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命运前夜(7)

上一章:第48章 命运前夜(6) 下一章:第50章 命运前夜(8)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唐璜只是在犹豫要让艾雷斯男爵死到什么地步,是真的死透了还是重伤倒地不起,同时计算可能产生的后果。

艾雷斯男爵忽然藏到了艾莲的身后,用艾莲的身体遮断了唐璜进攻的路线,嗤嗤地笑着:“别跟我玩花样,唐璜骑士,我可知道你是什么人,你是刺客!”

唐璜一惊。他的身份是保密的,瓦莲京娜能查出来这很正常,叶尼塞王国的情报机构她可以随意调用,可艾雷斯男爵怎么可能知道?

“我还知道那边的阿方索骑士很善于制造违法武器,还有,你指向我的那只手里藏着一支随身枪!”艾雷斯男爵大笑,“把那只手移开,可别走火了伤到我手里的小美人!”

“至于您,红龙殿下。”艾雷斯男爵笑得更开心了,“您站在一边看着就好了,我知道您已经是个废物了!”

“你以为你们的所作所为没人知道?哈哈哈哈,骑警早就在调查你们了!唐璜先生,你是个贼,你在各家贵族的晚宴上混,扮成有钱少爷的模样,顺手偷点值钱的东西,再偷走几个女孩。你知道你的罪行加起来够判多少年么?五十年?哈哈哈你太低估你自己了!你可以判三百年!因为你侵入过那些大人物的家,进过他们的书房,也许看过他们的秘密!为了那些秘密,他们会让你永远待在监狱里!至于阿方索先生,你简直是个恐怖分子啊!谁知道你造的杀人武器上沾过哪位大人物的血呢?”

唐璜和阿方索的脸色都变了,原来是这样,难怪艾雷斯男爵可以通过他的哥哥调来骑警,骑警确实掌握了他们的某些把柄,而这些把柄可以被人为地放大到“死罪”的级别。

艾雷斯男爵根本就不是一个遵守法律的玩家,艾莲说得对,他是个疯子,占有欲极强的疯子,他不能忍受有人夺走“他的女人”,即使艾莲这样的女孩他有很多很多。

“昆提良,你倒是很无辜啊!不过,”艾雷斯男爵舔着艾莲的面颊,恶心地吸吮,“想染指艾雷斯大人的女人!这就是死罪!死罪!”

“你想怎么样?”西泽尔低声问。

“不想怎么样,陪各位少爷好好玩玩而已。”艾雷斯男爵短暂地放下火种,抓起一杯烈酒灌下肚去,“怎么样?来杀了我啊?可你们不该忙着逃走么?骑警就要来啦!骑警就要来啦!哈哈哈哈!”

阿方索的目光闪动,他们确实应该逃走,在骑警们完成合围之前。

“不过逃走了可就看不到好看的东西咯,你不是一直想看的么?”艾雷斯男爵把手缓缓地探进艾莲的胸口,艾莲穿了一件低胸的礼服裙……

他猛地发力撕开了艾莲的裙子,白瓷般的肌肤和年轻女孩特有的姣好曲线暴露在所有人面前。昆提良怒吼,艾雷斯男爵狂笑,艾莲惊叫,但只叫了一声就被艾雷斯男爵咬住了嘴唇,最后她只能传出令人心碎的呜咽声。

“来啊!小伙子们!”艾雷斯男爵抬起头,狂笑,“这就是女人!你们还不懂女人吧?想要就来杀了我带走她啊!不带走她她可就是我的了!这种低贱的女人,我玩过不知道多少,让一个给你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阿方索的第一反应是冲出去抱住昆提良,因为他太了解昆提良了。

而唐璜则是缓缓地踏上一步:“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到了这个时候,刺客反而冷静下来。

“什么问题?”艾雷斯男爵揪着艾莲的皮肤,留下一个肮脏的指痕,他还是害怕唐璜的,这个花花公子有时候透着恶鬼般的凶狠。

“想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唐璜踏上第二步,“我总在想这个问题,你想过没有?”

