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命运前夜(5)

上一章:第46章 命运前夜(4) 下一章:第48章 命运前夜(6)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至于昆提良,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事跟她和艾雷斯男爵之间发生过的事可没法比,只是有意无意的凝视、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和那晚一起逃离酒店的疯癫。

艾莲想,那晚昆提良也是因为老板回来而太过冲动吧?冲动地跟她表白,冲动地要带她走,但是冲动总会冷却的,所以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艾莲把跟昆提良有关的记忆都封存起来了,就像把不想看到又舍不得丢掉的旧物锁进小木箱里。直到这一刻,她看见那个南部小子慢慢地从沙发上起身,军服笔挺,骑士徽章闪耀的时候,那个木箱子咔嚓一声开裂了。

昆提良可不是有意要慢慢起身的,他是因为膝盖有点软,他的心在哆嗦,手在哆嗦,膝盖在哆嗦,浑身上下都在哆嗦。

唐璜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往旁边挪了挪,把昆提良身边的座位让出来给艾莲。

但艾莲并没有坐下,她来到距离昆提良几步之遥的地方微微欠身:“昆提良,是你找我么?”

她已经不是那个傻傻的、什么都不懂的外省姑娘了,她如今是艾雷斯男爵的女友之一,见识过一些“上流社会”的人,见过年轻男人的骄狂。

如今昆提良已经有一些骄狂的资本了,上尉,骑士徽,军队里的兄弟……她很为昆提良高兴,但她也不知道昆提良回来是为了对她炫耀让她难过,还是只想再看看她。她表面上柔弱,但内心里还是有股子倔强的。

“艾艾艾艾……艾莲,你你你你……你还好么?”昆提良磕磕巴巴地问。

“我还好,你还好么?”艾莲看着他的眼睛。

“我我我我我……我很好。”昆提良以立正姿势站得笔直。

唐璜都急了,心说,蠢货!邀请女孩坐下啊!你不邀请还指望人家一屁股坐在你身边搂着你的胳膊说哎哟昆提良大爷你可又来了我想死你了……那种女孩也不值得你牵挂那么久对么?

“你你你你……”昆提良也知道唐璜往旁边让让是什么意思,可邀请女孩坐到自己身边这种事对他来说是第一次,他怎么都没法说出口。

“你吃过东西了么?你饿不饿?我弄点东西给你吃?”昆提良终于找到了突破口。

唐璜心里大骂,有你这么叙旧情的么?你是厨师么?你是厨师怎么没见你给我弄过点东西吃吃?

可艾莲的脸上忽然浮现出某种让唐璜这种花花公子也惊艳的微笑来,她轻声说:“没吃,那我坐在你旁边吃一点。”

唐璜惊讶地发现这对男女忽然间就恢复到了和睦的状态,昆提良叫来一些填肚子的小食品,艾莲就坐在昆提良身边大口地吃着,这女孩看起来是真饿了。

这是艾莲和昆提良之间的细碎往事,唐璜当然不会知道,那时候昆提良是服务生艾莲是女招待,他们从太阳落山就开始忙碌,往往没有时间吃东西,拖着拖着就到深夜了。昆提良遇见艾莲时就会问上这么一句,艾莲要说饿,他就从客人点的小食品中偷偷留下一点给艾莲填肚子。他们躲在别人看不到的角落里,几分钟内大口吃完,又接着忙碌,在同一个巨大的空间里跑动,却只是偶尔相逢。

他们说着分别以来各自的事情,唐璜无事可做,就只有在旁边干瞪眼。令他恼火的是阿方索和西泽尔就跟两尊神像似的坐着,完全没有要离席的想法。这种时候当然应该留下昆提良和艾莲单独相对了,他们留在这里屁用都没有。

“这些都是我的好兄弟。”昆提良居然开始向艾莲介绍他们了,“唐璜是……”

“我是昆提良少爷的司机!”唐璜打断了他,“我为昆提良少爷开车我荣耀!那边白色头发的家伙是昆提良少爷身边的杀手,你看他一脸凶狠的模样就知道了,至于另外那个家伙……也是个杀手,你别看他有点女孩气,杀起人来比杀手一号还要狠!”

