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命运前夜(3)

上一章:第44章 命运前夜(2) 下一章:第46章 命运前夜(4)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他再度审视女孩的时候,注意到她那纤细但肌肉分明的小腿,忽然想到了什么。这女孩的身材苗条而有股韧性,一般名媛靠节食是不可能拥有这种身材的,除非忍受艰苦的训练,比如骑马和舞蹈。

是的,舞蹈,这女孩子经过长期的舞蹈训练,曾经被认为是未来翡冷翠的明星舞者。

那是贝罗尼卡·博尔吉亚,路易吉曾在家族晚宴上见过红裙似火的她,当时她还只有十五六岁。

她身边的男人是冈扎罗·博尔吉亚,当年的炽天使骑士,代号“断剑”,也曾是家族晚宴的座上宾。

但在西泽尔第一次出席家族晚宴的那一夜,他遭遇了惨败,暴怒的红龙几乎把他的甲胄拆成了碎片。自此断剑就消沉了,再也无法振作,很快就被军部除名,至今也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只是个游荡在社交圈中的闲人。

贝罗尼卡的遭遇跟冈扎罗类似,她原本是家族派去试探西泽尔的,当时她还是备受家长们宠爱的小天使,家族中的男孩都想亲近她。但她在西泽尔那里铩羽而归,随即也被家长们遗弃。

同是被遗弃的人,冈扎罗和贝罗尼卡渐渐走到了一起,贝罗尼卡早已放弃了舞蹈,被冈扎罗带着辗转于各家的宴会和酒局。酒精和熬夜令她日渐憔悴,不复昔日明艳照人的模样。

路易吉狠狠地皱眉。难怪下注给炽天使的人那么少,就是有冈扎罗这种人在散布消息,怀着对西泽尔的仇恨。冈扎罗现身说法,那些少爷当然会相信。

但这给路易吉造成了麻烦,这场赌局事实上是高文和路易吉一同设下的,想赚上一笔大钱。路易吉只带了高文和自己最亲密的兄弟们一起观摩了普罗米修斯,那场观摩坚定了高文他们的信心,普罗米修斯是必胜的,他们设下赌局,是要赚某些笨蛋的钱。

总有些消息不灵通的笨蛋会相信炽天使会赢吧?那种蠢货的钱不赚白不赚。

但是试制机零号和一号的出场太过震骇,参加观摩的贵公子们自己也忍不住私下里传播消息,加上冈扎罗这种人煽风点火,连笨蛋们都觉得普罗米修斯必胜,路易吉赚钱的机会也就没了。

可路易吉没办法,难道堵上冈扎罗的嘴么?或者把这个混蛋撵出去?路易吉暗暗地咬牙。

“叮”的一声,伏羲金钱落在桌面上,叶素理看了一眼,惊讶地说:“怪了!我的卦象竟然显示炽天使会取得这场对抗的胜利啊!”

旁边的卢瑟刚把自己的赌单交出去,听了这句话后赶紧说:“叶大使可别赌冷门!赌局上最忌讳赌冷门的!”

他这纯粹是出于一腔热忱,毕竟跟叶素理混了那么久,不能看着叶素理吃亏。卦象算什么,眼前明摆着的事,普罗米修斯必胜嘛!当然要下注在普罗米修斯身上!

“这可怎么好?”叶素理挠头,“卦象让我赌炽天使赢,朋友让我赌普罗米修斯赢,两难啊!路易吉少爷,你说我该怎么办?”