他踏上了第三步,恶鬼般的气息越来越浓郁,那双巧笑善媚的眼睛似乎开始变红了。

“唐璜!让我来!那是我的敌人!”昆提良咆哮着把阿方索推倒在地,谁能抱得住发怒的公牛呢?

但另一个人挡在了他的面前,西泽尔,西泽尔盯着艾雷斯男爵的眼睛:“你哥哥是骑警长官对吧?骑警长官在这座城市里算得上大人物,但如果我支付一些代价的话,应该能解决,你要逼我支付代价么?”

艾雷斯男爵的心里微微一寒,但酒精和疯狂再度支配了他的大脑,他狂笑起来:“别虚张声势了!西泽尔少爷!你根本就是个将死的人!你知道整个翡冷翠的人都等着你死么?你知道今晚有多少人赌你死么?我告诉你好了,足足三十二万金币!我刚刚从那个赌局上回来,我也下了一笔大注!你要是不死,我可是很难办的呢!”

这是句真话,他刚刚参与了高文少爷的赌局,但以他区区男爵的身份,也就是陪着大少爷们玩玩而已,下注之后就灰溜溜地回到了特洛伊酒店这种低一级的地方,在法老宫连个搭理他的人都没有。

“是么?原来他们还记得我。”西泽尔说。

“他们当然记得你!记得你灰溜溜地逃出翡冷翠!我从他们那里可是听了你的很多故事哦!”艾雷斯男爵自顾自地笑,完全是个疯子的做派,“要是当初的你我还真会怕得要死呢!可现在的你!哈哈哈哈!现在的你!你以为自己现在是什么东西?你不过是那个快要倒闭的密涅瓦机关的小白鼠而已!你不是还有个妹妹么?你不是发过誓要废除她的婚约么?”他狠狠地勒紧那根铁丝,强迫艾莲屈辱地挺起胸膛,赤裸的胸膛。

“那么是这个女人重要还是你妹妹重要?你跟我玩啊?看我把你玩进监狱里去!没人来得及救你们!炽天使骑士上不了场,看你们怎么办?炽天使输了你们也就完了对不对?你妹妹也会变成个被人玩的货!你这种私生子还想往上爬?认命吧你!”

艾雷斯男爵猥亵地抚摸着艾莲的身体,昆提良的怒气几度就要冲破理智,却被阿方索从后面死死地抱住了。机械臂中弹出一根钢索,阿方索左手抓住钢索的一头,不让这头蛮牛再挣脱他的控制。

唐璜神色狰狞,杀气已经浓郁至极,可是偏偏没法再前进一步。艾雷斯男爵抓住了他们的要害,是啊,今晚他们就不该来特洛伊酒店,明天他们要么战败,甚至战死,要么出人头地,今晚他们还不能犯错误。

他们要是不能参加对抗,炽天使怎么办?密涅瓦机关怎么办?西泽尔怎么办?阿黛尔怎么办?他们自己又怎么办?

那么长时间的努力就这么白费了么?那些还没能说出口的壮志呢?那些理想呢?那些……愤怒怎么办?

愤怒被强行冷却,唐璜看向西泽尔,西泽尔眼帘低垂,仿佛沉思。

“来选吧小伙子们!为了这个女人跟我玩命?然后像狗一样活一辈子?”艾雷斯男爵毫不顾忌地嘲讽着,“你们敢么?你们玩得起么?”

艾雷斯男爵舔着艾莲的脸:“看看这帮小男孩的窘迫吧,小婊子,知道谁才是靠得住的男人了吧?聪明女孩知道该选谁当自己的男人,你是我艾雷斯大人的女人,还是那个废物的女人?说出来,我好想知道你的心事哦。”

“我是……”艾莲颤抖着,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过面颊,她看着昆提良,那么眷恋那么不舍,说的却是别样的话,她说,“我是艾雷斯大人的女人,我再也不敢离开您了。”

“那好咯,昆提良少爷你听见咯,我今晚要吃掉小艾莲咯。”艾雷斯男爵呵呵地笑着,“啦啦啦,我今晚要吃小艾莲咯!”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夹杂着“别让罪犯跑了”的吼声。他们已经没时间了,酒店里的人快跑空了,一旦这里的人跑空了,他们就再也没有逃走的机会。

“走!快走!”唐璜大吼,“我来断后!”