艾莲扑哧一声笑了。唐璜纯粹是开玩笑,也没指望艾莲相信。要是一开始昆提良能绷住场面,没准还能吹吹牛皮,现在昆提良和艾莲根本就是服务生在跟女招待说话,吹什么牛都没用了。

“昆提良你有很好的兄弟,大家都很照顾你,”艾莲认真地说,“那我就放心了。”

唐璜心里微微一动,认真地看了艾莲几眼。虽然还是觉得这女孩跟碧儿小姐不可同日而语,但差距毕竟从翡冷翠到洛阳的距离,缩减到翡冷翠到中山国的距离了。她说那句话的时候,那股子温柔是真诚的,她就是希望昆提良好,没别的。

昆提良忽然沉默起来,沉默着沉默着,他的脸涨得越来越红,简直像即将喷发的火山。

当所有人都惊诧地看着他的时候,他忽然以雄壮了十倍的声音说:“艾莲!今晚我们走吧!离开这个鬼地方!你欠的钱我会赚到帮你还的!有老板在,这个城市里没人敢欺负我们!”

唐璜正喝着一口酒,差点就喷了出去。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蛮牛,心说,够狠啊兄弟,前面叽叽歪歪说了半天的闲话,我听着都着急,忽然间来这么一句豪言壮语。

原来这头蛮牛真不只是来跟艾莲见上一面的,原来他真是要来砸店抢人的,可你有这个想法早说啊!早说我们就带枪带人啊!

而且他们如今真没底气说这话,这座城市里能欺负他们的人太多太多,他们简直快要被欺负死了……哦,他们也许明天就真死了……他们还没钱,西泽尔的年金除掉修缮坎特伯雷堡和日用开支之外,连多几件礼服都做不起。

可当你的兄弟在他喜欢的女孩面前说出了这句话的时候你还能怎么样呢?

唐璜强行咽下那口酒,慵懒地挑挑眉毛,感觉是说我们不差钱;阿方索冷冷地点头,感觉是说谁阻止这事我杀了谁;西泽尔挺身坐直,应该是表达万事有我,我是老板我扛着的意思。

艾莲默默地看着这帮忽然装腔作势起来的男孩,眼泪就要夺眶而出了。

昆提良跟她磨磨叽叽了那么久,她真的觉得昆提良只是来找自己说说话的,他们是前同事、不错的朋友,昆提良如今混好了,回来找她聊聊,这又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她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去想那些事,不去想他们在雨夜中的那场逃亡……

可忽然间这家伙就燃烧起来了,他的眼睛发红,像是愤怒的公牛,他的语气坚决,像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他根本就不是来找自己聊天的,他是来继续那件他当时没做完的事——带她离开!

其实艾莲早该想到的,这家伙根本就是一座休眠火山啊,每一刻都在积蓄着力量和愤怒!

她伸出颤抖的手,想去抚摸那张钢铁般坚硬的脸,却忽然远远地退开,眼中流露出惊惧的神色。

沙发的侧面,抽着雪茄烟的艾雷斯男爵无声无息地出现,神色中透着一丝狰狞。

公主和她的骑士们

“艾莲,你该回去唱歌了,客人们都等着听你唱歌呢。”艾雷斯男爵冰冷的声音传来。

他如今号称艾莲的经理人,声称要把艾莲培养成翡冷翠最出色的歌手,毕竟是他花了钱给艾莲找的声乐老师。

艾莲惊慌地起身,就想离开这圈沙发,与其说是赶着回去唱歌,不如说是要躲开艾雷斯男爵那杀人的眼神。

艾雷斯男爵其实已经在旁边听了一会儿了,直到这个时候才忽然站出来爆发,因为他实在忍不了了。他也看得出这些男孩如今穿着军服,算是有靠山的人了,他一个男爵,未必能把他们怎么样,但在他的地盘上勾引他的女人,换了谁都不能忍。

