。

当然,叶素理也少不得对卢瑟大撒黄金,还许诺了要给他介绍东方美女。

叶素理的请柬就是从卢瑟那里得来的,卢瑟说这场难得的赌局,叶大使不来看看太可惜了,有兴趣就搏一搏。

当时叶素理露出惊喜的神色说好啊!我来翡冷翠那么久都没有好好赌一把!早就手痒得不行!卢瑟诡秘地说可不只是赌一把,还有大秘密呢!

掌声打断了他们的聊天,掌声中,一位身穿黑色燕尾服的贵公子出现在会场的二层,在栏杆边向大家招手示意。

“美第奇家的少爷,高文·美第奇。”卢瑟压低了声音,“这场赌局的组织者,他在翡冷翠可是以能花钱和会玩著称的!”

“少爷们,暂停你们和女孩们的小游戏,让我们来聊聊正事,”高文示意全场安静,而后微微一笑,“你们准备好金币了么?你们准备赢,还是准备输呢?”

短暂的沉默之后,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他们应邀而来是要参加一场豪赌,又怎么会没准备好钱呢?谁会准备输呢?他们来这里就是要赢大把大把的钱!

高文对自己的小笑话有这样的反响非常满意,他缓缓地举起右手,在空中停滞了几秒钟,打了个极其清脆的响指:“那就为你们心中的英雄下注吧!普罗米修斯还是炽天使?谁会赢得明天的对抗?谁是教皇国未来的武神?下注吧!我亲爱的朋友们!”

满场轰动,黑衣的银行职员们出现在会场上,贵公子们将早已填好的单子交给他们。下注就是采用这样的方式进行的,根本不用携带大量的金币,赌注直接从他们的银行账户中划出,赢的钱也会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户头上。

翡冷翠的顶级贵公子们就是这么玩的,他们只需在这里品着美酒,搂着女孩的纤腰,在单子上填个数字,再签名就好。越是轻描淡写,把酒言欢中输赢成千上万的金币,越是贵族风度。

叶素理微微眯眼,卢瑟埋头填着自己的单子,没有注意到这个东方老人的眼神陡然间锐利起来。

叶素理当然不是为了赌局和漂亮女孩来的,他来就是要侧面了解那还未曝光的新一代机动武器!夏国刚刚造出鬼武者,这边教皇国已经要对机动武器进行更新换代了,这对渴望机动甲胄的中山国来说无疑是个震惊的消息。

原诚在电话里勒令叶素理刺探这方面的情报,但任凭叶素理怎么削尖脑袋,也无法得知新型机动武器的细节,不光是他,西方各国大使也都在互相询问。

教皇国当然不会泄露这方面的情报,新型机动武器要在万国盛典期间展出,本就是用来威震列国的。

就在叶素理焦头烂额的时候,卢瑟诡秘地邀请他参加这场赌局,而且用“你是我的好兄弟我才跟你说的”的语气劝叶素理把能动用的钱都赌在普罗米修斯的身上,因为,“有人已经观摩了普罗米修斯的试制机,绝对是碾压炽天使的大家伙”。

所以叶素理来了,他要见见那些观摩过普罗米修斯的人,通过他们侧面了解普罗米修斯。

“你下了多少?”

“五千金币。”

“赌谁赢呢?”

“当然是普罗米修斯,你是跟我开玩笑么兄弟?谁会赌炽天使赢?你也不是下注在普罗米修斯身上了么?”

“我看好些人都掏了上万金币出来,真是贪心啊,我们是不是也得赌多点?”

“战场上的事情谁能说得准?要是一不小心被炽天使翻盘……”

“别傻了!我有内部消息,高文他们已经在路易吉的安排下去看了普罗米修斯的试制机,那是十米高的大家伙,甲胄骑士在它面前一脚就能被踩死!”

“我叔叔说枢机会甚至想让开发普罗米修斯的原罪机关并掉密涅瓦机关呢!这样炽天使又怎么能赢?”

“龙德施泰特之后,炽天使真不行了……”

各种各样的低语进入叶素理的耳朵,令他心中悚然。时至今日,东方人最忌惮的还是铁傀儡,也就是机动甲胄骑士,什么时候又冒出十米级别的机动武器了?