“走!”阿方索一掌扇在昆提良脸上,“今晚的账我们会回来算的!”

昆提良一步步后退,但他的视线没法从艾莲身上挪开,他看着艾莲和艾雷斯男爵亲吻,艾雷斯男爵扯着她的长发强迫她抬起头来。

“昆提良!”艾莲忽然撕心裂肺地喊了起来,喊那个海岛男孩的名字。

“再见……别再回来找我了,我不值得……你是会成为将军的男人,会有很多比我更好的女孩爱你。”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那是垂死羔羊的眼睛——顺从地跟艾雷斯男爵亲吻着。

“我们走!我们走!我们走!”昆提良狮子般咆哮,他的吼声里带着哭腔,却没有一滴眼泪。

他发疯般地向前冲去,要用自己魁梧的身体为西泽尔打开一条通道,他不敢回头,回头就会看见艾莲的眼睛,那样他可能就再也冲不出去了。

人群在昆提良面前纷纷溃散,这头狮子仿佛冲向了大海,把每朵浪花都撞碎。

“我们走!我们走!我们走!”他只会这一句话了。

这是一头狮子走到末路时发出的声音,依然雄浑,依然可怖,但他的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他发过誓要成为骑士王的,要用剑改变命运,他那白发苍苍的父亲还在遥远的波涛菲诺等他。可他的剑砍在世界上,世界岿然不动,他的剑伤痕累累。

他深信着那些骑士小说里的故事,相信勇气和剑,相信爱情和正义,相信世间一切被恶龙抢走的公主都会等到来救她的骑士。

可他连一个外省女孩都救不了……

唐璜和阿方索望着他冲出去的背影,他们好像能够听见自己兄弟的心开裂的声音。

“艾雷斯!”唐璜回过头来,眼中闪着恶狼般的光,“你会后悔今天所做的一切!我有一百种以上的办法让一个人痛得后悔他生在这个世界上!我会让你一一都尝遍!”

这其实只是一句空话,他并未学过刑讯逼供,他只是要把那腔怒火发泄出来。

可艾雷斯男爵只是大笑,边笑边咬艾莲的嘴唇,咬得鲜血淋漓,不容她再发出任何声音,他撕扯艾莲的长发,在她姣好的身体上留下鲜红的爪印。

“唐璜,别说了!我来殿后!带老板走,追上昆提良,我们还会回来!”阿方索一步步后退,“神会惩罚所有的罪人,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阿方索,有些事,是等不到明天的。”

这话是西泽尔说的,他大步走向艾雷斯男爵,手中握着那支阿方索送给他的枪。枪名“龙炎”,指挥官佩枪,蜂巢式弹夹里可以填装六发子弹,近距离上可以打爆一匹马的脑袋。

阿方索从未见过西泽尔摆弄这支枪,可今晚它忽然出现在西泽尔的手中。艾雷斯男爵蒙了,昆提良不都落荒而逃了么?怎么性命最值钱却又最文弱的西泽尔敢于向他冲过来?他手里还举着火种呢。

在艾雷斯男爵反应过来之前,西泽尔已经夺过了他手里的火种,将酒瓶拍向他的脑门。西泽尔左手将艾莲推给阿方索,右臂锁住了艾雷斯男爵的咽喉。他不擅长格斗,但不意味着他完全不懂。

唐璜和阿方索全都傻了,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西泽尔,西泽尔虽然背负着刽子手、叛国者、锡兰毁灭者等种种可怕的头衔,但在他们眼里一直都是个文气的人。除了失控状态下,西泽尔遇事多会选择退让。