“失陪了各位。”艾雷斯男爵一把抓住艾莲的肩膀,指甲陷进肉里,就要带着她离开。

可一道修长的身影拦在了他面前,那个花花公子模样的男孩把玩着一枚银色的打火机,凝视着艾雷斯男爵的眼睛。

艾雷斯男爵没来由地畏缩了一瞬间。在这四个男孩里面,昆提良是头蛮牛就不用说了,那个白发男孩和被称作老板的男孩一直都很沉默,透着危险的气息,唯独唐璜看着是个玩世不恭的家伙,感觉跟酒店里的绝大多数客人是一路人。

可此时此刻唐璜的眼神阴寒慑人,看起来比在座的任何人都危险。

他忽然伸手,闪电般抓向艾雷斯男爵的手腕,这招是军用格斗术中非常阴毒的拆骨擒拿。艾雷斯男爵也受过军事训练,意识到了危险,立刻松开了艾莲的肩膀。

唐璜没有追击,而是乘势轻轻地托住艾莲的手腕,扶她回沙发上坐下。

他再度转过身来面对艾雷斯男爵的时候,眼神又变得玩世不恭:“朋友,这就不懂规矩了吧?我们先来的,我们在跟歌女说话,翡冷翠全城的酒场都是这规矩,先来后到,别破坏别人的气氛。想跟艾莲小姐说话就在旁边等着,要不要我给你买杯酒?”

场面立刻就僵住了,艾雷斯男爵被压得说不出话来。唐璜说的规矩没错,歌女和女招待一样,人人都可以拉她们坐一会儿聊聊,去抢别人座位上的女孩,没准会引发决斗。

但这种时候艾雷斯男爵不可能退缩,他顶着唐璜的目光,强硬地抬起头来:“我是说她该回去唱歌了!她是歌女,是给在场的所有客人唱歌的,不是陪各位聊天的!”

唐璜呵呵一笑:“歌女?好啊,那我当然应该捧艾莲小姐的场,我点首歌吧。”

他把一把美杜莎金币丢给旁边经过的服务生:“我要点艾莲小姐唱首歌。”

“您……您点什么歌?”服务生战战兢兢地看看唐璜,又看看艾雷斯男爵。

“我点她不唱歌,”唐璜根本不管服务生,只看艾雷斯男爵,“或者坐在沙发上给我的兄弟唱歌!”

“你!”艾雷斯男爵眼中喷火。

“总之艾莲小姐的时间我买下了,我付了钱,付钱的是大爷对不对?”唐璜的神色又阴沉下去了,“现在就请不是大爷的人从我的地盘上滚开。”

艾莲急得说不出话来。她很清楚在这间酒店里得罪了艾雷斯男爵是什么下场,但现在唐璜和艾雷斯男爵之间几乎已经等同于拔出剑来架在对方脖子上了,她怎么能劝得开?

昆提良也傻了,呆呆地看着这个骂了他一路的朋友。

艾雷斯男爵狠狠地咬着牙,德隆爵士闻讯也赶来了。他当然很想支持自己的老顾客和好朋友艾雷斯男爵,可翡冷翠酒场的规矩就是这样,唐璜花了钱,就得听唐璜的,如果德隆爵士不遵守这个规矩,他的店将会名誉扫地。

“那我可以竞价对不对?”艾雷斯男爵恶狠狠地把整个钱袋砸向服务生,“我现在就要艾莲回到舞池里去!给我唱歌!”