路易吉回过头来,微笑着看了叶素理一眼:“卢瑟侯爵说得也不无道理,是信卦象还是信朋友,都看叶大使自己的判断。”

“占卜的人不信自己,未免说不过去。”叶素理也微笑,在赌单上随手写下金额,递给一旁的侍者,“我赌炽天使赢好了,这样至少我和我的兄弟卢瑟侯爵中会有一个人赢,总少不了酒钱。”

路易吉还是微笑,叶素理也微笑,两人久久地对视。

终于图穷匕见,路易吉心里冷笑,看来在那场晚宴上,叶素理确实是看中了西泽尔。叶素理跟他只是场面上的客套,对西泽尔却是欣赏。

又出现了一个看重西泽尔的人,这让路易吉不太开心,最近总有些风头正劲的人物看重西泽尔,比如那位叶尼塞公主。见过瓦莲京娜的人都会觉得西泽尔配不上她,好些贵公子都等着公主殿下干脆利落地跟西泽尔解除婚约。

他们也许不敢娶瓦莲京娜,但也不愿意西泽尔得到她。

可瓦莲京娜虽然不跟西泽尔见面,却也没有解除婚约的意思,每日明艳而高冷地参加各种外事活动,倒让人怀疑她对未婚夫并没有那么讨厌。

“靠女人撑腰的家伙!”路易吉在心里鄙夷,可没来由地又有些妒忌。

叶素理知道路易吉在想什么,但那又怎么样?叶素理不在乎。

路易吉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在私下场合里路易吉多次表示过东方人都是骗子,根本不该让这个中山国的使团来翡冷翠。路易吉本能地讨厌东方人,因为西泽尔的母亲琳琅夫人是个东方女人。

既然路易吉那么讨厌东方人,叶素理不介意让他更讨厌一些。

叶素理的赌注下得不小,五千金币,计数器上炽天使那方的赌注直接升到了一万五千金币,但是跟普罗米修斯那边的近三十万金币还是没法比。

“大家都押普罗米修斯,我们干脆赌点冷门好了!赌冷门的赔率大啊!”有人大声说。

那人其实是路易吉的兄弟,他散播这种言论,是想让那些还举棋不定的家伙赌炽天使赢,只有这种傻子足够多他们才有钱赚。贵公子们也需要钱,他们事事都要花钱,家里给的年金常常不够花。

“你看刚才有人一把在炽天使身上赌了五千金币,要是炽天使真的赢了,那家伙可是能赢十万金币呢!”那人还在巧舌如簧地劝说。

果然炽天使那边的赌注开始上升了,所谓跟风就是这么回事,叶素理猛砸了五千金币进去,有着榜样的作用。

“居然有蠢货在炽天使身上下那么大赌注!”那边冈扎罗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了,根本注意不到这边叶素理和路易吉的对话,继续夸夸其谈,“等着输得精光吧!”

“冈扎罗,你喝多了,别说太多。”贝罗尼卡柔声说。她没有喝酒,察觉到人群中有些不善的目光。

“今天我高兴,你就别管我喝酒了,”冈扎罗兴奋地抚摸着贝罗尼卡暴露的后背,“西泽尔要倒霉了!我要看着那家伙死!普罗米修斯是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他杀过普罗米修斯的首席骑士!原罪机关是一定会叫他死的!”

贝罗尼卡愣了一下,低下头去不说话了。

“我不是跟你说过么?西泽尔欠我俩的,我都要讨回来!”冈扎罗咬着牙跟贝罗尼卡耳语,亲她的面颊,“明天就有结果了!你高兴不高兴?”

“我高兴不高兴?”贝罗尼卡在心里问自己。

她不知道,对她来说那件事过去太久了,久得就像前世那样,她早就忘记西泽尔了,或者说,故意不去想。

但今天冈扎罗非拖着她来“看热闹”,于是记忆里的男孩重又浮现在她眼前,那个黑色军装、红色绶带、面无表情却又带着一腔怒火的男孩,他出现在和和睦睦的家族晚宴上,坐在衣冠楚楚的男孩女孩中间,就像一个孤独的怪物。