但这一次,他毫无征兆地冲上去了。

枪转入左手,顶着艾雷斯男爵的额角,西泽尔把艾雷斯男爵顶在墙上,锁死了他的脖子,好像在和他拥抱。

以艾雷斯男爵的力气,其实并不难挣脱,但那支顶在额角的枪实在太危险了,艾雷斯男爵不敢动。

“你想进监狱么?你要考虑清楚!”一直疯狂和强硬的艾雷斯男爵忽然了,也不是得毫无道理,因为他看见了西泽尔的眼睛,当时他有种错觉,迎面过来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只是一双深不见底的紫色瞳孔。

“你以为我会顾全大局,对么?”西泽尔贴着艾雷斯男爵的耳朵说话,声音平静,“这话也有别人跟我说过。”

他的耳边又回响起赫克托耳家长的“谆谆教诲”:你长大了么?你学会遗忘了么?你学会放下了么?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会有荣耀、权力和幸福的生活,你只是要学会放下。

“我也曾想过遗忘,想过要一了百了,可我怎么能假装自己忘记了?假装不记得过去的一切?假装放下了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假装妈妈从没出现在我的人生里?假装她没有受过那些苦?”他轻声说。

艾雷斯男爵根本听不懂,他只是本能地觉得那平静的话语中蕴含着某种恐怖的气息。

而在西泽尔的脑海里,艾雷斯男爵和赫克托耳家长渐渐合为一体,他在对艾雷斯男爵说话,也在对赫克托耳家长说话。

“可我做不到。去跟你的兄弟们说,去跟那帮赌我死的人说,说西泽尔·博尔吉亚,他们最讨厌的那个私生子,是为了复仇回来的,说他的心从未安稳过。”西泽尔的眼神空洞,“不惩罚那些伤害我妈妈、伤害我妹妹、伤害我的人,我怎么能安定我的心呢?如果这个世界真是神创造的,那么它该是公平正义的,对吧?作恶的人若不付出代价,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昆提良也冲回来了,呆呆地看着这一幕。西泽尔的声音优美,简直像在朗诵诗歌,可他的动作又像是狮子把狼摁在地上。

“我不信报应,只信自己的双手,我要亲手送那些该上天堂的人……上天堂,该下地狱的人……下地狱!”

“老板!别开枪!”阿方索高呼。

但已经晚了,连续六声爆响,枪口连续六次吐出一尺长的烈焰,艾雷斯男爵的头发都被那火焰点燃。

西泽尔缓缓地起身,任艾雷斯男爵的身体瘫倒在地,转身离开了那面被枪火烧出焦痕的墙。

唐璜和昆提良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西泽尔竟然真的当着他们的面杀死了一位男爵,一位堂堂贵族,同时也毁掉了明天的对抗测试,如今等着他们的是监狱和军事法庭。

只有阿方索冲上前去,探了探艾雷斯男爵的呼吸。他猜得没错,艾雷斯男爵还活着,只不过被巨大的枪声震晕过去了。西泽尔并未对准他的脑袋开枪,而是射向了脑后,但毁掉了他的一只耳朵。

艾雷斯男爵的一侧耳孔里流出血来,那是耳内构造被枪声震裂的后果。

唐璜松了口气,只是重伤而已,没准教皇厅和密涅瓦机关联手还能把事情压下去,要是真的出了人命,再怎么都没法收场了。

“你怎么知道老板不是对他的脑袋开枪?”唐璜问。

热门小说天之炽Ⅱ:女武神2,本站提供天之炽Ⅱ:女武神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之炽Ⅱ:女武神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8章 命运前夜(6) 下一章:第50章 命运前夜(8)
热门: 把自己推理成凶手的名侦探 重生之贼行天下 第三个女郎 不连续杀人事件 雪地上的女尸 死神的精确度 银河帝国5:迈向基地 梦想进化 与你共享黎明的咖啡 玄界之门