这也同样是酒场的规矩,贵公子们有时候喝多了,会为歌女争风吃醋,谁出价高,歌女就得唱他点的歌,酒场也会煽风点火,这是他们赚钱的好机会,竞价失败的人就只有忍气吞声。

钱袋里的金币不知有多少,被撞击得叮当作响,显然多于唐璜的出价。艾雷斯男爵一把掷出钱袋,也是急红了眼。

又一个钱袋被丢了出来,袋口的牛皮绳散开,滚出美杜莎金币和几颗耀眼的宝石来。

“不唱,或者坐在这里唱给昆提良听。”机械师以毫无感情的声音说出这句话来,感觉更像是在市场上随手买个番茄。

唐璜原本有些束手无策了,他的钱从来都是随来随花,能留几个金币在身上已经很难得了,没法跟艾雷斯男爵这种有产业的贵族比出价。

不过他一时间忘了,他们中最有钱的并非西泽尔,而是不怎么花钱的阿方索。如今阿方索有了军饷可领,但私下里仍然在黑市上接单帮人制作暗杀武器,那项手艺活的回报是很惊人的。

刺杀对唐璜来说是工作,对阿方索来说就是兴趣,机械师一直勤勤恳恳地研究如何能用机械更高效地摧毁敌人。

“你有这么多钱怎么不借给我?”唐璜的下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他最近财务上一直窘迫,问阿方索借了几次钱,阿方索都说没有。

阿方索一言不发,懒得理他。通常他身上也没那么多钱,但恰好有个客人向他下单定制几件特殊的武器,这些是定金,采购材料的费用都在里面。

艾雷斯男爵的脸色铁青,他的嘴唇哆嗦着,眼角抽搐着,嘴巴呼哧呼哧地吐着气,胸膛剧烈地起伏。他倒也没有多在乎艾莲,可那是他的女人,他怎么能允许她当着自己的面,唱歌给那个卑贱的小子听?

他忽然一把抓下手上的蓝宝石戒指,狠狠地攥着它怒吼:“行啊!来竞价啊!看看谁能得到!”

那是他家传的戒指,每个贵族家中都有几件传家不卖的东西,戒指上的方形蓝宝石和大海一样蓝。那毫无疑问是件珍宝,跟阿方索钱袋里那些宝石不同,钱袋里的宝石只是作为货币的小块宝石而已。

“那么是艾雷斯男爵的出价更高了,”德隆爵士赶紧出来打圆场,“艾莲赶快回去唱歌吧,让大家都能欣赏你的歌声。”

西泽尔捏了捏自己干瘪的钱袋,里面只有碧儿给他当零花的几枚金币,根本抵不上什么用。他们几乎把全部的钱都丢出去了,可比财富他们怎么能跟艾雷斯男爵这种继承了祖业的贵族比?唐璜也是太好胜和冲动了。

唐璜愤怒极了,他伸手摸向自己的胸口。在衬衫下面,有个小小的东西硌着他。艾雷斯男爵丢出的东西,他也有那么一件,丢出来不比那枚蓝宝石逊色,只是他从来没有戴出来过,而是用根链子挂在脖子上。

那是他不愿告诉人的往事,是他和过去唯一的牵连,他最穷最苦的时候都没舍得把它送进当铺,但这一刻,他真的想要把它砸在艾雷斯男爵的脸上……

“孩子们!还比么?”艾雷斯男爵大笑,状若癫狂,“看看你们那无知的样子!得到骑士衔就了不起了?你们就是战场上的炮灰而已!下等人一辈子都是下等人!别想跟贵族比!我们有的是我们的!你们有的也是我们的!女人也一样!”

周围的客人都被这桌的动静惊扰了,好些人探头探脑地张望,都是看热闹的眼神。

酒场里客人喝多了闹事是常有的,为了女孩子要决斗的,为了付账起冲突的,看热闹的永远不会嫌事大。贵公子们笑吟吟的,想看有人拍出更多的钱来,或者干脆拔出剑来。

“别以为穿上那身狗皮就会变得了不起!你们还不知道我是谁吧?”艾雷斯男爵越发的张狂。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6章 命运前夜(4) 下一章:第48章 命运前夜(6)
热门: 我命清风赊酒来 恶魔岛幻想 宋时 我杀了他 城邦暴力团(下) 黑猫酒店杀人事件 幸福假面 重生之盾御苍穹 单恋 民调局异闻录2·清河鬼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