三米级别的甲胄骑士,还能用包裹重甲的战马勉强对抗一下,十米级别的普罗米修斯,东方根本没有能与之抗衡的武器!叶素理高速地思考着。

“这不是叶大使么?您能光临何等荣幸。”有人走到叶素理的身边,微微欠身。

“这不是路易吉少爷么?”叶素理眉峰一挑,随即笑了,“路易吉少爷修的是神学,难道不该清心寡欲么?怎么,也喜欢赌两把?未来的教皇在赌局中被人看见,没关系么?”

路易吉浅浅地一笑:“我自己不赌,但不能不关心一下明天的对抗。实不相瞒,对抗双方各有一名骑士是我的弟弟呢。”

对于这个东方老人,路易吉既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意,就是看不透。那天的晚宴上,叶素理对西泽尔颇多关注,让路易吉心里不太舒服,但之后叶素理跟西泽尔也就没有接触了,倒是在不同的场合见过路易吉几次,相谈甚欢。

路易吉身边很多朋友都会说叶素理的好话,无非是慷慨会玩之类的,路易吉听得多了,也就多留了点心。一个东方小国的大使,几个月工夫就在翡冷翠混得如鱼得水,应该是怀着什么目的吧?

“哦?胡安少爷和西泽尔少爷么?”叶素理故作惊讶,“兄弟俩为什么不在一个阵营?”

路易吉苦笑,压低了声音:“胡安和我是一个母亲生的,西泽尔却不是,我们甚至不能公开承认他是我们的兄弟。胡安年纪小,西泽尔又很倨傲,两个人老是起冲突,我居中调停也调不过来。”

“这样不也好么?无论赢的是哪一方,博尔吉亚家都会出现一位国家栋梁。”

“兄弟之间有什么比得过和睦相处呢?”路易吉微笑,“叶大使是也想下注么?不知道叶大使觉得谁会赢得这场对抗呢?”

“我还在犹豫,但来了不下注玩玩,可有点对不住自己。”叶素理大笑,“我少年时也是个赌徒呢。”

“叶大使精通占卜术,不试试卜算一下结果么?”

“路易吉少爷倒是提醒了我,何不试试交给天命呢?”叶素理的手一翻,一枚伏羲金钱已经出现在指间。

他还没来得及丢出金钱,赌注的对比已经由一台大型报数机械显示在了会场的上方,路易吉抬眼一看,瞳孔微微收缩。

短短的几分钟内,竟然有二十五万金币投注在普罗米修斯身上,而炽天使那一方只有区区八千金币,这在任何赌局中都是悬殊的投注比。

满场哗然,赌局当然是得双方都有投注才能玩得下去,押对了宝的人分那些赌输的人的钱。可是按照这样的下注结果,如果是普罗米修斯获胜,所有赌普罗米修斯赢的人也只能分得区区八千金币,这对贵公子们而言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小数字。

太多人觉得普罗米修斯会是赢家,这是问题的核心。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了醉醺醺的声音,某个人正侃侃而谈:“炽天使怎么可能赢得过普罗米修斯?它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单位,我以前也是炽天使骑士,我说的话你们还不信么?碰上普罗米修斯,炽天使只配被碾压!”

路易吉和叶素理不约而同地看了过去,那个苍白的、胡子拉碴的年轻人正靠在沙发上,一手端着烈酒,一手搂着旁边同样苍白的女孩的腰,搂得紧紧的。

路易吉微微皱眉,看那家伙的言谈举止,跟这奢华的场合有些不相称,怎么会有这种不够格的家伙混进高文少爷的赌局?那家伙看起来有点眼熟,可路易吉记不得自己在何时何地见过这个人了。

他又看那人身边的女孩,女孩似乎是那人自己带来的,气质并不像请来捧场的社交名媛。

她的底子应该是很好的,眉目如画,微翘的嘴唇,穿一件紧身露背的红裙,腰肢不盈一握。但不知为何神色憔悴,皮肤也干涩,如果没有粉底遮掩的话,容颜只怕会大大地减分。

这女孩路易吉也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3章 命运前夜(1) 下一章:第45章 命运前夜(3)
热门: 恶魔岛幻想 黎明之鹰 狩魔手记 位置 七宗罪5:恶魔仆人 琉璃美人煞 魔痕 道法苍生 不灭龙帝 诡案罪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