家长们倒也没有授意贝罗尼卡去色诱那个小怪物,那年西泽尔才十二岁,还不够格被色诱,贝罗尼卡的任务是用热情和活力驯服那个小怪物,让小怪物信任她这个漂亮姐姐。

她真的很努力,她深深地知道舞蹈家对家族的意义远远不如天赋骑士,她只是个女孩子,想在家族里面受重视,她就得为家族出力。

可小怪物比她想的难缠多了,他那股子凶猛深藏在平静的表面之下,随时会化为狮子冲出来。贝罗尼卡再温柔都拦不住那只愤怒的狮子,她失败了,家长们觉得她没用,她再也没有接到家族晚宴的请柬。

失去了家族的支持,她也就失去了天才舞蹈家的光环,在翡冷翠,漂亮柔软会跳舞的女孩多的是,贝罗尼卡很优秀,但不是无可替代。

她失去了登台的机会,也没有钱,她原本就出自博尔吉亚家的小小分支,虽然都姓博尔吉亚,却没法跟路易吉这种教皇之子比。

好在她还漂亮,还有人追求,其中追求得最猛烈的就是冈扎罗,最后她跟冈扎罗订了婚。订婚之后她才知道冈扎罗并不是什么上进的男人,甚至连骑士衔都被剥夺了。冈扎罗游手好闲,喜欢在酒局中钻来钻去,大概只有酒精才能让他从阴影中摆脱出来。

她们订婚很久了,但冈扎罗一直没有娶她,因为冈扎罗痛恨她当年被家族指定去“诱惑”西泽尔,冈扎罗说你等我干掉西泽尔,我就开心了,那时候我们就结婚。

于是贝罗尼卡知道冈扎罗为什么那么猛烈地追求她了,因为她曾经可能属于西泽尔,冈扎罗得到了她,就觉得打击了西泽尔。

可她还能怎么样呢?她已经是冈扎罗的未婚妻了,她陪着冈扎罗喝酒熬夜,渐渐地憔悴。但是酒是好东西,喝醉了以后她就忘了难过,忘了自己曾经可以拥有另外一种人生,光辉的舞蹈家的人生……只要她能够阻挡西泽尔心中的那只狮子冲出来。

直到今夜,那种痛苦重又被唤醒……怎么会这样呢?是谁毁了她的人生,令她这么受苦?她也说不清楚。

也许只是时间不对吧!她遇到那个男孩的时候,那个男孩根本不爱什么人,只想着要向世间复仇。他不懂欣赏贝罗尼卡的美,也不理会她的温柔。

那个男孩真的不爱人么?可他看见那个被他叫作哥哥的骑士倒在枪口下的时候,变成了魔鬼,汹涌而出的那种东西与其说是悲伤不如说是爱吧?

你不爱人,又怎么会悲伤?

那个男孩,他并不是不爱人,只是不懂怎么爱人。

现在他就要死了,不知道他在死前有没有学会爱人。贝罗尼卡悲伤地想着。

炽天使那边的赌注停止在了二万五千金币,上升的势头停止了,十米级的机动傀儡想起来就恐怖,即使赌冷门赢了能赢很多倍,但绝大多数人还是下注在普罗米修斯身上。

“看看!我说嘛!只有蠢货才会赌炽天使赢!”冈扎罗高兴地说,满嘴喷着酒气,“嘿嘿!西泽尔!你就要死了!大家都赌你死!普罗米修斯会踩死你的!把你的肠子都踩出来!”

“为了西泽尔·博尔吉亚的死干一杯!”冈扎罗抓起一杯酒灌下肚去,他是真的喝多了,都没有意识到多数人都远远地躲着他这个酒鬼。

贝罗尼卡无声地哭了起来,眼泪是那么的汹涌,那么的突如其来,她自己都没有想到。

她满脑子只有那个小怪物要死啦,他就要死啦,那张凶狠又寒冷的小脸在她的脑海里破碎……死前你学会了爱人吗?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哭,为了那个将死的男孩,或者为了自己错过的人生。

“嗨!嗨!冈扎罗!你的未婚妻怎么在哭啊?”有人在旁边开着恶意的玩笑,“为西泽尔哭么?我可是听说你的女人原来是要送给西泽尔的呢!别是你那么多年还没得到她的心吧?”

冈扎罗红着眼睛,瞪着贝罗尼卡,大吼说:“你哭什么?死的不是你的未婚夫!你哭什么?”

贝罗尼卡也知道自己不该哭,可她止不住。她站起身来拎着裙子想要跑出去,跑出去她就可以尽情地大哭了,反正谁也看不见。

可是冈扎罗狠狠地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抡圆了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路易吉皱了皱眉头。真该早点把冈扎罗这种醉酒闹事的蠢货赶出去的,这种人怎么配混他们这种贵公子的沙龙?他虽然讨厌西泽尔,却不喜欢冈扎罗当着他的面打女人,他毕竟是教皇之子,不喜欢这种不体面的事情。

叶素理在心里轻轻地叹息,看来那个命运难以占卜的男孩真的是要死了。他没有福分娶到叶尼塞公主,也没有福分娶到中山国公主。

叶素理投注在西泽尔身上其实也是想试探会有多少人跟风,不过看眼下的情况,那场观摩的心理震撼是极其巨大的,消息传播开来,大家都坚信炽天使必败。

三十二万比二万五千,这是最终的结果,三十二万金币押普罗米修斯赢,二万五千金币押炽天使赢,赌局中的盘口未必准确,但也能说明一些问题了,炽天使赢的机会不超过百分之十!其中还有叶素理煽风点火的因素。

高文皱了皱眉,这个结果实在叫他沮丧,但他也不得不宣布这个最终结果,他清了清嗓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身黑衣的男人将一张赌单高高地举过头顶:“女士们先生们,我的客人想要宣布一些事情。”

那个男人有着一张银行家的脸,面无表情,但气场强大。在场的多数人都认识他,那确实是一位银行家,翡冷翠著名的银行家,他有很多神秘的富豪客户,管理着上千万金币的巨款。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叶素理趁机走到贝罗尼卡身边,伸手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这个东方老人展现出了过人的绅士风度,让贝罗尼卡不能不屈膝行礼,表示谢意。

那边路易吉一个眼色,几名强壮的随从就拖走了冈扎罗。

“就在刚才,我的一位客人通过电报下注,八千八百盎司黄金,按照市价折合三十万金币。”银行家平静地宣布,“赌炽天使赢得明天的对抗。”

贝罗尼卡愣住了,叶素理愣住了,高文愣住了,正被拖离会场的冈扎罗也愣住了,所有人都愣住了。

银行家把那张赌单交到侍者手里,片刻之后,计数器疯狂地滚动起来。“叮”的一声响,“三十二万比三十二万五千”,计数器最终定在了这个惊人的数字上,最后一刻,炽天使以微弱的优势胜出,而那胜利的筹码,无疑是由一只擎天巨手投下的。

所有人都默默地盯着计数器,路易吉也不例外,他的心情很复杂,仿佛大海潮涌。这下子他和高文能赚到钱了,赚到钱当然是好事,他应该高兴,可高兴里却混着不安和怒意。

是谁?是谁在这个时候选择了支持西泽尔?

叶素理么?不可能,这个老家伙要出价犯不着动用代理人,从他公然投注在西泽尔身上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暴露了立场。

密涅瓦机关?也不可能,佛朗哥和薇若兰穷得就差变卖家产了。

难道是教皇?难道是他那永远高高在上的父亲么?他从不过问儿子们之间的事,任凭他们斗得死去活来。难道说最后一刻父亲还是暴露出了内心的立场,重注砸在西泽尔身上?

那个卑贱的私生子!他凭什么跟他们竞争?甚至从他们这里夺走父爱!

怒气翻涌,如果不是当着那么多人路易吉简直要咆哮。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4章 命运前夜(2) 下一章:第46章 命运前夜(4)
热门: 亡国之盾 隔壁那个饭桶 歪曲的枢纽 惟我独仙 斜屋犯罪 达芬奇密码 我是凭本事坑死自己的 神探伽利略2:预知梦 巷说百物语 女王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